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大林:苏联与德国的友谊是鲜血凝聚起来的

世界王牌 收藏 1 2439
导读: [img]http://pic2.itiexue.net/pics/2010_7_31_47330_11547330.jpg[/img]   二战前讽刺苏德关系的漫画   正如原来预计的那样,里宾特洛甫于1939年8月23日抵达莫斯科,并立即前往克里姆林宫。由于手里有希特勒尽快签署互不侵犯条约和一个补充秘密议定书的指令,所以帝国部长没有更多地讨价还价。事实上,他接受了苏联提出的主要条件,并且在当天晚上斯大林在场的情况下举行了隆重的签字仪式。所有这些程序连同来的晚宴一直持续到黎明时分。在这之后


斯大林:苏联与德国的友谊是鲜血凝聚起来的

二战前讽刺苏德关系的漫画



正如原来预计的那样,里宾特洛甫于1939年8月23日抵达莫斯科,并立即前往克里姆林宫。由于手里有希特勒尽快签署互不侵犯条约和一个补充秘密议定书的指令,所以帝国部长没有更多地讨价还价。事实上,他接受了苏联提出的主要条件,并且在当天晚上斯大林在场的情况下举行了隆重的签字仪式。所有这些程序连同来的晚宴一直持续到黎明时分。在这之后,里宾特洛甫才得以向希特勒通报自己出访大获成功。



这段时间里,元首一眼未合。他像笼中困兽一般,在自己波尔赫特斯塔根的别墅里走来走去,害怕相信一切会像他计划的那样。里宾特洛甫的沉默变得令他难以忍受。希特勒甚至对自己身边的人宣称,如果他的部长不能跟斯大林达成协议的话,他本人将立即前往莫斯科……



其时,在克里姆林宫,莫洛托夫与里宾特洛甫正在签署文件,盖章。服务生送来了香槟酒。大家相互恭维敬酒,碰杯的声音,微笑和笑话——所有这些使气氛越发热烈。在场的人们观看了现场举办的“第三帝国”首都新的宏伟建筑的设计方案展览。这些方案是元首所喜爱的建筑设计师阿尔伯特·施佩尔设计的,他是一位无与伦比的大师,善于制造各种震撼大众想象力的宏大建筑群和灯光效果。里宾特洛甫极其恭敬地解释说,这些建筑物的设计创意是元首亲自提出来的,他亲笔画的草图放在单独的展台上。



斯大林喜欢这个展览。这个展览跟他本人就“伟大成就”时期建筑的概念是相契合的。战后,根据斯大林的意愿,在莫斯科兴建了数座与斯佩尔的设想类似的高层建筑——同样的尖顶与圆柱。但是,更有象征意义的是,这些大楼基座所用的花岗岩取材自希特勒帝国办公厅的废墟……



为里宾特洛甫而设的晚宴在继续进行。热烈的谈话拉近了主宾。事后,向希特勒汇报这次宴会时,对“各族人民领袖”的好客大吃一惊的帝国部长大度地补充说:“斯大林与莫洛托夫可爱至极。我感到自己跟我们的老党员在一起。”



当然,有各种各样的党,可是这些党派的领袖们多么迅速地找到了共同语言!毫无疑问,这一夜斯大林拿出了自己全部的魅力。在这个“同志式”的气氛中,里宾特洛甫似乎无意躲避“反共产产国际条约”。他记得,莫洛托夫援引这个条约,认为这是跟苏联德国新关系不相容的。帝国部长对斯大林半开玩笑地说:“反共产国际条约产国际条约,实质上不是旨在反对苏联,而是西方国家。”



尽管这种论断十分荒唐,斯大林接口并用里宾特洛甫的腔调说:“反共产国际条约产国际条约实际上主要吓坏了伦敦和英国小店主。”帝国部长对这种出乎意外的意见一致所鼓舞,他赶快附和对方的意见说:“斯大林先生跟伦敦和英国的小店主们相比,受到的惊吓要小多了。”这次简短的交换意见成了一个特别的序曲,即导致了有关苏联加入“反共产国际条约产国际条约”——德国、意大利和日本不久签署的三国轴心协议——的谈判。


宴会在继续进行。斯大林为希特勒干杯。莫洛托夫宣布为里宾特洛甫以及舒伦堡干杯。大家一起为苏德关系的“新纪元”干杯。告别时,斯大林对帝国部长保证说:“苏联对待这个条约的态度非常认真。我发誓担保,苏联不会欺骗自己的伙伴……”



斯大林期待着从希特勒那儿得到同样的保证。在波兰远征结束,苏军与德军在1939年8月23日补充秘密议定书中划定的分界线相遇之后,有必要对新的情况签约。里宾特洛甫再次来到莫斯科。在这种情况下,只需要一个边界协定或者商定勘界线就完全足够了。但是,斯大林极力争取进一步发展跟德国的关系,走得更远。1939年9月28日,莫洛托夫与里宾特洛甫签署友好与边界条约,连带还有几个秘密议定书。第一个议定书中,规定双方不得允许“波兰的宣传”。这一条事实上促成了苏联与希特勒德国特务机构之间的合作。它们不仅仅交换有关“波兰宣传”的情报,而且都向对方交出许多各自想要的人。



