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地 正文 第七节报仇雪恨【8】

愤怒的炮手 收藏 9 6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68.html


第七节报仇雪恨[8]


董金山让区理收下人参,又让人找来纸笔,工工整整的药方写下,并仔细的说明了用药的要点,然后说道:“老夫人,承蒙老夫人赠药,金山不胜感激,今朝回去,待救活了徒儿,自当回来尽力为老太爷把脉治疗直至康复。”

老夫人道:“如此甚好。”继而对身边刘总管说道:“刘恕,饭菜可预备妥当。”

“老夫人。”刘总管答道:“已经准备妥当,只有入席,北平来的厨子可现做现上。”

“哦。”老夫人说道:“什么时候从北平请来厨子。”

“就在前几天他自荐来的,我试过吃过他做的菜,很好吃,就留下来了。可是那天老太爷生病,全府上下都慌乱不堪,就忘记了禀明老夫人,但这些日子你吃的菜肴都是他做的。”

“我说怎么这几天的菜式口味都变了,只不过这几天为了老爷子的病寝食难安,也没吃出好来,今天心情快愉,就让厨子多做几样,尝尝厨子手艺。”

“不可。”董金山说道:“我要回去给徒儿救命,不敢多耽误时间。”

“刘总管。”老夫人轻唤刘恕。

“老夫人有何吩咐。”

“备车,专等董师傅陪我吃完饭,送他回去。”

“是,老夫人。”

董金山无法,只得说道:“多谢老夫人盛情。”

“董师傅就不要客气了,如果我儿在家,自当摆下宴席,请些通县名人名流作陪,可是今日不能,只有等日后我儿回来,再请董师傅。”

董金山听完,诚惶诚恐,说道:“不敢,不敢,我即懂得雌黄之术,就当治病救人,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何况我与老太爷是忘年之交,自当尽力而为。何劳老夫人如此念念不忘,却让晚辈汗颜。”继而问道:“前线就那么紧张吗,非得劳动他的大驾,不在老太爷面前尽孝。”

“嗨。”老夫人叹息一声,说道:“我王家从孙中山先生建国开始,捐献了大量钱财给政府,奢望着国家能统一富强。可是北平失陷,国都南京陷落,让我们心寒。这次老爷病重前,也正是那小日本鬼子要抢占我们通县时,特别嘱咐我儿,当为国家效力,当为通县百姓效力。不允许我儿在鬼子未退之前或着自己未亡之前回来。可为抗战耗尽家财,在所不惜。”

董金山听完,心中佩服王家为国担忧,为国效力的决心,说道:“王家世代忠义,让金山如仰日月。”

这时,丫环春晓端来独参汤。

董金山说道:“参汤比那金子还要珍贵,要两个人服侍,免得滴落抛洒了。”

春晓答应:“是,董师傅。”

董金山说道:“现在老太爷一次吃不下那么多,需要精心,一次少许,至他吞咽不下为止,以后循序渐进,能够一次咽下小半碗,每日三次即可。再按我所给方剂添加其他药物煎熬,直至老太爷病消。”

“春晓明白,”

“春晓,你以后就专门为老爷熬药,春桃和你一起服侍。”老夫人吩咐。

“是。”两人回答,马上给老太爷服药。

老夫人说道:“只顾与董师傅说话,忘记了请师傅吃饭,请董师傅到前堂客厅用饭。”

董金山刚要说话,区理把包袱递给他,说道:“师傅,这包裹?”

“老夫人。”董金山接过包裹,对老夫人说道:“金山来到匆忙,没有好的东西奉上,只有一张白狐皮,往老夫人笑纳。”

老夫人听见,急忙说道:“董师傅何必客气,日后要来,空手也是王府的贵客,上上之宾。倒是白狐皮早让老婆子神往,此物极难得。你的礼物更是贵重,传说白狐都是经几百年修炼的仙狐,如此轻易得来,让老婆子欣喜。做个围脖,准让众人羡慕。”

董金山说道:“白狐极其稀少,但没有你所说的那么神奇,就好像白狐修仙一样。”

老夫人高兴的对刘总管说道:“你将白狐皮拿到省城找那最好毛皮匠给我做围脖。”

刘总管答道:“是,老夫人。现在饭菜已好,请董师傅入席。”

老夫人笑道:“董师傅,请入席。”

董金山说道:“老夫人先请。”


................................................

