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空军543部队:护卫新中国连续击落敌机

熏依草 收藏 0 494
导读: [img]http://pic2.itiexue.net/pics/2010_7_31_47595_11547595.jpg[/img] 被我地空导弹部队击落的敌机残骸,U-2型飞机够不着的神话破灭。 1959年10月7日,中国空军某部地空导弹二营开创了世界地空导弹击落飞机的历史。五四三部队就此揭开了神秘的面纱。此后,地空导弹部队为捍卫领空,打击敌对势力作出了巨大贡献。 部队名称源于导弹代号 1958年6月的一天,北京空军大院。副司令员成钧在办公室向坐在对面


揭秘空军543部队:护卫新中国连续击落敌机

被我地空导弹部队击落的敌机残骸,U-2型飞机够不着的神话破灭。


1959年10月7日,中国空军某部地空导弹二营开创了世界地空导弹击落飞机的历史。五四三部队就此揭开了神秘的面纱。此后,地空导弹部队为捍卫领空,打击敌对势力作出了巨大贡献。


部队名称源于导弹代号


1958年6月的一天,北京空军大院。副司令员成钧在办公室向坐在对面的原防空军探照灯兵指挥部主任张伯华说:“军委决定由空军组建地空导弹部队,我们研究确定由你负责这项工作。你组建过探照灯部队,参加过抗美援朝,对防空作战有一定的经验,你搞这项工作合适。”张伯华毫不犹豫地接受了任务。于是,我军地空导弹部队组建工作紧锣密鼓地展开了。


其实,早在两年前,中国领导人已开始酝酿和准备发展我国的导弹和火箭事业,建立中国自己的导弹部队。


历史这样留下了中国导弹事业发展的痕迹:


人类呼唤和平,人类需要和平。需要维护世界和平和祖国安全就必须发展中国的导弹。于是,毛泽东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决定创建中国的导弹部队。


1956年,朝鲜战争结束不久,中共中央决定:发展尖端武器!


3月,中央作出发展导弹、火箭事业的重要决策。


4月,党中央正式批准成立国防部航空工业委员会。聂荣臻任主任,负责导弹和航空工作的发展建设。


5月,周恩来总理主持会议,决定组建国防部导弹管理局和导弹研究院。


8月,中国政府作出从苏联引进导弹技术的决定。


1957年7月20日,苏联政府支持中国发展导弹,同意中国派代表团去苏联谈判。


9月,我国派聂荣臻、陈赓、宋任穷等率代表团前往莫斯科,同以别尔乌辛为首的苏联代表团谈判。10月15日,双方达成协议,在莫斯科签订了苏联在火箭和航空等新技术方面援助中国的协定。其中在地空导弹方面,苏联同意援助中国萨姆Ⅱ地空导弹。同时,苏方同意派专家组来中国帮助组建地空导弹部队,并派一个萨姆Ⅱ建制营的官兵前往中国传帮带,使中国空军一个营学会使用这种武器。


张伯华受领任务后,便参照苏联专家提供的地空导弹营的编制表,开始了筹建工作。第一批地空导弹部队官兵是从空军高炮部队、雷达部队、探照灯部队、航空兵机务部队中精选,政治条件、文化程度、技术能力等方面都是拔尖的。职务要求高职低配,即导弹营长要由团长担任,连长要由营长担任。


