地狱之城 父辈的战争 第四百四十二章 恩特菲尔德的枪炮声(8)

听风吹雨夜无眠 收藏 1 1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6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62.html[/size][/URL] “这算什么?最后通牒吗?”博拉斯尼耶夫生气的说。 “很抱歉,我没有任何刺激您的意思,但是目前形势非常危急,如果我不能在最短的时间消除这场危机,那么德国人还会做出刚才的事情。” “你是想要我投降吗?”博拉斯尼耶夫激动地喊道:“不!绝不!我和我的战士们将会为了自由战斗到生命的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62.html


“这算什么?最后通牒吗?”博拉斯尼耶夫生气的说。

“很抱歉,我没有任何刺激您的意思,但是目前形势非常危急,如果我不能在最短的时间消除这场危机,那么德国人还会做出刚才的事情。”

“你是想要我投降吗?”博拉斯尼耶夫激动地喊道:“不!绝不!我和我的战士们将会为了自由战斗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不,我知道任何威胁和诱惑都不可能使一颗向往自由的心屈服,所以我不会对您提出这种无理的要求。”齐楚雄说到这里叹了一口气,“不过我必须提醒您一点,虽然我并不太懂军事,但是根据我刚才的观察来看,恩特菲尔德军工厂的面积并不大,而且里面挤满了人,这对于外面那些炮兵们来说可是绝佳的射击目标,继续战斗下去只会增加无谓的伤亡,作为起义的领导者,您应该明白这一点。”

博拉斯尼耶夫沉默了,围在他身边的那些囚犯们也沉默了,没有人能反驳齐楚雄的观点,但是很多人却并不甘心就这样放弃战斗。

“不!卡塞尔!我们决不投降!带领我们去战斗吧,像现在这样毫无尊严的活着还不如和德国人拼个你死我活!”索拉沙哑的嘶吼声引发了许多人的共鸣,他们愤怒的挥舞着拳头,大声诅咒残暴的德国人。

囚犯们的激昂的情绪令齐楚雄感到很头疼,虽然他很敬佩这些人的勇气,但是残酷的现实却告诉他,如果局面照现在这样继续发展下去,那么恩特菲尔德毫无疑问又将上演一场飞蛾扑火的悲剧。

“我必须让他们接受我的观点。”齐楚雄心里拿定主意,便主动对博拉斯尼耶夫说:“我知道自己在你们心目中的形象非常糟糕,所以我希望你们停止暴动的做法也很容易被人看成是劝降,但是这一切真的只是一种误解,我是带着一颗真诚的心走进这间工厂,我希望在这里的每一个人都能够过上拥有尊严和自由的生活,请不要让我的愿望落空好吗?”

“你口口声声说要让我们过上自由的生活,但是我问你,我凭什么要相信你的几句毫无根据的口号?”博拉斯尼耶夫的反问非常尖锐。

“如果我从一开始就不打算保护你们,那我为什么又要冒着死亡的风险走进你们中间呢?”齐楚雄快速给出了答案。

博拉斯尼耶夫望着站在自己面前的齐楚雄,陷入到深深的困惑中。对方身上虽然穿着一件象征着死亡与恐怖的黑色军服,但是他那双黑色的眼眸中却充满了正直和善良的目光,这种感觉就像是一轮旭日突然出现在自己的头顶,将自己整个人从头到脚都笼罩在一种前所未有的温暖中。

“为什么?为什么当一个卑鄙无耻的叛徒站在我面前时,我却无法对他产生任何的仇恨,为什么?这是为什么?”博拉斯尼耶夫在心里不停的问自己,可是却无法给出一个满意的答案。

“博拉斯尼耶夫先生,我们不能一直站在这里浪费时间,必须立即举行会谈商讨如何解决目前的危机,否则事情只会变得更加糟糕。”齐楚雄又一次发出了提醒。

“好吧!”博拉斯尼耶夫藏起不安的思绪,“请跟我来。”

齐楚雄在囚犯们的注视下,跟着博拉斯尼耶夫继续走向了工厂深处,他们很快就来到了一栋二层小楼里。小楼门前站着数十名名全副武装的囚犯,从他们脸上警惕的神情来看,这栋二层小楼一定就是起义者的指挥部。

博拉斯尼耶夫领着齐楚雄走上二楼,他们进入了一间摆放着长条会议桌的办公室,一个上了年纪的男人正趴在会议桌前,仔细的观察着一张地图。

“马扎罗夫同志,”博拉斯尼耶夫走到那名上了年纪的男人身边,“这是德国人派来的谈判代表,他想和我们商量一下如何消除眼前的这场危机。”

马扎罗夫从会议桌边抬起头,他盯着齐楚雄看了一会,突然皱起眉头说:“咦?这不是那个海报里的中国医生吗?”

“是的,我正是齐楚雄,但是我现在的职务已经不再是一名医生,而是帝国种族和解委员会的主任。”

“帝国种族和解委员会?”马扎罗夫惊讶的问道,“这个机构是干什么的?”

“您难道没有听说过吗?”齐楚雄对马扎罗夫的惊讶感到很奇怪,“帝国最高统帅施特莱纳将军不久前下令废除了‘最终解决’政策,而这个委员会也已经取代了过去的集中营管理局,成为了新的囚犯管理机构。”

博拉斯尼耶夫和马扎罗夫互相对视了一眼,从他们那种困惑的表情看可以看出,他们确实不知道这个消息。

“这个委员会的名字听起来倒是很诱人,只可惜魔鬼的心肠从来都不会这么好。”马扎罗夫在短暂的惊讶后,继续保持了对齐楚雄的警惕,“说吧,德国人把你派来的意图是什么,劝我们投降对吗?”