古县县城鬼子四门紧闭,城墙上很多鬼子严阵以待。

当天晚上,泸县县委书记秦文祥和王会长带领大量通县泸县的群众赶到古县,并且带来大量的粮食。古县也有很多人加入,群众不停的给部队做饭做菜,使整个部队在早晨都吃饱喝足。王会长可谓按父训,为打日寇,倾尽家产,在所不惜。

郑大龙、胡凤丹、范长江等人昨晚都为攻打古县绞尽脑汁,却不得要领,只得命令部队把守古县四周道路。忙碌到凌晨才睡觉休息。第二天早晨,早早起来,吃了早饭,又商议起来。

看见王会长忙碌的身影,郑大龙打断众人的话,说道:“你们看当地老百姓对我们多么的支持,对我们有多么大的热切希望,如果我们不能打下古县,怎么对得起老百姓对我们的大力支持。就这个王会长的支持,对我们来说,就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是啊,如果没有他,我们的部队恐怕要饿着肚子打仗了,哪能取得如此大的胜利。”胡凤丹赞道。

范长江说道:“如果我们不能打胜仗,真对不起这些百姓。”

尤勇说道:“当地的老百姓抗日热情很高,就拿前天晚上到昨天来说,通县、泸县两个县的百姓参军的就有一千多人。”

“是吗。”郑大龙说道:“可是他们没有经过训练,难以发挥作用。”

胡凤丹说道:“只是人多,就好像乌合之众,不能依靠他们。”

尤勇摇摇头说道:“他们虽然没有训练,参加过战斗,但是几乎都有武器,围攻古县,却可作为疑兵,那鬼子怎么能知道他们都是不是一个真正的兵。”

范长江听完,笑道:“还真是的,手里拿着枪,在鬼子眼里就是一个兵。我们只要他们当疑兵,不去冲锋打仗。也会给鬼子很多压力。”

“可以。”郑大龙说道:“士兵最好的训练场就是战场,只要这一次战斗过后,新兵就会变成老兵。”

胡凤丹笑道:“你们八路军有新兵可用,我们这些日子战斗频繁,减员很多,战斗力下降,不曾增加一个新兵。”

郑大龙听出他的弦外之音,对他说道:“胡将军,稍安勿躁,你我都是为了国家打仗,老兵新兵都是为了保家卫国,我与他们商量一下,看看是否能拨些新兵给你。”也是为了笼络住胡凤丹这棵目前还是最大的树。

“那就先谢谢了。”

郑大龙说道:“我们商议是党内的事,对你隐秘,请你莫怪。”

“无妨无妨,我们回避。”说完就离开,带着郭大宝邵林几个人,站在不远处等待。

郑大龙、范长江、尤勇还有张鲁几个人急忙商议。

张鲁抢先说道:“分兵给他们,那我们的补充。”

范长江说道:“现在我们要看大局,国军损失严重,急需补充,如果我们不给,势必会造成芥蒂,给日后合作造成很大影响。”

尤勇点点头说道:“是的,如果现在和他们不和,日后就难做了。”

范长江对尤勇问道:“你们共有多少新兵?”

尤勇回答道:“由于时间仓促,刚刚参加的新兵都没有登记,还有在来的路上加入的,准确的人数不详细,加上以前有登记的,新兵不少于一千五百人。”

“成就不错嘛。”郑大龙笑道:“泸县的工作很有成绩,口头表扬一次,日后形势稳定了,可在根据地通令嘉奖。”

尤勇笑道:“这都是秦文祥秦书记的功劳。”

郑大龙笑着对尤勇征求意见,说道:“敌后抗日根据地的建立,靠的是我们大家的力量,有你们这些地方上的大力帮助,主力部队才会强大起来。今天是特殊时期,就不开会研究了,我做主,你们泸县县大队和各个区队总共留下五百名新兵,其余的都补充到主力部队,你看如何?”

尤勇点点头,答道:“下级服从上级的命令,这个没得说我执行,但必须先和秦书记说一声,征求他的同意,毕竟泸县的 军政是他一手领导的,我也不能越过他就把新兵交给你们。”

“对,需要征得秦书记的同意。”郑大龙说道:“他很忙,和王会长一起为部队的饮食忙碌,到现在还没有见到他。你先去准备,把新兵集合,清点人数和武器,把主力部队要补充的新兵分出来,征得秦书记同意后,就马上补充,不能耽误很多时间。”

“是,我去准备,但是新兵虽然有武器,但是大部分都不会使用步枪,还有一部分是使用的火枪和鸟枪。”

郑大龙说道:“火枪和鸟枪就留给你们地方部队,主力部队绝不能使用那些枪,新兵没有训练,那是事实,补充后由部队训练。在战争中学习战争,是我们共产党人学会打仗获胜的法宝。战斗是训练战士的最佳场合,我相信,经过一战后,新兵就会是一名老兵。”

尤勇听完,立正敬礼后,离开,做他的事情去了。

郑大龙对范长江和张鲁说道:“现在,我们一下子能补充一千名新兵,是个好兆头。但是不能无视国军,你们看可以给他们多少新兵?”

