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战神传 第一卷中日第一次长沙会战 第三十三章山洞藏身

犍为李聚 收藏 2 16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4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41.html[/size][/URL] 在飞速变化的中国局势中,似乎任何确定都要被变化所取代,中国的局势变化引起了西方大国的注意。 自从丘吉尔和斯大林按下了中俄英战略同盟的按钮,苏英等国就严重关注中国局势变化,西方同盟政府要求本国驻华大使告诉中国国民政府,西方同盟政府希望看到一个稳定的中国局势。因为他们从中国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41.html



在飞速变化的中国局势中,似乎任何确定都要被变化所取代,中国的局势变化引起了西方大国的注意。

自从丘吉尔和斯大林按下了中俄英战略同盟的按钮,苏英等国就严重关注中国局势变化,西方同盟政府要求本国驻华大使告诉中国国民政府,西方同盟政府希望看到一个稳定的中国局势。因为他们从中国局势中闻到了一股令人不安的信息。

重庆国际大酒店国际会议厅:“大使先生,我们从国民政府获悉,国民政府和军事委员会至电新四军军部,要求他们出兵协助营救李聚,这分明是国共军队纷争的象征……。”英国驻华武官鲁尼上校说道。在大众之下鲁尼上校的话还言词谨情,还没有用国共战争爆发的字眼。

“不会吧,鲁尼上校你这是言词惊骇,你的话传出去,只会令中国局势加剧,令我们各国同盟不安。”苏联驻华武官斯拉夫反驳斥道。

“你们大家也知道,十月中旬国共军队在江苏黄桥地区的决战,就令世人瞩目,令我们同盟国痛心,只时十一月份长沙会战的军事大捷是暂时淹盖了这些阴霾。而这一次营救李聚的军事行动中,几十万国军屯结在湘江地区和皖南地区,为什么他们没有派出一兵一卒前去营救李聚,而是要求新四军这样做,这就不得不令我们深思。”英国驻华大使布鲁斯忧郁叹息道。

“而这时皖南的新四军部队正准备北渡长江,准备北上抗日,蒋介石政府在这时候要求新四军出兵营救李聚,这分明是假借李聚的事情,强借日军的手,消灭和削弱新四军这一支抗日力量。”英国驻华大使女秘书西西小姐分析道。

“你们英国方面的意思是,迟滞和削弱新四军的军事力量,说不定蒋介石在反延安的方面,蕴藏着更大的阴谋。”苏联驻华大使马林洛夫说道。

“所以我们最担心的就是这些事情,也是我们反法西斯同盟国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这会严重损害我们在亚太地区的利益。”

“这都是李聚惹的祸,对于这样一个同盟战友,我们对他是又爱又恨。”

“这关中国哥哥什么事,这都是蒋介石独裁者政府扩大他们的势力,想做的事。”波娃小姐一脸不高兴的说道。

“波娃小姐这样倾心中国丑哥哥,要不要我们给你牵线啊!”大家是一阵呵呵大笑。

最后西方盟国为了他们在亚太地区的军事战略利益,决定以国际抗盟的名义向新四军提供五十万巨额的药品,他们的这一举措是让蒋介石政府知道,西方盟国严重关注中国的局势,关注新四军。

我的双手抱着小宝,秀云大嫂是紧贴着我的身体,我们卷缩在这个隐蔽的小山洞,我们三个人在山洞里面是一动也不敢动,大气也是不敢出,整个空间好象只听见我和秀云大嫂的两颗心在“咚”“咚”地直跳。我们害怕自己一不小心的响声,落进了小日本鬼子的耳朵里。到时候我们就成了绳子上的蚂蚱跑不掉。

小日本鬼子在树林之中,在我们隐藏的洞穴外是不停地来回仔细地搜索,听到小鬼子的声音,我把一枝冲锋枪紧紧握在手里,腰间上还挂着几枚手榴弹,如果说我们一旦被小日本鬼子发现,我们就只有同他们决一死战,同归于尽……。

小日本鬼子手里的雪亮刺刀在我们身边的草丛里、树枝中插来插去,好几次从我们的身上掠过,我瞪大着一双眼睛,枪口一直对准洞口的小日本鬼子,我和秀云大嫂的心都提到咽喉管上啦!有时候小日本鬼子还帮我们的倒忙,他们一边搜索,一边推插树枝,正好又把我们的洞盖得更严实了。他们这个山头上搜索了半天,也没有发现这一个小山洞。由于小日本鬼子在这一山头上没有发现我们的踪影,他们只有失望地陆续相聚离去。

