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清全军只有50支火绳枪去打雅克萨~~

第二次雅克萨战役始末


俄军从雅克萨撤回尼布楚, 这时, 由拜顿率领的600名沙俄援军也赶到尼布楚。托尔布津在受降仪式上发誓不再返回雅克萨, 但他侵略的野心不死。在得知清军全部撤离雅克萨之后, 托尔布津决定撕毁誓言, 率领俄军在七、八月间分批重返雅克萨, 并全力构筑城堡工事, 做了长期固守的准备, 此时距其投降不过两月有余。


康熙二十五年二月, 康熙帝得知俄军重新占领雅克萨城, 感到事态严重, 认为:“今罗刹复回雅克萨, 筑城盘踞, 若不速行扑剿势必积粮坚守, 图之不易。”康熙帝立即调兵遣将, 部署第二次雅克萨之役。他命令黑龙江将军萨布素, 速修战船, 统领乌喇、宁古塔官兵, 驰赴黑龙江城( 瑷珲) , 率所部2000人攻取雅克萨城。又挑选福建藤牌兵400人, 由建义侯林兴珠率往萨布素军前。[39]命从副都统博定率领的筑城、屯田官兵中挑选200 人, 驻扎墨尔根以备增援。免索伦、达斡尔是年贡赋, 使之饲养马匹、整修器械, 以备调用。[40]郎坦、班达尔善参加了第一次雅克萨攻城战, 谙悉地形, 康熙帝命二人赴黑龙江军前, 参赞军务。鉴于这次俄军去而复至, 康熙帝特别指示:“若得雅克萨城, 即往尼布楚。事毕, 还兵驻于雅克萨过冬, 勿毁其城, 亦勿损其田禾俟禾熟收为我饷。”


五月上旬, 萨布素率领两千清军从瑷珲出发, 月底逼近雅克萨。清军致信俄方, 令其投降, 俄军置之不理。此时, 雅克萨城内有俄军826人, 装备12门大炮。六月一日, 清军水师占据黑龙江上游, 以遏尼布楚援军。四日夜双方发生炮战, 清军通宵攻城, 未能攻克。八日夜, 清军攻取城南土阜, 占领了制高点。九日夜, 清军以炮火掩护, 逼近城下筑垒。十日、十二日, 敌军乘大雾进攻土阜, 均被击退。清军将领商议:“若不断其水道, 则持久难为力。”[42]乃奋勇进兵, 直逼城下, 掘长堑, 筑土垒, 俄军拼死反扑, 双方激战四昼夜。在激战中“雅克萨督军”托尔布津被击毙, 拜顿代其指挥。这时, 清军已掘完长堑, 筑成土垒, 对俄军形成了瓮中捉鳖之势。七月八日, 俄军出城争夺城北炮台, 被守台清军击败, 俄军从此困守城内。尼布楚督军弗拉索夫曾派70名哥萨克前来增援, 遥见清军壁垒森严, 无法偷袭, 只得潜返尼布楚。


此时距离俄军重返雅克萨已有一年的时间, 正如康熙帝所预料, 俄军“筑城盘踞”“积粮坚守”。他们在旧址上建筑起一座更加坚固的城堡, 城堡内修建了粮仓、火药库和军需仓库, 贮备了大量粮食、弹药和其他物资。


雅克萨城一时难以攻下。清军和俄军在雅克萨对峙。黑龙江上寒冷的季节即将来到, 清军只有2000 余人, 50支火枪, 其余的武器均为弓箭刀矛, 攻坚力较差。因此, 清军停止强攻准备长期围困。萨布素等遵旨对长期围困雅克萨作出如下部署: 在雅克萨城周三面掘壕筑垒, 壕外置木桩、鹿角, 分兵把守; 城西对江, 另设一军, 防止俄军从江上逃逸; 在离城六、七里的黑龙江上游河湾内存放船只, 派一军守护, 兼令阻击尼布楚方面的沙俄援军; 军马发回黑龙江和墨尔根饲秣。康熙帝恐兵力不足, 命副都统博定率200名清军增援。[44]雅克萨城被严密围困, 俄军插翅难飞。


在围困雅克萨的同时, 康熙帝仍然没有放弃和平外交的努力。他分析, 俄军之所以死守雅克萨, 或是尼布楚诸地阻隔, 以往致沙皇的书信未能送达; 或是雅克萨的俄国人皆为有罪之徒, 不便归国。时值荷兰使臣在中国康熙帝决定再次致书沙皇, 由荷兰使臣转交。


在致沙皇的咨文中, 清政府再次敦促沙俄撤回雅克萨的军队, 遣返中国的逃人; 表达了希望两国划定边界, 互不侵扰, 永修和好的愿望。


清军长期围困政策取得显著成效, 至九月底, 雅克萨城内800多俄军或战死或病死仅剩150余人, 粮食弹药亦消耗殆尽, 困守雅克萨的俄军只有坐以待毙了。


沙俄政府见清政府决心收复雅克萨, 获胜后将直捣尼布楚, [49]而沙俄此时又无法向远东增援, 为了巩固他在远东侵占的地盘, 乃不得不接受清政府的建议: 通过谈判解决两国的边界争端。九月, 沙俄急使文纽科夫、法沃罗夫飞驰北京, 投递国书, 声称俄国政府已经正式指派费要多尔·阿列克塞耶维奇·戈洛文为大使, 前来同清朝举行边界谈判, 并请求清政府停战,“乞撤雅克萨之围”。


康熙帝决定单方面停战撤军、遂下令解除雅克萨之围:“鄂罗斯察汗以礼通好, 驰使请解雅克萨之围, 朕本无屠城之意, 欲从宽释, 其令萨布素撤回雅克萨之兵, 收集一所近战舰立营, 并晓谕城内罗刹, 听其出入, 毋得妄行攘夺, 俟鄂罗斯后使至定议。”[47]康熙在雅克萨城唾手可得的情况下, 主动撤军, 意在早日促成中俄双方和谈, 解决争端, 划定边界, 互通贸易, 和平共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