1958年6月,苏联援助中国组建地空导弹营的专家组抵达北京。


9月29日,以河北保定空军第八预备学校和吉林长春空军技术学校为基础,成立了我军第一所导弹专业学校。


10月6日,我军第一支地空导弹部队在北京正式成立。这天下午,在清河镇空军高级防校小礼堂举行了成立典礼。空军刘亚楼司令员、成钧副司令员,空军高炮指挥部周彪司令员等领导同志出席了大会。会上宣布北京军区探照灯兵指挥部原主任张伯华任我军地空导弹第一营营长,高射炮兵学校干部部部长张思聪为政委。空军司令员刘亚楼庄重地宣布:“中国空军地空导弹第一营正式成立!”接着,刘亚楼又激动地说:“我们的防空力量正在走向完备。在低空,有高射炮兵;中空,有歼击航空兵;高空有你们地空导弹……同志们,审查了你们祖宗三代才把你们挑来,党和人民把这样的尖端武器交给你们,责任不轻罗!你们要尽快地把苏联老大哥的尖端技术学过来,以后再消化、发展……还有,要绝对保密!连父母亲、老婆、孩子都不能告诉!”


为了保密和便于工作起见,国防科委统一规定地空导弹的代号为“五四三”。因此,地空导弹部队就称五四三部队了。


在地空导弹第一营成立不久,我国又从苏联进口了几套地空导弹,后来又相继成立了二营、三营。


1959年5月,高炮某师正式改编为空军第三训练基地,担负地空导弹部队的改装训练和作战指挥任务。张伯华任基地主任、贺芳齐任政委。基地下辖地空导弹一、二、三营。


导弹史上的奇迹


1959年10月1日是新中国成立10周年大庆的日子。为了保证共和国10年大庆的空中安全,9月21日,导弹二营官兵在北京郊区进入一级战备。半个月来,祖国天空一片蔚蓝,国民党飞机的影子都没有,10周年国庆顺利度过。10月5日,上级宣布国庆节战备解除。二营官兵紧绷的弦,自然该松弛一下了。


在这之前,导弹二营官兵的战备弦每分每秒都在紧绷着,从营长到士兵任何人都不敢怠慢——是国民党空军不让导弹二营安宁。


从1958年3月2日起,美国连续5次使用U-2飞机,深入我国内地进行战略侦察。1958 年10月,国民党空军又驾驶美国人援助的两架RB-57D型高空侦察机,继续对我大陆纵深进行侦察活动。


1959年1月14日至6月初,国民党空军驾驶RB-57D高空侦察机狂妄地17次窜入我大陆内地侦察。


6月下旬,国民党空军又两次窜入大陆,竟胆大包天地进入京津地区上空,如入无人之境。


眼看共和国的盛大节日——10月1日就要来临,首都的空中安全非同小可。10年大庆,我国将邀请80多个国家的贵宾在天安门城楼和观礼台观看国庆阅兵,70万群众将在天安门广场游行,北京将成为全世界关注的焦点。为了确保国庆期间北京的安全,3个地空导弹营带着一身稚气,披褂上阵。


然而,国庆期间,北京太平无事。


于是,10月7日,星期天,紧张半个月的二营官兵全部放假度周末,仅营长岳振华担任正常战备值班。


但在二营官兵紧绷的弦刚要松动时,意外的敌情发生了。


10月7日9时41分,我军福建前线某雷达连报告:发现台北市以北50公里海面上空有1架大型飞机,判断是从桃园机场起飞的RB-57D高空侦察机


10时3分,雷达部队报告,敌机从浙江温岭上空窜入大陆。我军空军出动歼击机拦截,但敌机凭借高度优势,置之不理,大摇大摆地沿津浦路上空直线北窜。


11时15分,敌机距北京480公里时,二营进入一等战斗准备。


11时30分,二营目标指示雷达发现目标距离380公里,高度1.9万米,时速750公里。


11时50分,当敌机距二营导弹阵地139公里时,营长岳振华下达命令:打开制导雷达天线。115公里时,制导雷达抓住了敌机。


此时,阵地上鸦雀无声。


敌机距离100公里时,营长岳振华下令发射连3发导弹接电准备!


70公里时,岳振华下令:接通发射架同步!


3枚导弹发射架昂起头来,随着制导雷达天线不停地转动,像即将离弦的利箭,指向敌机。


坐在RB-57D高空侦察机上的上尉飞行员王英饮,死到临头,全然不知,他驾驶敌机从天津转弯直飞北京。


60公里时,岳振华下达射击决心:“三点法,导弹3发,间隔6秒,28公里消灭目标!”


