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军旅生活杂记——驻地“吊蛋”(2)[血狼兵团]

王老兵 收藏 26 2781
导读:[原创]军旅生活杂记——驻地“吊蛋”(2)[血狼兵团]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先说明一下:为了便于行文以及照顾看官们的阅读习惯和联想方式,再因保护故事主人翁的隐私,故隐去其姓名后老兵给他取名“兵甲”。

书接上回,言归正传。上节说到指导员准备好“小黑屋”等着兵甲的归来后好好享用,全连官兵各自怀着迥异的心态等候结果。有同情的,有不平的,有兔死狐悲的,也有幸灾乐祸的,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兵甲的“小黑屋”住定了。

果然,他才回到班上,副班长就对他说,指导员有请,立即,马上,跑步。他没表现出过多的诧异,脸上的惊慌瞬间闪现一下,然后平静地说,知道了,继而转身就往连部去了。

他的表现令人有稍许失望,特别是想看热闹和幸灾乐祸的的人。事实上,在尽兴回归的路上,兵甲不止一次对姑娘说起可能要被关“黑屋”的事,然而被爱情的蜜饯滋润得心花怒放的姑娘不知深浅,忿忿地说,关他们什么事?每言之此,兵甲只得报以苦笑。他想解释,但他知道以姑娘对部队的了解程度,就算浑身是嘴三天三夜也说不清楚。他的担心是必须的,尽管还怀揣一丝侥幸。但是,熟知条令条例的兵甲充分意料到后果的严重性后,反而平静了,并且全身心地,大无畏地,甚至诞生了杀了老子的头也就碗大个疤的豪迈激情陪着姑娘逛了一整天。这或许可称之为“破罐破摔”吧?

果然,从他得到通知向指导员报道的那时起,兵甲的担忧与现实发生的一切得到了印证,然而,又有出乎于他意料之外的事。指导员见到了他,一改往日的威严,显得非常平静,平静得仿佛是在问候顽皮晚归的小朋友。依兵甲的想象,指导员一定要对着他大发雷霆,火冒三丈,怒发冲冠。

指导员问:“回来了?”

“回来了!”兵甲挺直身板答道。

“知道为什么叫你吗?”

“知道!”

“那你说说怎么办?”

“不知道!”兵甲晃了晃身躯,左右交替垫了垫脚尖,斜下目光,不敢正视指导员。

指导员笑了起来:“装糊涂?”。

“是!”兵甲又挺直身板。

“那么证明你还是不糊涂!”指导员冷笑了几声。

“是!”。

指导员掏出香烟给兵甲递过来一支:“我已经收拾好房间了,知道吗?”。

兵甲抬手接过香烟递进嘴里,掏出火机为指导员点上,并又顺势为自己点燃,深吸一口,悠悠然吐出烟雾,接着说:“是!”,然后转身往门口走去。

“去哪里?”指导员又问道

“回班上收拾一下!”兵甲止住脚步回身答道。

“不用了!我已经准备好了。你先在我这里等着,一会儿有人来接你,你先把裤带鞋带解下来我帮你保管几天。”指导员说。

兵甲转回身,再把烟放回嘴上叼着,两手伸向裤腰,翘着嘴眯着眼,一边解裤带一边问道:“几天?”

指导员吐出一口烟雾:“这要看我心情来决定!”继而又感叹道:“TMD,这屋子很久没人住了,到处是蟑螂臭虫,还有副连长家属来队时在里面养过鸡,到处是鸡屎,长期没人认真打扫,虽然都干了没了当初的味儿,可还是害得我们瞎忙了一下午……我/操,你这待遇不低,还要老子亲自动手……噷噷……不过哩,成绩还是要肯定的,收掇收掇住上个把人还能凑合,就是那窗户小了点儿,又没安装电灯,大白日里关上门屋里黑黢黢的,你就凑合凑合着吧,住几天就习惯了”。

这时,门外传来一声报告。指导员中气十足的答道:“进来!”接着,门外鱼贯而入几个着装整齐戴着红袖箍的卫兵。

指导员指着兵甲对着几个卫兵吩咐道:“带他住进禁闭室!”突然又似乎想起了什么,转过头来问兵甲:“你吃了没?”

兵甲提着裤头晃了晃,答道:“还……还没吃!”。

指导员又对卫兵吩咐道:“叫炊事班长给他煮碗鸡蛋面送进去!……明白没有?”

众卫兵高声道:“明白!”。

兵甲捉着裤头,吧唧着没了鞋带敞开鞋口的解放鞋,在几个卫兵的簇拥下,低着头挪着步子沮丧地来到那小黑屋前,立定在门口。借助路灯的亮光他仔细地往里打量,屋子里早已铺好了铺盖,其他的一无所有。正在他提着裤子犹豫着欲进未进之时,一卫兵开口说道:“班长,你先进去坐哈,我去炊事班给你端面条来如何?”

兵甲转过头,望着说话的卫兵冷冷的答到:“嗯……,谢啦!”说完,迈腿拤过门槛,走了进去。随即,只听得屋门哐当一声关上了,整个屋子里黑的伸手不见五指,紧接着房门外稀里哗啦传来一阵上锁的声音。

兵甲在黑暗里定了定神,摸索着在床沿边坐下。这时,他才真正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在之前,他被动地感觉恍恍惚惚的好似云里雾里走了一遭。麻木的坐了半天,终于适应了黑暗,这时的他才觉到屋子里弥漫着一股怪味。嗅了嗅鼻子,他突然想起了姑娘跟他在公园梅园小径拐弯处拥抱时闻到的那股侵入他骨髓的幽香。黑暗中,兵甲抬腿靠在床上,闭上眼,把一天甚至刚跟姑娘相识的经历片段在大脑里回想了一遍。他突然想到今天跟姑娘临分手时她说的“发生什么事,立即告诉我”的话。想到这里,面对黑暗和目前的窘境,他由不得苦笑起来。他蠕动了一下喉结,睁开眼,发现门缝透入一丝亮光。他清了清嗓子,突然产生了想唱首歌的冲动。咳了咳,抬起头向墙角吐出一口痰,双手交叉置于脑后,靠着卷成一团的被子,在鼻子里哼出几句“战友战友亲如兄弟”歌词,最后觉得不过瘾,逐渐放开喉咙嚎了起来。

(待续)


本文内容于 2010-8-1 2:09:35 被王老兵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