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有图)哭笑不得:群毙中,小战友抢先开枪![蓝顿豪爵杯]

武警机动老兵 收藏 49 37859
导读:[face=黑体]题记:“[/face][B][/B]垫窝”——生在农村的娃都知道,如果家中的母猪产了崽,一窝崽中最后出来,最瘦弱、最抢不到奶吃、最被他的大哥大姐们欺负但最被主人精心照顾的那只最小的猪的称呼。在我们老家,一群亲戚中所有孩子中的那个最小的,就被引申的称为“垫窝”。 今天我要讲的故事,就是我们中队的那只“垫窝”小猪。“垫窝”的真实姓名叫*露,因为他的名字中有个“露”字,当年中队的一群兵们都叫他露露(垫窝不垫窝,由绰号就可知一斑了,呵呵)。当初我们中队到新兵营中选人时,都是挑的新兵中的训

题记:“垫窝”——生在农村的娃都知道,如果家中的母猪产了崽,一窝崽中最后出来,最瘦弱、最抢不到奶吃、最被他的大哥大姐们欺负但最被主人精心照顾的那只最小的猪的称呼。在我们老家,一群亲戚中所有孩子中的那个最小的,就被引申的称为“垫窝”。

今天我要讲的故事,就是我们中队的那只“垫窝”小猪。“垫窝”的真实姓名叫*露,因为他的名字中有个“露”字,当年中队的一群兵们都叫他露露(垫窝不垫窝,由绰号就可知一斑了,呵呵)。当初我们中队到新兵营中选人时,都是挑的新兵中的训练饺饺者,阴差阳错,也许是他站错了队罢,分到全支队里最苦的机动中队。为什么叫最苦,因为机动中队是全训单位,平时没有勤务,一天到晚训练——这对于一群刚刚结束新训的新兵来说,这才是最可怕的。

提着一个小包背着被子的我们被老兵们夹道欢迎入队时,每一个人心里都阴沉沉的,那个时候,我们并不相熟。队伍的后头,传来一个人的哭泣——这个人就是露露。队长是蒙古人,以后的绰号就叫“蒙古包”,这也是一茬一茬的老兵们传下来的绰号。哭泣声似乎可以传染,又有两个哭了起来——蒙古包的脸由欢笑转僵再转到和我们一样的阴沉沉,以后的欢迎讲话也因为他的阴沉沉而变得乏味,甚至给人一种走过场的感觉。

因为中队和新训营同在一个训练基地,在简单的安置后,新鲜感还没有过去,训练就开始了。通过一系列的队内考核后,按照强弱搭配的原则,军事素质还过得去的我和露露分到了同一个班。在一次冲凉时,我惊奇的发现:露露居然还没长毛儿!(以前发过一个贴子说自己是16岁入伍,曾引起过一阵争论,这里我大胆的说,露露顶多只有14岁!)经过半年炼狱样的强化训练,为什么叫炼狱,这里我只举一个例子:当年我是学校校运会800米的记录保持者,新兵营的5公里越野我是全营的前三名,(记得当时的最好成绩是16分多吧)就这样,在中队每天三次5公里六次400米、每星期三次10公里的体能训练后,我的小便拉出来都让自己吓死——全是红的,同时出现这一情况的还有好几个人,就这样,中队在让我们检查一番后,也仅仅安排全队休息了一天进行政治学习。经过这一番强化,大部分新兵们的自体素质有了长足进步,少数人与大多数的距离被拉开了,蒙古包咬牙切齿的叫道:“个别人的素质还要强化,不惜一切代价的要加小灶,脱皮掉肉也要跟上大家的训练进度,不能让这一粒老鼠屎,砸了我们总队先进中队的牌子!”——心照不宣,大家都明白,这个“老鼠屎”就是露露。想到他那光光的某个部位,我的心紧紧的缩了一下。

说实话,在这半年时间里,露露一塌糊涂的军事素质总是拖全班的后腿,让每次比武荣誉与我班无缘,让人生厌;但是,班里一些我们不愿意干的事,比如洗碗、扫地,还有一些诸如到小卖部跑腿之类的事,他每次都是笑呵呵的去干了;每次发津贴之后买的小零食、香烟之类的,基本就是全班平分了,从某些方面来说,经过这半年,我们大伙似乎也离不开他了。另外需要说明的是,他的床就在我的边上,在平分的那些等份中,我又要多享用一些——这也是十几年后,我仍对他念念不忘的原因之一吧。还有,每当我临到当夜班自卫哨时,我总是喜欢到他的床外边的窗户边上,学鬼叫,拿白纸挖两个洞蒙在脸上,用指甲划玻璃,吓得他是一下坐起,两眼惊恐的望着窗外,一次两次倒也罢了,他是屡试不爽,也因此让我越发的起劲,几乎每次站哨都不放过——当年的我们是如此的喜欢这些低级的恶作剧。

