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壮的史诗—红四方面军纪实 第六章 悲壮西路军 五十六、西渡黄河(2)

fhy371309726 收藏 1 104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7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79.html[/size][/URL] 毛泽东要求四方面军的“4、5、31军,应以打胡为中心,仅抗击不够,打法可采诱敌深入。”要坚决歼灭胡军一两个师,要打歼灭战,不能打击溃战,要在11月10日前完成一切准备。在给国民党军以沉重打击后,徐向前以第4军和第31军为后卫,掩护全军逐次向北交替转移,准备于会宁一带有利地区集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79.html


毛泽东要求四方面军的“4、5、31军,应以打胡为中心,仅抗击不够,打法可采诱敌深入。”要坚决歼灭胡军一两个师,要打歼灭战,不能打击溃战,要在11月10日前完成一切准备。在给国民党军以沉重打击后,徐向前以第4军和第31军为后卫,掩护全军逐次向北交替转移,准备于会宁一带有利地区集中优势兵力歼其一路或两路,打破蒋介石的进攻。此时,中革军委决定集中三个方面军主力在河东歼灭来犯之敌,并指出:“我处南北两敌之间,北击破南敌,无法向北”,“目前先解决问题是如何停止南敌。”徐向前打算以第4、5、31军和第9军一部在会宁阻敌前进。扼守会宁的第5军在敌机猛烈轰炸下伤亡800余人,在敌37军的猛烈攻击下,于23日被迫撤出会宁。红5军副军长罗南辉在华家岭战斗中壮烈牺牲。徐向前火速从两翼抽调了4个团的兵力会同第5军堵住了二十里铺和三十里铺缺口,继续阻击敌人。接着,敌人全力向靖远、海原方向前进,企图压迫红军于黄河以东歼灭之。战局的发展使渡河刻不容缓。

10月23日, 朱德、张国焘北上来到打拉池与彭德怀、徐海东会面。徐向前、陈昌浩电告朱德、张国焘及军委:“30军于23日渡过河。” 但因黄河中间有浅滩使船只受阻,偷渡失败。

10月24日,毛泽东和周恩来致电彭德怀,要他与“朱张”商量,“30军迅速渡河控制西岸,控制定远营,9军拟以暂不渡河为宜”,尔后北进至海原、靖远一线进行防御。彭德怀立即把“毛周”这个意见告诉了张国焘。此时,张国焘仍想着他的独立王国,同日,以朱德、张国焘的名义电令红30军立即渡河,第9军跟进,若渡河不成,南敌继续突进,第9军则配合南线部队阻击敌人。

心急如焚的李先念亲自重新沿河勘察地形。24日半夜时分,红30军第263团在靖远县以南10公里的虎豹口(今河包口)渡过黄河。徐向前、陈昌浩急电朱德、张国焘,决定第9军续第30军之后渡河。10月24日,中央电令“30军迅速渡河,控制西岸;9军拟暂不渡河为宜。”红9军虽抵黄河岸边,亦不得不待命行动。10月25日,中央根据红30军渡河成功的情况,又电示四方面军:“今后作战,第一步重点应集中注意力于破击南敌”;“第二步重点,集中注意力于向北”。 “以9军以外之1个军接30军渡河后,两军迅速占领黄河湾曲处西岸头颅塘、井眼堡、大营盘、三塘驿地区之枢纽地带及向中卫方向延伸,侦查定远营与中卫情形,准备第二步以1个军袭取战略要地定远营。” 此部署的一切目的,在于围绕击破南敌、北攻宁夏做准备。

红30军政委李先念将中央的电报反复看了数遍,确信这封电报“跟张过去分裂红军的企图不一样。渡河符合中央委员会的具体指示。”(哈里森·索尔兹伯里《长征——前所未闻的故事》第369页。)当晚,红30军全部渡过了黄河,并摧毁了马家军的防线,控制了纵横百里的沿河地带。10月26日1时30分,中革军委又致电朱德、张国焘、彭德怀:“30军、9军过河后,可以30军占领永登,9军必须强占红水以北之枢纽地带,并准备袭取战略要地定远营,此是极重要一着。”并指出,等二三日后如证实胡敌无北进之意,再以1个军渡河不迟。而张国焘却抓住这个机会,准备推行其四方面军全部渡河西进计划。 10月26日,毛泽东电告彭德怀:“国焘有出凉州不愿出宁夏之意,请注意。”彭德怀回忆说:“张国焘到打拉池,徐、陈第三天还未见到。拂晓,我到张国焘处质问:徐、陈为什么还未见到?张说,‘已令徐、陈率四方面军主力及一方面军之5军团从兰州附近渡过黄河北岸,向武威(凉州)前进了。’他下达这个命令时,也正是他电告我时。”(彭德怀《彭德怀自述》第216页。)10月27日,红四方面军总部和第9、5军也相继渡过河西。第4、31军在河东掩护,歼敌1个团。同日,朱德、张国焘根据中央10月26日电示精神,指示徐向前、陈昌浩:“四方面军除30、9两军及指挥部已过河外,其余各部应停止过河。”徐向前、陈昌浩于当天致电朱、张、彭、毛、周,提议:四方面军全部渡河,以1个军对待兰州之敌,4个军迅出中卫、宁夏,并放船到大庙及中卫,迎接一、二方面军。如果一、二方面军可单独完成宁夏战役计划,无须我们技术力量上配合时,提议四方面军亦须全部渡河,准备在兰州、平番间与敌部分决战,亦乘机占兰州之线均较妥当。四方面军如不全部渡河,各方掩护顾此失彼,不但开路、掩护、决战都较难完成,甚至影响战役计划。但是,徐向前、陈昌浩的意见未被采纳。直到10月29日12时,中革军委根据朱德、张国焘、徐向前的意见,为迅速夺取宁夏,才同意红31军立即渡河。在军长萧克、政治委员周纯全指挥下,红31军向黄河边疾进。这时,彭德怀建议31军留河东作战,待取胜后直接由中卫渡河。中革军委于是又改变命令,要求第31军折向麻城堡前进;第9、30军即在一条山、五佛寺休息待机。当天,南线之敌关麟征师向靖远突进。监视靖远及看守船只的红5军无法向打拉池靠拢,遂奉朱德、张国焘命令,全部撤至河西的三角城地区休整待命。不久,敌人占领虎豹口渡口,第4、31军被阻于河东。河东红军向打拉池、海原地区集中,诱敌深入,待机歼敌。(姚金果、苏杭《张国焘传》第352页。)

