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大多知识分子:二战是美最后一场正义战争

国际在线消息:广岛长崎原子弹爆炸60周年,也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60周年。对于今天的美国来说,人们或许早已经忘记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硝烟,但是很多人都记得,世界上仅有的两颗实战原子弹,其实都是美国向日本投下的。他们甚至知道这两颗原子弹的名字,美国波士顿的娱乐城区中还有一个B29俱乐部,墙上挂着的都是当年B29神勇投弹的招贴画 。


这是一个远离世界政治的民族,尽管这个民族的政治家,都站在世界政治的刀锋上,但是多数美国人,其实对于世界政治并不热诚,更不要说是在60年前发生的事情了。在波士顿大学当助教的时候,我曾经接触过许多美国大学生,他们甚至连二战中中国是否参战都不知道,对我的描述连声发出惊叹。记得当时一位黑人学生问我:“为什么美国要向日本投掷原子弹,是不是因为日本在朝鲜战争中支持中国?”


这并不奇怪,其实美国人对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认识,更多的是集中在欧洲战场上,美国二战的多数名将,包括巴顿、布雷德利等人,也是在欧洲战场成名的。美国历史学家对于太平洋战场的叙述,显然要少于欧洲战场的叙述。即便世界上仅有两颗实战的原子弹,是在太平洋战场投下的。美国学者彼得·罗格曾经告诉我,由于珍珠港事件的原因,太平洋战场对于美国来说意味着挫折多于光荣,任何民族的记忆都不愿意过多地描绘失败,其实太平洋战场对于美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许多关键时刻都有重要意义,美国人因此参战,因此投放原子弹,也因此取得胜利。


然而,对战争认识的缺失,却丝毫不影响美国人对战争的纪念和对正邪的判断。或许是笃信宗教的缘故,在我生活的这些地区中,人们对于战争的正义与邪恶,抱有绝对的偏执。因为之后朝鲜战争、越南战争存在许多争论,而二战中,美国军人作为年轻的英雄几乎是毫无疑问的,因此波士顿大学的一位美国研究学者告诉记者:“美国的知识分子大多数都认为,第二次世界大战是美国的最后一场正义的战争。”也因为如此,多数美国人都坚持认为,杜鲁门总统下令投放的两颗原子弹,“是拯救了整个世界和当时数百万人的生命”。


其实这也是为什么在好莱坞的大片中,正义和邪恶的区别都如此的简单。他们对于战争胜利的表现和失败的反思,其实是和美国人的历史想象联系在一起的。我的许多美国朋友,在谈及二战的时候,更愿意以美国人的胜利来称呼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因为他们认为,是美国在欧洲战场和太平洋战场的投入才导致了战争的最后结束,而对于日本人和德国人,美国社会则没有过多的区分,毕竟在一个合众国体中,战争对于民族主义的划分,早已经成为了过去。


只有老兵们是一个例外的群体,因为那场战争对他们来说意味着全部。尤其是那些在战争中失去了手足、战友、家人的老兵们来说,他们的一生因为那场战争而发生了本质的变化。在每年的5月最后一个星期一,老兵们都愿意到位于华盛顿的第二次世界大战纪念园,去凭吊那些沉沦血海的孤魂,纪念自己战争中的岁月和牺牲。


第二次世界大战,是今天的美国人的历史想像。这种想像到今天仍然延续,就是因为历史其实并没有结束。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