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似乎只有“拆迁部队”没有“拆弹部队”

xshxing 收藏 1 205
导读:  7月28日,南京市栖霞区一丙烯管道爆炸,上百人伤亡。有两句话让人心情沉重:“定时炸弹终于炸了”、“我就知道这个地方迟早要出事”。很多人就此批评城市规划和设计的问题。笔者认同此观点,但这还远远不够。规划和设计只是远因,并且再好的规划和设计也无法消除隐患和风险,因此提升政府对于重大灾害的风险预警和危机爆发后的管控能力才是重中之重。   客观地讲,南京的这次事故是非常传统的风险和安全事故。根本不是反恐和维稳这样的非传统安全问题。但当前的城市治理,恰恰在这个方面有欠缺,存在严重的“偏科”现象:“拆迁部队”

7月28日,南京市栖霞区一丙烯管道爆炸,上百人伤亡。有两句话让人心情沉重:“定时炸弹终于炸了”、“我就知道这个地方迟早要出事”。很多人就此批评城市规划和设计的问题。笔者认同此观点,但这还远远不够。规划和设计只是远因,并且再好的规划和设计也无法消除隐患和风险,因此提升政府对于重大灾害的风险预警和危机爆发后的管控能力才是重中之重。


客观地讲,南京的这次事故是非常传统的风险和安全事故。根本不是反恐和维稳这样的非传统安全问题。但当前的城市治理,恰恰在这个方面有欠缺,存在严重的“偏科”现象:“拆迁部队”远多于“拆弹部队”,城市维稳力量远大于灾害预防和救援力量。


首先,重经济建设,轻灾害预防。各个城市都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膨胀,要搞建设就要搞拆迁,因此全国各个城市的“拆迁部队”都非常强大。据报道,南京这次爆炸事故也起因于拆迁施工,且该施工队并无相应资质。这说明“拆迁部队”的成分是相当复杂,拆迁过程更是非常混乱。如果再碰上规划中的“定时炸弹”,发生重大灾害的风险之高将不难想象。而本应成为城市保护神的“拆弹部队”——政府的风险预警和危机管控部门,却既不出名也不强大。除了警察和消防队之外,市民们几乎不知道还有其他什么部门能管、在管这样的事情。而现代大都市的治理,光靠警察和消防队已经无法完成繁重的危机情报处理和重大灾害处置任务。但政府还是喜欢搞拆迁不喜欢搞“拆弹”,因为搞建设容易出政绩,即便拆迁拆出问题也不怕;而搞风险预警和危机管控很难出政绩,即便成功预报和消除了重大危机,上级和民众也很难看见。从某种意义上讲,这次事故正是“重建设轻预防”观念的产物。


其次,重社会维稳,轻灾害处置。转型期的中国,利益关系错综复杂,矛盾冲突也不少,因此维护社会稳定被提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尤其是某些群体性事件和重大国际盛会,使得城市的维稳压力有增无减,维稳网覆盖了各个层面,相应的人财物的投入比例也越来越高。但是相比较而言,用于“看不见的”的风险预警和危机管控的投入并没有多少,甚至说少的可怜。我们至今没有组建那种可以统辖多个政府部门的重大灾害应急管理部门,也没有通过专门的法律法规。重大灾害的处置,涉及多个政府部门,必须由一把手来担任总指挥,这也是成熟、通行的国际经验。而当前各级一把手直接负责危机管理的不多,更多的是以归口管理的名义交由副职执行。但维稳问题却是地地道道的一把手责任制,甚至是一票否决制,也因此人财物的分配无可避免地向维稳方面倾斜,这直接干扰了资源的合理配置。


总的来讲,目前的城市治理,在理念和危机处置上都存在严重的“偏科”现象,经常顾此失彼。对于危机和灾害的不同认知,对于经济政绩的过度偏好,已经严重影响了城市治理中的危机决策机制,进而导致了资源配置的巨大偏差。这才是危机频发和灾难救援广受诟病的根本原因。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