12时4分,岳振华果断地下达命令:“发射!”


引导技师徐培信用力按下了发射按扭,“轰、轰、轰”3声巨响,3发导弹腾空而起,直刺蓝天。导弹在距我阵地28公里处与目标遭遇爆炸,远处传来3声闷声闷气的声音。3发导弹全部命中目标,敌机来了个空中开花,残骸坠落在通县东南河西务村附近。


保卫干事任永清和技术处主任王照明在现场看到:飞行员戴着头盔仰躺在那里,嘴角流着血,心脏和脉搏都停止了跳动,嘴里还往外散着热气。任永清从死者上衣口袋中掏出一个证件,上面写着:“上尉飞行员王英饮”的字样。距飞行员尸体100米处,是RB-57D飞机主体残骸,机头插进地里,尾翼高高翘起,“5643”的尾号清晰可见。


10月14日,空军为二营召开祝捷大会。国防部给二营记集体二等功。尔后,又举行了盛大的喜宴,刘亚楼司令员手拿茅台酒,亲自为官兵们敬酒,使二营官兵受到了终生难忘的殊荣。


1959年10月7日,也就是中国导弹部队成立第366天,“五四三部队”一战成名,开创了世界防空史上用地空导弹击落飞机的先例。


蓝天上的游击战


地空导弹部队一战成名后,国民党空军老实了,他们的高空侦察机不敢轻举妄动,祖国的天空一片平静。然而,国民党并没有死心。两年零3个月后,也就是1962年1月13日,国民党空军又卷土重来,但今非昔比,来者不善。


原来国民党空军驾驶的是RB-57D高空侦察机,而这次启用的是最新型U-2高空侦察机。U-2型高空侦察机与RB-57D高空侦察机相比,其性能的确更高一筹。自有了U-2飞机后,美国开始为国民党培训飞行员,成立“黑猫中队”。1月13日,“黑猫中队”少校飞行员陈怀驾驶U-2从桃园机场起飞,首次执行对大陆西北腹地的侦察任务,目标是大西北甘肃双城子附近的我军导弹发射场和飞机场。近10个小时后,陈怀安全驾机返回,随机带回了长达数百米的航侦胶卷。


台湾当局对首次出侦成功大为兴奋。此后,“黑猫”基本上是每月固定深入大陆3次,有时一架,有时两架,活动空域基本上在大陆西北、华北的大后方。


面对国民党U-2侦察机的疯狂入侵,中央军委决定消灭入侵敌机。但新的空中战场对手,对地空导弹部队来说是非常难对付的。U-2侦察机虽多次入侵大陆,但从不进入北京上空,靠以往“守株待兔”的战法,已经行不通。但当时我军仅有3个地空导弹营,要在960万平方公里的领空捕捉像流星一样快、像狐狸一样狡猾的U-2侦察机谈何容易。


总参谋长罗瑞卿说:海底捞针,总不死心!用3个营的兵力打U-2,就是要在大海里把针捞上来!


大海捞针怎么个捞法呢?空军作出出奇制胜的决策:采取我军游击战的传统战法,将固守在北京的地空导弹营拉出去机动设伏。


1962年6月27日,导弹二营奉命从首都转移到湖南长沙大 铺隐蔽设伏。但将近两个月的时间,在U-2侦察机以往出没的领空,毫无敌情。8月27日,导弹二营又奉命转移到南昌地区。


8月29日夜,二营神出鬼没地来到了向塘地区。这是一个再理想不过的伏击阵地了,山上长满了小松树,两山之间还有一个便于隐蔽的凹部,全营依山就势修筑了阵地。


这个阵地位置的选择是由空军成钧副司令员确定的。空军作战机关经多次研究发现,南昌是敌机侦察大江南北的必经之路。U-2飞机11次窜入大陆有8次途经南昌。凡是福建的航空兵有调动,U-2飞机总要出动侦察。因此,在这里部署阵地,成功的可能性最大。


