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古文官多好战

枪倒扛 收藏 1 101
导读: 1871年德意志帝国统一后,德国上下都信心百倍,议员们鼓吹好战的论调,希望能称霸欧洲。然而,德意志统一的功臣、军事家毛奇,却在德国国会上严厉警告这些奢谈战争的文人政治家说,一旦开战将是极大的灾难。他甚至用诅咒的口气说:“那个放火把欧洲付之一炬的人,那个首先把火柴丢进火药桶的人,真是罪该万死。”   中国历史上,文官好战、武将主和的现象也屡见不鲜。到了清朝,这种现象尤为明显。晚清书生如张謇、文延式等,都极力主战。   中国历史以南宋为分水岭,之前是武将好战,到南宋以后,却一变而为儒生好战,和武人更换

1871年德意志帝国统一后,德国上下都信心百倍,议员们鼓吹好战的论调,希望能称霸欧洲。然而,德意志统一的功臣、军事家毛奇,却在德国国会上严厉警告这些奢谈战争的文人政治家说,一旦开战将是极大的灾难。他甚至用诅咒的口气说:“那个放火把欧洲付之一炬的人,那个首先把火柴丢进火药桶的人,真是罪该万死。”

中国历史上,文官好战、武将主和的现象也屡见不鲜。到了清朝,这种现象尤为明显。晚清书生如张謇、文延式等,都极力主战。

中国历史以南宋为分水岭,之前是武将好战,到南宋以后,却一变而为儒生好战,和武人更换了立场。而且往往在时局危难、需要武人镇定局面的时候,书生却表现得尤其好战,慷慨激昂。

从政治制度的角度分析,在宋朝以前,封建王朝的军队都是由专业军人,也就是武将们统率的。在那个时候,文官如果想要插手军事,只有披上铠甲,亲自参军。比如说东汉的班超投笔从戎,戍守边塞。

自宋朝起,这种状况发生了改变。皇帝为了避免出现武将拥兵自重、藩镇割据的局面,把军队的调拨权、战略的决策权都交给朝廷里的文官。

这些文官对儒学和道德伦理的熟悉程度,远远超过具体的战略战术,在战争中更关注的是名节,因此,试图在政策和军事战略上逼迫武将出战。武将们基于实际军事力量的考虑,提出的慎重求和的主张,却被贬斥为懦弱、卖国。

结果,明明应该由武将拿主意的战略战术,被外行文人一搅和,很难取得好的效果。南宋以后的王朝,在军事上往往受挫,很大程度上就是这个原因。

当然不能否认,这些文人在大敌当前的时候,的确表现出可歌可泣的勇气,但是,他们并不真正懂得军事。如明末史可法守扬州,虽然他是忠臣,但以军事观点看,他当时的部署是完全失败的。

文人何以主战?他们不能从纯军事技术的角度考虑战略,认为军事将领不值得信任,坚信战争中意志比物质重要;多数未经历战争,不理解战争的残酷程度。

法国大革命时期战争刚爆发时,微分几何之父加斯帕·蒙日登上雅各宾俱乐部的讲坛,慷慨激昂地宣布,他要看到贵族们的人头落地。实际上,他是一个十分文弱的书生,甚至不愿意人们当他的面杀一只鸡。

1962年,中国与印度发生边境冲突时,虽然印度内部资深的将领普遍不赞成和强大的中国开战,但总理尼赫鲁受到议员们狂热情绪的煽动,并屈服于这种压力而不得不执行“前进政策”。而当印军溃败后,新德里却一片恐慌,好战的议员们纷纷指责印军将领的无能,先前他们不肯多拨预算给军方,而此后则“几乎想要多少就给多少”。主战的文人在战前指责武人怯懦,战败后又指责武人作战不力。

坐在飞机上扔炸弹的人,心里肯定没有当面用刺刀杀死一个人所受的冲击大。这也是人的本性之一:当远离杀戮现场时,对这种行为就变得麻木起来,伤亡就只有数字上的意义了。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