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过鸭绿江 浴火重生 第十四章 一班的水深

无真子 收藏 4 3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3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36.html[/size][/URL] 杨涵一路上早已想得明白,当即点头说道:“当时发现了敌人,班长让我们抓活的,我们就一起冲上去了,后来班长打枪,叫那鬼子站住,我们也跟着打枪叫站住。那鬼子不听,还用枪还击,就打中了赵麦了。再后来姜猎户打掉了鬼子的枪,副班长和武进宝先冲上去,然后就把人抓住了。” 唐少权道:“为什么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36.html


杨涵一路上早已想得明白,当即点头说道:“当时发现了敌人,班长让我们抓活的,我们就一起冲上去了,后来班长打枪,叫那鬼子站住,我们也跟着打枪叫站住。那鬼子不听,还用枪还击,就打中了赵麦了。再后来姜猎户打掉了鬼子的枪,副班长和武进宝先冲上去,然后就把人抓住了。”

唐少权道:“为什么单单打中赵麦?打中的时候你们在干什么?为什么是副班长和武进宝抓住的人?”

杨涵道:“开始赵麦跑得最快,所以鬼子就打他吧。武进宝和副班长紧随着赵麦,所以他们最先冲上去,我们跑得慢些,没赶上。”

唐少权道:“跑得快就要被枪打么?你听谁说的?要真能像你们班长、副班长那样跑得飞快,那子弹还不一定会找他俩。”

晁有宽急着厘清来龙去脉,觉得事情经过大体上不差,便出言结束了对杨涵的询问,又叫了马易军进来。马易军表达能力不是很好,但怒气却兀自不小,唐少权一问,他便开始骂新兵孬货。唐少权耐着性子听完,再几方一比照,事情的来龙去脉便大体有数了,只是还需要多方印证而已。

晁有宽听着马易军说话却来气,等他一停嘴便劈头盖脸骂道:“张口闭口孬兵,孬兵也是你带出来的,你现在是副班长,不是管好自己就行,还得带好你的兵,知道不?”

马易军一肚子火没处发,倒被晁有宽骂回来,只是人家的话实在有理,反驳不得,便气鼓鼓道:“我不想当什么班长,我也带不好兵。”

唐少权现在对各班长的性格已经有了初步了解,倒是知道马易军的话出自真心,劝道:“打鬼子,光靠一个人有本事是不行的。鬼子有飞机,有大炮,一个人力量再大,那也是无济于事的。只有我们大家团结在一起,把分散的力量合在一起,才能打败强大的敌人。每个人有每个人的不同,融入到这个集体里面,那就必须要有所取舍,大家都由着自己喜好行事,那不用敌人来打,我们自己就垮了。没有谁天生就是带兵的料,不会就要多学多问嘛。”

马易军似有所悟,想认个错又说不出口,便低头瞅别处。唐少权觉得没什么要问了,便起身送他出去,然后又请了姜猎户等进来谈。几番询问下来,虽然众口不一,但综合起来一分析,问题出在哪里以及其原因这些就更加明了了。

了解过来龙去脉,晁有宽对如何处理却有些两难,便问唐少权道:“老唐,你说这事怎么处理才妥当?”

唐少权道:“抓俘虏一班是有功的,该嘉奖的不能少了。至于执行任务中出的失误,你怎么骂小四川都可以,但真要追究责任,小四川也说不上有什么责任。我看就通报批评吧,然后大家一起来总结经验教训,出了问题大家都有责任,也不能单怪一班长,大家都要反思,要总结,当然,重点还是一班长。”

晁有宽没怎么考虑,道:“那就这样吧,晚上还要把俘虏送到团里,我先去安排一下。”

小四川觉得很累,比坚守阵地还累,但他休息不下来,思绪混乱中,他想起了石大田。

石大田正带着新兵训练,干得热火朝天。一班牺牲了个新兵早已传遍全连,他也正想抽空找小四川聊聊,见小四川前来,便把手中事情丢给副班长干着,自己拉着人到僻静处细说。

小四川不是来发牢骚的,也不是来诉苦的,所以没兴趣和他说事情的经过,张口便问道:“石大田,你说咱们刚当兵那会儿是怎么被撮合到一起的?为什么这帮新兵就不是一条心呢?”

石大田乐呵呵道:“这个可就说远了,反正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儿”

小四川摇头道:“我是真没办法了?”

石大田道:“你先别急着说丧气话,咱们都是为同一个目的走到一起,团结的基础是有的,只是需要点时间而已。也就只有你会拿这样的问题问别人,如果换成崔宇春, 即便想破自己脑袋他也不会去问别人这样的问题。”

小四川道:“不说这些不相干的,你先告诉我,既然大家目的相同,怎么就不能好好配合呢?”