我军首先采取施放“诱饵”,诱敌就范的策略。根据以往我福建方向一有航空兵调动,U-2飞机就出动侦察的特点,9月7日,空军命令,南京起飞一个轰炸机大队空转南昌以南的樟树,诱敌出动。果然,国民党上钩了。第二天,敌人1架U-2飞机,以侦察广州为试探,飞至广州市70公里左右,开始侧飞,然后突然转弯由此而南,通过广州市上空,做试探侦察,以观察我军江南地区有无“飞弹”部队。


9月8日,我军又在南京起飞了1架大型轰炸机,以1万米高度直飞南昌以南的某机场,设法将U-2飞机引入南昌我军导弹伏击阵地。


国民党终于看中了我军“南昌”诱饵,飞蛾扑火,自投罗网来了。


9月9日6时,国民党空军1架U-2飞机从桃园机场起飞。6时13分,敌机在桃园以北40公里处,就被我军雷达发现。我军导弹部队很快进入临战状态。7点32分,U-2飞机由平潭岛上空20000米进入大陆,而后经福州、南平,沿鹰厦铁路上空北进。


二营指挥所的电话铃突然急促响起,电话里传来刘亚楼司令员的声音:“岳振华同志,你看到U-2出来了吗?”


“报告司令员,我从标图桌看到了。”


“把它打下来!”


“是!坚决完成任务!”岳振华坚定地回答。


敌机飞至距南昌75公里时,开始侧飞临远,航向西北。岳振华当时判断,敌用的又是8日侦察广州时用的老战术,立即命令目标指示雷达天线严密监视,部队进入战斗准备。


随后,岳振华又果断地命令:关闭制导雷达天线,以免打草惊蛇。


面对狡猾的空中飞贼,岳振华采取的策略是完全正确的。


此时,在空中驾驶U-2飞机的飞行员陈怀果然上当了。


陈怀误认为南昌无“飞弹”,他想尽快侦察到我军轰炸机在南昌一带的情报,以便回去封官加爵。于是,虚晃一枪后,8点24分,从九江左转直飞南昌,跑来“咬钩”。


导弹二营开始拽钩了。


8点30分,敌机进入二营火力范围,岳振华迅速命令,打开制导雷达天线,捕捉目标,导弹接电准备。


8点32分,3枚导弹连续升空、连续击中目标、连续爆炸。


北京空军指挥所的刘亚楼高兴得竟像年轻人一样跳了起来。


二营指挥所的电话铃又响了:“岳振华吗?你火速赶到飞机残骸现场,如飞行员活着,速送医院抢救;如死亡,则用棺材好好埋葬,在墓碑上刻上死者姓名。”刘亚楼发来了指示。


电话铃又响了,是周恩来总理打来的:“很好。这是个伟大的胜利。美国U-2飞机前几天入侵苏联,他们只提了警告,我们把这种飞机打掉了。”


被击落的U-2飞机残骸坠落在距南昌15公里的罗家集附近。飞行员陈怀跳伞被俘,当时陈怀还有呼吸,急送医院,但因伤势太重,经抢救无效丧命。


南昌“游击战”的爆炸声震撼了台湾国民党,也震撼了世界。如果说人民解放军第一次击落RB-57D侦察机外国人还有怀疑的话,那么这一次击落U-2飞机,西方人不得不对当年“小米加步枪”的“土八路”刮目相看了。


8秒钟又建奇功


面对U-2飞机坠落,飞行员陈怀命丧黄泉,国民党当局并没有放弃空中侦察大陆。当装有电子干扰系统的U-2飞机问世,他们又开始了新的冒险。


1963年6月3日6时43分,国民党空军一架装有电子干扰系统的U-2飞机终于又出笼了。它由温州入大陆经衢州、九江、武汉、西安、天水,向兰州飞行。9时8分,新成立、驻守在兰州的地空导弹四营迎敌。敌机使用电子预警系统,在空中留下粗大的“S”形回环航迹溜走了。


