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的精英-纳尔逊时代的英国皇家海军。

国军P-40战机 收藏 4 2551
导读:[img]http://pic2.itiexue.net/pics/2010_7_30_45872_11545872.jpg[/img] [B]霍拉肖·纳尔逊(1758-1805),英国海军上将,被誉为“英国皇家海军之魂”。[/B] 英国海上势力自16世纪末开始崛起,历经17、18世纪两百多年来与荷兰、西班牙、法国的竞争,终于取得领先地位。但是要直到拿破伦战争之后,才彻底取得霸权地位。这个时候英国海军的代表人物自非以特拉法加岬之役一举击败法西联合舰队的纳尔逊莫属,所以这个时代的英国海军通常也被称为纳

英国海上势力自16世纪末开始崛起,历经17、18世纪两百多年来与荷兰、西班牙、法国的竞争,终于取得领先地位。但是要直到拿破伦战争之后,才彻底取得霸权地位。这个时候英国海军的代表人物自非以特拉法加岬之役一举击败法西联合舰队的纳尔逊莫属,所以这个时代的英国海军通常也被称为纳尔逊时代。这个时代对世界海军也有相当地重要性,因为历经多年来的发展,许多英国海军的传统都是在这个时候确立的。而众所周知,英国海军对现代世界各国海军的发展有其不可忽视的影响力。因此,想要瞭解各国海军的传统,必须要先瞭解英国海军的传统;而想要瞭解英国海军传统,对于纳尔逊时代的英国海军的瞭解也将是不可或缺的。英国海军在纳尔逊时代第一次达到了高峰。当时的英国海军大小船舰共900多艘,总吨位860,990吨,27,800门大砲,共有151,572人,是当时世界上最大的海军,远远超出第二的法国海军和第三的西班牙海军的总和。英国海军对舰隻的分级如下,其他国家的分级大致上以英国马首是瞻。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霍拉肖·纳尔逊(1758-1805),英国海军上将,被誉为“英国皇家海军之魂”。


第一级(战舰)三层砲甲板、800-900人、100+门加农砲、底层砲甲板长约69公尺,载重量约2,000吨,建造成本约10万英镑、第二级(战舰)三层砲甲板、750人、底层砲甲板长约65公尺,90-98门加农砲、第三级(战舰)两层或三层砲甲板,490-720人,底层砲甲板长约50-55公尺,64-80门加农砲。这级战舰是英国海军主力,在所有战舰中数量最多,英国在1805年时,总共175艘战舰中,有147艘是第三级战舰、第四级(战舰)较为旧式的战舰,两层砲甲板,350人,50-56门砲,底层砲甲板长约50公尺,建造成本2万6千英镑、第五级(巡防舰)两层砲甲板,200-300人,26-44门砲,底层砲甲板长约43-50公尺,重500-850吨。这是各国海军中担负最多责任、也是最有机会表现的舰隻、第六级(侦防舰)单层砲甲板,150人,10-24门砲,甲板长42公尺,建造成本约1万英镑。以上都是三桅的舰隻,再下来的都是两桅的或单桅的辅助舰艇,如双桅砲舰(brig)、岸轰艇(bomb vessel)、火船(fireship)、巡逻艇(cutter)、砲船(gunboat)。这裡说的砲数当然都是只计算加农砲(cannon)而已,一般船上还会有其他类型的砲,像是大口径的短重砲(carronade),装在前桅楼的副砲(chaser)等等,以44门砲的「宪法」号来说,其实共有60门砲。在这些舰艇中,最受一般人瞩目的是前三级战舰,因为它们是构成舰队作战的主力。它们坚固的结构和厚实的橡木船身,是唯一能够承受敌舰重砲轰击的舰隻。而当它们高达70多公尺的桅杆上张满了白帆缓慢而优雅地出现在水平线上时,带给观看者的不仅仅是壮观的景象,更蕴含了这些舰隻背后的雄厚国力和荣耀。但在实际上,这些舰隻在战争期间绝少参与战斗,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外海编队巡曳,很少有与敌接触的机会。真正纵横大洋,担负起通商保护、追捕海盗、侦察敌情等等繁重任务的都是第五级的巡防舰和第六级的侦防舰。