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个女兵做老婆 第六章 北京的伤感 5、郊外

老海豹 收藏 4 47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1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14.html[/size][/URL] 一辆崭新的德国大众轿车,席卷漫天沙尘,从卢沟桥方向疾驰而来。冬天的北京灰蒙蒙的,气候干燥,缺乏弹性,天地异常脆弱。汽车开得极快,仿佛追赶什么似的。开到了海司教导队大门前,汽车被值勤哨兵栏住了。 车门打开,一名女兵手提人造革挎包,缓缓而下。她和司机交待了几句,让车子停在大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14.html


一辆崭新的德国大众轿车,席卷漫天沙尘,从卢沟桥方向疾驰而来。冬天的北京灰蒙蒙的,气候干燥,缺乏弹性,天地异常脆弱。汽车开得极快,仿佛追赶什么似的。开到了海司教导队大门前,汽车被值勤哨兵栏住了。


车门打开,一名女兵手提人造革挎包,缓缓而下。她和司机交待了几句,让车子停在大门外,兀自朝院内走去。哨兵想上前问几句,女兵不屑一顾,足印里留下了深深的从容和自信。哨兵知趣,不敢多问了。“土八路”一向傲慢十足,来头很大,一个比一个神气,男兵最好少惹她们,否则,会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大院幽然如初,秩序井然,夕阳的余晖爬上了墙头,闪耀着慵懒的光芒。下课了,三三两两的学员往宿舍走来。阿黄走在前头,像一只苍蝇,情不自禁地落在刘艳身边。眼前的女兵身材窈窕,白净的俏脸儿被风冻得通红,没戴军帽,一头黑发梳得千姿百态,扬扬洒洒。阿黄色迷迷的,挑逗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一定是文学爱好者,对不对?女兵微笑,并不回答。阿黄像受到了某种刺激,向她发出了热情邀请,到我宿舍坐会儿吧,我们聊聊现代小说,我会告诉你,如何用身体写作。女兵依然笑而不回,样子磊落得像在跟他挑战似的。


红生发觉,这女兵的笑容有些邪乎,似乎是冲着自己来的,定睛一看她唇边的那颗黑痣,才知道是刘艳,心里止不住暗吃一惊。这时,又有一群学员围拢过来,他们目光飘忽,游离在他和女兵之间。


阿黄走过来,对红生小声说,她这是送货上门,你应该拿起身上的武器,去灭掉她!


女诗人对红生耳语,我敢打赌,这小妖精不会给你带来性高潮。信不信?


是非之地,不宜久留。此时,近在咫尺的宿舍楼内,也许有还有无数双不怀好意的眼睛,正在窥视他们,像新兵连那天中午,刘艳来找他时一样。和这帮人不同,他还是一名战士,没有和女兵亲热的权利。他必须尽快带她离开这里,离开这帮放荡不羁的艺术家们,找一个安静的地方,他要跟她推心置腹地谈一次。


他们向大院外走去。


这几天,红生闷憋得慌。所谓“邪之所凑,其气必虚”。这帮富有创造力的艺术家们,生命力强劲,行为放荡,言语粗劣不堪,他们叫春一样的话题永远离不开男人、女人、偷情、ML,群交,让红生叹为观止。像昏庸无道的官宦,他浑浑噩噩,摇摇晃晃的脑袋被撑得老大。而刘艳的出现,尤其是她上唇的那颗黑痣,像小小的实心句号,看上去鲜明逼人,却让红生心里充满了阳光。在这个荒芜寒冷的京郊,恰恰迎合了他某种蛰伏已久的放松念头。


红生心里高兴,嘴巴上却在埋怨她,一点儿都不听话,你真的不该来。


她不以为然地回,不就想来看看你嘛,有什么了不起的。


红生批评道,无组织,无纪律!


她咯咯大笑,笑声甜美清脆,像银铃一样,差不多把四周冻僵了树枝都笑抖了。她抓住红生的胳膊问,想我了没有?


红生情不可却,说,当然。


路两边栽植了杨树,叶子被寒风褪得光光的,枯萎的枝条一缕缕挂下来,在寒风中晃荡,一大群麻雀从枝头上飞向远处。红生想,应该和她谈一谈了,他要解释许多事情,包括胡鑫的事。要不然,她总这样不明就里,是对她感情的戏弄,也是不道德的。思前想后,他又觉得为难。他们之间发生的一切,并非俩人因素所至,这里面还有太多的复杂,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清楚的。搞不好弄巧成拙,把事情引入糟糕的境地,到时会更麻烦。


一大群麻雀从头顶上飞过来了,起起落落,也许是几十只或者上百只,降落在远处的梨树枝头上,还有一大群在半空中悠然自得地飞行。他是业余作者,可以把洋洋万言的小说写得首尾呼应,自然流畅,却无法把内心的真实情境向她表述。他烦躁起来,对自己的能力产生了怀疑,他觉得自己连半空中自由飞舞的麻雀也不如。


刘艳兴奋了,嘴角上的那颗黑痣在不断跳荡。她说,我哥答应了,准备把你也调到北京来。


我干吗来北京?