“六三”失利之后,聂荣臻指示,将4个地空导弹营集中部署,构成大面积有机结合的火力网,围歼敌机。


7月上旬,空军调动4个地空导弹营的全部兵力在西安一线沿着渭河进行了集团部署。


9月25日8时42分,国民党空军一架U-2飞机从温州深入大陆经衢州、武汉,直奔西安我地空导弹设下的口袋。10时30分40秒,U-2飞机钻入“口袋”。三营、四营先后7次打开制导雷达天线,均被敌机发现转弯逃脱。这7次打开制导雷达天线时和敌机的距离在50公里至65公里之间。在4个营的“口袋”中U-2飞机来去自由,进入兰州、西宁和酒泉,尔后经银川、延安、信阳、崇安,安然返航。


在我军地空导弹部队多次失利后,空军司令部总结教训,根据敌机的入侵规律,又进行了新的战斗部署。1963年10月,空军司令部将4个地空导弹营调往江西、浙江两省的弋阳、上饶、江山、衢州一带,由西南到东北,成“一”字形。三营在弋阳、二营在上饶、一营在江山、四营在衢州,组成了160公里的拦截正面。10月底,地空导弹部队全部进入阵地,11月1日零时起开始担负战备任务。


当天,空军成钧副司令员在上饶召开作战会议,地空导弹群指挥所和4个营的营长和政委都到会。会议正在进行,国民党U-2飞机上门送死来了。


7时43分,台湾1架U-2飞机从温州上空进入大陆,由衢州以东我地空导弹火力范围外向西北飞去。成钧副司令员决定继续开会,各营搞好伪装,抓紧准备,歼灭返航敌机。


11时15分,U-2敌机从甘肃鼎新折返,沿航线返回。当敌机快到武汉时,成钧副司令员宣布散会。


地空导弹群指挥所命令二营负责歼灭敌机。


敌机距阵地90公里时,地空导弹二营营长岳振华命令3发导弹接电准备。70公里时,岳振华命令松九雷达接替‘513’雷达指示目标。39公里时,在这测定射击诸元,制导雷达即将开天线的关键时刻,松九雷达突然丢失目标,使‘近快动作’失去了保障。岳振华当即命令改用‘513’雷达情报,求测射击诸元。


在陈辉亭参谋按航速推测敌机距离我阵地35公里时,岳振华下令开天线,随即下令发射3枚导弹。整个指挥和操作沉着果断、熟练迅速,时间仅用了8秒钟。


第2发导弹在26公里处与敌机遭遇,并将其击落。飞机残骸落于阵地东北27公里江西广丰县万罗山附近。国民党少校飞行员叶常棣跳伞被擒。


35公里8秒钟,地空导弹二营又一次用土战法创造了地空导弹击落U-2电子预警侦察机的奇迹。


克难英雄”落难记


1964年7月7日,国民党空军连续派出飞机窜入内地。8时19分,U-2飞机1架,自台湾往东北飞行,9时34分飞进大陆;9时零3分,另一架U-2飞机出现在广州东南,9时44分进入内地;11时10分,一架RF-101侦察机窜入大陆。这种RF-101侦察机与U-2飞机正好相反,属于低空高速侦察机,低空和垂直机动性能好,加速快,可在100至150米超低空飞行,最大时速1900公里。


对于敌机的到来,驻守福建的地空导弹部队二营官兵喜出望外,因为他们盼望已久了。


1964年4月初,地空导弹部队一、二、三营奉命到内蒙古包头地区设伏,但一个多月未遇战机。5月,上级命令地空导弹部队兵分两路再下江南。二营为一路,单独到福建沿海一带作战。