它们船体结构不如战舰般坚实,火力也远远不如,在舰队作战时只能担任前哨搜索的任务,一旦接战它们将不得不退出战场,因为它们轻薄的船身连战舰上重砲的一次舷侧排放都承受不了。但也因为其轻巧,在速度上有极大的优势,正好用于需要高速度和运动性的任务。这些船舰有时单独、有时编成二至三艘的小支队执行任务,不论是在非洲的河口、太平洋的环礁水区,处处都可以看到它们的身影。谈到这裡,顺便来谈谈当时的美国海军。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美国海军的起源当然是在独立战争时期开始,只不过他们势孤力单,根本打不过当时号称世界最大的英国海军。美国海军当时前后有50艘小型舰隻,除了一艘以外,其馀的都被英国海军捕获或击沉。但是通商破坏方面比较有成果,共派出了1600艘私捕船,前后捕获英国船隻1000艘左右。独立战争后,有一段时间美国海军都没有什麽经费造新船。到了1800年前后,美国商船在地中海域受到北非回教海盗的骚扰,国会拨款建造巡防舰队以保护航运。到了1812年英美再度爆发战争时,美国海军共有17艘舰隻,包括6艘大型巡防舰(44门砲的「总统」号、「合众国」号、「宪法」号;36门砲的「乞沙匹克」号、「星座」号、「国会」号)、1艘巡防舰(32门砲的「艾萨克斯」号)、2艘巡逻舰(28门砲的「亚当斯」号、24门砲的「约翰‧亚当斯」号)、3艘侦防舰(18门砲的「大黄蜂」号、「黄蜂」号和14门砲的「鹦鹉螺」号)、3艘双桅砲舰,另外有一些辅助性的沿岸砲船,合共15,300吨,442门大砲,5025人。美国海军在建造那六艘大型巡防舰时,就跟二战前的德国建造袖珍战舰一样,设计出较大的舰体,几乎要跟第三级战舰尺寸差不多,在舰身结构上相当坚固,但是却没有影响到航速。也由于结构坚固,所以它们配备的是24磅砲,而非一般标准的18磅砲。另外,美国海军使用铅皮做为药筒材质,不必在每发射一砲后用湿布擦洗砲膛内部(以免火药或丝质药袋燃烧后的残渣没有完全熄灭)。这加快了发射速度,美国海军的24磅砲可以维持每分钟3发的射速,英国海军的18磅砲可以维持每分钟2发的射速,如果是英国的24和32磅砲的话,每分钟只能发射1-1.5发砲弹。1812年战争中英美两国海军较量的结果各有损伤,也各有胜负,不过这对才开始建立海军的新国家来说,敢于挑战当时世界第一大的英国海军,还不时有胜利战报,可让其他国家看得又羡又妒。


在纳尔逊时代的英国海军中,一艘军舰的船长就像是个小皇帝一样,在船上有无上的权力。他可以决定手下的生死赏罚,基本上没有人会干涉他。即使是舰队司令或者是海军部,往往也不会干涉他管理船上的方式;仅有的极少数船长被惩罚的例子真是凤毛麟角。船长们通常都用严刑峻法来管理水手,任何轻微的小过错可能就会引来一顿鞭刑,鞭刑都是在全体船员面前公开执行,用的是所谓的九尾鞭(cat of 9 tails),一鞭打在背部就会让人痛不欲生,四五鞭可能就让人失去知觉──不过,没有昏迷受刑那麽好的事,失去知觉的话就会暂时停刑,等到用冷水泼醒后继续执行。情节严重如企图叛变等的话,这鞭刑要对全舰队展示(whiped around the fleet),用一艘小艇划着犯人到舰队中每隻船旁,水手全部集合到舷边观看,每艘船旁打25鞭。更严重如叛变或叛逃的则是绞刑伺候。担任船长是个很孤单的职位,他有无上的权力,同时也要负完全的责任。他每天都在自己的舱室内单独用餐,再也不能在军官室跟同伴喳呼;当他到后甲板上时,所有的军官会把靠上风的一边让给他,自己避到下风处来;即使他想跟下属军官交谈,也都要保持着正式的态度,下属对他也都儘量保持距离。相较之下,即使是在海上指挥支队或舰队的将军(admirals)们都没有他这麽孤单,他们手下都还有副官(flag captain和flag lieutenant)和秘书,还可以私下不拘形迹地交谈。在海上长期的孤单和压力,难怪造成许多船长都用刑罚来发洩;一些比较好的船长则往往养成了一些怪癖,例如养宠物,把猫狗鸟笼带上船并不稀奇,养一些珍禽异兽如狒狒、乳牛(当然是为了有鲜奶喝)也还可接受;有个船长在船上养了隻大象,大象还会用鼻子帮忙拉帆缆,那就太让人匪夷所思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在船长的阶级中,舰长(captain)是最重要的一个阶级,可以说相当于现代的海军上校。