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家顾海兵教授的军事改革五点建言

军事改革五点建言

作者: 顾海兵

2010-07-29 08:58:44

来源:南方周末

相关新闻


点击观看幻灯图集


赛场大兵



标签

军事改革 已有评论14条

发表评论

收藏

推荐给

打印

字体:大 中 小

中国的军事改革(军事制度或军事体制改革)已经较为急迫,脱离了军事改革,中国的很多军事问题、经济问题、社会问题均难以解决。

中国的改革由经济改革开始,三十多年后的今天,社会上下普遍认为中国的其他改革滞后了。全面改革如何改,众说纷纭。我的思路是:不怕慢、就怕站,循序渐进,局部突破,先易后难,注重可行性、可操作性,水滴石穿。由此,我以为,现在到了全社会(而不仅仅是军界内部)讨论中国军事改革的时候了。不同领域的改革是相互联系的,中国的军事改革(军事制度或军事体制改革)已经较为急迫,脱离了军事改革,中国的很多军事问题、经济问题、社会问题均难以解决。

在1950年左右,我国大概有军队550万,军费开支占国家财政支出的41%。而且当时是军管的体制,就是由军队来接管政权。比如说解放了天津、北平,就有天津军管会、北平军管会,由对应的军队领导做地方政府的领导,中央政府也大多如此,比如,陈毅元帅先后担任过上海市长、外交部长,选拔了部分军官担任驻外大使。

可以说,1949年新政权建立后的六十多年,虽然有近三十多年的改革,但中国的军事体制尚是量变,比如军队人数由1985年的400万减少到230万(不包括武警),增加了一个总装备部,减少了一些兵种等。在“文革”期间,军队甚至还接管了地方政权,规模达到600万。一直到1979年,中国都没有独立的民用航空,民航局由军委管,完全是军事化管理。

中国的军事改革内容很多,这里仅列出五条。


减少军队的指挥层级

目前中国军队的层级延续的大体还是60年前的体制,具体层级是:中央军委、大军区(过去的兵团)、军、师、团、营、连、排,而且是三三制,即大约是一个军区三个军(不包括省军区等)、一个军三个师、一个师三个团、一个团三个营等等。显然,这样的八个层级在通讯不发达的时代也许不算太多,但在网络化的21世纪,它确实太多了,必须扁平化管理(不仅仅只是目前增加实行军-旅-营体制集团军的数量)。一个上级至少可以管理20个以上的实体下级,比如,一个部可以管理20个厅局,一个大学可以管理20个学院等,过去的古罗马军队才只有三级:总部、军团(5000人)、百人队(80人左右)。中国军队的层级至少要缩短到只有5层甚至4层。如果保留大军区,则撤销军级,下面直接是师;师下面就是营,撤销团级;营下面直接是排,撤销连。或者,实行大军区、旅、营、排层级。

与此同时,一般以师为基本作战单位,采取基地形式。因为军队主要是对外的,不应该像以前内战那样搞分散,一个师就是一个基地(堡垒,不怕公开,允许参观),这就是基地化、专业化、现代化。我们的军队分布现在太分散,这里一个营,那里一个团,甚至什么地方还可能驻一个连、一个班,太分散,在信息化机械化时代没必要。


军官年轻化

现在军官的年龄总的来说偏老,这自然会影响战斗力。无论是与历史比、与预期寿命比,还是与全世界比,我们的军官年龄都偏大。军委领导到70,大军区司令到65,副司令到63,军长到60。军官年龄偏老跟级次太多有关,从排连营往上要走七八个层面、十四五个级次。而且每一个职级必须任职三年或以上。其实,人真正干大事、打天下、做成大事业的年龄多是35-40岁。虽然有个别例外,如里根72岁做总统,但大潮流是年轻化。所以年轻的奥巴马、年轻的卡梅伦成功了。这不是年龄歧视,人的一生有上升期也有下降期。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五十知天命。干到大军区都六十以上了,确实年龄偏大。


征兵与军官转业应市场化

我国是市场经济体制,计划经济下的很多制度必须改革。按照我国的人口数量,尤其在世界主流是和平的大背景之下,义务兵役制可以基本退出舞台(特殊时期可以重新启用),志愿兵制不会存在兵源问题。

据我了解,多数地区想当兵的很多。当然,也有少数大城市的少数区(如北京的主城四区),更多的人不想当兵,需要地方给予更多的补贴。这就是计划兵役制带来的毛病,一方面是想当的当不上,一方面是不想当的非要当,结果是资金的浪费与资源的错乱配置。

征兵走市场,还可以扩大征兵(应该叫募兵)年龄,有些30-40岁的人也可以当兵,由此资源配置更加均衡。从总体看,当兵的直接与间接受益已经偏高,不应再提高了。

军人退伍,如果是兵或士官,基本是走市场,叫退役;如果是军官,则总体叫转业安置。有段时间曾经鼓励军官转业走市场(即给钱走人,或自谋职业)。但现状却是计划经济的色彩不变甚至更浓了,主要表现在依据级别分别处理。