行前,刘亚楼对已经晋升为高炮某独立师副师长兼参谋长的岳振华说:“这次你率领二营去福建沿海设伏,主要任务是打国民党空军RF-101侦察机。这种飞机速度快,飞得低。沿海地区离台湾近,情况复杂。你要亲自担任营指挥员指挥作战。”显然,刘亚楼是让岳振华打完这一仗再走马上任。


刘亚楼最后满怀期望地说:“你这次出去,一定要打下一架敌机,如果李南屏驾U-2出动,你能打下李南屏,那就更好了。”


李南屏何许人也?他是国民党空军的“头号王牌”,1957年驾驶RF-84F飞机侦察上海,被我空军飞机击伤,大难不死,逃回台湾成为“克难英雄”,由中尉晋升为上尉。后来又在国民党空军第六大队四中队升为少校分队长。1963年2月与叶常棣一起赴美接受U-2飞机训练,回台湾后曾12次驾驶U-2飞机深入大陆纵深战略要地上空侦察,12次凯旋而归。蒋介石4次召见这位“克难英雄”。叶常棣所驾U-2飞机被击落后,其他飞行员都成了惊弓之鸟,不愿再进入大陆冒险,而李南屏却猖狂地叫喊:“大陆有飞弹,也打不着我,我不怕!”


1964年5月15日,二营到达福建漳州,很快进入阵地严阵以待,以寻找机会打下这位爱吹牛的“克难英雄”。


面对敌机,二营官兵虽然欣喜若狂,但又感到担子沉重。过去4个营对付一架U-2飞机,这次1个营对付3架敌机;过去只对付高空,现在要对付高低空……担子的确不轻。


尽管如此,岳振华仍充满了信心。比起上饶之战,现在的二营战斗力更上一层楼。技术上,新装备的“反电子预警1号”已能熟练掌握;战术上,“近快战法”炉火纯青。开天线距离缩短到33公里。从打开天线到发射导弹的操作速度又提高了一倍,仅需4秒钟。


11时33分,两架U-2分别在新城、上饶上空;敌情预报RF-101将出动。


推算结果,RF-101将先于U-2到达二营阵地。


决心:RF-101先来先打。用3枚导弹喂它;剩1枚,留着喂U-2。4枚导弹接电准备。


7分钟后,RF-101没有来,两架U-2还远,解除导弹接电。


12时5分,北U-2离我阵地110公里处,突然改航直飞二营阵地,3发导弹第2次接电。可它又侧着身子飞远了。


12时8分,目标指示雷达报告:“方位200度,距离108公里,发现RF-101!”


指挥员改变决心,拟首先消灭RF-101,下令导弹第3次准备。


它又在南澳、东山、古雷头一线擦着海边飞过,出海返航。


12时15分,北U-2从龙田出海返航。南U-2距二营阵地160公里。又接到情报,RF-101有重新出动征候。推算南U-2可能和RF-101同时飞二营上空。


打谁?指挥员决心:舍低打高,专打U-2,因为萨姆-II更善于打击高空目标。


敌机两高一低,3批入窜,南北夹进,主佯配合,让你目迷五彩,举棋难定。


我指挥员口令沉稳,决心果断;射手熟练操作,临阵不乱。


两分钟后,南U-2也从汕头出海,RF-101迟迟不来,天空宁静。


指挥员又在分析判断:福州、漳州重要目标,它还未来侦察,会不会回窜?部队仍然严阵以待。


12时25分,南U-2在汕头、南澳以南海上绕了半个弧,突然入陆,直飞漳州。


导弹第4次接电准备。


近点,再近点!12时36分,敌机距离32.5公里。


营长口令:“开天线!”


张宝林使用A周假重复频率,突然打开制导雷达天线,敌机正好在荧光屏中间。


32公里。“发射!”从开天线到发射,3秒!