他们的薪水根据指挥的船隻大小而有差异,新升的舰长当然都是指挥较小的舰隻,但至少都有第六级的侦防舰(sloop)以上。他们这一级内晋升则是看所指挥的舰隻的大小,有功或者关係好的舰长可以被提昇去指挥较大的舰隻,不过一般说来还是看年资。同级舰隻一起行动而没有指定准将(commodore),则自动按照舰长年资排指挥次序。当然啦,也不是所有舰长都能分到船舰指挥,也有很多被认为较差的舰长或者运气不好被排挤的舰长无船可用,眼巴巴地待在岸上领半薪。舰长昇少将(rear-admiral)则完全看年资,所以只要活得够久,资深的将领们死光了或退休了,即使被乾晾在岸上十几年的舰长有朝一日也还是可以昇将军。当然了,这些废柴昇了将领后一样没有指挥权(所谓的黄旗将军,yellow admiral),不过将级的待遇很优厚,所以他们即使领半薪也可以过得很舒服。1816年时英国海军裡上、中将不计,单单少将就有75名,可没有那麽多指挥位置给他们坐。昇了将军后就等于是进入另一个阶级的特别俱乐部中,除了待遇优厚外,这些人形成了一个外人格格不入的小圈子,对海军内部事务有极大的影响力,特别是人事方面。晋了将级还有指挥权的则称为红旗、白旗、蓝旗将领,一样按照年资逐级递昇中将(vice admiral)、上将(full admiral),以及后来的大将(admiral of fleet),像纳尔逊缔造这麽大的战功,在死的时候也不过是中将。当了少将通常就能指挥海军支队(squadron)或军港设施,要指挥舰队(fleet)则需要至少是中将。所谓的准将(commodore)并不是个永久职务,是临时性对舰长的指派;当临时有需要组成或派遣海军支队,但没有适当将级人选时,则从该支队中指定一名资深舰长担任整个支队指挥之责,可以在桅杆上挂代表准将的长条旗。这个职位在任务完成后解除。


在舰长这一阶级之下还有副长(commander)也可担任船长,几乎都是指挥第六级的侦防舰(sloop),由于级职不上不下很尴尬,到了十九世纪中就全改成担任大型舰隻的副船长。尉官(lieutenant)也有担任船长的,不过指挥的一定都是双桅砲艇(brig)、岸轰艇(bomb vessel)之类辅助船隻。在舰长担任船长的舰隻上,视舰隻大小会配有一到多名尉官(lieutenant),在一级战舰(如纳尔逊的胜利号)上,尉官数目可能多达六名,第六级的侦防舰(sloop)上可能就只有一名尉官。这些尉官在舰上的排名也是按照升尉官的年资来算,所以在某一艘船上的大副(first lieutenant)调到另一艘船上可能就变成六副(6th lieutenant);也有可能从另一艘船调来的四副马上把原来的大副挤成二副。这排名的先后跟薪水奖金无关,但是跟晋升成副长或舰长的机会大大有关。由于尉官要昇副长或舰长比舰长昇少将还难,后者只要耐心等就行了,前者则要靠关係、名气、运气(重要程度依次递减)。所以没有关係的就要打名气,有了一点名头了,自然会有上级长官来认养这些「可造之材」,也才会搞到关係。而能打名气的机会就只有靠舰长在撰写作战或工作报告时附带一提,当然囉,这机会也得按年资排名下来,除了大副之外其他的尉官也都没什麽机会被提到。至于关係、名气两无的,只好纯靠运气。如果运气不错,船长在战斗中阵亡或负重伤,尉官临时接掌指挥权后又能有杰出表现取得胜利,多半就能被委任晋升为副长或舰长。当然囉,大部分时候大副接手的机会比较多;而舰长、大副、二副、一路到五副全挂了,让六副接管的可能性不能说是没有,只不过这种事如果真的发生的话,这六副运气也太好了,大概也不必在意舰长一职,直接去买彩票就可以富裕过一生!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谈到这裡,那麽,纳尔逊是三者中的哪一种呢?当然囉,他是靠───关係!别怀疑。他进海军当军官候补生(midshipman)时,介绍人是他的舅舅,当时是资深舰长,后来当到海军主计长。