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俄国最致命的打击:俄国也只能「望田兴叹」!

雷达王 收藏 0 156

俄罗斯的中兴,很大程度上是受惠于能源有价,这不但让俄国经济有了新的动力,而且在外交上也把这张能源牌打得有声有色。俄罗斯食髓知味,当然希望这张能源牌愈打愈大,除了自己国内的能源储藏之外,近在俄罗斯咫尺的中亚也是油气蕴藏量丰富,有第二个中东的美称,俄罗斯有地利之先,当然不会轻易放过。因此,近年中亚地区政权更易,对俄罗斯这块口中肥肉肯定有一定的影响。

土国打破出口垄断

俄罗斯在中亚能源格局中佔据传统的优势,不但控制了中亚油气资源的外运方向,也掌握了大量油气田,是中亚地区能源的幕后霸主。

俄国在中亚面临的问题和挑战,土库曼其实是一个非常典型的例子。俄国利用地缘优势,一直都包办土库曼的油气出口,问题不只是当全权总代理,而且是价格和条件是否合理。

俄国天然气工业公司凭藉着对中亚——中央管道的控制,以低于欧洲市场一半的价格收购土国天然气,加价转卖给乌克兰,然后以百分之三十的外汇,另外七成则以货物和服务的易物方式向土国支付。这种安排很自然令土国不满,到最后仍然无法通过谈判解决纷争,土国为谋出路,自行打破俄国的出口垄断。首先是修筑了土库曼——中国天然气管道,经过乌兹别克、哈萨克,然后再进入中国,经西气东输二线运至上海、广州及其他城市。到了今年初,土国至伊朗的天然气管道建成,土国每年可向伊朗出口二百亿立方米天然气。至此,俄国基本上丧失了对土库曼天然气出口的垄断地位。

土库曼的例子,其实就是俄国在中亚处境的写照。俄国想垄断,中亚国家要反垄断,俄国希望可以保住主导的地位,但最后也是岌岌可危。俄国以往一直只是希望以低价向中亚国家收购天然气然后出口,但在发展上,这并不完全符合中亚国家的发展策略和利益。

以乌兹别克为例,本国是希望向国际市场出售深度加工、高附加值的油气产品,而不想只是做卖家当的生意,但俄国则只想现买现卖,赚取差价,这当然无法符合中亚国家的发展策略。

更何况,就算在收购价方面,中亚国家也是极不满意俄国的低价政策。以前俄国的收购价低至每千立方米四十四至六十五美元不等,中亚国家力争才陆续升价,到达一百美元以上,其后再度调升,令到俄国不能再牟巨利。

油气开採技术落后

对俄国最致命的打击,是油气开採的技术落后,无法协助中亚许多大型油气田的开发,尤其那些开採难度高的油气田,俄国也只能「望田兴叹」。有了这个缺口,中亚国家就大条道理邀请西方国家参与开发;有了外力介入,中亚国家和俄国的谈判筹码更多,俄国的利益也进一步削弱!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