张宝林按下按扭第一发导弹升空3秒后,灵巧转动开关,改用B周真重复频率制导导弹,第二发、第三发升空。


敌机迅疾以30度的大坡度转弯脱离。但是,晚了,完了。


残骸坠于漳州东南7公里的红板村,飞行员死于座舱内。


被击毙在座舱内的飞行员,姓名也是个谜,他没有带任何证件。不过,他的手指上有金戒指一枚,刻着:“叶秋英”。


询问叶常棣。


“怎么?把李南屏打下来了?”


叶秋英是李南屏的妻子。


7月8日,刘亚楼、成钧等空军领导到达前沿阵地。10日在漳州召开祝捷大会。刘亚楼宣布了国防部授予二营“英雄营”称号的命令。



毛泽东北京有请


地空导弹部队二营四战四捷后,刘亚楼在给中央军委的报告中,对4次作战情况作了精辟地概括:1959年第1仗是按苏联专家教给我们的办法打的;1962年第2仗一半是苏联的打法,一半是我们自己创造的战法;1963年第3仗完全是我们自己创造的战法;1964年这一仗表明,地空导弹部队不但能在简单情况下作战,而且学会了在比较复杂的情况下作战。


毛泽东看了报告,大笔一挥:“亚楼同志,此件看过,很好,向同志们致以祝贺!”批完文件,毛泽东兴奋地对周恩来说:“这个部队在哪里?我要见见他们。”周恩来迅速通知刘亚楼:“因为这支部队战功卓著,毛主席说想见见这个部队的同志们。”消息很快传到二营,大家兴奋无比地从漳州赶回北京。


在路上,心情最激动的是岳振华。1962年9月二营击落第一架U-2飞机后,毛泽东在中南海接见他的情景历历在目。


眼下,毛主席又要接见他了,而且是亲自指示,要接见他们全营,他怎能不激动呢?


1964年7月23日早晨,二营全体官兵乘车来到天安门广场西侧。尔后,排队进入人民大会堂,等待毛泽东接见。


周恩来先迎了上来,叫岳振华和他一起去迎接毛泽东。在一个休息厅中,岳振华见到了毛泽东和其他中央领导。


周恩来介绍:“这是岳振华同志,二营的同志们已经来了。”毛泽东握着岳振华的手说:“认识,认识,岳振华同志嘛!”岳振华激动地代表二营的同志们向毛泽东和中央首长们问好。


毛泽东和周恩来、朱德、彭真、李先念等中央领导一起走向接见大厅。主席边走边对身旁的刘亚楼风趣地说:“为什么你不让别的营去打仗,都锻炼一下嘛!美蒋就那么几架U-2飞机,做个计划,不够我们打的嘛!”毛泽东和中央首长进入接见大厅,二营官兵掌声雷鸣。毛泽东抬起右手,轻轻摇动,向大家致意。


毛泽东漫步来到二营官兵中间,与二连连长刘明等亲切握手,最后和其他中央领导同志一起与二营全体官兵合影留念。


这是二营官兵一生中最难忘的时刻、最激动的时刻、最幸福的时刻,他们理应获得这样的殊荣。在防空作战中,二营立集体一等功两次,集体二等功1次,集体三等功1次,有148人受到提前晋衔晋级的奖励,94人立一等功,102人立二等功,309人立三等功。


1967年初,中国的神箭——“红旗二号”地空导弹正式服役,从此结束了我军地空导弹部队单一使用苏联萨姆-II地空导弹的历史。


1968年3月22日,地空导弹二营在广西宁明地区用“红旗二号”导弹击落美制无人驾驶高空侦察机一架,成为第5次击落敌机也是我军地空导弹部队击落敌机最多的“英雄营”。


40多年来,中国地空导弹部队在防空作战中,共击落敌方各种飞机10架,其中高空侦察机6架,无人驾驶侦察机3架,歼击机1架,在世界和中国地空导弹战史上留下了光辉的一页。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