小日本鬼子离开了一个小时后,整个山林之中是一片宁静沉寂,只听到漫山遍野蟋蟀的叫声,但这时我们也不敢大声的出气和有所动作,因为有时候敌人也会来一个虚虚实实,他们故意高声喧哗喊走,其实是只走了一半,还留了一半在四处监守,就算他们有时候全走,也有可能对我们杀一个回马枪。

突然山林中间传来亲切的两声:“李将军,小日本鬼子走了,您快出来吧,我们赶快离开这里。”声音好象是游击队员肖石的声音,我想到虽然他两个人引开小日本鬼子,让我们度过难关,他们穿山越岭的,声音也不应该马上变得这样的阴沉沙哑,还有这个小山洞是他亲自带我们来到这里的,而小日本鬼子离我们又不远,肖石也不应该这样大声叫我们呀!他也应该直接到小山洞,带着我们离开……。

我看见秀云大嫂正要开口回答,由于我的双手抱着熟睡的小宝,为了阻止大嫂的出声,我只有把嘴巴伸过去,封住秀云的嘴。顿时秀云的脸色马上变得一片红润,她的脑袋马上想要后扬,让开我的嘴,但她这时候怎么也退不动啦,因为她的后脑勺已经抵着洞壁了,秀云大嫂只有腾出她的双手来推开我的头,她刚想要责备我。洞外传来一个汉奸走狗的声音说道;“太君,李聚他们绝对逃走啦!不可能还在这个山头,你叫我学游击队员肖石的声音,可是周围一点动静也没有,我们还是赶快往别的山头追吧。

”好险,如果不是我刚才“疑神疑鬼”的,多耍了一个心眼,恐怕现在我就成了川岛芳子的“老公”和她的枪下亡魂!

小宝这时醒来,看见我和他的妈妈脑袋撞在一起,他的一双小手把我和秀云的头紧贴在一起,我们刚要责备小宝,小宝用一只小手捂着嘴巴,一只手向我们摆手,又指着小山洞的外面。“意思是说妈妈、叔叔您们不要说话,外面可能还有小日本鬼子啊!小宝如此的“懂事”。我都不知道怎么样表扬他这个小不点儿!

我于是乘机把舌头伸进了秀云大嫂的嘴里,秀云大嫂只是象征性的作了一下挣扎,她马上变成一只温柔的绵羊,任由我摆布,我们的舌头交缠在一起……。小宝真聪明,他在我们的面前假装又沉睡起来,,但他的小手在我背上直搓,“意思是,叔叔……我好久没有看见妈妈这样开心啦!你要加把劲哦……!”

我的痛叫声打破了宁静的夜晚。“将军,您怎么啦!”秀云大嫂借着微弱的星光看见我的左手捂着伤口,指缝间流出血,她脸色绯红亲切地问道,可能是我和秀云亲亲了嘴,拉伤了伤口。

“没有什么秀云大嫂,是我的伤口在战斗中又裂开啦!我调息一下就会没有事的!”虽然有伤,我怎么会让孤儿寡妇为我担心。

“你的伤口都流血了,你还说没有事情,这样拖下去对身体不好。我马上出去为您找一点草药和野果吧。”我的心里顿时一股暖流升了起来,犹如春沫化九寒,情暖诚挚悦。

看到秀云大嫂执意要去,我只有叫她小心一点!“大嫂,你要小心一点。早去早回。”

中国三战区司令部:“孙司令,你们今天晚上喝酒怎么不叫我,你们也太不够朋友了吧!”一个穿中将制服的军官走到一群喝酒军官的面前说道。

“方师长,听到你被上官云相指挥官叫去了,我们今天晚上才没有叫上你,希望方师长见谅,那就请方师长坐下来,一起喝酒吧!”马上一名军官赶紧给这一个方师长挪出一个坐位。

孙司令是国民党忠义救国军纵队司令的孙城辉,而方师长就是国民党中央嫡系精锐部队四十师师长的方日英。

方日英右手上的筷子夹起一块糖醋脆皮鱼放在嘴里,他端起酒杯,喝下一口酒后,看到孙城辉他们一个个神采飞扬的神色说道:“孙司令,有什么好事,说出来也应该让我乐乐。”

