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战解读“进攻顶点”

飞行员2008 收藏 0 325
导读:在克劳塞维茨的战争理论中,有一个名为“进攻顶点”的概念,按照这位西方“兵圣”的说法,看似虚无的“进攻顶点”经常会在不知不觉中影响着战争的进程,甚至关系到战争的胜败。那么样,什么是“进攻顶点”?“进攻顶点”如何影响战争?实践中又如何判断“进攻项点“的到来呢?

何为“进攻项点”

克劳塞维茨在《战争论》第三卷第七篇“进攻”中,对进攻和防御的关系,战略进攻的特点和目标、进攻的顶点以及各种形式的进攻作战进行了探讨,提出了一系列具有较高军事价值的观点。其中“进攻顶点”理论对人们全面认识进攻作战,颇有独到之处。

克劳塞维茨认为:“大多数战略进攻只能进行到它的力量还足以进行防御以等待平和的那个时刻为止。超过这一时刻就会发生剧变,就会遭到还击,这种还击的力量通常比进攻者的进攻力量大得多。我们把这个时刻叫做进攻的顶点。”按照这位兵学大师的逻辑:“进攻中取得的胜利是已存在优势的结果,正确的进攻是由物质力量和精神力量共同造成的优势结果。当然优势也可能是逐渐增长的,但在绝大多数情况下,优势会总是逐渐减弱的”。既然在进攻中攻方的力量是不断在削弱的,进攻不可能一直进行下去,必须在适当的时刻停止,那么到什么时候停止最好呢?克劳塞维茨指出:“如果进攻者能够把自己日益减弱的优势一直保持到媾和为止,那么他的目的就达到了。”

对于大多数的入门者来说,克劳塞维茨“进攻项点”的概念似乎颇为晦涩,但实际上,它对攻防转换的论述是比较深刻的。读懂理论的最好办法,莫过于实战的解读。而朝鲜战争正是解读这一理论的范本。

朝鲜战场上的“进攻项点”

翻开朝鲜战争史,我们可以看到战场形势出现过一连串戏剧性的转折:1950年6月25日,朝鲜内战爆发,尽管美国在第二天便公开命令其军队参战,支持南方李承晚集团的军队,朝鲜人民军仍以破竹之势向南部挺进,6月28日解放汉城;7月20日攻占大田,生俘美军第二十师师长威廉。迪安;至8月初,将美军及南方李承晚军压缩到洛东江以东仅一万平方公里的狭小地域。但在此后一个多月时间里,人民军始终未能将敌人赶下大海。9月15日,美军在人民军后方的仁川实施登陆战役,朝鲜战局出现全面逆转。9月28日,美、南军攻占汉城;29日,进抵“三八线”;10月2日,“联合国军”总司令麦克阿瑟发布全线向北推进的命令;10月19日,占领平壤,并继续向中朝边境鸭绿江进展;同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开始跨过鸭绿江,向预定战场开进。此后,朝鲜战局再次出现逆转,中朝军队连续进行了三次进攻战役,于1951年1月4日占领汉城;8日,将敌驱逐到三十七度线附近。然而,仅仅半个月后,1月25日,敌军即发动进攻,汉城再度易手,敌方进至“三八线”附近地区。此后,经过第五次战役,交战双方均转入战略防御,战线基本稳定在“三八线”附近。

朝鲜战争初期的两次战争的重大转折,与克劳塞维茨所阐述的”进攻项点”极为相似。开战之初,人民军攻势如潮,对方几乎没有招架之功。但随着战争推延,进攻力量不断衰减;战线快速南移,补给线不断拉长,后勤保障困难日益加大,终于超载了“进攻顶点”。而敌方火力密度不断加大,海空优势得以充分发挥,新锐兵力大量投入,再加上仁川登陆达到突然性所带来的非物质力量,使战场攻防关系在极短时间内发生逆转。而在此之后,以美军为首的“联合国军”在不停的进攻中迅速北上,一路顺利中逐渐超越了“进攻顶点”。从物质力量上说,兵劳师疲,战线拉长,兵力火力日渐分散;同时精神力量的削弱更见明显:官兵骄纵,对中国的警告和中国出兵的情报,听而不闻视而不见。当一个陌生强大的对手突然出现在面前时,措手不及,踉跄败退,上演了朝鲜战场上的第二次大逆转。

