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檐走壁、百步穿杨--他们是宁波的“老A”

飞檐走壁、百步穿杨--他们是宁波的“老A”


飞檐走壁、百步穿杨--他们是宁波的“老A”



初见宁波武警支队反恐中队中队长吴治华,不禁让人联想起《士兵突击》中“老A”的军事主官袁朗——黝黑的皮肤,刚健、帅气的脸部轮廓,浑身上下透着一股气势。


再看吴治华带的兵,一个个上能攀岩走绝壁,下能匍匐钻泥潭,凌空跨越如履平地……让人看得都心惊肉跳。


都说反恐训练挑战极限,昨天,记者走进反恐队员的训练场。


加入反恐中队


就像签了“生死状”


三十来个小伙身穿防弹背心、肩背作战背包、头顶凯夫拉头盔、面戴黑面罩。他们中有百发百中的神射手,有洞察秋毫的侦察员,有胆大心细的排爆专家,也有窥间伺隙的窥视专家。


他们都是85后,他们是宁波的“老A”。他们的训练可用“准、高、险、难、强、真”来概括。


准,100米开外射击,枪枪命中靶心;高,从几十米高空垂降,穿越楼房之间,奔走悬梯之上;险,训练场硝烟弥漫,弹雨纷飞;难,针对目标,训练千变万化;强,训练强度大;真,训练对抗性强,十分逼真。


加入反恐中队,就像签下了“生死合同”,队员们对最坏的各种情况,都有清醒的思想准备。事实上,他们每个人身上的伤疤,十个手指头都数不过来。


在反恐中队当了6年兵的黄亮说,在一次比一次更贴近实战的训练中,这种感受会突然划过心头。


千里挑一


还随时可能被淘汰


宁波武警支队反恐中队主要担负处置恐怖事件、突发事件中心区武力突击任务。队员们都是从宁波现役武警官兵中挑选出来的。


这支队伍的每一员都是千里挑一。各项体能考核达标,身体协调性出色,心理素质强,这是初选的最底线。他们要通过政治审查、体格检查、文化考试、心理测试等一道道关卡——但考验才刚刚开始,再经过几个月的强化训练,才能随队。


目前,反恐中队正式队员与预备队员的比例是2:1。他们每天都要练习各种轻武器射击、排爆、侦察、越障、格斗等特种技能;进行仿真训练和带有实战背景的对抗训练,进行实战情况下的心理素质训练。


所有训练科目每一季度都要接受一次苛刻的考核,不合格者即被淘汰,每年的淘汰率为15%。


“作为正式队员,没有一个人敢掉以轻心,因为时刻面临被顶替的可能。”反恐中队陈壮荣排长说,因为预备的盯着正式的,其他中队的都盯着反恐中队的。


一发子弹


必须消灭一个歹徒


昨天下午3点,训练场地表温度超过50度,全副武装的战士马宏强匍匐在训练场上,对前方150米的靶子进行瞄准。


“嗒、嗒、嗒……”,五声枪响,全中靶心!


狙击手,英文名为Sniper。真正现代意义的狙击手出现在一战中。寻找一个最佳位置,举枪、瞄准,右手食指轻扣扳机……


马宏强说自己是守门员,因为在突发事件中——特别是在处置劫持人质事件中,当一切手段都无济于事时,狙击手最后出场。


“狙击手只有一次机会,一发子弹,必须消灭一个歹徒,”同样是狙击手出身的吴治华感慨,要做到这一点,没有捷径,只有苦练——严格、枯燥、艰苦到残酷的训练,狙击手在各种天气下趴在草丛中纹丝不动端枪瞄准三四小时是家常便饭。


反恐作战中不确定因素很多,目标、人质、距离、方向、位置、时间等等,目标暴露时间一般只有3到5秒,战机稍纵即逝。


除去狙击手,其他装备95式自动步枪和手枪的队员要做到发现目标快,举枪、瞄准、击发快,转移射向快。在近距离射击中,要求3秒击发3发,100%命中目标,1枪要中头,另外两枪要击中胸部。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