不管怎么说,全队乃至全班针对露露的强化训练还是开始了。五公里越野,别人是背枪,他的背上再加上一段重约40斤的木头;单杠引体,别人是做20个、30个就行,他的还要再在手上绑上背包带,再加吊杠半小时;蛙跳,别人完成,他的还要班长拿个树枝在背后抽。。。在露露的呲牙咧嘴和哭天叫地的嚎叫中,日子一天一天过去,在他基本能跟上大家的步伐时,一件意外发生了。

这是一个炎热的中午,在收操之后,大伙嚷着要照相,谁都想照出自己威风的一面,寄给家中的父母好友还有女朋友,显摆显摆,在大伙的强烈要求下,班长拿出自己的相机,来到训练场,就在400米障碍场的高板上,让大家一个个的跳下来,一个个的照相。我第一个跳下,班长咔嚓一声按下了快门。就在我还沉浸在跳下的感觉之中时,只听得身后一声惨叫!回头一看,露露捂着脚在地上打着滚,“哎哟”声不绝于耳。大伙七手八脚的抬到班里,仍然是叫声不断,蒙古包闻声赶来,气得当场给了班长一脚,赶紧送医院一检查:胫骨骨折了。露露就这样暂时离开了我们的生活,他到总队医院住院去了。

待露露伤愈出院,又一批新兵们分到中队,我们都成了老兵,有些人当上了副班长、班长,在重复前一年我们的故事中,再也没人来整露露了。这时的露露,已不是“垫窝”了,新的“垫窝”取代了他。现实中,我们谁也无法成为第二个许三多。而此时的露露,倒是拿班做势的当起了老兵——尽管老兵们都知道他的底细。他常常背起双手,不断的纠正新的“垫窝”的动作,在体能训练上,他拿出前一年他受过的那些东西给新兵们使用是不亦乐乎。但是很快,在训练间隙时的摔跤中,新兵们敢于向老兵挑战的,他是唯一的目标,新兵中敢于向老兵要烟抽的,他也是唯一的目标。

转眼到了3月份,中队要在外面集中执行一批勤务,在各县之间轮番执行一批枪决任务,这在当年,可是一批令人眼红的任务。坦白的说,我们没有多高的思想觉悟,谁也没想着去当“经典的红色枪手、为党为人民执行、代表政府来执法”——尽管在任务动员中指导员是这么说的。大多数人是奔着当主枪手的100块红包去的,100块对于每月只有四十多块的我们真的是一个好大的诱惑。人人争当枪手,个个举手报名,记得在某县一次要枪决11名,正副班长全部上,还有几个空缺,几个心理素质好的都轮上了,还差一个,举手之中,数露露最积极——蒙古包不知出于什么考虑,让他补了这个缺。这一补,又补出了让人啼笑皆非的故事来。

话说到了执行的这一天,11名人犯在地上是一字跪倒,随着蒙古包一声令下,主枪手就位,“装子弹”——大家换上实弹夹,咔嚓推上膛,露露没有出漏子;“就位”——走到人犯身后,用枪刺抵上人犯后背,露露也没有出漏子;蒙古包举起小红旗“预备——”“放”字还没出口,只听得“砰”的一声,露露出漏子了,11个人都没开枪,他开了!只见他的那个人犯倒在地上是不停的抽绰和哀叫,小手指粗的血柱喷起两寸多高,我们大家是面面相窥,不知是开还是不开枪;蒙古包放下小红旗走到露露身边,我估计当时蒙古包的眼睛都绿了,一脚把露露踹了个趔趄,“下去!”露露连滚带爬的回到出发位置站好,蒙古包回到左侧的指挥位,再次举起小红旗,随着他的小红旗向下一挥,这次是大家同时开枪,10个人同时栽倒在地。此时回想,也没有心理学家来分析分析当时一同跪倒的另外10个人是怎么想的,总之,当时是一个哭笑不得的场面。。。

再后来,我们就象是千千万万的战友们一样,平平淡淡的渡过了三年的余下时光,有关于露露的记忆再也没有深刻的地方,平凡的他和平凡的我们一样,退伍后再也没有联系上,一转眼十几年过去了,我们依旧过着平凡的生活,日子就象水一样,无声无息的流走了,只是回忆,好象越来越清晰。人,就是这样,随着年龄的增长,总是爱沉浸于过去的往事中,哪怕是一点点平淡无奇的故事。

哥,老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就是这张照片,在我跳下后不到30秒,露露在同样的地方摔断了腿

================================================================================================

还记得你当年的战友吗?。为迎接八一建军节的到来,欢迎参加蓝顿豪爵杯“我的战友”军旅征文,将你和战友的酸甜苦乐一并写出来和大家分享有主题精制军表等你拿哦。

点击查看详情

陆军版面(点击进入)直接发帖参赛

本次活动由广州蓝顿豪爵钟表有限公司提供赞助。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解放军报军表类产品独家运营商,中国最专业军表品牌-蓝顿豪爵军表官网

咨询热线:400-883-8181

官网地址:http://www.1927-81.com/zh-CN/index.html

本文内容于 8/2/2010 6:16:29 PM 被小编N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7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