盟军“重水之战”新解:纳粹重水容器其实已掉包

wowow1972 收藏 1 602

从1942年开始,试图阻止纳粹德国核计划的盟军,对后者的重水工厂发动了连续打击,史称“重水之战”。然而与外界广泛流传的不同,德国的重水供应实际上并未因此彻底中断,相反还在国内秘密建设了备用生产设施。得益于这一连串应急方案,最后仍有部分宝贵的重水被德方运抵实验场所,对核武器研发至关重要的铀浓缩得以继续进行。


盟军瞄准挪威重水工厂


1940年9月底的一天,纳粹德国“铀项目”负责人保罗·哈特克从挪威首都奥斯陆出发,前往位于留坎(Rjukan)附近的诺什克水电公司。哈特克希望提升重水产量,挪威人同意了。次年2月,诺什克公司证实,它的设备在进行改造升级之后,到年底可以为德国生产并输送1吨重水,从第二年开始,每年交付的重水可达1.5吨。


鲜为人知的是,在德国本土开发制造重水的装置也在筹备之中。洛伊纳公司(Leuna Company)率先把目光投向这项新科技。1942年3月,该公司高管海因里希·比特费施,托人携带一份开价清单来同哈特克接洽,提议在洛伊纳公司制造一套浓缩设备和一种小型“热冷交换”实验装置,成本估算由德国最大化工企业——法本公司负责。就这样,德国军方与企业界之间关于重水生产的合作事宜被敲定了。


在此期间,挪威的重水工厂已经被列入盟军的打击名单。一支受伦敦派遣的爆破突击队奉命对其实施破坏,行动以灾难性的失败告终。英国人决定进行第二次打击,这回成功了,18个高浓缩电解槽被炸毁,1.5吨重水也流进了下水道。但与外界流传的不同,工厂并未因此彻底瘫痪,而是在6个星期后就重新投产,产量还有所增加。


就“铀项目”总体而言,这次打击却是个转折点。军方人员和科学家意识到,设在占领区的工厂无法得到充分有效的保护。作为挪威工厂股东的法本公司,对有可能遭到更多的袭击更是害怕得要死,这可是个涉及到钱的问题。因此,当保罗·哈特克竭尽全力希望延长“挪威重水”这台剧目的演出时间时,法本公司却不再甘心情愿地与他共舞了。


1943年9月底,法本公司与“铀俱乐部”的重水专家举行会商,经过修改的重水问题指导方针终于出台:在挪威的重水生产必须停止,成品将运回德国。


盖世太保暗施“掉包计”


“铀俱乐部”把全部赌注都压在了本国企业上,前文所述的两套试验装置已投入制造。而对盟军来说,最大的威胁仍非这些正在德国制造的设备,而是挪威的重水生产再次恢复,这也是盟军第三次打击诺什克水电厂的原因。


这回采用的是空袭方式,行动由美国曼哈顿计划”军方领导人莱斯利·格罗夫斯将军一手策划。1943年11月16日,180架轰炸机将炸弹投向这座工厂。由于投弹过于分散,重要设备仅遭到轻微损坏,但动力系统却受到了影响,工厂再度停产了。


1943年12月10日,法本公司与挪威方面达成协议,彻底关闭重水工厂,保存下来的产品要全部转移到德国。总计610公升的重水被分装在49个桶形容器内,通过铁路运抵廷湖(Tinnsjoe Lake)渡口,然后装上“水疗院”号火车摆渡轮。挪威抵抗组织看在眼里,决定将该船炸沉。1944年2月20日,摆渡轮在离开渡口45分钟后爆炸,26人死于非命,49个大桶也沉入湖底。只有极少几个满载重水的容器被德国士兵打捞上岸。


然而,关于打击挪威重水工厂和炸沉“水疗院”号的战果是否可靠,史学界存在争议。部分研究者怀疑,那些装满重水的容器依然完好无损。或许,盖世太保提前得到了警告,安排了其他输送路线。摆渡轮上的货物,其实只是一些装有碳酸钾碱液的桶。


启动应急方案亡羊补牢


现在,德国人只剩下惟一的选项了。鉴于空袭威胁,在本国境内另外建造大型重水生产设备似乎不太现实。因此,哈特克想要推动低浓度铀-235的生产,若以这种产品为目标,反应堆运行所需的重水不是太多,一套中型生产装置应该绰绰有余了。


人们寄希望于洛伊纳工厂的试验装置可以在短时间内启动。但是1944年7月28日,从天而降的致命打击使这里的实验室变成一片瓦砾,所取得的若干成果都要重新再来,主管海因里希·比特费施并不知道,许多设备装置再也造不出来了。


德国人仍没有放弃。8月11日,一支拆卸突击小队出现在挪威,将诺什克水电厂的18个蒸馏槽分拆运走。此外,9个新的蒸馏槽也在国内建成,同时还有一台从柏林达勒姆威廉皇帝物理研究所运来的交流发电机,以及他们装配的一套小型重水生产设备。3个月后,从挪威抢回的蒸馏槽安置到位,哈特克亲赴现场考察,以确认这套装置是否还能正常工作。


哈特克还到洛伊纳公司去了几趟,就一座利用普通水生产重水的蒸馏塔的建造给出建议。让他感到意外的是,这座蒸馏塔在短短几周之内就树立起来了。它位于比特菲尔德(Bitterfeld)附近,是在轰炸中幸存的主要剩余部分。1945年1月15日,24米高的实验装置投入运转。


这一连串应急方案多少发挥了亡羊补牢的作用。德国的重水之所以还未陷入彻底枯竭的境地,要归功于保罗·哈特克等人的努力。尽管如此,“铀项目”仍无法从盟军的持续打击中恢复元气。据估算,此时可被用于反应堆试验的重水,仅有区区2.5吨到2.7吨。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