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啸九天1660(第一部) 正文 第三十四章:

ling9527 收藏 0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6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62.html[/size][/URL] 朱友琅从土伦的只言片语中得到一个信息,克伦族将会出现一次大规模的变乱,任何克伦人都将不可避免的被卷入进去,这次变乱的应该与安雅公主有很大的关系,或许变乱的矛头极可能是直接指向她的。 对于土伦的托付,朱友琅回答的含糊其词,这也是因为朱友琅意识到安雅公主是个大包袱的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62.html


朱友琅从土伦的只言片语中得到一个信息,克伦族将会出现一次大规模的变乱,任何克伦人都将不可避免的被卷入进去,这次变乱的应该与安雅公主有很大的关系,或许变乱的矛头极可能是直接指向她的。


对于土伦的托付,朱友琅回答的含糊其词,这也是因为朱友琅意识到安雅公主是个大包袱的原因,似他这种自身都难保的人,哪里还能接下这个烫手的山芋,到时候变乱者直接向自己要人怎么办?给还是不给?给的话就是失信于人,不给的话就可能挑起争端,他将来所要面对的敌人原本就难应付,如果再为自己树立个敌人,这岂不是自讨苦吃。


当朱友琅看到土伦一脸失望时,忍不住有些后悔自己的决绝,但此事事关重大他绝不会掉以轻心,而且土伦此人虽然表面上毫无心机,却是个深谋远虑的人,朱友琅原本还想利用他来壮大自己,反倒被他利用自己来为山寨避祸便是明证。


为此,朱友琅郁闷了很久,他想不到一个小小山寨的长老便能自己玩弄在股掌之中,虽然对自己有利无害,但也难免让朱友琅有些丧气,仅有的一些成就感犹如缅南晨曦时的浓雾,看似笼罩天地其势浩荡,太阳一出,便能轻易将它们驱散。


朱友琅歇息了一个时辰,便精神奕奕的领着从人与土伦一起查验山寨中的铁屑质量,山寨中的存量并不多,只是堪堪盛满了几十个箩筐,朱友琅断定,这些铁屑应该是某个裸露的原矿表层开采的,其中的杂质较多,对朱友琅的炼钢用处不大。


朱友琅随手将半把铁屑抛回箩筐,拍了拍手上沾染的铁屑灰对着土伦道:“这些铁屑我暂时没有用处,且将它放在山寨吧,什么时候想要时再说。”


朱友琅一边说一边可惜的摇了摇头,他这次来的目的原本是收购铁矿石的,虽然中间出了许多变数,也为他捞足了好处,但这时看到这些无用的铁屑,失望总是难免的。


一旁的土伦也暗自着急,这些铁屑是山寨赠送给朱友琅的,也算是还了朱友琅为他们驱逐野象和送来粮食的人情,想不到白送人家还不接,想来这铁屑也是实在不堪入目了。


朱友琅回转身对土伦道:“土伦大哥,这些铁屑是从哪来的?”


“就是那座山峰上,我们来时穿过的那个山涧处,离这里并不远。”


朱友琅点点头,继续问道:“那里还有这种矿石吗?”


“有的,方圆几里到处都是,只是开采不易,族人们只能在表层剥下一些铁屑来。”


朱友琅心里已有了计较,铁矿的开采在这个时代难度极大,特别是相对于这些缅甸土人来说要想将这些坚硬的物质敲碎更是难如登天,倒是明朝的火药技术纯熟,早已开了利用火药来炸碎开采的先河。


现今两个武器作坊已开始投入了运作,所耗费的钢料极多,而钢料生产的主要原材料便是生铁,有了这个铁矿想来足够作坊运转而不需要向外收购了。只是铁矿所处的位置险峻,运又成了麻烦,不过这是以后的问题,朱友琅打算去看看这座矿山再说。


“土伦大哥,这座铁矿对朱某至关重要,你带我去看看如何?”朱友琅道。


“好,我们现在就去,只有两个时辰的路程,我们正午就能到。”土伦一边说,一边已迈开了步子。


二人到了后寨门,沐剑铭已带着神机营一齐聚集到了朱友琅身边,朱友琅虽然不喜欢每次出门都要前呼后拥,但他们也是担心自己的安全,若是不许他们跟随想必会让更多人担心,反正也是闲来无事,朱友琅索性也不阻止,就当带着队伍踏青好了。


