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遭夺妻做汉奸:范文程为何不如吴三桂?

踏平草原100 收藏 14 4984

提起谁是最可恶的明末清初汉奸,千夫无不所指吴三桂范文程。这两个人虽然家庭出身、文化背景与生活阅历不同,但是他们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他们都怀有刻骨铭心的夺妻之恨。吴三桂因此“恸哭六军俱缟素,冲冠一怒为红颜”,不惜卖身投敌也要一报夺妻之仇,一雪夺妻之恨;而范文程却对夺妻之人不仅笑脸相迎,而且献计献策,帮助他们夺取自己的故国江山。二人同为汉奸,但对待家庭妻儿老小的态度上孰高孰低,不难立判高下。


“鼎湖当日弃人间,破敌收京下玉关,痛哭六军俱缟素,冲冠一怒为红颜!……妻子岂应关大计?英雄无奈是多情!全家白骨成灰土,一代红妆照汗青!君不见馆娃宫起鸳鸯宿,越女如花看不足。香径尘生鸟自啼,屉廊人去苔空绿!换羽移宫万里愁,珠歌翠舞古凉州。为君别唱吴宫曲,汉水东南日夜流!”这首清初著名文人吴梅村的长诗《圆圆曲》可谓说出了吴三桂面临夺妻之恨的愤怒和无奈,也说出了他卖身投敌的主要原因。当然,这并不能洗雪吴三桂汉奸的一生罪孽,但却为他争到了雪洗夺妻之恨的一世英名。


那么,范文程又是怎样卖身投敌,而成为满清的死心塌地的鹰犬的呢?


本来出身名门的范文程,是北宋一代名臣范仲淹的第十七世孙。他满腹韬略,是史上公认的“十大谋士”之一。这对于满清必然是有用之才,有功之臣,而对于大明,必然是最凶恶的敌人帮凶。因此,也有人说,他辅佐清初几代帝王,为满清开创帝业立下了不朽之功。而更多的人说,他是千古第一大汉奸。范文程一生历清四世而佐其三主,那么,在那个“满官”与“汉官”矛盾异常尖锐的清初时期,范文程凭什么能历经四朝而佐其三主?在那个明清皇权更迭的血雨腥风之中,他又为什么能始终稳居“大清第一文臣”之位呢?


范文程,字宪斗,祖籍江西,生于辽东。他的曾祖名范锪,曾任明朝兵部尚书。因其为人刚直不阿,受到当时的权臣严嵩的排挤,只好弃官离去。后来,他家族流落辽东盛京。据《清史稿》记载:“上伐明,取辽阳,度三岔攻西平,下广宁,文程皆在行间”。当年,努尔哈赤攻克入侵辽东,大肆掳掠,其“论功行赏,将所得人畜三十万散给众军,其降民编为一千户”。而范文程也在降民之列。由于范文程长得一表人才,引起了努尔哈赤注意,便招至席前问话。范文程机敏过人,深得努尔哈赤的喜欢,于是,努尔哈赤便将范文程分给了镶红旗。


但是,范文程并未受到努尔哈赤的重用,也没得到努尔哈赤的充分信任,他在一个不大不小的章京的位置上整整坐了年的冷板凳。章京就是那种级别很低的文书类办事员。这八年的时间里,范文程可以说是怀才不遇,相当寂寞。而正当他郁郁不得志之时,皇太极掌握了满清的军政大权,范文程的春天来到了。


天聪六年,即公元1632年,皇太极攻打林丹汗,占领了归化,也就是今天的呼和浩特,林丹汗却率众渡过黄河,向西逃走。后金几万大军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此时,范文程向皇太极献计,当乘明朝不备,进攻北京。皇太极依计而行,满载而归,士气大振。于是,皇太极对范文程的才学和谋略备加赞赏,他很快把范文程招到自己身边,让他参与了军国大政。范文程终于成为了皇太极的忠实御用智囊。


从此,范文程便走上了满清的终身鹰犬之路。皇太极执政时期制定的许多策略,不能说都是范文程一个人的智慧,但至少,他给皇太极出了不少有利于振兴壮大满清的主意。譬如,宁远大战之后,袁崇焕督师辽东,因整顿军备需要时间,袁崇焕便提出议和。范文程策动皇太极将计就计,提出以议和对议和以争取喘息的机会,并提出了征抚蒙古,恩抚朝鲜,招抚明将的策略,有力地扭转了不利局势。再如,皇太极执政之初权力不稳,范文程又针对四大贝勒共治国政所造成的权力分散的弊病提出具体解决方案,建立适应皇帝权力的政体制度,以利大权集中,政令通顺。还如,在袁崇焕做好充分准备即将攻打后金之时,范文程却向皇太极提出借道蒙古、绕过锦州宁远攻打北京的策略,使袁崇焕被动地回师北京,造成其引八旗军入关的假象,遭致杀身大祸。


范文程的死心塌地的卖身投靠让皇太极视之为心腹能人,不论人前人后,皇太极对范文程一律以“范章京”相称。皇太极不仅对“范章京”言听计从,而且每逢诸臣议事,若范文程不在场,皇太极必定先问:“范章京知否?”而每当群臣意见不一议事不决的时候,皇太极就说:“何不与范章京商议一下?”只有当众臣下说:“范文程已经同意。”皇太极才最后批准。崇德二年,即公元1637年,皇太极赐予范文程一等大臣的品级,此时的范文程俨然稳居清政权汉族文臣第一人的位置。然而,由于皇太极对范文程的封官加爵,也使范文程成为了明末清初的最大汉奸。


六年后,即崇德八年八月初九,皇太极突然驾崩,这对于范文程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形势急转直下,险恶万分。在八旗贵族内部各派激烈争斗的暂时妥协下,福临被推为满清新君,是为顺治皇帝。但是,八旗贵族的内部的斗争并没有停止。八月十六日,郡王阿达礼、贝子硕讬被以扰政乱国的叛逆罪处死,籍没其家。范文程原是硕讬的属下部员,便被拨入了镶黄旗。而此时已经逐渐做大的摄政王多尔衮的胞弟豫郡王多铎色胆包天,竟然抢夺了范文程漂亮的妻子,经过一番周折,才得到解决,诸王贝勒审实后,才决定罚多铎一千两银子,夺其十五个牛录。


尽管身遭故主被戮,爱妻险被夺走的双重危难,范文程依然卖身投靠不动摇,在满清入主中原这一紧急关头,献计献策,为满清政权鲸吞大明王朝的万里江山立下了不世之功。因此,顺治十一年八月,顺治皇帝特加封范文程为少保兼太子太保。而就在此时,范文程却急流勇退了。


公元1666年,即康熙五年。这年的八月庚戌,自称“大明骨大清肉”的一代汉奸范文程去世,终年七十岁。康熙皇帝为了表彰这个死心塌地、卖身投靠并为满清政权立下汗马功劳的“大清第一文臣”,不仅“亲为文”,而且赐葬于北京怀柔县之红螺山,立碑以纪其功绩。此后,康熙还亲笔题写“元辅高风”,以为范氏祠堂的横额。评价之高,让当时所有“汉官”望尘莫及。


范文程卖身投靠满清,虽说是踌躇满志,但无非是仰人鼻息,甘为下贱;说他韬略过人,更说明他卖国求荣,罪大恶极;面对夺妻之恨,虽说是顾全大局,但只能说明他死心踏地,甘当汉奸,其人品低下,可见一斑。吴三桂卖身投靠满清,站在民族大义上看,其固然可恨可恶,但在对待家庭妻儿老小的态度上无疑却高出范文程一筹。

1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