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恶务尽 正文 第二十一章

beifanggulang 收藏 0 1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6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61.html[/size][/URL] “嘟……”电话铃突然响了起来,陶凯旋抓起电话,道:“喂!我是陶凯旋……” 猛然间,陶凯旋的脸色变得凝重起来:“什么?!你他妈跑那种地方去干什么?是不是又管不住你裤兜子里那个玩意了?妈的!你早晚得死在女人的肚皮上!”说着,他的神色缓和了一些,道:“你必须得离开元州了!这样吧,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61.html


“嘟……”电话铃突然响了起来,陶凯旋抓起电话,道:“喂!我是陶凯旋……”

猛然间,陶凯旋的脸色变得凝重起来:“什么?!你他妈跑那种地方去干什么?是不是又管不住你裤兜子里那个玩意了?妈的!你早晚得死在女人的肚皮上!”说着,他的神色缓和了一些,道:“你必须得离开元州了!这样吧,你在老地方等着,我会派人给你送一笔钱,你拿到钱以后,有多远你就给我滚多远,千万不能再让那个警察找到你了!”说完,陶凯旋气急败坏地摔下了电话。

陶凯旋坐在椅子上想了想,拿起电话,说道:“你马上到我办公室来一趟,有个事交给你去办!对!马上!”

不一会儿,陶凯旋的办公室里来了一个戴着墨镜的男人,他穿着一件长风衣,头上戴着一顶太阳帽,长长的帽檐遮住了他大半长脸。

陶凯旋递给他一长纸条,道:“按照上面的地址,找到这个人,我不想再看见他了!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吧?”

那个神秘的男人默默地接过那长纸,看了一眼,然后把那张纸装进了怀里,转身走了出去。

陶凯旋如释重负地靠在椅背上,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上午九点多的时候,罗威从被窝里爬了起来,刚才孟庆忠给他打来是电话,让他到队里来一下,关于他要调到西郊派出所的事,魏兰田已经同意了。

简单地洗漱了一下,罗威赶紧来到了刑警队的办公室。

孟庆忠看着罗威,好半晌,才拍了拍他的肩膀,道:“罗威,到了基层,你要好好干,将来有机会,你还会回来的。”

罗威点了点头,道:“孟队,您放心,我会好好干的!我一定对得起我头顶上的警徽!”

西郊派出所里,萧建光对罗威说道:“欢迎你啊,罗威!这回咱们终于能够并肩战斗了!”

罗威道:“萧所长,我现在是你手下的兵了,以后你可要多关照啊!”

萧建光拍了拍罗威的肩膀,意味深长地说道:“罗威,你可别小看了咱们这些片警啊,有时候一些重案要案的线索还得需要咱们这些基层的片警来帮助调查啊!这样吧,你刚来,‘一条街’那边还没有什么动静,小胡已经在那里盯了好些日子了,你和他互相配合一下,其实蹲坑这活也很无聊的,你要坚持住哦!”

罗威点了点头,道:“放心吧!我知道怎么作!”

萧建光又道:“哦,罗威,还的个事,我已经给夏青青打过电话了。”

罗威忙道:“是吗?她怎么说?”

萧建光笑着说道:“瞧把你急得那个样!她能怎么说?她也不相信你会干那种事,可事实在那摆着呢,她的心里总得琢磨琢磨吧?不过,你放心,她会想明白的,剩下的事就靠你自己了!”

罗威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谢谢你啊!”

从萧建光的所长办公室里出来,罗威穿着便装来到了“发廊一条街”。

现在是上午十点多钟,可是这个一条街上的大多数店铺都关着门,只有少数几个理发店开门迎客。

罗威心里当然明白这是为什么,那些关着门的店铺到晚上才会开门,现在那些店主都在休息。

他按照萧建光说的那个地址来到了一家小卖部的门口。

店主是一个五十来岁的老汉,他见到罗威,连忙问道:“先生,买点什么?”

罗威想了想,道:“来一包烟吧!”说着从口袋里掏出钱夹,付了烟钱。

那个店主低声对罗威说道:“你是来找小胡的吧?”

罗威点了点头,递给老汉一支烟,道:“是啊,他怎么不在这儿?”

老汉神秘地说道:“看样子你和小胡不是太熟啊,他每天都是晚上才会来,你看看,白天这一条街上哪有什么人啊?他那个小摊也挣不了几个钱,可是他还得在这里坚持,为了生活嘛!现在他正在家里睡觉呢!”

罗威点了点头,转身离开了“发廊一条街”。


高本江站在窗前,眺望着眼前这座城市。

半年了,他这是回到元州后第一次回到自己在陶氏集团的办公室,这一段时间以来,他一直在为找到姐姐高姝玲的下落奔波,现在好了,那个田文彬终于有下落了,他可是个关键的人物,姐姐的失踪很可能跟他有关,大嘴鲨已经带人去找田文彬了,他相信用不了很久,姐姐高姝玲的失踪之谜就会真相大白了,想到这儿,他的心里莫名其妙地涌起一阵伤感:这么长时间了,姐姐很可能已经不在人世了!他一定要找到那个害死姐姐的凶手,为屈死的姐姐报仇!