这时天已大亮,山寨在经过长夜的寂静之后焕发了生机,雅安公主正骑着白马带着一队侍从在寨中的空地上练习马术,缅甸山峰险峻,许多道路往往凹凸不平,所以马匹并不是这里的主要代步工具,雅安公主倒是马术娴熟,轻灵的身子在马上犹如青燕一般,许多原本不能过的缝隙都能瞬间穿梭而过。她身后的一干侍从则小跑着跟上,不断的欢呼着助威。


朱友琅远远眺望,只觉得那帮侍从犹如脑残一般,人家好好的在骑马,你们跟着后面屁颠屁颠的欢呼做什么?他突然心中一凛,缅甸这种山路崎岖的地方,这公主为什么偏偏要骑马?且马术如此娴熟,难道是防备什么?


这时所有人已整装待发,朱友琅正要下令开拔,只听到马蹄声越来越近,侧头望时便见雅安公主飞速的策马而来,犹如山崩地裂一般所冲向的目标竟是朱友琅。


“上箭,瞄准那白马。”一旁的沐剑铭已吓得一身冷汗,连忙大吼。


卡嚓,一道整齐的搭弦声响起,百名弩手已架起手弩对准了目标。没曾想雅安公主突然勒紧马缰,白马前蹄一扬,马头一偏竟生生的将身子顿住。


“好马术!”朱友琅不由得赞叹了一声,他虽然不懂的骑马,但雅安公主这般的手法却是第一次瞧见,忍不住赞叹了一句。


“喂,逃跑天子,你们要去哪里?”雅安仍旧蒙着面纱,似有恼怒的望了沐剑铭一眼,最后将目光落在朱友琅身上。


“回禀公主殿下,我带朱兄弟去后山转一转,那里有一处铁矿。”土伦不敢隐瞒,抢先答道。


“铁矿是什么?”雅安公主满眼的疑窦,转而将目光放在了土伦身上。


土伦道:“我们的刀剑就是铁矿打造的。”


雅安公主已扬起了鞭子,见几十把手弩对准着自己这才硬生生的没有挥出:“土伦,你好大的胆子,既然铁矿可以铸造刀剑,你为什么带汉人去,难道嫌我们克伦族的刀剑够多不需要铸造了吗?”


朱友琅忍俊不禁的听着二人的谈话,心想这公主倒也横蛮到了极点,不过转念一想,她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女过早少了父亲,身上背负着国仇家恨,又要面对那些觊觎她地位的部属也算是可怜,朱友琅不由得转而同情起她来,甚至暗暗后悔昨天夜里为什么不答应土伦的请求,好好的保护这个少女。


想到这里,朱友琅不由得笑了笑,心道自己什么时候居然多愁善感起来了,别人怎么样和自己有什么关系,雅安公主的确值得同情,可是谁又能同情自己呢?自己身处如此敏感尴尬的地位,自保尚有问题,又如何去做这种同情心泛滥的事。


朱友琅愣神的功夫,土伦已抚胸垂头对着雅安公主道:“公主殿下,铁矿开采极难,且克伦族缺乏锻造刀剑的匠人,倒不如直接向商人购买值当。”


雅安娇叱一声道:“他们汉人能开矿,我们土伦人为什么不能。”她一边说已如轻燕一般跃下了马,用马鞭拍了拍靴上的尘土道:“我也随你们去,我倒要看看,这铁矿如何难开采的。”


“公主殿下,后山山路险峻,恐怕……”土伦开口要劝,却很快被雅安止住道:“你不必说了,克伦族崇敬山神,如何还会害怕高山。”


她一面说,一面已迈开了步子,当先出了寨门,其余人无可奈何,个个紧随着她的脚步,只有沐剑铭一脸的不忿,凑到朱友琅耳边道:“皇上,她只是下国的公主,竟如此蛮横无礼,须知东吁灭国之前还是我大明属国,她如此不将皇上瞧在眼里,要不要末将去教训教训她?”


朱友琅白了他一眼道:“你是个大男人,何必要和女人计较,随她去吧,我们探查铁矿要紧,有些时候不必为了些小事大动干戈,大局为重。”


沐剑铭点了点头,护着朱友琅身后是浩浩荡荡的神机营战士和百名雅安公主的侍从,一干人竟有五百之多,蜿蜒着向后山前进。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