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个女兵做老婆 第六章 北京的伤感 6、看电影

老海豹 收藏 5 71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1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14.html[/size][/URL] 文化部举办了一个“法国电影回顾展”,供在京单位领导和少数知名艺术家内部观摩,据说反响强烈,《人民日报》也刊载了消息。星期六一大早,刘艳给红生打来电话,说她搞到了两套票,请他晚上到后勤部礼堂看电影。 红生说,我的小说还没有改完,没办法出来,下回吧。 刘艳再一次表现出她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14.html


文化部举办了一个“法国电影回顾展”,供在京单位领导和少数知名艺术家内部观摩,据说反响强烈,《人民日报》也刊载了消息。星期六一大早,刘艳给红生打来电话,说她搞到了两套票,请他晚上到后勤部礼堂看电影。


红生说,我的小说还没有改完,没办法出来,下回吧。



刘艳再一次表现出她的任性和倔强,执拗地说,你有两种选择:一、今天周末,海政有大巴专门接你们来北京,你跟车一起出来。二、我直接派车过去接你。



红生说,学习班马上收队了,别人都交了作品,我的稿子修改三遍还不过关,头疼死了,今晚还得加班……



刘艳不容置辩,下达最后通牒,少啰嗦,晚上我派车接你,就这么定了。


女兵唇上的那颗气韵迷离,妙不可言的黑痣,星星一样在眼前闪耀起来,红生的大脑皮层接近于晕眩。中午,他硬着头皮向班长请假。班长是海政文艺处的刘处长,长篇小说《胡业桃》的作者。刘处长将信将疑,问他,你哪来的套票?他说,别人请我看的……刘处长半信半疑说,不会吧,整个海军大院只分到了五套票,怎么会有人请你呢?红生莫名其妙,一时语塞。


吃过晚饭,一辆草绿色的军用吉普车,缓缓驶入教导队大院。司机是个虎头虎脑的小新兵,他向红生自我介绍,我是海后小车队的,专门接你去北京。说罢,将一沓花花绿绿的入场券递给他。红生随手一看,竟然有十几场电影,问,这么多票,我哪有时间看呢?司机告诉他,这票可贵呢,市面上炒到一百块一张,整套票可以卖一千多块钱。红生打趣说,你帮我卖掉好了,分一半钱给你。司机摇头说,我可不敢,要不然,刘艳非杀了我不可。


后勤部礼堂是建国初期修建的木楼,踩上去发出沉厚的回声,让人情不自禁地想起了逝去的历史岁月。乌压压一场子人,坐得满满堂堂。刘艳坐在二楼某区域的排椅上,正在等候红生。差不多快开映了,他还傻乎乎地站在走廊中间,东张西望地找坐位。刘艳忍不住掩口而笑,站起来朝他一招手,他挤了过来。


俩人坐定,刘艳把他的水兵帽摘了,取笑他,瞧你这傻老冒,晚上看电影还这么正规,你当这儿是潜水楼呀。红生擦了把汗,憨笑,都习惯了,战士要按条令要求办事。她亲热地勾住他的胳膊,得意地说,少来这一套,你看这里有战士吗?


他朝四周瞅了一圈,战士没发现,到是看到了许多熟悉面孔,一时又想不出这些人在哪儿见过。刘艳如数家珍,一一向他介绍:左排戴鸭舌帽的家伙是陈佩斯,斜对面烫波浪头的女人是刘晓庆,后面的那个白头发老头,是导演王好为,你身边的第三个人,是海军副司令员张序三……红生吓得大气都不敢出了。


场灯一盏盏灭了,四周一派黑暗。刘艳柔软的身子贴了过来,还将他拦腰抱住。


想我了没有?


……想了。


瞧你吞吞吐吐的傻样儿,不信!


……


那你亲我一下。


当这么多人面,你不怕难为情?


鬼才怕呢,让我到舞台上当众和你接吻都敢。要不试试?不去的是小狗。


别闹,求你了好不好……


胆小鬼!