本来,军队也只是社会上的一种职业,留在军队是需要,不留在军队也是需要。职业、职务本不应该分高低贵贱。战士干得好,干得时间长,完全可以超过军官。资源配置奔着官位走,这是不合适的。

当然,军官退伍转业,给一笔补贴是必要的,这正如失业救济一样。目前看,相对于其他行业,这笔补贴想要解决军官退伍后的所有经济问题,并不合适。

无论军官还是士兵,都是普通职业,不应有特别。人民教师重要,医生是天使,但没必捧到天上去。因为这是你选择的职业。市场经济下没有贵贱之分,只是供求比例、每个人的选择不一样而已。这个行业没人干,市场自然可以通过提高工资、提高福利来调节,如果这个行业想干的人多,则应该调低工资。奇怪的是,我们常常相反,公务员有那么多人考,为什么不降低其工资呢?

如果在军队干了10年、20年后,就要给予转业安排,那我们就不能没有这样的疑问:如果我在工厂干了20年,被解聘了,我要从事另一个行当,谁来为我安排?其实,军地也可以两用。比如在军队学了擒拿格斗转业可以做保安行业;武器玩熟了将来可以做机械工作;你是个营长,管人的,可以参加企业竞争,可以通过自己的能力继续管人,所以没有特殊的理由给特权。做国家公务员、到事业单位,就得参加公平竞争,没有理由特别安置。任何特别安置都是对他人权利的侵犯。

军官的这种转业安置是1949年战争体制延续下来的,当时是计划经济,所有人都是计划安排,也没有公务员这个概念。现在是市场经济了,一定要放到市场经济的大背景下考虑,任何职位都要公平竞争。共产党的官,就应该能上能下。


减少专职文体兵

现在的总部、大军区、军都有各自的专门文艺团体,而且数目不在少数。中国解放军有正规军230万左右,文工团到底有多少人?确切的人数无处可查,但从全国各军队歌舞团非常知名的演艺人员不下三四百人来看,我军的文艺军人不会少于万人,这里还不算体育兵。

部队延续内战时期的模式,几乎是一个社会,各种类型的文艺兵门类齐全,歌舞类、曲艺类、甚至作词家、作曲家、导演,可谓是应有尽有。在和平时期,用纳税人的钱养这么多艺人已经没有必要了。

文工团现在是待遇高、条件好,真正在基层演出的多是些基层部队战士组成的业余演出队。一些艺人还轻松成为文职将军。军队需要文娱活动,完全可以自娱自乐,没必要非得是专业团队,这得花多少纳税人的钱?比如有些制片厂,现在就没有必要存在了。当然,在1949年之前有存在价值,因为那时的共产党是地下状态,但现在是市场经济了,全社会的资源都可以为我所用。军队不能什么都自己干。就是需要文艺兵,比如三军仪仗队、军乐队,也应该规模不大。

军队医院大多数可以地方化。实际上,这些军队医院已经主要靠老百姓发展了。医院地方化之后,纳税人的钱可以省很多,现在不仅得给其补贴,而且还赚着地方的钱。另外,改革开放进行了三十多年,现在没必要再保持军队的体育系统,国旗护卫队也可以减少规模,军费的每一分钱都应该花在刀刃上。

此外,由于战争的胜利,我们的军队在1949年以后用了大量土地,现在市场经济了,不少军事土地是非军事使用。比如,北京城里大量的土地都是军队的,也许当初进城时军队的用地属于郊区,但现在经济发展了,许多军事土地已经成为黄金宝地。三十年前公主坟是郊区,但现在已经不是了,军队迁移出去才符合兵法。社会变化了,应与时俱进。


藏兵于民,破除社会军训花架子

现代工业,车间里用人越来越少,现代战争也一样,前线用人越来越少。美国的机器人已经开始执行任务,网络化部队已经成立,战场上不见人的趋势将来或会实现,美军、俄军还在继续裁减军人。因此,藏兵于民更加重要。这其中,社会军训非常重要。遗憾的是,诸如学校军训这样的社会军训,几乎是花架子。

从小学升入初中开始,初中、高中、大学,伴随着每一次的升学,学生都要军训一次,内容大同小异,只不过伴随着年龄的增长,训练的时间和强度稍有增加而已。这里暂不论每一次的军训都要取不菲的军训费、服装费、体检费、照相费等等。

通常军训都是在新学期开学前后的暑假进行的,军训大概为期10天左右。训练的内容有立正、稍息、齐步走、正步走、跑步走以及整理内务(叠豆腐块之类)。其中大部分时间是学习站军姿,而且一站就是一两个小时,即使有军体拳匕首操、射击等项目,那也主要是为了汇报表演。军训中应该学习的急救技能、游泳技能、防核辐射技能、射击技能、使用各种装备技能、反恐技能等该学的几乎没有学过,军训就是为了最后的检阅,检阅就是看正步走与花拳绣腿,这样的军训当然只能是人财物的浪费。

中国的军事改革面临很重的任务,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我是军外人,可能说错,但旁观者清;即使说错,也有价值,它会引发思考,从而使改革思路更科学。

(作者为中国人民大学教授)

[南方周末]本文网址:http://www.infzm.com/content/48269#commentlist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