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段时间中国将南海问题首度列为核心利益,预示着中国的南海战略将做出调整,中国的这一提法也在东南亚国家中引起注意,南海问题为何难解决,为何东南亚一些小国在南海如此猖狂和放肆,不顾中国多次警告践踏双方所倡导的“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原则,原因就在于美国在这些国家背后撑腰和作祟,中国将南海问题列为核心利益我想美国也从其中读出了中国的某种意图。


美国不会坐视不理,果不其然日前在越南河内举行的东盟地区论坛外长会议上,美国国务卿克林顿根据事先准备好的稿子,大谈南海与美国国家利益关系,大谈维护南海航行自由的重要性和紧迫性,大谈在南海问题上反对“胁迫”,反对使用武力或以武力相威胁云云。言辞中极尽挑拨中国与东盟国家的关系,这种貌似公允的讲话实际上是在攻击中国,是在给国际社会造成一种南海局势十分堪忧的迷象。造成中国现在在南海实行“地区霸权”的假象。


南海问题本无争议,因为根据史料和国际法中国对南海诸岛拥有不可争辩的主权,中国首次将南海问题列为核心利益并无不妥,因为领土主权一向是中国的核心利益,我们注意到这次美国国务卿在东盟地区外长会议上大谈在南海问题上反对“胁迫”,反对使用武力,言外之意就是中国现在对南海有争议的国家采用了胁迫和威逼的态势。真实情况是这样吗,显然不是,我们知道中国为了地区和平在南海问题上一直倡导“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原则,但是周边国家每年在南沙开采几千万砘石油,我们为了维护周边国家的友好关系,没有撕破脸用武力去制止他们。


而我们在南沙进行石油勘探却遭到周边国家的暴力阻挠和破坏而搁浅,至今我们还没在南沙挖出一滴油。面对如此局面,我们是不是应该反思当前的策略和作为,答案是肯定的,再开发上我们已经落后很多,造成每年如此庞大的国家利益被侵蚀,每年我国渔船在本国拥有主权的海域进行作业时无端遭受驱赶和武力制止时,我们的渔民只能望洋兴叹,南沙海域蕴藏巨大的渔业资源,这对中国来说也是巨大的经济损失。现在情况是“只允许他们开发勘探了500多亿吨储量石油,而不允许我们开发三沙市范围内的石油、天然气”,这又如何体现“共同开发”呢?


一些南海国家企图在南海问题上拉进国际势力,越南在南沙开采石油和西方公司合作开采,想把南海争议国际化,把西方国家的利益和越南在南沙的利益捆绑起来,再军事上周边一些国家也大动作不断,不断购置新的性能先进的作战舰艇和飞机。再政治上,有国家企图将南海争端推向国际化和联盟化,,美国在新加坡菲律宾等盟国的帮助下,加强了在南海的军事存在,并计划重返金兰湾,以抵进我近海边缘,问题是一段美军在南海的军事实力得到巩固和壮大后,中国以后如果再南海军事行动势必会受到美军牵制而大打折扣,同时在南海让美军打入一颗钉子对中国的国家安全也是一个很大的威胁。


面对这些严峻的局势,中国首度将南海问题列为核心利益显示中国的南海问题上可能有新的思维和动作来维护国家主权利益,中国的这一提法在东南亚国家引起了主意,但并未掀起多少涟漪,作为美国来讲为了维持美国的亚洲的霸权地位和遏制中国,美国必须挑起中国和周边的国家的不合,挑拨离间,美国从中渔翁,况且南海海域确实有着惊人的经济利益,战略上控制南海又可卡住中国运输咽喉,美国果然够狠。


当然这次美国国务卿在越南对中国率先发难缺并没有讨到什么便宜,中国杨洁篪外长在会上针对美国对中国的指责和挑拨作了针锋相对的反击,可以说是不卑不亢地回击了美国的阴谋,揭露了一些人推动南海问题国际化的图谋。美国没有没有想到,这次会议为中方提供了宣示南海问题主张的讲台。会后,10多位亚洲国家代表向中方表示祝贺。他们赞扬杨外长的讲话长了亚洲人的志气,为此感到骄傲。杨外长用“心”在讲使他们对南海问题及中国的政策有了更清晰的了解。可以说这次杨外长真的是让美国难堪了,美国这次“偷鸡不成蚀把米”。


以下附上杨外长的讲话:


杨洁篪说,首先要看看南海的形势到底是和平、稳定的,还是紧张的?在今天的讨论中,多数人说形势是和平的。在我同东盟国家以及其他国家的双边会谈中,大家都说现在没有任何威胁地区和平稳定的事态。


第二,南海问题是中国同东盟之间的问题吗?答案是否定的。中国和东盟一些国家有领土和海洋权益争议,是因为中国和他们是邻国。不能因为这些国家是东盟成员,就要说成是中国与东盟的争议。东盟中的非声索国对中方说,他们不是争议方,不愿站队,希望通过双边协商解决。


第三,本地区国家在南海问题上的共识是什么?共识就是通过友好协商和平解决争议,以维护南海和平稳定,维护睦邻友好。《南海各方行为宣言》(DOC)的精神就是要保持克制,不将南海问题国际化、多边化。不能罔顾一个事实,就是目前当事国讨论这个问题的磋商渠道已经存在,而且是畅通的。


第四,《南海各方行为宣言》的作用是什么?它的作用就是增进有关国家之间的互信,为最终解决争议创造有利条件和良好气氛。中国和东盟国家发表了《南海各方行为宣言》并已经有了联合工作组会议磋商,条件成熟的时候也可以举行高官会。


第五,南海地区国际航行自由和安全出问题了吗?显然没有。这个地区的国际贸易发展得很快,中国已成为本地区许多国家最大的贸易伙伴国。一些国家不能增加对华出口,不是因为航行自由受到阻碍,而是因为对高技术产品输出设置了高壁垒。


第六,在南海问题上谈“胁迫”用意何在?中国一贯主张国家不分大小一律平等。中国作为大国也有自己的合理关切,难道表达合理关切就是胁迫吗?这是说不通的。倒是南海非声索国对有人胁迫他们在南海问题上站队感到反感。


第七,将这个问题国际化、多边化会有什么后果?这只能使事情更糟,解决难度更大。国际实践表明,这类争议的最佳解决途径是争端当事国之间的直接双边谈判。亚洲在崛起,有了自己的尊严,亚洲国家能够平等相待,相互尊重,解决好彼此的关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