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官地位高于武官,是福?是祸?

学十不得一 收藏 13 2351
导读:文官地位高于武官,是福?是祸? 表面看,这是个非此即彼的问题,但是,考量中国古代史,却不是一下子能说清楚的。比如南北朝时的南朝,宋、齐、梁、陈四朝的改朝换代,都是武人秉政的结果,政治动荡,社会动荡,不象好事。不过,总还有刘裕北伐的闪亮点,“余威震于殊俗”,胡骑也没有渡过长江,也就没有造成中华文明大倒退的恶果。好像也不是坏事,说一句“祸福相若”,还是可以的。而,考察“龟宋”的爬行史,扬文抑武,以文御武却是让“龟宋”两度亡国的元凶,由此造成的后果是,中原被胡骑凌虐不说,连长江以南也不能幸免。金军对汉民族的种族

文官地位高于武官,是福?是祸?

表面看,这是个非此即彼的问题,但是,考量中国古代史,却不是一下子能说清楚的。比如南北朝时的南朝,宋、齐、梁、陈四朝的改朝换代,都是武人秉政的结果,政治动荡,社会动荡,不象好事。不过,总还有刘裕北伐的闪亮点,“余威震于殊俗”,胡骑也没有渡过长江,也就没有造成中华文明大倒退的恶果。好像也不是坏事,说一句“祸福相若”,还是可以的。而,考察“龟宋”的爬行史,扬文抑武,以文御武却是让“龟宋”两度亡国的元凶,由此造成的后果是,中原被胡骑凌虐不说,连长江以南也不能幸免。金军对汉民族的种族灭绝性的大屠杀,是后果之一;蒙元对汉地全面统治时实行的,人分四等的民族歧视政策,也是后果,因之造成的中华文明大倒退能估量吗?由此看,文官地位高于武官,更像是个大祸!所以说,尽管这个问题的答案,不是非黑即白那么容易,但是,从中国古史上看,总的大方向还是明确的:文官地位高于武官,负面作用居多。

但是,有意思的是,有那么一个“名将”为了证明这个问题,竟然搬出来美国总统领兵的故事了,挺搞笑的,从该“名将”的帖子里,看不出美国总统的故事对他的答案——“文官地位高于武官是个好事情”,有什么帮助,倒还起了反作用!为什么?试论如下:

美国这个头号流氓国家的军队实行的是政、令分家制。所谓政,是指“军政”,指的是军队的领导权,这个领导权是归民选的文官总统所有的,而这位民选的文官总统是不挂军衔的。美国现在有四个军种,其中的海军陆战队美国总统直接指挥,他就是这只军队的司令,动用这只军队,总统直接下令就行;而余下的陆、海、空军司令虽然由这位总统一人总览,但是,他对这三军的领导却不是直接的垂直领导,而是由他派出的三位三军部长实行间接领导,而这三位三军部长也是不挂军衔的文官。而且,总统动用三军,还要有国会批准。限制很多。

美军所谓的令,是指“军令”,军队的指挥权,这个权利是归挂军衔的军官们的,最高的指挥机关就是那个名字叫起来很拗口的“参谋长联席会议”,最高指挥官是“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其实这个机关就相当于各国的总参谋部,而那个什么主席就是总参谋长

从上面说的话里,似乎可以看出,美国的文官地位是高于武官的。但是,很少有人说起,在美国已有的44个总统中,有21个是出身于行伍的军人!名单如下(绝大部分都是死人,怎么看都像一份录鬼簿):

