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遏止公权力私有化 报复性执法仍会发生

必不怪 收藏 0 144
导读:2010年07月30日 10:42 中国企业家网   香港明报社论   [中国企业家网]《经济观察报》记者仇子明接连发表多篇报道,指浙江凯恩集团在上市过程中,涉嫌有不法行为,竟被遂昌县公安局以“刑拘在逃人员”,发出全国通缉令。事态揭露后群情汹涌,迫于舆情,在丽水市公安局责成下,遂昌公安局撤销对仇子明的刑事拘留,通缉令自然也无效。此事或许告一段落。   针对此事件,香港《明报》发表社论指出,仇子明幸免于难,但是内地若不采取措施保障舆论监督,一些地方当局、官商勾结打压传媒的情况不会停止;内地若未

2010年07月30日 10:42 中国企业家网

香港明报社论


[中国企业家网]《经济观察报》记者仇子明接连发表多篇报道,指浙江凯恩集团在上市过程中,涉嫌有不法行为,竟被遂昌县公安局以“刑拘在逃人员”,发出全国通缉令。事态揭露后群情汹涌,迫于舆情,在丽水市公安局责成下,遂昌公安局撤销对仇子明的刑事拘留,通缉令自然也无效。此事或许告一段落。


针对此事件,香港《明报》发表社论指出,仇子明幸免于难,但是内地若不采取措施保障舆论监督,一些地方当局、官商勾结打压传媒的情况不会停止;内地若未能保护记者,使他们充分发挥舆论监督职能,则在地方恶势力横行、公权力又不受制约下,贪污腐败、无法无天的勾当,将愈演愈烈。以下为社论全文:


凯恩高层与遂昌关系密切上市种种问题公安不追查


仇子明的报道,指凯恩集团在上市过程中,涉嫌侵吞国有资产、通过他人伪造土地使用权、从上市公司套取资金等问题,据经济观察报社披露的〈情况说明〉,事态由5 月下旬开始,仇子明在采访中遭到人身威胁,凯恩集团也曾尝试给予仇子明一笔“封口费”,被仇子明拒绝。到本月27 日,仇子明被凯恩集团所在地浙江丽水遂昌县公安局以“涉嫌损害公司商业信誉”罪名,认定为刑拘在逃人员,并已向全国发出通缉令。


《经济观察报》的严正声明,全力支持仇子明,并表示“在采访过程中,相关当事人和记者多次受到利诱、威胁。对于有人试图借助公权力压倒舆论监督,威胁新闻工作者人身安全,我们表示强烈谴责”。该报要求国家新闻总署及中国记协采取维权行动,维护新闻工作者的正当采访和报道权,保护新闻工作者的人身安全。


事态昨日急转直下,相信与《经济观察报》高调反击有关,引起上级关注,于是有丽水市公安局“认定遂昌县公安局对仇子明采取刑事拘留的决定不符合法定条件”的戏剧性发展。据内地法律专家认为,即使《经济观察报》记者在新闻报道中存在过失,也是职务行为,属民事责任。事态演变至公权力介入,相信与凯恩集团和遂昌关系密切有关。凯恩集团的董事长王白浪离开学校后,1982 年即到遂昌工作,毕生事业都与遂昌有关,与遂昌官场关系千丝万缕,仇子明所报道,就是凯恩集团2004 年上市时,包括国有资产转移等一些不正常情况。


王白浪如何促使遂昌公安局介入对付仇子明,应该彻查,丽水市公安局纠正遂昌公安局的决定,其实是指遂昌公安局违法任事,执法部门违法办事,乃此事的实质;另外,仇子明报道凯恩集团改制过程中种种问题,已经涉嫌经济犯罪。遂昌县公安局对媒体所报道的经济犯罪线索不立案调查,却对报道违法犯罪问题的记者进行刑事追诉,完全是舍本逐末,是非颠倒。


仇子明暂时得以免遭逼害,但是他所揭露的凯恩集团涉嫌的问题,会否得到正视和处理,还在未知之数;至于记者执行公务,揭露不公平而陷身险境,内地法律专家认为,基于内地对新闻监督的权利、责任,缺乏法律界定,为一些人利用刑法中的极端条例解决问题,提供了条件。所以内地记者在履行揭露黑暗面、为民喉舌的天职,仍然举步维艰。


这几年,内地发生了多宗地方官员对舆论监督实行“报复性执法”的事件,包括:前年1 月,辽宁一个县的书记,认为遭到报章诽谤,亲自到北京抓记者;前年12月,山西本原市杏花岭区4 名干警到北京,把中央电视台一名女记者从家中连夜带走;去年,河南灵宝警方跨省追捕在互联网的发帖者等。这些事件,都曾经喧腾一时,但是公权力被舆论逼退之后,偃旗息鼓一段时间,在其他地方又会借着一些事态,死灰复燃。


这类报复性打压,都披上“依法办事”外衣,以“维护地方和部门形象”、“保护地方经济发展”为由,借助公权力对付记者。至于公权力为何与地方恶势力沆瀣一气或为虎作伥,那是触及贪污腐败的深层原因。


除了公权力打压,内地记者还有其他遭遇,例如近期的紫金矿业(6.19,0.02,0.32%)污泥事件,有两名记者爆出紫金曾贿赂记者,要记者封口的所为,不知道事有凑巧抑或其他原因,这两名记者的妻子都在同一日遇上车祸,性质都是其他车辆撞上他们妻子所驾驶汽车。虽然两宗“意外”都无人受伤,但是巧合程度,使人尽多联想。相对性命攸关的遭遇,记者日前采访南京市旧塑胶厂化学品大爆炸事件,江苏省委的官员大耍官威、阻挠记者直播的咄咄逼人口吻,算是小儿科了。


不遏止公权力“私有化”“报复性执法”仍会发生


官员打压舆论监督,其实正好说明舆论监督击中其要害,而在打压中,公安警察经常成为利益集团的打手、贪污腐败的保护神。就遂昌公安局对付仇子明事件,内地有人形容为“是对媒体舆论监督权的公然施暴”,使人再一次体认,内地若未能加强制约公权力,未能有效控制执法者行使权力的裁量权,未能遏止公权力“私有化”,则“报复性执法”也就不可能杜绝。


保护舆论监督、保护新闻工作者人身安全,是中国法治建设的重要环节,若改革成功(当权者愿意改革的话),不但是对付贪污腐败的强大力量,内地许多深层次问题也可以迎刃而解。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