我们在一起呀,你个傻瓜。


事态发展到这一步,他已身不由已,只能努力规避自己不要想得太多,就像过去哪样,将错就错,或者顺其自然。反正学习班刚开始,以后还有的是时间和她谈。红生散漫而用心地看了她一眼说,我是潜水员,一名普通战士,来北京能干什么吗?


我想好了,你先在机关干一阵,然后考军校,毕业后留在北京,我们就可以永远在一起了。


说出来,你可能不相信,我入伍前连高中都考不上,我怎么能考得上军校呢?刘艳,你不了解我啊。


我不会看错人的,林红生,我相信你。


像受到委屈后被人夸赞的孩子,红生的眼眶差不多红了。他是一名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士兵,而在刘艳的心中,被肆意拔高到如此地步。像混杂在鱼目中的珠宝,突然被人挑出来,放到了阳光下,令真正喜欢它和心怀叵测的人都惶惶不安。说到底,人生至今,他从没有被女孩子如此欣赏过、信任过,连罗小月也没有这样。


一想到罗小月,红生心中像掠过一片阴影。现在,他发现自己根本不是在和刘艳交谈,而是在心里把她给隔离了。罗小月占得了上风,突然之间,跑到他跟前,和他一道进行着身不由己的梦的表演。这些天,他总觉得无形之中,有一双温柔的眼睛盯着他,现在他明白了,那不是别人,而是罗小月。面对那份过多投入的真情,当它离你远去的时候,是狠狠推开,还是紧紧拉住呢?算了吧,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像风那样的让它飘散,无影无踪。他只能这样想,心像针刺了那样尖尖地疼。


刘艳像胜利者,朝他投去深情一瞥。她想。能到海军机关工作,对一名战士来说,是可望而不及的。想想吧,中国几十万海军官兵,又有多少人能够调到北京工作的呢?现在,她有这个能力,让梦幻变成现实。她搂紧了他的胳膊,想到他们即将在一起了,激动得几乎要哭出来。


俩人边走边聊。



刘艳说,最近,北京街头出现了一种半透明哈蟆镜,戴在眼睛上,一定要有外国商标,否则就不算时尚。商标有碍观瞻,近来北京的交通事故,上升了好几倍,都是哈蟆镜上的商标惹的祸。后来,他们又说到了爱情。刘艳认为,爱情就像两个人共同扯着橡皮筋,谁先撒手了,就会让对方会带来伤害。如果部队纪律一定要她撤手,她宁肯脱军装走人,也要和你扯在一起。


红生说,你有没有想过,我从来没有爱过你?


她哈哈大笑说,可能吗?你敢吗?


既然你这样想,我只好逃得远远的,看你怎么办。


挖地三尺,追到天边,也要把你抓回来。


有一天,如果我死了,你总会善罢甘休了吧?


刘艳从容不迫,毅然决然地说,我会陪你一道下地狱!


“轰”地一声,四处的麻雀被他们缓慢的脚步惊动了,再一次向天空飞去,它们平展翅膀,仿佛一动不动地停止在北京郊外的高空中。不知不觉,夕阳的余辉正在静静退走,分别的时候到了。


刘艳情不自禁地抱住他,下命令似的说,亲我一下!红生两手按在她肩上,温情地凝视着这张美丽而充满期待的脸,心中热浪滚滚,不知所措。刘艳抱得更紧了,还把头帖在他胸前,柔声说,这里不是亲热的地方,今天放过你了,下次,我会找机会的。


红生惶恐不安,心情像四周的黄昏一样灰暗,糟糕透了。接下来,他不知道如何收拾这个残局。轿车停在大门边,刘艳打开车门,一头钻了进去,摇下玻璃朝他挥手。红生看到她的眼里饱含眼泪,晶晶的,透明得像玻璃。


汽车屁股抖擞几下,轰的一声开走了。


回到大院内,女诗人幽灵一样地闪现在黄昏的蒙胧中,瘦削的身体档住红生,问道,看你没精打采的样子,肯定没有体会到性高潮。对吗?


红生说,没有。


那个小妖精,一定是个性冷漠,这样的女人不可爱。


红生说,是的,你很可爱。


女诗人喘息着,声音都在颤抖。如果你愿意,不管你喜欢哪种姿势,我都可以让你达到性高潮……


红生恐怖地瞪着她。


三楼有间空房子,在男厕所拐角边,这几天一直没上锁。我想,你已经明白我的意思了。


红生夺路狂奔。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