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奇诺防线”上的弱智儿童——牧野征夫

射大虫 收藏 1 314
导读:“马奇诺防线”上的弱智儿童——牧野征夫 为掩饰自己嘲笑戴旭时暴露出来的无知,牧野征夫满地打滚、无赖狡辩的折腾愈演愈烈,但毕竟人老体衰,渐渐不支,似乎已进入不分东南西北、不知所云的痴呆状态,请看他自我掌嘴的一段精彩表演: [现在他又找来几句话辩解说,“凡用心看过一遍李德哈特关于法兰西沦陷的人,都会清楚色当位置在马奇诺防线延伸段的阿登地区------” 牧野就分析他新找来的几句话:不必用心看,用眼睛看就可以,“色当位置在马奇诺防线延伸段的阿登地区”,延伸段的阿登地区不是马奇诺防线,如果是,

马奇诺防线”上的弱智儿童——牧野征夫


为掩饰自己嘲笑戴旭时暴露出来的无知,牧野征夫满地打滚、无赖狡辩的折腾愈演愈烈,但毕竟人老体衰,渐渐不支,似乎已进入不分东南西北、不知所云的痴呆状态,请看他自我掌嘴的一段精彩表演:


[现在他又找来几句话辩解说,“凡用心看过一遍李德哈特关于法兰西沦陷的人,都会清楚色当位置在马奇诺防线延伸段的阿登地区------”

牧野就分析他新找来的几句话:不必用心看,用眼睛看就可以,“色当位置在马奇诺防线延伸段的阿登地区”,延伸段的阿登地区不是马奇诺防线,如果是,德军就是突破马奇诺防线,下面“德军避开马奇诺防线正面”、“向马奇诺防线背后的迂回”就是屁话,这是简单的形式逻辑。哲学上工具是手的延伸,但工具不是手。](转引牧野征夫的新浪博客)


“哲学上工具是手的延伸,但工具不是手。” 所以本爷说“马奇诺防线的延伸段阿登防线”,没错吧?


所以,马奇诺防线的延伸段阿登防线不属于马奇诺防线,除了你弱智地低估别人的判断,没有人把阿登、包括色当认为是马奇诺防线的一部分。“如果是”后面都是无的放矢的屁话!本爷不是写的明明白白,从色当突破,迂回到马奇诺防线侧后,你眼睛瞎啦?是你老儿“栽赃”,在最先的贴子里非要说本爷把色当误作马奇诺防线一部分。你这通诡辩,胡搅蛮缠、满地打滚,而且自打了自己的臭嘴都不知道,再一次展示了你弱智的“风采”,太精彩了!


[错误地比喻就是谎言]


标准的弱智者格言:让人明白事理的比喻不是错误的比喻,我和许多网友一看就知道戴在强调二战中空中打击具有决定性的作用。过去防线都必须依靠地面攻击才能突破,飞机问世后,战争从二维空间发展到三维空间,而且制空权决定一切,已被整个二战过程证实。正是在这个意义上,马奇诺防线是“飞”过去。这个比喻很恰当,点出了法军不重视战术空军的作用,抱残守缺、把眼睛死盯着地面防御。


如果到现在你还不明白这个“飞”的比喻,那你老儿真是弱智了,其实你老儿不是不明白,而是心态有问题,一心想搞臭人家、坑害别人,要鸡蛋里挑骨头才闹腾起来。如果你了解德国空军在色当突破的决定性作用的战术细节,恐怕不至于抓人家的辫子,但你和学习《战争论》一样,什么都不求甚解,功力不到家就折腾起来,结果嘲笑不成反暴露了自己对色当突破的无知,为掩饰出丑,又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假装弱智死死抓住个“飞”字这根救命稻草当金条使用。结果越狡辩越显出你的混账!这棋越走越臭,估计你还得走下去,直到你变成马奇诺防线防线面前的一头蠢猪!


就像你坦然承认薛岳是孙立人不就没事了?是要面子活受罪,世界上就你这种蠢货太多,无中生出许多事儿来。你干嘛不用对待“飞”那样对待自己说“把孙立人写成薛岳就是谎言,因为这不是真相”,比喻错了是个修辞功夫问题,谈不上谎言,相比之下,写错人名客观上有谎言的真实效果。你老儿对别人这么苛刻,为何对自己那么宽容?


[马其诺防线也成为不可逾越的代名词]


你无知的又一个证据!“马奇诺防线”现在已成为“看似表面坚固,实际毫无价值的东西”的代名词。这可是军事学界的常识!说你“军科充数水货”,你还别不服。你再继续表演下去,我料定你个不学无术的“军科水货”还有更精彩的洋相要出。


最后声明一点,无意中把“野”写成了“爷”,你老贼那个高兴啊!可见你是个性情浅薄、心理变态且低级趣味支配你一生的人,就好像有人街上走,无意掉下一个饽饽,一条野狗立马窜过来叼进嘴里美滋滋享受去了。


从辈分上讲,您(可别像野狗一样过来叼馍馍)七老八十行将就木,叫你是爷未尝不可,但政治上阶级上的称呼是不变的,还是外部势力的一条狗汉奸以及资本家的乏走狗!


本主题由 潜力股 于 2010-7-30 17:38 审核通过收藏 分享 00 0 顶! 踩!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