张鲁心中不愿意,没有说话。

范长江说道:“人家部队和我们一起打击日寇,胡将军对我们的要求都是有求必应,帮助很大。我们不能从党派上看这个问题,而是要从抗日的大局上看待这个问题。如果能继续合作下去,他们我们不可少的朋友、友军。对于我们今后的发展,有至关重要的作用,为了显示我们共产党八路军的联合抗日、团结抗日、统一战线的主张,我看就把新兵一分为二,给他们补充五百。”

张鲁听见,不高兴的说道:“给他们五百,我们也只剩下五百了,我不同意。”

郑大龙点点头说道:“也太多了,一下子就少了一半。”

范长江说道:“你给少了,还会引起胡将军的反感。只有一半一半的,能说明我们的诚意,使他心存感激,日后才好合作。”

郑大龙点点头说道:“你说的有道理,虽然我们是共产党领导的部队,但是有一个国民党军队这棵树靠着,有他们这座山依着,对于我们发展大有好处。就这么决定了,给他们五百人。”

范长江点点头,算作同意。张鲁没有摇头也没有点头,也没有说话,心中是不高兴不同意的。

郑大龙看着他俩,命令道:“范长江,和新编团交接新兵的任务有你完成,张鲁新兵的战场训练任务由你完成。”

“是!”两个人一起回答完,各自准备完成自己的任务。

新兵补充极其麻烦,等补充分配完毕,已经到了中午。秦书记和王会长带领百姓又为部队准备了一顿很不错的饭菜,牛肉土豆和猪肉粉条,馒头,白面饼管吃,对于普通的老百姓和八路军战士来说,简直就是过年一样。

虽然部队得到补充,但是新兵都是没有经过训练的,而且在人数上并不占绝对的优势,这让郑大龙和胡凤丹等人一筹莫展,研究来研究去,都不得要领。只好派出一部分部队在各个要道把守和对其他鬼子可能增援的方向警戒侦察。

鬼子四门紧闭,城墙上很多鬼子严阵以待。

王会长看出端倪,心里明白部队是遇到了困难,就找到了正在开会的郑大龙和胡凤丹等人,问清情况。他问道:“郑司令,胡长官,不知你们遇到什么困扰,不能攻城?”

郑大龙对王会长的大力支持心存感激,见他来到,急忙上前和他握手,亲切的说道:“王会长,承蒙你的大力支持,部队连续胜利,战果斐然,令我们军人感激不尽,今番围城,困难很多。”

王会长急忙问道:“你们有什么困难,能否告知,也许我就会有解决的办法。”

胡凤丹说道:“已经劳烦您太多了,可是行军打仗的事,怎敢在劳烦你。”

王会长摇摇头,说道:“胡长官说错了,今天你我都是一家子人,都是中国人。都是为了打鬼子才认识,走到一起来,劳军是每一个中国人应做到事情,只不过是那个人做多做少。我有能力,就多做一点。那些百姓没有钱财粮食,但他们都有一颗为抗战热忱的心。在泸县时,我是花钱雇佣百姓采购菜米油盐,做饭做菜。现在全部是自愿的,你要说给钱,就好像是要杀他们一样,没有不拒绝的。我们每一个中国人都应该为抗战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如果我有解除各位长官困扰的能力,那就是我为了抗战胜利有多做了一件有益的事情。如果涉及到军事秘密,我就不便插言。”一番慷慨陈词,让在场的人都对王会长肃然起敬。

郑大龙小声问胡凤丹道:“说给他听,你有什么意见,说不定王会长还真有办法解决。”

胡凤丹点点头说道:“你说吧,不是什么秘密。”

郑大龙对王会长说道:“我们的部队现在围困古县有些牵强,没有足够的实力。现在是打,不可能取胜。不打,又担心百姓乡亲们的心理难以接受,影响到日后的抗战。”

王会长听完,思索一阵,说道:“就一点办法没有嘛?”

郑大龙说道:“除非有一支神兵天降到城里,打乱鬼子的部署,能够打开城门,才有胜利的希望。”

王会长继续问道:“我们围困鬼子,让他们出不来,多些时日,将他们困死。”

“也不行。”郑大龙说道:“现在附近各地的情况不知,如果鬼子有增援,就会造成被鬼子两面夹击的情况。”

王会长听完,眼含热泪的说道:“郑司令、胡长官和在座的各位长官,你们知道吗,从泸县通县到这里劳军的乡亲有多少吗,你们不知道,他们对军队抱有多大的希望。有的家老少全部出动,有的人抱来一只鸡,有的人抱来一只鸭子,有的人将家里不舍得吃的鸡蛋、鸭蛋、鹅蛋都拿来给你们吃,那是他们日常卖钱买油盐的。有的家什么也没有,就挑来水桶,不论你们有多远,都挑着一担水跟着你们,自己都不舍得喝,好留给你们解渴啊!你们要不打古县,劳军的一万百姓乡亲会怎么想。”

“啊!”在场的人都惊讶,都没想到通县泸县的老百姓为了打鬼子付出了这么多,牺牲了这么多,都感到震撼。

在场的的人都静默了。

很长时间,郑大龙对胡凤丹征求意见,说道:“胡将军,你看怎么办?”

胡凤丹也是个赤子丹心的人,把他的将军帽一把揪下,扔在地上,激动的说道:“还说什么,两县百姓对我们的热切希望,我们岂能有负与他们,只有拼死一搏,告慰百姓。”

郑大龙听见,点点头,说道:“这就需要慎密计划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