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公安局治安总队长兼任市城管执法局局长

马蜂不蛰用棍儿捅 收藏 8 5855
导读:[center]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10_7_31_47522_11547522.jpg[/img] [B]北京市公安局治安管理总队总队长李润华[/B][/center] [B] 城管体制或将调整[/B] 此前空缺的(北京)市城管执法局局长已确定新人选———由市公安局治安管理总队总队长李润华兼任。市城管执法局消息,昨日,市委组织部与市市政市容委相关人员到该局宣布了这一任命。 [B] 调查建议政府直管城管局[/B]

北京市公安局治安总队长兼任市城管执法局局长

北京市公安局治安管理总队总队长李润华

城管体制或将调整


此前空缺的(北京)市城管执法局局长已确定新人选———由市公安局治安管理总队总队长李润华兼任。市城管执法局消息,昨日,市委组织部与市市政市容委相关人员到该局宣布了这一任命。

调查建议政府直管城管局


昨日下午,市城管执法局局长任命宣布。据在现场的一位市城管执法局人士介绍,新局长是市公安局治安管理总队总队长李润华,其城管局长的职务系兼任。


昨日上午,市城管执法局副局长王连峰向前往视察的市政协部分委员介绍,城管执法管理体制或面临调整,将“有很大的变化”。


昨日,在市城管执法局提供给委员们的材料中,市纪委监察局调查称,市城管执法局作为城管队伍的上级主管部门,归口市市政市容委名下,这在全国是独一无二的体制,不仅不符合国务院的规定,而且使市城管执法局难以履行市级领导机关的组织协调职责。


这份北京市纪委监察局对本市城管执法现状的调查报告建议,市城管综合执法局要从市政市容委中独立出来,归政府直属管理。


各区县的城管大队也要从区县市政市容委中独立出来,由区县政府直管。各街道、乡镇的城管分队可由区县、乡镇双重管理。


市城管执法局副局长王连峰表示,“目前北京市城管执法局还是北京市市政市容委的一个部门,可能这两天就会有调整,这个体制会有个很大的变化。”

调整“不是纳入公安队伍”


对于这次体制调整的方向,王连峰说:“不是纳入公安队伍,至于调整到什么程度,还是个未知数。”


昨晚,市城管执法局相关负责人表示,新局长来自公安部门并不代表城管已脱离了市容市政委,目前城管进一步的定位方向还未确定。

人物


微笑儒警“外圆内方”


“北京警方打击黄、赌、毒等社会丑恶现象绝不是一阵风,下一步将联合商务委、工商局等部门,继续保持高压态势。”本月9日,在“规范文化娱乐场所经营秩序大会”上,市公安局治安总队总队长李润华说。


做出以上严厉表述时,李润华脸上依然挂着一丝微笑。“做一名有文化、有知识的儒警”,他曾这样说。


1980年从警,李润华今年已52岁,任职治安管理总队总队长已多年。


李润华选择用平和的方式说话,但话的内容必须“坚硬”,只要他认为正确,他一定会坚持。“外圆内方”,他曾这样自我评价。


不少京城媒体记者,都领教过李润华的“外圆内方”。北京奥运开幕式时,一电视台记者曾提出,想把摄像机架在礼花燃放架旁,遭到了李润华的坚决“抵制”,事后,他解释说,安全最重要,因此,对任何人,他都不会讲情面。

对话


“我们不会成为‘城市警察’”


昨日,针对市城管执法局管理体制调整方向等热点问题,本报对话了市城管执法局副局长田才巨。

新京报:北京城管已试点“崇文模式”,成果如何?

田才巨:在“崇文模式”里,遇到问题了,城管可以联合各执法部门,讨论解决问题的每一个任务都归哪个部门,归谁谁领走,在执法上形成合力,是比较好的一种模式。

新京报:“崇文模式”能否在全市推广?

田才巨:不好推广,主要是由于城管目前的管理体制。各区县的城管大队都归区县管理,各自都会探索形成各种模式,很难在全市推广一种模式。

新京报:目前提到的管理体制调整方向,能否解决这个问题?