忽然,放在办公桌上的电话铃响了起来,高本江看了看号码,是“刀疤”打来的。

“刀疤”在电话里兴奋地说道:“大哥!‘乔老虎’露面了!怎么办?”

高本江一愣,深思了一下,道:“你给我盯住了他!今天晚上,我要会会他!”

“刀疤”在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又道:“大哥,城北分局那边有动静了!我担心……”

高本江哼了一声,道:“你担心什么?甭管他们,告诉手下的弟兄们,这两天要有所准备,我估计咱们要有一次大的行动!”

“刀疤”道:“大哥,您不是说陶总有话吗……”

高本江不耐烦地说道:“少废话!让你咋办你就咋办!出了事也不用你担着!”

“刀疤”一听高本江发火了,忙不迭地应道:“是是!”随后就挂了电话。

高本江把电话放到了办公桌上,脸色有些凝重地叹了一口气。


罗威在街上转了转,中午的时候在一个小摊上吃了一碗米线,就在他结了帐要离开的时候,旁边两个人的对话引起了他的注意。

那是两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看样子好象是刚刚走出校园的大学生。

他们的面前放着一张当天的《元州日报》。

“今天应聘的情况怎么样啊?找到合适的工作了吗?”一个穿白色短袖衫的小伙子说道。

“唉!别提了,上午跑了好几家公司,都不适合我,早知道这样,不如昨天就在那家公司先干着了!”另一个穿黑色T恤的小伙子发着牢骚。

“这怨谁啊?还不是你自己好高骛远?咦,你看,乖乖,一千八百多万贷款不翼而飞!银行职员畏罪自杀!”白色短袖衫惊奇地叫道,“你没听见我说话吗?一千多万啊!”

罗威一下愣住了,他想起那天夏青青和他说起的那个银行信贷科长的事,他连忙走过去,对那个小伙子说道:“兄弟,能不能把你刚才说的那条新闻让我看看?”

那个小伙子看了看罗威,道:“怎么?你对这事也感兴趣?”说着,把报纸递给了罗威。

罗威看了一遍,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夏青青前天晚上说的是真事,那个信贷科长真的死了,不过却是自杀,而不是夏青青说的有人想对付他而下的杀手。

罗威把报纸还给了那个年轻人,转身掏出手机,拨通了夏青青的电话。

夏青青的电话却关机,罗威想了想,也许夏青青还在生他的气,他苦笑一下,拦了一辆出租车,向工商银行城北支行而去。


罗威在城北支行门口下了车,向银行里走去。

罗威来到信贷科外,办公室的门紧闭,他敲了敲门,里面没有动静,这时,过来一名银行职员,他看了看罗威,道:“你找谁?”

罗威想了想,道:“夏青青在吗?”

那个职员打量了一下罗威,道:“你是什么人?找夏青青有什么事吗?”

罗威道:“我是夏青青的男朋友,你能告诉我她去哪儿了吗?”

那个职员道:“她们科长家里出事了,她们办公室的人都去她们科长家了!”


走出银行的大门,罗威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刚要转身离开,手机却响了起来。

“喂!我是罗威,哦,萧所长?什么?有人找我?是谁啊?好,你让她等我一会儿,我马上到。”说着,罗威挂断了电话,钻进了路旁的一辆出租车。

萧建光给他打来电话,告诉罗威,夏青青正在西郊派出所等他。


到了西郊派出所,罗威见到了夏青青,道:“我刚去了你们单位,他们说你和同事们去那个肖科长家去了,怎么样?肖科长是怎么出事的?”

萧建光在一旁说道:“刚才城北分局刑警队的刘队长来了,他找你帮忙,他们的人手不够,市局也没有多余的警力,魏局说了,让他到基层的派出所调人,他来到这儿之后,我向他推荐了你,怎么样?去不去啊?”

罗威喜上眉梢,道:“那感情好了,什么时候去啊?”

萧建光向夏青青努了努嘴,道:“当然是越快越好了!”

罗威马上心领神会地点了点头,对夏青青道:“青青,那天晚上的事……”

夏青青道:“我今天来找你,不是来听你解释那天晚上的事的,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那个事吗?”说着,她小声说道:“肖科长并没有把那些资料发到我邮箱里,我担心,那些资料是被人抢走了,而且是在我们银行里!”

罗威一愣,道:“会有这种事?那这些人的胆子也太大了吧?”

夏青青道:“说来也怪,前天晚上肖科长并没有回家,昨天下午有人发现他在西郊墓地自杀了!是死在他的父亲墓前的,警察从他的口袋里发现了一封电脑打印的遗书。”

罗威的眉头蹙到了一起,前天夏青青刚和他说过有人要对付他们肖科长,第二天肖科长竟然自杀了,有这么巧的事儿吗?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