值得注意的是,在朝鲜战场接连出现两闪逆转后,志愿军第三次战役前后,似乎也也出现了“进攻顶点”的问题。在前两次战役结束后,志愿军已面临很多实际困难:伤员减员四万余人,尚有一些非战斗减员;部队异常疲劳,急需休整补充;二线兵团需待两个月后才能完成准备入朝作战;朝鲜人民军只有3个兵团约7万人完成休整,可以投入第一线作战;此时已进入冬令时节,气候异常寒冷;志愿军向南挺进,第一、二次战役时,补给线只有一百多公里,第三次战役前战线离鸭绿江已有四百公里,加上美军拥有绝对制空权,后勤供应的难度极大。第三次战役中,作为进攻一方的志愿军在战役过程中困难一天天加重。随着战线的逐次南移,后勤运输线已从550公里延长到700多公里,在敌机封锁袭扰之下,粮食严重不足,更不要说御寒衣物和弹药了。就兵力数量而言,我军相当疲劳,减员很大,第一线6个军已减到21万余人,各军虽然都采取了缩减非战斗人员充实战斗连队的措施,但战斗连队的员额多者为参战初期的三分之二,少者已不足参战初期的半数。“联合国军”方面的情况却大有改观,第一线作战部队已达23万人,并且兵力集中,装备也得到增强。

按照有关史料对照当时情况加以分析,基本上可以得出如下判断:抗美援朝第三次战役前后,中朝军队已经达到了“进攻顶点”。当时战役已推至三十七度线,而此后的稳定战线和停战线均为“三八线”的实际情况,也可以从另一个侧面证实这一判断的正确性。

指挥者对“进攻顶点”的判断

克劳塞维茨在《战争论》中指出:“进攻力量的削弱是战略上的一个主要主要问题。在具体场合能否正确的认识这一问题,决定着进攻者能否正确性的判断当时他能够作什么?”按照克劳塞维茨的理论加以分析,朝鲜战争的初期的两次战争逆转,都源自于战场进攻方向指挥者对“进攻顶点”的到来缺乏足够的认识。而在抗美援朝第三次战役前后,志愿军达到“进攻顶点”,却并没有出现战局的逆转,原因就在于指挥者的正确判断和有力措施。

第三次战役从1950年12月31日到1951年1月8日,共进行9天,中朝两军进展迅速,收复汉城,全军进抵三七线。在一片胜利的形势下,志愿军领导人头脑十分清醒,彭德怀果断下令部队在到达三七线后停止前进.据彭德怀当时的军事秘书杨风安同志回忆:1951年1月8日,彭总与志愿军的几位领导人在一起分析战场形势,一致认为敌军是有组织的撤退,而我方困难日益增加。最后,彭德怀手向桌上一拍:“就这样定了,错了我负责。”命令部队停止追击,留一部分部队就地占领有利地形,构筑工事,准备敌人来攻。就在我方停止追击扩张战果的一周后,“联合国军”即发动试探性进攻,1月25日,以美军为主的西线敌军和汉城方向发动大规模进攻。战事的发展,证明志愿军领导的判断完全正确。

当时,在一片胜利的情况下,准确的判断战场情况,作出正确的决定,并不像战后人们所看到的那样容易。杨凤安回忆说,1月10日晚,朝鲜领导人和苏联驻朝大使兼军事顾问拉佐瓦耶夫来到君子里志愿军司令部,了解情况、研究战局。会晤围绕战争前途、进程和结局等大战略问题的争论十分激烈。拉佐瓦耶夫认为朝鲜战争可以速胜,指责志愿军在胜利情况下停止追击,并要求继续向敌人发动进攻。彭德怀以战略家的气魄和胆识,以爽直刚烈、大胆直言的品格,断然拒绝的苏联大使的指责和要求。杨凤安在会谈的会议室看到,彭德怀大声说:“战争不是儿戏,不能拿几十万将士的生命去赌博,就这样定了,不南进追击,错了我负责,杀我的头——”

会谈后,拉佐瓦耶夫不但不接受正确的意见,反而恼羞成怒,立刻给莫斯科发电报,向斯大林告状,指控彭德怀“右倾保守,按兵不动,不乘胜追击”。与此同时,彭总也把会谈的结果报告给毛主席。毛主席同意彭德怀的意见,并将朝鲜战场的实际情况电告了斯大林斯大林以实事求事的态度,正确处理了这个战场的战略问题。他立即回电拉佐瓦耶夫,称彭德怀是久经考验的统帅,东方战场今后一切听彭的指挥,不准拉佐瓦耶夫再乱指手画脚。斯大林并称赞彭德怀是当代天才的军事家。以后把拉佐瓦耶夫调回苏联。

运用克劳塞维茨“进攻顶点”理论分析朝鲜战争的进程,可以使人获得不少有益的启示。战役发起前充分考虑敌我双方的实力对比,正确 测战场形势,立足实际做出决策;在进攻作战中立争消灭敌人的有生力量,并尽力防止已方进攻力量过于削弱;在进攻力量和防御力量的对比变化中,认识到“进攻的顶点”的存在,采取适当的策略,保持主动地位。如果真能做到这几点,也许您就离成为优秀的军事指挥员不远了。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