田才巨:这个管理体制调整方向,并不能结束城管系统内部管理体制不顺的局面。要明确的是,城管不会被纳入公安,我们不会成为“城市警察”。公安所有的执法权,能解决我们在执法过程中遇到的一些难题。但管理体制怎么调整,都还没确定。

专家观点


“改革体现安全秩序一体化”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朱立家认为,市公安局、市政市容委均为市政府的委办局,而治安总队、城管局,分别隶属于市公安局和市政市容委,因此,由治安总队总队长兼任城管局局长,不仅不存在体制问题,而且是北京的创新和改革,“表明了安全、秩序一体化改革的思路”。


他认为,维护城市安全为治安部门的职责,保证城市秩序系城管局的职能,治安部门“介入”城管部门,意味着城市秩序管理,跟城市安全维护直接挂钩,即一体化维持城市安全秩序,“这应该是减少城市管理层次的一个举措”。

“兼职难改城管尴尬地位”


北大中国地方政府研究院院长彭真怀曾对原崇文等地的城管改革做过调研,他认为,治安总队总队长兼任城管局局长,有利于强化城市管理的执法职能,但即便如此,仍不能改变城管局的尴尬地位。


“没有解决借法执法的境遇”,彭真怀说,截至目前,国家组织机构一直没有明确城市管理的独立主体地位,不论是现行法律,还是部门规章,均未涉及城市管理领域。因此,城管局只能借助工商等部门的执法权限,借法执法,“这是城管遭受诟病的主要原因。治安总队总队长兼任城管局局长,这个局面也没有改变”。


彭真怀表示,三分建、七分管,城市管理是城市最重要的工作内容。新加坡、香港等地区,城市管理均由警察负责,“不仅有交警、刑警、治安警,还有城市管理警察”。

“城管应归市政府直属管理”


“公安代管城管目前全国还没有这种模式。”中央民族大学法学院教授熊文钊表示,根据国务院综合执法改革的要求,城管队伍应该归市政府直属管理,但由于当时北京没有编制序列,所以由市市政市容委代管。


对于城管今后是否会合并到市公安系统,熊文钊表示,他个人认为,合并的可能性不大。“编制就是一个问题。”据熊文钊教授分析,目前北京公安系统人员已经很庞大,如果再加上城管队伍,“很难想象是支多大的队伍”。另外,他认为,合并也容易造成执法手段混用,“警察有强制和警械执法权利,如果城管也享有这些权利对于管理城市秩序不相配。”


熊文钊认为,北京市纪委监察局提出的“市城管综合执法局要从市政市容委中独立出来,归政府直属管理”的建议是比较可行的。据介绍,目前沈阳、西安等很多城市的城管部门都由政府直属管理。他认为,北京应该有一个相对独立的城市公共秩序管理职能部门,这个部门除了有处罚权外,还应该有一定管理权。

综述


北京城管13年变迁


1997年4月,经国务院批准的首个相对集中行政处罚权试点落户北京市宣武区;若干行政机关分别行使的行政处罚权被集中了起来,交由这个全新的行政机关———“城管”来统一行使。


“当时的叫法还是‘综合执法试点’。”一位原宣武区城管执法人员回忆,1997年5月23日,100多人身着统一制服,站在天安门广场上列队参加授旗仪式并正式上岗。

区县城管大部分垂直管理


1998年12月,北京市城八区城管执法队伍正式组建。一位城管人员回忆,当时的执法队伍人员主要来自工商、市容和街道办事处,“当时除了街道办事处人员属于公务员编制外,其他两类都是事业编制。”由于成立新的执法队伍,当时所有的人员都转成了公务员编制。同年,市级城管大队成立。


2003年1月,市城管执法局正式挂牌,归当时的市市政管委主管。


成立之初,各区城管分队挂靠在街道办事处,街道办对城管进行监管。2005年开始,西城、海淀等城区开始转变管理方式,由横向管理变为垂直管理,也就是区县城管分队由大队直管,脱离了街道办。


“垂直管理便于统一指挥、统一调度”,一位城区执法人员表示。目前除了原东城和朝阳城管没实行垂直管理外,其他区县全部实行了垂直管理。


2006年8月11日,在中关村销售烤肠的无照商贩崔英杰,因三轮车被城管队员没收,而将36岁的海淀城管大队副队长李志强刺死。


崔英杰事件当时引发了北京城管对于城市管理中行政执法方式的反思。当时市城管执法局一位工作人员介绍,就在那年,北京城管开始提倡“亲和式”、人性化执法。

机构改革中城管成焦点


据统计,目前全市城管执法人员编制总数7230名,协管员达5000多人。全市各委办局共有79支行政执法队伍,有308项行政处罚权委托城管行使。


2009年2月,“北京市机构改革方案”又将城管推到了人们视线前端。改革设置了6个部门管理机构,而此前由市政市容委管理的部门管理机构———城管执法局未列入其中。


对于该方案,当时猜疑声一片。据一位区县执法人员回忆,他们当时听说,之所以城管没有出现在那次的机构改革方案中,是当时北京市正在考虑城管的重新划分,“一个方案是变为政府直管局级单位;另一个方案则是由公安代管”,后来由于种种原因,两个方案都搁置了。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