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没有最低俗,只有更低俗

73181部队 收藏 1 228
导读:据《环球网》报道,小沈阳以男扮女装及低俗喜剧为卖点,两年前突然走红并一直热力不减。美国《新闻周刊》7月23日文章称小沈阳为“最低俗的中国人”。在接受《新闻周刊》访问时,小沈阳辩解说,“我不知道什么东西是‘低俗’,我只知道观众喜欢我的表演”。   随着中国经济的腾飞,部分先富起来的中国人对文化的需求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其中的一部分人一边听着钢琴曲喝着咖啡,一边嘲笑着看听相声、吃大蒜的普通百姓。他们以为穿上西服、住上洋房、听着交响乐、喝着咖啡的就能摇身一变成为西方的“绅士”,而那些穿着汗衫、住着民工房、看着

据《环球网》报道,小沈阳以男扮女装及低俗喜剧为卖点,两年前突然走红并一直热力不减。美国《新闻周刊》7月23日文章称小沈阳为“最低俗的中国人”。在接受《新闻周刊》访问时,小沈阳辩解说,“我不知道什么东西是‘低俗’,我只知道观众喜欢我的表演”。


随着中国经济的腾飞,部分先富起来的中国人对文化的需求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其中的一部分人一边听着钢琴曲喝着咖啡,一边嘲笑着看听相声、吃大蒜的普通百姓。他们以为穿上西服、住上洋房、听着交响乐、喝着咖啡的就能摇身一变成为西方的“绅士”,而那些穿着汗衫、住着民工房、看着二人转、吃着大蒜的民工在他们眼中只有两个字:低俗。而像小沈阳这样被低俗人群喜欢的明星自然也是“低俗”文化的代表人物。


近日,美国《新闻周刊》也开始评价起中国的流行文化倾向,认为小沈阳以男扮女装及低俗喜剧为卖点的做法十分低俗,所以赠与小沈阳“最低俗的中国人”的美誉。我虽然不是小沈阳的粉丝,也未必喜欢小沈阳的表演形式,但是我敢断言小沈阳绝非“最低俗的中国人”。


按照《新闻周刊》男扮女装的表演就是低俗,那么伪娘刘著和小沈阳相比不仅形似而且神态更似女人。不过刘著和韩国、日本中性或者变性的潮人相比,则又相差甚远,因为像小沈阳、刘著之流最多是男扮女装,而这些韩日的明星则让你根本无法从外表上分辨其性别。


《新闻周刊》认为小沈阳的一些表演中隐藏了黄色笑话,所以其表演很低俗。其实这是一个很可笑的问题,如果说讲隐性荤段子是低俗,那么美国随处可见的成人电影院是不是在向世界张显着自身的低俗呢?既然你认为黄色的低俗,那么讲述恋童故事的《洛丽塔》的销量为何能一路蹿升到《纽约时报》畅销书单的第一位?难道美国人也喜欢低俗?讲述同性恋故事的美国电影《断臂山》获得了奥斯卡最佳导演、最佳改编剧本与最佳电影配乐三项大奖,可见美国的专家和民众并非认为只要和性有关的话题就是低俗。既然美国人民都不这样认为,《新闻周刊》又何必要用“高雅”绑架中国百姓的审美呢?


在一个思想自由的社会里,艺术的表现形式可以有很多形式,而艺术的价值并不会因为表现形式的不同而贬值,所以美国人并不会认为舒伯特的钢琴曲高雅而盲人阿炳拉的二胡就低俗。然而,可惜的是很多国人却是这样认为的。海派清口周立波认为:“喝咖啡的高雅吃大蒜的低俗”。在周立波这类人的眼里:看相声就低俗,听明星假唱,高雅。看人体艺术,高雅;两口子将黄色笑话,低俗……当红的周立波忘记了,自己其实也是“伶人”的一份子,在古代他就是地地道道的“吃着大蒜”的艺人。


其实,艺术本不分高雅和低俗,“阳春白雪”与“下里巴人”仅仅是艺术的不同表现形式,艺术并不会因为受众群体的不同而变得高雅或低俗。明代著名词人唐寅曾说过:“车尘马足贵者趣,酒盏花枝贫者缘。”可见贫者欣赏的艺术未必就是低俗的。


再次,艺术并不会因为某一个艺术家就突然变得低俗或者高雅了。小沈阳仅仅是一个赵式二人转的表演者,他并不能完全代表二人转艺术,所以因为小沈阳的个人风格就批评二人转低俗也是很不恰当的。高尔夫是一项很高雅的运动,老虎伍兹也是美国最优秀的运动员之一,虽然其被曝性丑闻,但是他的球迷并不会认为看他的比赛就是低俗,更不会因此就认为高尔夫是一项低俗的运动。


最后,谈一谈何谓高雅,何谓低俗。高雅和低俗其实是指艺术家的个人道德水平而言的。所以一个道德低下的人并不会因为喝过咖啡就突然变得高雅起来,同样一个连大蒜都吃不起的人也未必低俗。曾经有个叫做朱柱的农民工为救一个素不相识的轻生女子,裤子还来不及脱掉便第一个纵身跳入四五米深的湖水中,最终不幸牺牲了。或许在那些喝着咖啡的高雅人士看来,他仅仅是一个满嘴大蒜味的农民工。但是这个吃着大蒜的农民工却是我辈子见过的最“高雅”的人。


我并不太了解小沈阳,所以不会轻易的去评价其低俗与否。但是,在中国其实没有“最低俗的人”,只有“更低俗的人”。刘著、凤姐,这些靠夸张的表演和离奇的言论而成名的红人或多或少都有一些低俗的成分,但是相比于兽兽、闫凤娇这样靠发裸照炒作而成名的红人相比,刘著之流倒是要更高雅一些。同样,相比于因为收的红包太少而缝住患者肛门的助产士、向党保证要和小三结婚的官员而言,兽兽也要高雅很多,因为她们出卖的只是肉体而缝住患者肛门的助产士之流出卖的却是灵魂。


所以说,喝咖啡的未必高雅,吃大蒜的并非低俗。在中国是没有“最低俗”只有更低俗的。(作者:王太拓)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