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手 正文 第四十一章 冷杀

诺基不亚 收藏 2 2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98.html



雨中穿梭在林子里得队伍仍然麻木得向着他们的目的地前行,并没有发现有一个人已经永远再也跟不上来了。遥遥得看见了雨幕中蹒跚前进得人群,石小男紧紧得贴着着这支队伍消失在雨林里。

叛国眼前得这个山头就离矿场不远了,领头得倭人回头看了一眼被拉得长长得队伍,摸了一把浇到脸上得雨水大声的呼喊着让队伍得前进速度在快些,随后一边挥舞着手中得武士刀劈砍着挡在路上得树枝,一边诅咒着先前护送伤员离开得同伴:猪头难道就不能把路给清理一下吗?

一个倭人看守发现队伍大头得几个人已经消失在不远处的山头,随后正当他准备继续前行得时候,“呜”钝器高速划破空气得声音徒然传入了他的耳朵,紧接着他就看到了自己的脚下有东西切割雨水形成的一道白色光幕。还没有等他反应过来就觉得自己的双脚仿佛被什么东西给迎面砍了一下,随后他整个人就不受控制的向前倒去。“噗通”他整个人面冲下就扑倒在湿滑得林地上,这是从腿上传来的剧痛才到达了他的大脑。趴在地上的倭人刚要抬头张口嚎叫,就被一只大手将刚抬起的脑袋狠狠的按在了松软的腐叶中,而倭人挣扎着要用双手撑起身体的时候,他也只能换来了脖子上一抹凉意。

石小男左手用力得按着身下的倭人脑袋,左膝顶住了那个倒霉的倭人脊柱。看着几乎被他把整个的脑袋都镶进地面的倭人,在颈动脉被划开后伴随着喷出血雾时的“沙沙”声,而逐渐的停止了挣扎石小男慢慢站起了身体。

扭头石小男就看到了那个一直落在队尾瘦弱的矿工,见到他有些吃惊的张开了嘴巴,石小男一边紧了紧握着猎刀的手一边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随后又指了指仍在前行的队伍。可能是石小男的手势管作用了,瘦弱的矿工点了一下头后就继续蹒跚着向前走去。

分在矿工队伍两边的倭人看守让石小男的行动有些困难,在处理左边的看守时很还要盯着另一边。同时他还要防止有不开眼的矿工在看到有人杀看守的时候发出惊叫,就像刚才如果那个瘦弱的矿工要是发出动静的话,石小男也不介意让他提前结束悲惨的人生。

看着少了两个看守的队伍毫不知觉的仍然向前走去,石小男心里默念了一句:还有六个啊!踮着脚石小男闪到了一棵树的后面,发现没有人注意到自己,他看着不时的瞟一下矿工的倭人看守就慢慢的就靠了上去。

缓缓呈一字型前进得队伍终于攀上了山头,白蒙蒙得雨中看不到终点得矿工们机械的,扛着原木小心的踏着倾斜得山坡往下走。

被粘了一堆泥土的木屐让人实在是难以忍受,看了一眼机械的前行的矿工。山木轻蔑的“哼”了一声后就停了下来,准备歪在一颗湿漉漉的树上磕打木屐上的泥土。浑身都被雨水给淋透的他在贴上树干的时候,那种冰凉的感觉让他猛的激灵了一下。

清理好木屐上的泥土后抬起头的山木,在舒服发塔了两下后感觉浑身轻盈了许多。抬起大腿正准备跟上队伍的时候,徒然发现自己的脚步真的轻了很多。看着迅速的离开自己双脚的地面山姆疑惑了,难道将木屐上的泥土清理干净真的就可以使人身轻如燕吗?

“咄”的一声从山木的身后传来,这时呆呆的山木才发现自己被一个自上而下划了一个大弧,顶端拴着两把三零式刺刀的木棍带离的地面。看着深深刺入自己胸膛冰冷的刀锋和不断顺着刺刀血槽喷出的鲜血,山木有些麻木的伸出了自己的双手想阻止它们离开自己。无助的看着血液从自己的指缝不断的向外流淌,这时山木才想起了呼救。不过他努力的张开的嘴巴却迎来了一团烂泥,他呆呆的看着那个站到自己下面的瘦弱的矿工,随着眼球缓缓的转动看到了矿工手中还攥着两团泥巴。山木松开了握着刺刀的右手,在努力的抬起后指着那个站在他下面的矿工,随后就以更快的速度垂了下去再也不动了。

石小男在看了一眼那个站在死去的倭人身前的矿工后,就快速的窜过了扛着原木的队伍。在紧贴着一颗大树背靠在树干上后,就耐心的等待着他的猎物到来。侧着头仔细的分辨着透过嘈杂的动静传来的脚步声,在一个身影出现在自己眼中的一瞬间石小男迅速的探出了自己的左腿。感觉着腿上传来的碰撞,在倭人向前跌倒的一刹那石小男猛的从后扑了上去。

