泽利科·拉日纳托维奇-----塞尔维亚的民族英雄

踏平草原100 收藏 0 908

泽利科·拉日纳托维奇(1952-2000):塞尔维亚人,他广为人知的绰号“阿尔坎”给南斯拉夫其他种族带来了一段痛苦的回忆。“阿尔坎”这个名字的由来,实际上是他在一本护照上使用过的假名。塞尔维亚人,1952年出生于斯洛文尼亚共和国卢布尔雅纳一个军官世家,他的父亲是南斯拉夫人民军空军的高级将领,在反法西斯战争期间参加了铁托元帅领导的共产党游击队。

1990年,东欧出现了激烈的社会大动荡和巨变,南斯拉夫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也面临解体。当时的阿尔坎在贝尔格莱德体育馆对面拥有一家商店。没过多久,他就把这家商店改造成一个戒备森严的活动中心,并发起成立了自己的政党民族主义政党——塞尔维亚统一党,随后又组建了一支准军事武装——塞尔维亚志愿卫队(老虎军团),这些人通常都是来自种族主义情绪强烈的前南斯拉夫人民军塞族老兵,受过严格训练,以残忍出名。这里面也包含了大量的刑事犯和渴望冒险的俄罗斯雇佣兵。

“老虎军团”是前南斯拉夫地区最具战斗力的同时也是最残忍的准军事部队。这支部队参加了1991年的克罗地亚与塞尔维亚的武装冲突以及1992—1995年的波斯尼亚战争。西方列强指控阿尔坎及其领导下的“老虎军团”在这些战争以及随后的科索沃战争中,对南斯拉夫境内的克罗地亚人、穆斯林和阿尔巴尼亚人进行了“灭绝人性的种族大屠杀”。

这其中最血腥的一起屠杀事件即武科瓦尔医院屠杀案,1991年,南斯拉夫人民军攻占了克罗地亚重镇武科瓦尔,随后,阿尔坎和他的部队在当地医院挑选了250多名被认为是克罗地亚伤兵的男子,其中甚至包括医护人员,他们被送往一个荒地执行枪决。1992年间先后在波斯尼亚的三个城镇对数千名穆斯林居民进行了清洗和屠杀。“老虎军团”比受到纪律约束的正规军更加好战,阿尔坎曾经公开嘲笑南斯拉夫人民军是“一群穿着华丽制服的稻草人”。

在担任政治家以前,他还是巴尔干地区黑社会一个最强有力的人物,阿尔坎第一次蹲监狱时才17岁。自青年时代起就开始在欧洲开始的自己的冒险生涯,他被控的罪行包括在瑞士、比利时、荷兰、德国、意大利等国制造了多起银行抢劫案。70年代他曾至少两次被关进监狱,但是两次都成功地越狱逃跑。在整个70年代与80年代,他一直被国际刑警组织追捕。回到南斯拉夫后,东欧地区的政治局势动荡给了这个野心家一个机会,他很快就经营着一个组织严密的犯罪团伙,在巴尔干地区从事走私毒品、烈酒、枪支等勾当,他还从事黑市货币交易、石油走私和军火买卖,是塞尔维亚数一数二的富豪。他还是一个狂热的足球迷,曾经出任著名的贝尔格莱德红星足球俱乐部球迷协会会长,90年代出资收购了南斯拉夫的奥比利奇足球俱乐部。效力于意大利拉齐奥队的塞尔维亚后卫斯尼萨·米哈伊洛维奇是他的好友和崇拜者。

000年1月,意大利拉齐奥球队的种族主义份子在罗马的奥林匹克体育场的一场足球赛中,公开打出了墨索里尼和塞族武装分子阿尔坎的头像,以及“向老虎阿尔坎致敬”的标语。当时塞尔维亚后卫斯尼萨·米哈伊洛维奇在拉齐奥队效力。

他的妻子是塞尔维亚著名歌星和选美小姐斯威特拉娜(即著名的塞卡)。

1992年,阿尔坎成为塞尔维亚国会的议员。并成为南联盟派驻科索沃省的特别代表。在科索沃,阿尔坎以铁腕统治出名,他的这一强硬立场得到了米洛舍维奇总统的支持。走上政坛的阿尔坎同样是一个引起极大争议的人物:在塞尔维亚人眼里,他是维护民族利益的民族英雄;在阿尔巴尼亚人眼里,他是一个极端民族主义分子。在科索沃从政期间,他曾经直言不讳地告诉当地的阿尔巴尼亚人说:“如果你们不喜欢塞尔维亚的统治的话,那么就翻过山马上滚开这里,山那边就是阿尔巴尼亚!”

1997年,有美国和欧洲操纵的联合国海牙前南斯拉夫地区国际战争法庭通辑阿尔坎,说他犯有反人类罪行,其中包括在克罗地亚、波斯尼亚战争中杀害平民。德国政府以种族屠杀、抢劫银行和其他犯罪行为对其也发出了逮捕令。但是,国际战争法庭的这个起诉一直没有公开。直到1999年,北约发动对塞尔维亚发动侵略战争时才公布。英国广播公司评论说,此举目的显然在于阻止他帮助塞尔维亚同科索沃阿尔巴尼亚族打仗 。实际上,“老虎军团”以及另一民族主义武装集团“白鹰”一直活跃在科索沃南部的奥拉霍瓦克地区。那儿是被认为科索沃解放军的大本营。据说,如果南联盟军队想不战而胜对手的话,只需在当地中散布消息说:投降吧,否则阿尔坎的人要来收拾你们。那么科索沃解放军马上就逃之夭夭。

阿尔坎本人则一直否认参与了任何种族灭绝屠杀。他在接受CNN的一次采访时说,“我不会自动缴械的,因为我是一名战士。我将战斗到生命的最后一刻。我没有犯罪。”

2000年1月15日,阿尔坎在贝尔格莱德洲际饭店被不明身份的枪手打死。阿尔坎头部中弹,现场光是子弹壳就至少有38个。他当场死亡。他的脸部至少中了三枪,其中眼睛、眼睛旁边以及嘴巴全被打了个稀巴烂。直到今天,他的死仍然是一个未解之密。也许他从来不畏惧死亡,也许他更希望自己象个男人一样战死在战场上——但是他从来没有想到会已这样的结局来结束自己的一生。

当时的英国外交大臣库克是西方列强对此做出第一反应的高级官员。他说:“我对此并不感到奇怪,他活着始终同暴力相连,因此,死也同暴力相连。他在屠杀平民方面有罪,并因此发了财。因此,我们感到遗憾,他死了,他再也不能到海牙国际法庭受审了。”

随后,CNN以醒目标题刊登了当时的美国国务卿奥尔布莱特的反应:我们对阿尔坎的死并不感到满足,因为他逃脱了国际法庭的审判,他本应受到正义的审判。

——所有这些带有严重倾向的迫不及待表态——出自西方列强令人感到滑稽——因为正是这些高叫“民主、自由、人权”的帝国主义者——曾经资助过从蒋介石到阮文绍、从奥古斯特·皮诺切特军政府到希腊校官集团、从南非种族主义政权到犹太复国主义实体等等形形色色严重侵犯人权的右翼反动政权——事实上,真正的“民主、自由、人权”在他们来说仅仅是供自己利用的筹码。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