孙城辉打了一个酒嗨,身体偏偏踹踹走到方日英的面前,醉呵呵对方日英说道:“方师长,你不知道李聚这一个小子帮了我们一个天大的忙,新四军出兵营救李聚,就耽搁新四军北渡长江的时间,这样我们皖南一线的军队就有更多的时间准备,我们才更有把握剿灭皖南的新四军。”

“新四军出兵湘东地区,他们与小日本鬼子斗过两败巨伤,在他们回皖南地区途中,我们就可以乘机消灭新四军”。

“你们简直就是在胡闹,你们这是听谁说的,蒋委员长已经下令,对于扰乱,煽惑、破坏民族统一抗日的言论,将受到军法重惩。”方日英指着他们的鼻子,一个个的痛骂道。

“方师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因为他们这一个皖南剿总指挥部就是为了消灭皖南新四军而专门设置的。

“这是委员长和军事委员会的命令,委员长要求我们协助新四军营救李聚。如果再从你们的口中说出消灭新四军,小心你们的脑袋瓜子。”

我在山洞里,双手抱着熟睡的小宝,心情是万分焦急的等待秀云大嫂的回来,时间是一分分的过去,我在山洞里是坐卧不安,一会儿在心里点着数,一会儿又在嘴里默数,一会儿又看看手上的时间,我在洞里是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心里念道:“大嫂,你千万不会出事吧,你千万不会落入到小日本鬼子的手中。”我的整个心都随着秀云而去了。

这时我的眼睛也在上眼皮打下眼皮了。我在迷惑中,好象听见山洞外有脚步声和触摸草丛的声音,我把眼睛一揉,马上持着冲锋枪在手上,枪口对准了洞口。如果说是小日本鬼子,我就一枪毙了他。其实我的心头希望的是秀云大嫂,洞口有掀草草,推树枝的响声了,我赶紧问道;“谁”。

“将军,我是秀云。”只见秀云大嫂的手里抱着一大包的野果和一捆山草药,我一看就知道草药是治伤用的,秀云是累的满头大汗,脸上和鼻子上还沾着一团团泥土。

“秀云大嫂,辛苦你啦!”我感动谢道。

“将军,我只是山里的一个村妇,什么也不懂,大伙都保护您,尊敬您,我也是跟着他们照着做。”对于秀云的情义,我是看在眼里,激动在心里。

秀云让我脱去身上的衣裳,我坐在洞口,她用山洞旁边的溪水给我慢慢地清洗伤口,然后秀云用石头把草草药捶烂,轻轻地给贴在我的伤口上。“将军,您的身上怎么有这么多的伤口。”秀云好奇问道。

“秀云,每一个伤口都代表一个故事,我一个一个说给你听!”

“想不到将军的每一个故事都惊险刺激,充满离奇。”

“如果大嫂喜欢听,我以后天天讲给你听。”

“我只是一个农村寡妇,目不识丁,外面的精彩世界离我们是太遥远了,对我来说就是“天方夜谭”。秀云自叹道。虽然秀云大嫂不识字,不知她的这一句“天方夜谭”是听谁说的,不过比喻还恰当,还有象她的大义的人,天下却少有,还懂得事非黑白和民族大义,要怪就怪旧世的中国不重视教育。才造成民族的贫穷落后,国残民白。因为一个国家和民族的强盛在于以教育为本。

想到我的出现连累了她们母子,为了弥补我的过错,我深情地握着秀云的双手说道:“秀云,我李聚对天发誓,只要我逃过此劫,李聚一定把你和小宝带往成都,给你们一个全新的生活,我要让小宝读书识字,让他成为一个对民族有用的人才。”

秀云大嫂是深情看着我,注视着我,她此时也不知道怎么表达她对我的谢意,对于她没有一个男人的女人,她也希望找一个男人的肩膀靠靠。

秀云坐在我的身边,把头靠在我的肩头上,我发觉她的脸色是越来越红润,我也听到她急喘的气息,我都快招架不住秀云火热的眼神,我是情不自禁地握着她的双手,才发现她的手心里是汗珠直冒。“将军……我。”听到她的娇柔的声音,我的双手搂着她的腰,把秀云紧紧地抱在胸前,她胸前的双座山峰压得我是喘不过气来。我把舌头轻轻敲开她的嘴,我们已经在开始放纵的亲吻,秀云的身体象“八爪鱼”似的紧贴在我的身上。秀云虽然是一个做了妈妈的女人,但她的乳房没有一点儿下垂,还是那样的丰满、高耸、滑弹。