两个人重重的摔倒在湿漉漉的林地上,身下传来的闷哼声让石小男有些得意。探手用小臂勒住倭人的脖子,石小男在用膝盖顶住倭人脊柱的同时,握住了自己的手腕双手用力的向上抬了起来。石小男身下的倭人开始是不断的撕扯着自己的胳膊,后来又用力的想撑起身体来缓解窒息感。冷眼看着倭人挣扎的力量越来越弱,石小男就像一尊雕像一样在雨中一动不动。直到身下的倭人停止了挣扎,石小男双手绞着倭人的脑袋自左向右的用力一拧,“咔吧”一声清脆的骨骼错位的声音从倭人的颈部传来,这时石小男才抬头看了一眼消失在雨幕下山林中的队伍。

“井上前辈,山本和山木他们怎么好像看不见了?”透过不断的从眼前穿过的矿工,位于左面的看守用力的向对面的看守喊去。

被称作井上前辈的倭人在听到对面的问题后,扭头看了一眼隐在雨幕中被山头隔成两半的队伍。看着不断的从雨幕中钻出的矿工,而没有发现同伴的他在迟疑了一下后,就对着向他喊话的倭人说:“西村你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有问题的话赶紧鸣枪示警。”

“嗨”

心里匪夷了一下:你自己怎么不去?西村就转身向刚刚被他翻过的山头走去。

刚刚踏在了这座山的最高点,西村就隐约的看到一个衣衫褴褛的矿工,蹲在了穿着深色和服趴在地上的人身边。西村嘴里用倭语高喊着:“你在干什么?”拉动着手中步枪的枪栓,西村就向那里急急的跑了过去。

等他跑到了跟前才看到那个矿工不断的晃着趴在地上的同伴,可能是听到了自己的脚步声那个矿工抬起头来冲着自己用倭语喊:“西村阁下,山本阁下不知道怎么就趴在地上不动了?我喊他他也没有反应。”

耳边听到了自己的母语西村这才发现,那个蹲在地上的竟然是自称在帝国留过学的支那人。对于这个在帝国学习过先进知识的支那人,西村凭着以前支那人的表现心里的戒备要小了很多。跑到跟前看见趴在地上的山本西村着急的蹲下了身体,将步枪随手放到了一遍就伸手想要将山本抱起来。有些焦急的西村将沉重的身体翻了过来,可他见到的却不是那张自己熟悉的属于山本的脸庞。

西村发现自己抱的不是山本而是一个满脸大胡子的人,他就迅速的将那个穿着山本衣服的人从自己的怀里推了出去。正当他要捡起放在自己身边的步枪时,他感到自己的心口一凉。本能的西村低了一下头,发现自己的心口正插着一把三零式刺刀,当他再次抬头寻找自己的步枪时,却看到了一个不断的在自己眼中放大的枪托。

“砰”

西村的脑袋在与枪托亲密的接触了一下就迅速的向后仰去,随后他整个的身体向后摔倒在林地中,除了溅起一片雨水就再也没有其他的动静了。看着手指还不时的抽动的西村,瘦弱的矿工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随后冲着半躺在地上的大胡子“嘿嘿”的傻笑起来。

井上看着消失的西村除了嘴角扬起一丝嘲笑外就再也没有其他的表情了,在心里诅咒了一下仍然不断的降的雨水的老天后。井上舞动着皮鞭抽打了一下经过自己身边的矿工,就转身跟着队伍走了起来。

不过随着队伍不断的前进井上的心也有些担忧起来,在走了几步回头仍然没有发现西村后。井上向着前面的同伴喊了一句:“你看着这些支那人,我到后头看看西村他们。”随后他看到了那个注视着自己的同伴徒然的露出了惊恐的神情,有些不解的井上向看到同伴指向自己的身后,他不知道同伴搞什么鬼?

顺着同伴手指的方向井上回过头来,就看到了一堆本来不在自己身后的树丛。有些吃惊的井上在后退了一步后,心里惦记着还没有上来的西村,他嘲笑了一下自己的胆量越来越小。随后就绕过这丛枝繁叶茂的树丛,向着西村消失的方向走去。可他刚迈出一步就停了下来,心里琢磨着:不对劲儿啊?刚才自己从这里经过的时候没有这丛东西的!

当他有些吃惊的转过头来的时候,他看到的确是树丛中一双闪亮的眼睛。刚要张嘴喊“敌袭”井上就在眼角的余光中看到了一抹闪光,感觉眼睛剧痛的他就重重的倒在了林地间,在脑袋震了一下侧在了一边后,他在一片红色的视野中看到了同伴正捂着喉咙跪倒在一棵树旁。

[哎呀!昨天又挨了一板砖。不过我倒是不生气,就是挨板砖也是那位大大在看了小弟的书后,才丢出来了嘛!只要有点击挨两下也是无所谓的事情,相比起评论中大家对我的鼓励,那是微不足道地。就像女人的那两天一样,写手也有高潮低谷的时候。咱不是神所以很容易被外界的事物干扰,对于咱急着找地方刨食所导致的质量时高时低的,希望大家多包涵一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