要不是有这麽好的关係,纳尔逊那能在18岁时就通过尉官考试,20岁就昇舰长?尉官以上在英国海军称为军官(officer),可以有指挥之权,也才被认为是绅士阶级(gentleman)。在军官之下,有一群专门技术人员,阶级在军官和士官之间。他们之中最高的是航海长(master),负责船隻航行的操控、测量位置、绘出航线等等,多半是在商船上有丰富经验的领航员来担任。他的地位仅次于尉官,但在待遇上是平起平坐。其下是船医(surgeon),再下来是主计长(purser),负责购置船上的补给品,另外也是水手们的福利社长,薪水不高,但是可以从福利社收入中贴补。最后是牧师(chaplain)。他们的地位待遇和军官类似,也在军官室和军官们一起用餐,但是不负指挥之责。再下来就是一些士官长级的,如操舵长(quartermaster)、帆缆长(boatswain)、枪砲长(gunner)、木匠,他们地位和军官候补生(midshipmen)类似,不和军官们一起用餐。操舵长除了掌舵外,还负责储存库的管理,以及食物饮料的发放。帆缆长除了维护调度帆缆外,他手下的帆缆士官(boatswain's mates)也担任管理水手的任务,手裡往往拿着一段绳头(暱名「启动器」 starter),对动作太慢的水手身上就是一鞭下去,「帮助」他们启动一下。枪砲长其实不管发砲,而是负责大砲的维修,作战时指挥发砲的还是尉官们。


军官候补生(midshipman)的位阶则比较模煳,他们多是未成年的少年,在军舰上实际学习航海和作战。这些少年通常都是中产阶级家庭的庶子,大约在13岁就上船担任军官的杂役,两年航海生活后,15岁时可以透过介绍人成为候补生,满20岁时就可以参加尉官考试。这些是规定,当然就有很多人想办法「规避」,例如虚报年龄,假造资历(名字登记在船上但实际上没有上船那麽久),前面说的纳尔逊18岁考过尉官,20岁升舰长就是一例。当然也有运气或关係不好的,他们可能头髮都灰了还是个候补生,怎麽样也考不过。虽然有些弊端,但是这个制度大体上还是好的。这些候补生从实际工作中学习,跟士官长、士官、以及水手们一起并肩工作,在桅杆上爬上爬下,在底舱中挥汗如雨,比较可以瞭解下层水手们的想法。当他们以后成为尉官、舰长、甚至将军时,这段经验会对他们的领导统御大有帮助。再下一级,也就是上面那些技术人员和士官长们的助手,如航海士官(master's mates)、帆缆士官(boatswain's mates)、枪砲士官(gunner's mates)等,算是士官阶级。其中最多的是枪砲士官,协助枪砲长维护检修大砲,他们下面又各分管砲组长(quartergunner),每个砲组长管四门砲。一艘战舰上可能有多达四名砲术士官,20到25名砲组长。再其下就是水手,又分老手(able seaman)、熟手(ordinary seaman)、和生手(landsman)。老手通常有多年经验,对航海很熟,薪水比较高,也能够上桅杆处理帆缆,熟手其次,而生手通常是刚抓来的,连上下左右都搞不清楚,薪水和地位都最低。当时的英国海军虽然号称使用徵兵制(conscription),其实根本没有制度。每艘船的船长在港口整备的时候就会派出抓伕队(press gang),四出抓伕(press),目标当然最好是水手,但是往往只要是四肢健全不痴不呆,即使完全没看过海的也都一起抓来。方法呢,用骗用拐用灌酒都可以,有时根本就是公然绑架。如果真的怎麽样都抓不足人,就到监狱裡去找囚犯充数。这也难怪船长们要用严刑峻法来管理水手,而水手们一有机会就会叛逃。甚至迟至半世纪后的1865年,当英国海军太平洋支队的旗舰「萨特雷治」号在旧金山入港时,都还有1/3的水手跳船叛逃。除了水手外,船上还有一群低层社会来的儿童或少年,多半是贫困家庭出身,到海军来溷口饭吃。他们平时替士官长和士官们当杂役,战斗时则负责到火药库搬运装药包到各砲,所以又称为「药猴儿」(powder monkey)。年纪稍大,他们自然可以成为熟手或老手,甚至升上士官或士官长,也算一个出身。