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需提高警惕 中国周边国家都是虎视眈眈的“狼”


一、美帝和国内权贵官僚资本及其附属知识精英是当前最主要最凶险的敌人


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是我们面临困局时必须弄清楚的首要问题。


当今之世,美帝实为我华夏民族最为穷凶极恶的敌人。所有中国人必须认清这一点。中国与美帝的矛盾是全球结构性矛盾的极点和焦点。其斗争是霸权和反霸权、控制和反控制、掠夺和反掠夺、殖民和反殖民的斗争。这个斗争是殊死的、残酷的、长期的和不可调和的。



目前一部份权贵阶级因其极度贪腐激起国内人民的众怒,其所掌握的部份政权和天量个人财富已完全暴露于广大民众的仇恨之下。他们虽然目前尚能维持其体面和光鲜,但骨子里已倍感恐惧。他们正在加紧变卖国家资源和核心产业,尽快变现并转移至美国。一来是要在他们叛变逃跑之前积攒更多的金银细软,一来是要给他们将来投靠的主子多准备些见面大礼。美帝在他们眼里,就是他们的保护神和最后的救命恩人。所以他们极其卖力地鼓吹和附和“中美关系友好”论, “中美利益攸关”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中美利益不可分割”论。并正在努力建设一个所谓的“美中国”,力图将中国全面纳入美国的管控之下。这样他们就可以傍上一个永久维护其个人权力和财富的“大款”。虽然这样他们必然也会沦为美帝的奴才和傀儡。但总比被人民打倒,遭到人民清算要划算得多。这其实就是一条几千年来贪腐权贵必然卖国的铁律。


这帮以盗卖贱卖国家资源和核心产业投靠美帝的权贵及其附属资本家、知识精英同样是中华民族当下最为穷凶极恶的敌人。他们对民族所犯下的罪恶和造成的损害已大大超越了普通意义上的汉奸。


二、俄罗斯、日本和印度是中国现实和将来之强敌


霸占中国巨幅国土,并继续觑觎我纵深,期盼我国家分裂者均为中华之现实和将来之强敌。


其中俄罗斯是自鸦片战争以来在中国染指和得利最多的敌人。霸占华夏领土达160万平方公里,在近年中俄勘界条约生效后,几乎已成永久固定的现实。由于众所周知的地缘优势的原因,在今后可预见的一百年内,俄罗斯仍将是对中国威胁最大,掠夺最多的强敌。目前的普京政权虽然表现上也承受着美帝和北约的压力,但在防患中国和重新瓜分中国的问题上,他们与美帝有着完全的共识和高度的默契。


在现实的强敌中,日本是近代对中华民族造成创伤最为惨烈的国家;也是目前最为敌视中国崛起的民族。一旦被美帝怂恿,完成核武装后的日本将是中华民族的恶梦。其民族单纯团结和工业发达的优势将会成克制我华夏人民的巨大力量。


此外,核武装后的印度俨然已加入到中华现实强敌的行列之中。他们在美俄两个世界核霸主的怂恿和唆使下,仗着近年来的经济发展,越来越按捺不住向我叫骂挑战的冲动。面对这种靠静坐绝食“赶走”殖民者而倍感自傲自大的民族。本来我们不必在意。但当他拿着核弹在我们面前不停滋扰的时候,我们就不可能只把他当作苍蝇来驱赶那么简单了。


三、继满蒙之后:南北高丽有可能趁乱入主中原


在潜在的三流敌人中,南北高丽是应引起我华夏之民严重关注的民族和国家。北高丽一直在利用中国苟延其政权的殘喘,并靠中国的输血打气不停充实期杀人武库;南高丽则在利用中国大发横财,扩充市场。无论南北高丽如今如何敌对,但他们觑觎中国东北,建立包含中国大东北在内的统一的新高丽王国的梦想之火从来没有熄灭过。他们都在为这个梦想暗中蓄势,准备伺机而动。将来或许有一天,一旦中国陷入与美帝或上述三个现实强敌的战争并遭到失败,抑或中国出现内乱;他们便会立即象当年的满清,毫不犹豫杀入关内。凭着他们天然的汉文化基因和天然的地缘优势,他们极有可能趁华夏之乱,效蒙满之尤,入主中原,成为华夏另一个外族主宰者。


越南是当然的中国潜在的三流敌人。其对我华夏的损害不可能灾难性的,但对我们造成一定限度的伤害和遏制确是可能的。特别是当他与东盟沆瀣一气并全身心投靠美帝,危害我国南下水域黄金生命通道时,更是不得不防。


四、势利的逐利者:北约东盟和周边小国


当今的西方发达国家特别是北约成员国,他们看起来同美帝站在同一个阵营,但其实是势利的逐利者。其对中国黄祸的敌视态度是天然的,不可磨灭的。这一点我们必须有充分的认识。他们在美帝对中国的斗争和掠夺得势时,他们会蜂拥而上参与分赃,趁火打劫;当美帝消沉或失败时则会作鸟兽散;或者立刻变得笑脸相迎,亲热有加地凑上来同我们大谈生意和贸易。


势利的逐利者还包括东盟、外蒙及周边小国。当中国不能战胜或至少是不能有效抗衡美帝时,他们将会在中国失利或落败时参与哄抢。在中国抗衡美帝成功或取胜时,他们要么骑墙看戏,要么主动向中国纳贡称臣。


综上所述,美帝和其国内权贵资本及精英帮凶是中华民族目前最主要的敌人,也是中国当前社会的主要矛盾的主要方面。与他们的斗争是不可回避不可调和的。


俄罗斯、日本和印度为中国目前的现实强敌;与其矛盾虽非现实的主要矛盾和主要方面,短期内或在某个时期内是可以回避和可以调和的。但从长远看,仍然是不可回避和不可调和的。如果我们的战略得当,争取与其矛盾的暂时缓和,甚至达成以某种特定利益为基础的临时性合作,以便集中力量应对与美帝斗争是可能的。


与高丽越南等三流潜在敌人的矛盾是现实而且紧迫的,但不是主要矛盾或矛盾的主要方面。如果能快速有效地解决之, 将会大大促进主要矛盾的解决。大大缓解美帝目前咄咄逼人的压力。


对于骑墙观望的逐利者,则取决于我们对主要敌人的斗争成败和我们国际统一战线建设的成败。成功,会是我们朋友的一部份,失败,将会滑向敌人一边,或者成为敌人的帮凶,或为敌人喝彩。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