石大田道:“团结这句话是谁都知道,但内心里却未必真信。新兵在以前的环境里习惯了自己顾自己,除了家人,很少有把自己的利益与他人联系在一起。你也不用急,等他们明白,我们的目的相同,只有大家齐心协力才能发挥出更大力量,才能战胜强大的敌人时,他们就会慢慢融入了。”

小四川听了有些不以为然,说道:“这些他们现在也明白,又咋个没有融入。”

石大田道:“所以这不能怪你,也不能怪指导员,我们不是有许许多多的方法让新兵融入么,只是你以前没有注意到而已。比如强调集体荣誉感,比如大家一起帮助训练落后的新兵,等等等等,你以为咱们这些传统是干啥的?你这班长就得带头干好这些,时间久了你的这个集体才会有凝聚力。但这需要个过程,如果现在上前线,我带着这帮新兵心里也没底,到时大家都各顾各的,还不是一打就散架,谁也活不了?”

小四川脑筋不死,举一反三一想,许多以前没注意的东西便涌现在脑海里,一时脑子倒有些应接不暇,便对石大田道:“我脑子有点乱,想一个人静一静,先回去了。”

石大田哪能不明白他有些开窍了,却故意留难道:“怎么,这就想走,我可把多年总结的压箱底东西都告诉你了,你也该满足满足我的好奇心吧?”

小四川已经开走,听石大田这么说,回头道:“有的是机会,以后慢慢说不迟。就你说哩这些破玩烂意儿,还好像宝似哩,愿意听是看得起你,你别不晓得好歹。”

石大田冲小四川背影道:“那我可要收回来。”

小四川边走边回:“吐出去的口水能舔回去么?”

次日全连一起总结经验教训,小四川对一班存在的许多问题总结得倒是非常到位。一干新兵本来只有些愧疚,更多的是战友倒在自己面前所带来的震撼,但听了小四川的自我总结之后,却或多或少感悟到了自己的一些错误。一班在此次任务中的表现,与其说是新兵初上战场,倒不如说是一群土匪样的乌合之众在显露原形。

如果说总结带给了一连大多数新兵更多感悟的话,那么它带给杨涵、李营生等的则是从所未有的迷茫。上战场远比他们想象的要复杂,从老兵偶尔的讲述中,敌人的强大是可想而知地。这次一班是在占据绝对优势的情况下面对一个敌人,还出了状况,如果大家再不做出改变,那等待自己的结果是不难预见的。可如果自己盲目地做出改变,而其他人却并未改变,那自己岂不成了第二个赵麦?

为了搞清其他人的想法,杨涵决定先从亲近点的李营生着手,趁着独处的机会试探他道:“李营生,你说在以往的战斗中,老兵们真的是一条心么?”

李营生脑子里飞快运转,片刻便将杨涵的目的分析出个大概来,他也在考虑自己是否需要作出改变,这会儿却生出个两全齐美的办法来,当即答道:“你回忆下班长、副班长之间的那种信任,人家平日里的配合都是下意识的,照我看,指导员讲的那些东西不是为了诓我们,而是打仗必需得那样才能打赢。”

杨涵看了看李营生眼神,见有些闪烁,便怀疑李营生在支自己在前面改变探路,而他却好躲在后面看这样究竟会吃什么亏,便继续试探道:“这里没有外人,我也就不避讳了,就拿那天来说,万一冲上去的不是赵麦,而是咱们,到现在人都死了,打了胜仗败仗关我们屁事!”

李营生道:“话不能这么说,那天要不是咱们都想争功,哪里会连班长的命令都没搞清楚就冲出去?如果大家齐心些,一起在后面负责压制,只由副班长带武进宝去抓人,结果就会大不一样。只是那样一来,人就不会是咱们亲自抓住的了。”

杨涵听到这里蓦地一惊,问道:“现在就我兄弟两个,你给我说实话,那天你是不是故意误会那狗屁班长的意思的?”

李营生斜着眼瞟了杨涵一眼,道:“这得问你自己喽!你也别再骂人家狗屁班长,人家也不容易。再说了,若咱们不来当兵,若听了咱们班长打仗的事,咱们不晓得该多敬佩他呢!”

杨涵探不出李营生真实想法,便又生出另一计来,道:“照你这么说,咱们还真该帮帮班长才是,要不我们以后在私下里多替班长说些好话,帮他团结好班里的人?”

李营生认真看了杨涵一眼,不由得佩服起这小子的机灵来,拍了拍他肩膀道:“你小子这脑袋瓜子不是一般好使。”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