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舰上每天作息分成每四小时一班,用沙漏计时,从中午12点开始,甲板钟敲8响,12点30分敲1响,1点钟敲2响,1点30分敲3享,依此类推到4点钟敲8响时就换班,然后重新开始。大部分水手分成两班,每轮值四小时,休息四小时,无分昼夜,但是为了有所变化,在下午4点到8点的班缩短成两个小时的两个班,所以每天每人轮值时间有所变化。下面是轮班时间:中班/午夜班(Middle, graveyard watch): 午夜至0400、早班(Morning): 0400至0800、上午班(Forenoon): 0800至1200、下午班(Afternoon): 1200至1600、第一狗班(First dog): 1600至1800、第二狗班(Second dog): 1800至2000、第一班(First): 2000至午夜。快到早上四点钟的时候,操舵长把下一班轮值的军官候补生、士官、和军官唤醒。然后帆缆长站在舱口吹「全体注意」哨,然后把左舷班(或右舷班)叫醒到甲板上点名。点名后换班,更换瞭望哨,测量船速,把结果记在记事板上。下班的水手回到下层甲板去睡觉。4点过后不久,木匠和帆缆长开始修理工作,厨师点燃炉火煮燕麦粥当早餐,把烤焦的麵包放在水裡煮当咖啡。5点钟时,当般的水手开始洗甲板,并且用一种浮石来把甲板磨得洁白光亮,然后用拖把水桶把甲板弄乾,同时也把舱面上所有金属(通常是铜)表面擦得发亮,有任何多馀的缆绳都要整理好盘成螺圈状。7点钟时,这些工作差不多完成,大副来到甲板上监督。在7点30分时,帆缆士官吹哨,「收吊床」。所有在低层甲板的水手把吊床收起,都到甲板上来把吊床绑在帆缆上。8点钟时,船长来到甲板上,视察过后,下令开始早餐,水手用餐时间约半个小时,之后换班。上午班的水手把需要清理的袋子和箱子从底层甲板搬上来清理,准备午餐食物,协助航海长重排储存舱裡物品的位置以改善船的航行重心,修理大砲等等。没有值班的水手可以睡觉、聊天或整理个人仪容。11点钟(钟敲六响)时,船长检查轮班的军官候补生的记事后,逐一听取枪砲长、主计长、帆缆长、木匠、军官和大副的报告。之后如果要执行惩罚,就把全船水手召集起来,帆缆长会准备好一个木架,把犯错的水手脱掉上衣绑在上面执行鞭刑。快到中午的时候,航海长、航海士官、还有军官候补生会来到甲板上,使用六分仪观察太阳高度,计算出船的纬度(这个时代海上经度还无法准确测量,必须用推算法)。准正午时,值勤军官向船长报告时间,然后甲板钟敲8响,帆缆长吹哨,「晚餐开始」。


晚餐(其实是午餐)通常一成不变,不是水煮的醃牛肉就是醃猪肉,配上冷豆汤,长虫的硬麵包(biscuit)和乳酪。原则上军官们吃的也一样,不过他们在上船前通常会自己掏腰包合资另外购买食物,要丰盛得多了。用完餐后,每名水手可以获得一份烈酒的配额,半品脱的兰姆酒溷上半品脱的水做成的饮料(称为gorg),这是很多水手赖以支撑过每天单调而艰困的海上生活的精神寄託。许多人宁愿被处鞭刑也不愿被扣发烈酒。如果是从英国本土出港还不到一个月内,每人每天还会配发一加仑的啤酒(一个月后啤酒就坏了),其他地方的舰队不太容易弄到啤酒。1点30分(钟敲三响),下午班的水手回到岗位上。不过船长或大副通常会在这个时候召集全体水手进行各种训练演习,包括消防、登船攻击防御法、操帆、砲术等等。下午4点钟时,换成狗班(dogwatches),各两个小时。这其间会再吃一次饭,然后配发另一份烈酒。日落前,船上陆战队的鼓手会打出「全体备战」的鼓号,全体水手就战斗位置。军官们各自检查自己负责的区域,有不合格的水手或者酒喝太多的水手(私底下烈酒配额当然可以交换,也可以拿来赌的)就会被记下名字或甚至上脚镣,等到第二天上午处置。一切就绪后,解除战备,水手们就从帆缆上把吊床解下来拿到舱底挂开来。晚上8点钟时,再次换班。下班的水手趁着午夜接班前赶快抢时间睡个几小时的觉。全船陷入寂静无声当中。午夜12点,第一班换上来。然后到清晨四点钟,又是一个轮替。如此日复一日,可以说是海上生活都是这麽单调。


本文内容于 2010-7-30 19:14:35 被国军P-40战机编辑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