我们经过激烈一阵的缠绵后,没有继续再做下去,其实我的内心早就想把秀云压在身下,她扶着我的身体,关切地对我说道:“将军,现在的情况是非常危险,我们要保持体力。”我也深深理解她的好意和大义,我抱着小宝,秀云的整个身体紧贴着我的后背,她的两座山峰弄得我是意乱情迷。我有几次差一点就翻身过去,与秀云颠莺倒凤。

想到我在中国民众的大力支持下,才能在这一个抗日战争时期度过了一个个的艰难困关,这一次由于我的出现,吸引了小日本侵略者的注意力,这样也能减轻中国其它地区的军事压力,想到我的身后有强大高耸的山峰作依托,我就一定能战胜小日本鬼子的围剿突出敌人的包围圈,回到美丽的成都市。山峰就是中国广大的抗日民众和有志之士。因为没有中华抗日群众的积极支持,没有与百姓生死与共的团结,也就没有我李聚在成都市、在小青山、在湘北大地的辉煌战绩,我的成功和功劳,包涵了亿万民众的心血和他们的付出,才有我的今天。所以说,一个人脱离了与自己生命息息相关的民众,就只会一事无成。

日军指挥官川岛芳子也懂得这一个道理,因为小小的日本能占领中华广阔的万里河山,不是她们日本人的强大,是中国人的内耗、自相残杀造成的。所以要攻克一个坚固的堡垒,只有从它们的内部瓦解,也最容易,也最省力,也最能见效,大日本帝国在东北推出溥仪、在南京推出汪精卫和中国大大小小的汉奸走狗为帝国卖命。帝国才能占领中国的广阔的土地。

日本侵略者也竭力利用中国的摇摆份子为他们提供军事情报,我这一次差一点落在小日本鬼子的手上,便是川岛芳子利用林德叶的一时贪图造成的。

“饭桶、你们全是饭桶……!”川岛芳子在作战室里向她两边的日本军官咆哮道。川岛芳子怎么不生气呢,日军三千多人在树林里,追踪李聚他们的声影,竟然把人追丢了。何况李聚他们总共才五个人,而五个人之中就有一个妇女和四、五岁的小孩子,战斗人员只有三个人,并在他们三千多日军的包围中消失,川岛芳子不生气才怪。是我的话,早也拍桌子,掀板凳的啦,来发泄内心的不满。

“川岛小姐,帝国军队由于地形不熟悉,加上天黑,我们在树林中也与李聚他们追踪了一天一夜,他们好象给我们在捉迷藏似的,但我们总是抓不住他们。我们只有用以夷致夷来对付李聚,利用中国人协助我们帝国军队捉拿犍为李聚。”小林参谋长看见川岛芳子是脸青碧黑的,只有硬着头皮,向她解释说道。小林参谋长只以为他昨晚和川岛芳子爽了一下,就可以站在她面前,大声说话。

川岛芳子正在为李聚的失踪而在气头上,听到小林参谋长开口,心里是气得更加愤怒。她想说:“本小姐花了两百美元从意大利米兰订做的丁字形内裤,本来是想穿起给我的“中国哥哥”李聚看的,却被你这个龟儿子的银枪腊头,给弄脏了,昨天晚上不但我损失了一条价格昂贵的内裤,还害得我是空欢喜一场,龟儿子还马不脸长的还说要量本小姐的深浅,一根小牙签也敢在我老娘的面前冒皮皮,打飞机。本小姐的丁字形内裤损失就从你的薪金里面扣。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在我的面前神气。我的李聚哥哥就比你强千百万倍……”。

川岛芳子相到这里,一声吼叫道:“赔我的内裤。”她挥起手中的指挥棒就打在小林参谋长的头上。打得小林参谋长是金星四冒,一声惨叫倒在地上。

川岛芳子身旁两边的军官看到小林参谋长在指挥棒下是惨不忍睹,一个个是幸灾乐祸的,也一个个笑得是勾腰驼背的,特别是川信佐夫笑得最厉害,其实他是在“恭喜”小林参谋长,“臭小子……你怎么去招惹川岛芳子这个母老虎,你没有本事,就不要自作聪明”。

