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21.html


“枪是好枪,但是价格却是天价!”肖柏道。

乔纳森·波拉克带着生意人特有的微笑说:“价格不算贵!肖团长您也知道,我只是一个船长,我的行为算是走私军火!现在欧美对中国武器禁运,我这是在冒险!在美国,我们黑市也差不多这个价格!”

M1903春田式步枪是一种相当优秀的步枪,实际上是和毛瑟M1924属于同一个水平的一种步枪。国内的中正式步枪虽是仿制M1924,但是就因为是仿制品,因此性能和可靠性远不如原装M1924,当然也不如春田式步枪。

肖柏想了想,又提出了要买冲锋枪的要求:“尊敬的波拉克先生,如果我购买汤姆逊M1928冲锋枪的话,那种枪价格如何?”

乔纳森·波拉克默算了一下回答道:“冲锋枪价格六百大洋一支。”

这个价格还算是合理,汤姆逊冲锋枪在美国的价格是170美元一支,当时的一美元可以换到2.5大洋,因此肖柏也没有还价,他满口答应下来:“好,那我要一百支汤姆逊冲锋枪,还要弹匣和弹鼓!”

“一支枪免费配备一百二十发子弹和四个弹匣,一个百发弹鼓连同子弹在内二十大洋,一个三十发弹匣连同子弹在内七块大洋,子弹每千发一百八十大洋!”

“好,我再要四百个弹匣和两百个弹鼓,另外再购买五万发子弹。”

“痛快!完全没问题!”

“自动步枪和机枪也要买的,就是价格上能不能优惠一点?譬如说,勃朗宁自动步枪一千大洋,M1919机枪两千五,M2机枪三千五。”

“哈哈哈!那样的价格我没办法接受,肖团长,您做生意能不能有点诚意?”

经过一番讨价还价,最后勃朗宁自动步枪的价格定在一千两百大洋,M1919重机枪价格三千大洋,M2机枪四千大洋。

肖柏算了算自己手里的大洋,连同打宣城缴获的,在戚墅港火车站缴获的,打鬼子缴获的和蒋介石拨下来的军饷一共加起来有四十二万大洋,买了一百支冲锋枪就用了六万,还剩下三十六万大洋,还要留点钱支付军饷以及给战士们购买粮食蔬菜猪肉,花钱的地方多了去!怎么说至少都得要留下十五万大洋。

二十万大洋能买到什么呢?对了,手头还有黄金,也能支付军火费用。一根五盎司的小黄鱼就等于一百七十六美元,一根十盎司的大黄鱼等于三百五十二美元。当时的枪也是贵,一支汤姆枪等于一根小金条!真贵!

想到这里,肖柏提出说:“我能否用黄金折换成美元支付一部分货款?”

“当然没问题!用黄金我可以适当的再给点优惠!毕竟我更喜欢黄澄澄的金子!”

“不知道波拉克打算如何赠送春田步枪?”

“一支勃朗宁自动步枪赠送两支春田步枪,一挺M1919机枪赠送五支春田步枪,一挺M2重机枪赠送十支春田步枪。”

“那好,我需要勃朗宁M1918自动步枪五十支、M1919机枪二十挺、M2重机枪十挺。就是不知道子弹如何算?”

“自动步枪每支配备一百发子弹,另行购买每百发子弹二十五大洋!重机枪每挺配备一条250发弹链,另行购买子弹,7.62毫米子弹每百发三十五大洋,12.7毫米子弹每百发七十大洋!”

“那么春田步枪的子弹呢?”

“和勃朗宁步枪子弹一样的价格,因为枪已经是免费赠送的,所以春田步枪不配备免费子弹!”

‘这子弹真贵!精明的美国人!说送我枪,却高价出售子弹!’肖柏心里暗想。但是他也无可奈何,美式武器的子弹国内无法生产,肖柏也只能答应下来:“我要7.62子弹二十万发,12.7毫米子弹两万发。”

“没问题!”

“波拉克先生,您赠送的春田步枪是不是少了点?我能不能要求再赠送两百支步枪?”

“没问题!看在肖团长您购买如此大量子弹的份上,我完全可以答应!日后肖团长再需要子弹的时候,再来找我。”美国人十分精明,他知道中国国内无法生产7.62毫米子弹,只能老老实实的从他手里购买,因此就算是再多送两百支步枪又如何!

接着,肖柏又问:“那枪和子弹需要多久能够运到?”

“这些货只能从菲律宾运过来,大约半个月之后才能运到!到时候就由我们怡和洋行的另外一艘轮船给你们运过来,交货地点要在哪里?”

“就在繁昌码头吧!六月九日交货吧?”

“对头!好了,我想现在我们可以谈谈肖先生您要租船的事情了!”