在这种形势下,张国焘为了实现他向大西北退却,抓住中央10月25日电令的机会,提出了“建立河西根据地”,“打通国际路线”的口号。到10月30日,第30、5、9军和四方面军总指挥部直属队一部共21800余人渡过黄河。这期间,中央面临国际国内、党内党外、军内军外等等方面十分复杂的情况,一方面要坚持原则,反对张国焘的分裂主义;另一方面,又必须以大局为重,尽全力团结四方面军,避免党和红军再次分裂;所以,党中央在一些问题的决策上,不得不对张国焘往往以协商的态度,迁就的做法,甚至做出必要的让步。当张国焘提出要第4军、31军继续西渡黄河的要求时,中央则表示:“31军可以立即渡河”。中革军委命彭德怀、刘伯承准备组织海(原)打(拉池)战役,重点打击南敌。张国焘却将四军、三十一军调离前敌总指挥部指定的在海原和同心城之间布置的伏击阵地,结果使海打战役计划落空,未能歼灭国民党军王均部队,由于未能击破南敌,宁夏计划被迫中止执行。对此,彭徳怀在回忆中曾尖锐指出:“张国焘多次破坏了作战部署,使我们不得不放弃豫旺以西大块土地。如果我军当时把王均部消灭……我军就可能控制兰州和西兰公路以至甘肃全省。”随后,张国焘又私自决定把第4军和31军一同撤离打拉池以南地区,开往三角城,准备西渡黄河。此时,中央发觉张国焘的行动,给予了及时的制止。红4军和31军以及总指挥部直属队一部被胡宗南的第1军追击甚紧,不得不且战且走。10月31日,胡宗南率第1军推进到郭城驿、大芦子地区,并进占了靖远一带的黄河渡口。红4军、31军等部因此渡河未成,接着又在水泉堡被国民党军主力所阻,渡河又未成,再加上中央的及时制止,并将红4军和31军直属于中革军委前敌总指挥部,与一、二方面军转战于河东地区。从此,红四方面军河东、河西部队被国民党军和马家军切断了。31日起,胡宗南、毛炳文、王均的部队乘机进入了靖远、打拉池、中卫等地,打通了增援宁夏马家军联合作战的道路,彻底割断了河西红30军、红5军、红9军与河东红军的联系,堵塞了红军通往宁夏的道路。


11月初,周恩来与四方面军在海(原)旺(堡)大道会合。他向张国焘传达了党中央关于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政策,并要他随红军总司令部一起回陕北,同中央会合。这期间,周恩来运用高超的斗争艺术,营救出了被张国焘长期关押的廖承志等人。不久,廖承志被派到党报委员会任秘书。罗世文到红军大学任教员,其他被张国焘关押的人员,也都安排了相应的工作。11月21日,山城堡战斗胜利后,红4军、31军继续东进至环县地区休整,直接在中央的指挥下战斗。

12月1日,朱德、张国焘率红军总司令部回到陕北保安(今志丹县),同党中央会合。毛泽东等党中央领导人热烈欢迎四方面军同志的归来。毛泽东在欢迎会上说:你们这一年,多吃了些苦,多爬了些山,革命的道路不是一点弯子也没有的啊!四方面军也是党领导的部队,今后中央还要尽可能多派一些同志去工作,和你们团结一起,共同进步。(于吉楠《张国焘和<我的回忆>》第270页。)朱德讲话说:“同志们,我们胜利地回来了!我们是不值得欢迎的,是因为有党的领导和帮助,让我们得到这一天的欢迎。同志们!一个革命者,只有党,没有别的;只有党,才培养了我们。”(刘白羽《大海——记朱德同志》第276页。)

12月7日,党中央决定扩大中革军委主席团,组成统一的军事委员会。毛泽东、朱德、周恩来、张国焘、彭德怀、任弼时、贺龙等为主席团成员。毛泽东任军委主席,周恩来任副主席;任命朱德为红军总司令,张国焘为总政治委员,刘伯承为总参谋长,王稼祥为总政治部主任;任命彭德怀为前敌总指挥,任弼时任政治委员;林彪任抗日军政大学校长兼政治委员,刘伯承为副校长。同时决定红军以临战的姿态进行休整,配合友军,粉碎国民党新的军事进攻,迎接新形势的到来。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