接下来,俩人有滋有味地看电影。电影描写了一群原始人,拿着古老石器为生存而斗争,男女演员赤身裸体,在宽银幕上跑来跑去,还在大庭广众之下公然胡搞。不过,特殊的性爱场景流光掠影,技术处理相当理性,像闪电一样一划而过。红生第一回见到异性裸体,血脉喷张,几乎吓坏了,怀疑跑错了地方,落入到资产阶级汪洋大海之中。刘艳坦然面对银幕上的激情画面,面无改色,时不时拿眼神瞟红生,见他心神不宁,紧紧搂着他,直往他怀里钻。


当晚放了两部法国片,第二部是《O娘的故事》,贾斯特·杰克金导演。片子拍得唯美而柔情,揭示了男人内心的渴望——那种近乎于歇斯底里的性爱欲望。特别是O娘三点尽露,主动脱衣求欢那一幕,是女人最性感的瞬间,癫狂、挑逗、激情四射。银幕上下的化学作用几乎是同时发生的,观众目瞪口呆,仿佛戏里戏外的一切,都是这场灵欲之战的参与者,每个人都在疯狂、满足、遍体鳞伤。礼堂内引起的喘息声,绝对让人联想到那方面的欲望。


情欲是个最简单不过的东西,爹妈给的,留在我们的体内,与血液一起奔流。将它比作猛兽也好,奉若神明也吧。在电影镜像里,情欲不再单纯,成了意念,成了工具,甚至成了杀人的利器。而在刘艳面前,红生自始至终地控制自己,想当一回真正的柳下慧,努力让自己平息下来。事实上他做不到,沉重的喘息出卖了他的身体。二十出头的潜水员,强壮得像一头下山的猛虎,第一次面对原始的性爱场景,身体急速膨胀,周身的血液沸腾到极点,一种甜美的幸福与痛苦的耻辱相互缠绕,男人的弱势昭然若揭。


透过前排忽明忽暗的名人的后脑勺儿,刘艳似乎看透了他,看见了身边男兵的全部欲望、情结和恐惧。她小心地握住他的一只手,摩挲着,又缓缓放到自己的胸脯口上。那只刚才还柔弱无骨的手,顿时僵直了,颤抖了。红生的思绪回到了里下河,想到了另一场看电影的经历。张玉凤坐在他身边,同样拉住这只手,向她的胸部探去。张玉凤胸脯柔软,具有强烈的弹性……张玉凤的卑鄙和无耻令他愤怒!他狠狠地将手抽了出来。


结束退场,有人站了起来,还有人不甘心似的,坐在排椅上回味。他们拉着手往外走,脚步异常沉重。到了院外的黑暗处,刘艳激情燃烧,一把抱住他,迫不及待地说,跟我回家。


红生热血沸腾,第一时间内,并没有拒绝的意思,爽朗地回答,好的。事实上他很清楚,跟她回家意味着什么。当时,头脑里翁翁的很热,欲望排山倒海似的,他要发泄出来。


司机把汽车发动了,坐在里面等他们。刘艳似乎想到什么,停下脚步说,我们不乘他的车。红生问,怎么了?刘艳红着脸说,我们打车回家。他不解地问,有现成的车子,干吗还要打车?刘艳灿然一笑,你呀你,真是个小傻瓜。


他们站在路边等车。时至午夜,复兴路上车少人稀,路灯投下昏黄的灯光,将俩人的影子拉得很长。冷风吹过来,法国梧桐落下黄叶,一片,两片,接下来又是一大片,叶子在路面上哗然作响。


红生被风得吹冷静了,想了一下说,对不起,我要回去了。


她惊异地看着他,问,干吗呀你?刚才还答应得好好的。


是的,我应该回去了。


她急了,气呼呼地说,你敢……


红生毅然决然,说,我必须回去!


刘艳抱住他,几乎在乞求,亲爱的,跟我回家吧,好不好?


红生也紧紧拥抱她,动情地说,我不能跟你回家,你知道吗,我不能,不能啊刘艳……


刘艳泪流满面,亲爱的,你知道我有多爱你吗……


红生帮他拭泪,逗她说,还整天说我傻,其实你比我更傻,连别人爱不爱你都不知道。


刘艳幽怨地说,你就是傻瓜,全军最大的傻瓜。


一辆的士在他们身边缓缓停住。


红生说,学习班要收队了,你帮我买一张下周三北京至上海的火车票,我想回里下河,看我爸爸。


第一次来北京,你得陪陪我,不许这么快就走。


学习班收队后,我一定陪你,好不好?


刘艳破涕为笑,今晚饶你一回,但欠我的帐给记上了。


的士尾部吐出一股蓝烟,高速向前驶去。刘艳痴痴地站在马路边,直到汽车消失在远处的黑暗中,才心灰意懒地往回走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