“不,其实我并不是德国人派来的。”齐楚雄摇了摇头,“他们从一开始就想动用武力镇压,是我接到这个消息后阻止了他们的行动。”

“?”马扎罗夫一愣,“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像这样发动零星的暴动根本无法改变你们被压迫的命运,因为你们的力量还很弱小,还不足以推翻德国人的统治,所以我希望你们可以认清目前的局势,不要去做那些没有用的事情。”

“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想告诉我们,你和我们是同路人吗?”博拉斯尼耶夫从齐楚雄的话语中听出了另外一种味道,于是他的惊讶便再度加重了。

“很抱歉,我们所处的位置并不相同。”在没有十足的把握之前,齐楚雄并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他用了一种非常隐晦的方式回答道:“但是你们渴望获得自由,而我也愿意帮助你们实现理想,用我们中国人的话来说,这就叫做有缘千里来相会。”

但是博拉斯尼耶夫显然无法理解齐楚雄这种非常中国式的回答,他困惑的揉着脑袋,却无法猜透齐楚雄话里的含义。

“卡塞尔,让我来问他几个问题。”马扎罗夫将博拉斯尼耶夫拉到自己身后,接着盯着齐楚雄说:“我听说你以前曾经是一名坚强的抵抗战士,但是现在为什么要投入德国人的阵营呢?”

“我只是觉得有些事情并不能光靠和德国人大吵大闹或是给他们来上一记耳光来解决,有些时候,我也要学得聪明一点,这样才能不让自己受到伤害,这一点很关键,因为只有活着才会有希望。”

和博拉斯尼耶夫一样,马扎罗夫显然也无法理解齐楚雄话语中真实含义,他居然认为齐楚雄是在暗示他只有投降才是唯一的出路。

“说出这样的话你不觉得羞耻吗?”马扎罗夫的眼神中包含着怒气,“要是你从前的朋友们知道了你正在做的事情,他们一定也会很气愤的!”

齐楚雄无奈的摇了摇头,虽然他很想直截了当的告诉马扎罗夫自己正在筹划的起义,但是在没有完全获取对方的信任之前,这种做法无异于自杀。

“其他人的感受对我来说其实并不重要,”他努力使自己的语气听上去不那么令人生厌,“重要的是做好眼前的事情,比如说您发起的这场注定要失败的暴动,德国人历来都很守时,所以我们不能无休止的浪费宝贵的时间,我就直说了吧,施特莱纳已经答应我,只要你们愿意放下武器投降,那么他就会无条件的赦免你们,这种好事可不是天天都有,所以我希望您最好认真考虑一下。”

马扎罗夫没有立即回答齐楚雄的问题,他围着会议桌来回走了三圈,突然冷不丁的问道:“听人说不久前你把一对犹太兄弟带出了翁特林根集中营,我想知道他们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

“怎么,您也认识怀特兄弟吗?”齐楚雄急忙问道。

“是的。”马扎罗夫点了点头,“我和他们的父母是一起被送到雅利安城的,埃里克出生的时候,我就在他母亲身边,他们的父母都是好人,只可惜后来都被德国人活活折磨死了。”

“这些事情我已经听他们说了,但是这两个小伙子很坚强,尤其是梅克,他虽然失去了双腿,但是却发誓要为自由战斗到底!”

“你说什么!”马扎罗夫大吃一惊,“梅克的腿没有了!这是谁干的?”

“很遗憾,当我遇到他的时候,他腿上的伤口已经完全溃烂,如果不立刻进行截肢手术,那么就会危及生命。”

“哦!真是太不幸了。”马扎罗夫眼帘低垂,看上去一副非常痛苦的模样。

“是啊,失去双腿对一个年轻人来说的确是一场悲剧。”齐楚雄说。

“但是只要他还活着,那么自由将始终在前方等待着他。”博拉斯尼耶夫情不自禁的接上了齐楚雄的话。

博拉斯尼耶夫渐趋友好的态度令齐楚雄看到了一丝胜利的曙光,于是他便道出了自己心中的疑问:“博拉斯尼耶夫先生,你们发动这次暴动的动机是什么?是打算逃出雅利安城呢?还是因为其他的原因呢?”

“都说集中营是可怕的地狱,但是恩特菲尔德军工厂里的一切却比地狱还要糟糕。”博拉斯尼耶夫叹了口气,为齐楚雄揭晓了答案:“负责管理这间军工厂的党卫军少校约瑟夫是个不折不扣的恶棍,他经常逼迫我们24小时不停的工作,如果有人因为劳累过度倒了下来,他就会让手下的士兵们把这些可怜的人活活打死,而且他还随意克扣我们的口粮供应,很多人因为吃不饱饭而被活活饿死,但这还不是最令人无法忍受的地方,一旦我们中间有谁生了病,他就会以避免疾病传染为理由,把患病者关进一间密不透风的隔离室,不给水喝也不给饭吃,直到患者被病痛活活折磨死为止,而就在两天前,他又命令我们必须在三天内把现在的军火产量再提高一倍,如果到时完不成任务,他就会杀死我们的妻子和儿女,我们实在是无法忍受这种饱受压迫的生活,于是就决定发动暴动……”

“真是太残忍了!”齐楚雄没等博拉斯尼耶夫把话说完就狠狠地一拳砸在桌面上,“这种人就不应该让他活着!”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