第一任:乔治*华盛顿

第五任:詹姆斯*门罗

第七任:安德鲁*杰克逊

第九任:威廉姆*亨利*哈里森

第十二任:扎卡里*泰勒

第十四任:富兰克林*皮尔斯

第十六任:亚伯拉罕*林肯

第十八任:尤利西斯*格兰特

第十九任:拉什福德*海斯

第二十任:詹姆斯*加菲尔德

第二十三任:本杰明*哈利森

第二十五任:威廉姆*麦金利

第二十六任:西奥多*罗斯福

第三十三任:哈里*杜鲁门

第三十四任:德怀特*艾森豪威尔

第三十五任:约翰*肯尼迪

第三十六任:林登*约翰逊

第三十七任:理查德*尼克松

第三十八任:杰拉尔德*福特

第三十九任:吉米*卡特

第四十一任:乔治*布什

看看吧,这些就是美国——现在世界头号流氓国家的,有从军经历的总统,这就是某“名将”所说的,美国的“文官地位高于武官”的“铁证”!美国的制度里,有军人不能参加总统竞选的规定,但是,美国从来没有规定,有从军经历的人不可以参加总统选举。换句话说,只要从军队退役,割断与军队形式上的联系的军人,是可以参加总统竞选的!这样的总统,其实和军人当政有多大区别?!而且,从这份“录鬼簿”里,我们还能看到,二战之后到现在,美国的独霸地位越来越明显,国运上升势头也越来越明显,而,军人当总统的人数和比例也在直线蹿升,从杜鲁门数到老布什,有这感觉没有?某家以为,这正是美国军人出身的总统日多带来的必然结果!(而且,从美国“政令”分家的制度设计上看,这还有助于避免纯粹文官当总统时,政府决策层文弱化的倾向——打不打仗,和谁打,由总统和国会这帮子文官说了算,而具体怎么打,就是武官的事了,文官靠边站。这也就是,在纯粹文官当总统时,美国还是一样的到处杀人放火的原因)。

“武官地位高于文官,国运昌盛!”与之相反“文官地位高于武官,国运……”太不好说!

不说美国了,现在某家黑宋。

上初中时学《卖油翁》,这篇古文头一句就是“陈康肃公尧咨善射”。文中的“陈康肃公尧咨”史有其人,姓陈,名尧咨,是北宋真宗时的状元。在《渑水燕谈录》上的卷9,写了此公的一件“趣谈”:澶渊之盟后,辽国派一个使臣来东京。这个夷狄使臣坐在金亭驿馆内,让馆臣向真宗皇帝传话,要和大宋的大臣比试射箭。这一下让真宗皇帝挠头了,想遍满朝大臣,也想不出谁会射箭。几乎要抓狂的时候,总算想起,新科状元陈尧咨会两下子,于是叫另一个大臣叫晏殊的传话,如果状元陈比射箭赢了,可擢升他当节度使。状元陈一听,比射箭可以升极品武官,大喜,回家报喜。但是,高堂老母大怒,把他暴打,说:“你父子均以文章立朝为臣,你却贪图利禄,愿当武将,这不是辱没家门么!”

在这个故事里,那个辽国使臣说要比射箭,那么,宋真宗找个武将应付了就可以了,为什么要找陈尧咨这个文状元?某家以为的可能:一、这位辽国使臣是文武双全的,他就要找一个文武双全的人比射箭。宋真宗朝里,缺这样的人;二、真宗朝里的高级武将是不会射箭的;三、在接见外国使节这样的大事上,武将是不能参与的!

某家所说的“黑宋”,只是要还宋之“软懦稀烂”面目,而这,并不影响某家对宋的公正评价:某家以最大的善意猜测,宋之“软烂”也许还到不了高级武将不会射箭的地步,所以对文状元比射箭的猜测里,第二个存而不议,而对其余两条猜测,某家认为与事实不远,这样带来三个结果,一来,辽国的大臣文武双全,而大宋的文官不会武,秀才造反十年不成,不会有人黄袍加身;二来宋的武官不识文,顶多有勇无谋,造反也成不了气候,也不会黄袍加身;第三,既然接见外国使臣的大事上,武官没份,那么,武官的地位就很低下了,地位低下,造反号召力就小,帮凶没有,黄袍加身?不可能!

对于武将的号召力,某家多一句最嘴:武将的号召力源于他的军功,军功越大,号召力也越大,那么,对于立有军功、立有大军功的武将的打击与压制,就是送的皇上和文官的头等大事。澶渊之盟的一个不起眼的结果是罢免了长期负责河北边防的战时的三路统帅王超的军职(“名将”问某家知道澶渊城下辽兵有多少?某家只能告诉他,辽兵的实际最高军事统帅萧挞揽在澶渊城下,两军阵前被射死了,辽军军心动摇,行将崩溃。在这种形势下,宋真宗决定给辽国每年多少万的保护费求夷狄放他一马);“靖康之变”的结果是,帅师勤王有功的西北名将种师道,在金军撤围后,立即被解除军职;岳飞打金军屡建奇功,最后被杀了!

当年的宋太祖啊,被孤儿寡母依靠为柱石、长城,不想这兔崽子回头一口,把这对孤儿寡母咬废了。记忆犹新啊,赵氏子孙,就怕被谁反咬一口,被废了,所以啊……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