到1941年夏,苏联特务机关向德国遣送了大约四千多人,其中许多是在苏联被捕并枪毙的德国共产党人的家属(在斯大林时期,苏联总共枪毙了242名德国共产党员,其中包括多位德共中央委员),以及在西方经济危机期间跑到苏联来的德国工人。这些人的大部分被盖世太保立即投入集中营,许多人在集中营饿死或者被枪毙。作为回报,纳粹向苏联遣送了内务人民委员会搜捕的人。第二个补充秘密议定书包含一个条款,根据这一条,对8月23日的秘密议定书的第一条进行了修改。当时,苏联的利益范围包括芬兰。现在,立陶宛也属于苏联的利益范围。同时,卢布林省全部和华沙省的一部分移交给德国,并对分界线作相应修改。此外还规定,德国与立陶宛之间现行经济关系将不受苏联在这个地区采取任何行动的干预。



又一次上了香槟酒。大家开始祝酒。斯大林毫不掩饰与希特勒新协议的满意之情。他说:“我知道,德国人民爱戴自己的元首。因此我想为他干杯。”当送来了标示刚刚协商好的德国领地与苏联之间边界线的地图之后,斯大林将地图在桌子上铺开,拿起一支大号蓝色铅笔,豪放地写上自己的大名,大笔一挥,盖过了新到手的领土——西白俄罗斯和西乌克兰。而里宾特洛甫则用斯大林的红铅笔签了名。



1989年,莫斯科围绕1939年8月23日秘密议定书发生了辩论,许多参加者不知何故却忽略了同一年,1939年9月28日的秘密议定书。这样发生了混乱,结果戈尔巴乔夫总统也被误导。在一次讲话中,他显然根据某些专家的意见,对8月23日议定书的真实性表示了怀疑,理由是当时的立陶宛属于德国利益范围,而边界与事实上形成的分界线并不吻合。如果那些专家看过9月28日的议定书的话,也就不会有这个令人惋惜的尴尬。


斯大林在克里姆林宫宴会上对希特勒的称赞,很快就有了回应。十二月下旬,元首电贺“各族人民领袖”六十岁生日。在电报中,希特勒“表达了对友好苏联的幸福与繁荣最良好的祝愿”。斯大林立即回电:“用鲜血凝聚起来的德国和苏联人民的友谊将会继续保持下去并得到巩固。”



“用鲜血凝聚起来的友谊”,这听上去很奇怪。是否指的是前不久波兰的事件,以及当红军与德军在预先约定的分界线相遇之后,在布列斯特以及其他城市举行的联合阅兵式上所展示的“战友情”?或者这暗示着苏军在芬兰雪原上的惨重损失?也可能,斯大林已经在考虑未来跟希特勒一起瓜分全球利益范围?



不能排除“各族人民领袖”的此类野心。当英法对德宣战之后,斯大林轻松地舒了一口气。现在,希特勒在西方陷入了长期的冲突之中。冲突可能延续数年。那么,即便德国最终取胜,它也将会被削弱,所以莫斯科将拥有前景广阔。“世界无产阶级革命”的条件也许会成熟。而现在最主要的,是保持跟德国现有的关系。斯大林一般要审核苏德合作之后派往柏林工作的人员名单。1940年12月,任命了塔斯社驻柏林分社的新主任,此人姓尤金。斯大林拒绝批准这个人选,并责备莫洛托夫说:“你们怎么能够推荐这个姓氏的人到德国工作。要知道尤金听起来像‘尤德’,德语里就是犹太人。”



莫洛托夫承认自己“疏忽了”,但解释说,这个人博学多才,教育背景良好,精通德语。这时,斯大林拿起自己大号蓝色铅笔,划掉“尤金”,然后写上了“菲里波夫”,甚至没有询问当事人的意见。此人终其一生都成了“菲里波夫”,后来官至苏联驻芬兰大使…… 1944年夏天,我国代表团要出发去华盛顿参加杜巴顿-奥克斯会议,临行之前斯大林将我们所有人请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嘱咐了几句话之后,他询问了英美代表团人员情况。当他得知,他们每个代表团里都有两三个陆军海军上将之后,说:“这么说,我们只有一个将军斯拉文,他能够应付过来的。罗基奥诺夫上校怎么着,要在英美将军面前‘立正’吗?” 莫洛托夫开始解释说,罗基奥诺夫上校在未来的会议上作用不小。



斯大林没有说话,把名单中的“上校”划掉,然后写上“海军上将”,甚至没有想到通知海军负责人。第二天早晨在机场上,我们看见罗基奥诺夫身穿崭新的海军上将军服。回到莫斯科之后,他继续做上将,后来被任命为苏联驻希腊大使。这并不是斯大林惟一的一次即兴发挥。纳粹军队闪电出击西欧,法国出乎意料被迅速打败,英军无力阻挡德军向英吉利海峡推进,以及从敦刻尔克仓惶撤退——所有这一切使斯大林不知所措,吓坏了他。他越发害怕跟德国发生冲突,愿意做出任何让步,以便讨好希特勒。德国的战争机器现在将走向何方?



1940年11月莫洛托夫的柏林之行似乎给了一个机会,试探纳粹领导人的意图。希特勒也明白,是什么事情让斯大林恐慌不安。他展开了一个广泛的假情报行动,以便让莫斯科信服,他正在积极准备入侵英伦三岛。希特勒在跟人民委员会谈时,正是要达到这个目标,所以他建议参加分割“英国的无主家产”,也就是由德国、意大利、日本和俄国分享英国的殖民地。希特勒言之凿凿,他表示,大不列颠马上就要被德国占领,这个大国将不复存在。同时,他提出一项建议,要苏联加入德国、意大利和日本于1940年9月27日,也就是莫洛托夫到达柏林一个半月之前签署的“三国轴心协议”。人民委员表现谨慎,没有被拖进来讨论希特勒提出的建议。他坚持要求德军从苏联边界撤走最近几个月不断增加的部队。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