“波拉克先生,我都向您购买了那么多军火了,这租船费能否免去?”

“我可以免费把你们送到繁昌码头,至于你们要租船前往安庆,这还需要另付一千大洋的租船费,毕竟用我们的船运兵是有风险的,江面上日本人查得很严!”

‘真是个奸商!’肖柏暗暗道,他也只能答应了这个美国人。

爱拉曼号于五月二十四日下午启航离开武汉,肖柏、李振华、唐薇和王丹丹四人搭乘该轮离开武汉。

在轮船启航的这天,陈诚的手下把从各处伤兵营中挑选出的三百名老兵也给送到了码头,此外蒋介石提供的货物也被送到码头,在那些物资中,还有两千套崭新的中央军军装和M35德式头盔。蒋介石给肖柏授予少将军衔的命令也同时下达,肖柏由金陵独立团上校团长变成少将。

原本蒋介石要让肖柏当独立师师长,后来肖柏考虑到人员不足,便提出改编成独立旅的要求,而且这个独立旅比较别致,不同于当时的旅下面设团的旅团制度,而是采取后世的旅营制度,旅下面不设团,直接设营。

改成金陵独立旅之后,每个步兵营的人数从五百人增加到八百人,并增加两个营:增加了一个美械营和一个德械营。最精锐的第一营变成美械营,第二营为精锐日械营,第三营和第四营为德械营,第五营为日械营,外加一个炮兵营。同时,工兵连升级为工兵营,警卫连升级为警卫营,这两个营的人数各为三百人。

肖柏一行人抵达码头的时候,陈诚的部下已经把三百名老兵送到了码头。

看到那些老兵,李振华惊呆住了:这哪里是什么曾经的精锐之师啊!这是一群衣衫褴褛浑身油泥目光呆滞的家伙!脏兮兮的头发和胡子盖住脸,使得李振华感觉自己来到古代的丐帮一样。

炎热的武汉,有的老兵还脱光了上衣打着赤膊站在那里,还有的老兵脸上还有残余的血痕,看样子是几天前才留下的,还有几个家伙衣服都被撕成破布条,也没有人给他们换一套新军装。

看到肖柏的眼睛直勾勾看着那名脸上有伤的老兵,陈诚的那位中校部下不好意思的说了句:“肖将军,实在不好意思,刚才那几个家伙是我们宪兵队从街上抓回来的,他抢了人家包子铺的肉包不给钱,被我们打了一顿。”

看到这些军纪败坏、军容不整的老兵,李振华憋了一肚子火,可是他看了看肖柏,又不敢发作。

肖柏仔细打量一番那些老兵,只见他们每个人食指上都有老茧,这证明这些家伙都是身经百战的神枪手!这也说明陈诚的部下没有糊弄肖柏,这些老兵确实都是经过精心挑选的一批曾经的精锐!

“旅长,让这些军纪败坏军容不整的家伙进入我们独立旅,那不是败坏了我们的名声?”李振华把肖柏拉到一边轻声问了句。

虽然声音很轻,但是陈诚的那位部下还是听到了,他有点不悦的说:“这是你们肖将军要的人,而且我们也经过精心挑选,这些人都是从原来的精锐嫡系部队出来的老兵,只是受了伤被丢在伤兵营。”

李振华仔细看了看那些人身上已经脏得看不出颜色的军装,发现确实都是黄褐色的中央军军装,而不是蓝灰色的杂牌军军装。

陈诚手下那名中校军官站在这支“叫花子队伍”前一声大吼:“你们这些垃圾人渣给我听好了!你们除了会抢东西还会什么?你们这群垃圾!今天我们肖将军把你们要走,你们还不赶快感谢肖将军!”

这群人渣用默不作声来表示反抗,反正他们会不会被人带走对他们来说没有什么区别,在伤兵营没有军饷伙食又很差,但是被人带走进入军队里,国民党军队一级级克扣军饷,军官喝兵血,也和没有军饷没多大区别,在正规军内伙食也不怎么样,还不如留在伤兵营里面还不用去送死。

有一名比较大胆的老兵站出来:“长官,我们都是死人堆里爬出来的,现在能活一天算一天,让我们再去送死可以,但是要给弟兄们安家费!”

话声未落,“啪”一声,一名宪兵手上的鞭子落在那名老兵身上,已经变成破布条的衣服渗出殷红的鲜血。

这个老兵后退了一步,其他的老兵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一切。

宪兵手里的鞭子还要落下,却被一个人抓住了鞭子,他这一鞭再也抽不下去。众人定睛一看,只见抓住鞭子的居然是肖柏!

“这位兄弟!不要打了!他们都是一群令人敬佩的英雄!现在之所以变成这个样子,责任不在他们,在我们这些当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