“你们笑什么,看看你们成何体统,给我马上站好,你们给他一样,一个个球本事没有,在我的面前吹牛还差不多。”川岛芳子怒视他们几眼,破口大骂道,两边的军官们看到川岛芳子又在发神经,在B疯。一个个吓得马上立正站好,他们经过几天的相处,知道川岛芳子是一个反复无常的女人,害怕他们是无愿无故遭到川岛芳子的无情摧残。

川岛芳子定眼一看,突然之间怎么少了一个川信佐夫,她又没有看到川信佐夫出去。这时川岛芳子听到桌子下面有笑声,她是低头一看,看见川信佐夫在地上,笑得来是哈哈大笑,身体趴在地上,嘴巴还不停说道;“打得好,打得妙,打得龟儿子呱呱叫……。”

“川信佐夫,你在地上干什么。”川岛芳子拿出她的权威大怒道。

“川岛小姐,没有什么,我马上出去给你放洗澡水和给你铺床。”川信佐夫还有自知自明,懂得马上讨好川岛芳子,自从他降职后,他再也不敢对川岛芳子有非份之想,因为他想到,只有我们强过川岛芳子心中的完美情哥哥李聚,才有机会。我们只有消灭李聚,战胜他,我们才能得到川岛小姐的青睐和芳泽……。

川岛芳子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双眼看着身前的军用地图,她低头沉思默想。暗思道;“李聚他现在受了伤,外加上一个女人和孩子,他们的动作和速度再快,也快不过我们的视线啊,还有他们在树林里给我们帝国军队捉迷藏,他们为什么不直接甩掉我们,难道说他们是在掩饰什么,还是李聚他们有什么阴谋诡计。现在他们是突围,突围还是突围……,李聚不可能还有心思给我们一起玩捉迷藏。还是他们根本没有能力脱离我们的包围圈,是给我们帝国军队来了一招“声东击西”的计策”。

川岛芳子一掌拍在桌子上叫道:“对了,就是这样……!我们帝国军队中了李聚他们的调虎离山之计,是两个游击队吸引我们的注意力,引开我们的搜捕,好让李聚休养和逃走,”

川岛芳子一说到这里,她不由惊出一头冷汗。“中国哥哥,我差一点点又中了你的阴谋诡计。”川岛芳子不愧为日本的头号女间谍,一眼就识破了我们的计策。

“传我的命令下去,从现在开始,帝国的军队还是以林山村为中心点,方圆五十公里的范围内,给我层层设卡,从明天清晨六时开始,帝国军队在这一个地区展开地毯式搜山,直到我们抓到李聚为止。”川岛芳子向各联队命令道。

“嗨。”众军官垂头嗨道。

“川岛小姐,你不愧为我们大日本帝国一流的情报专家和杰出的指挥官。”川信佐夫这时候,走进来对川岛芳子恭维道。

川岛芳子马上怒视了他一眼。川信佐夫赶紧向她解释道;“川岛小姐,你的床,我早也铺好了,你可以安心就寝了,抓李聚的事,交给我们办就行了,我们保证完成任务。”

这时川岛芳子伸了伸她的懒腰,张开嘴巴,打了几下“喝嗨”,一双迷人的桃花眼,朝她身体两边军官是笑咪咪的,看着他们,但川岛芳子含情脉脉的样子,吓得她身边的军官是不停的后退。

“川岛小姐,我们还是抓李聚要紧,我们马上回去调兵遣将,完成帝国的重任。”一个个边说边跑,跑的比风还快。这些军官是害怕川岛芳子令他们跟她上床,因为在床上,被她一脚踢下床是小事,她还有性欲狂,虐待狂。川岛芳子看到军官一个个跑到疯快,想到她今天晚上只有吃自己了,不由咬牙切齿大声吼道;“李聚,**你。”

这些军官听到她的吼骂声,跑的更快,一个个还幸灾乐祸的,心里骂道:“这个疯婆子岂到没有操我们”。

他们心头却想说;“李聚大哥,您在那里啊,你赶快出现吧,赶快来降服这骚妇吧,只有你才能令她诚服于您,我们求求你啦!不然我们的性命将毁灭在她的手上。”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