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啸九天1660(第一部) 正文 第三十三章:

ling9527 收藏 0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6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62.html[/size][/URL] 黎明,两百五十名精壮的克伦族汉子悄悄的集结完毕,趁着夜幕在几名朱友琅护卫的带领下离开了山寨,消失在山寨的后门。 这是朱友琅与土伦的协议,两百五十名克伦族人成为山地营的骨干,朱友琅打算再招募三百五十名汉人加入,整整六百人,全部配备手弩、钢刀,每日早晨的慢跑改为攀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62.html


黎明,两百五十名精壮的克伦族汉子悄悄的集结完毕,趁着夜幕在几名朱友琅护卫的带领下离开了山寨,消失在山寨的后门。


这是朱友琅与土伦的协议,两百五十名克伦族人成为山地营的骨干,朱友琅打算再招募三百五十名汉人加入,整整六百人,全部配备手弩、钢刀,每日早晨的慢跑改为攀山,上午仍是队列训练,下午则是在山林中训练弓弩射击,格斗之法,只是山地营的指挥使让朱友琅头疼不已,克伦族人惯于在穷山峻岭中穿梭,原本是指挥使最好的人选,只是朱友琅对克伦族仍然有着芥蒂,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朱友琅不得不防,所以安排一些克伦族人做中下级军官倒还可以,但这指挥使一职还是让汉人来的妥当,只是让谁来做这个指挥使呢?朱友琅暂时没有合适的人选。


不过山地营要想建立倒颇费周折,另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这些克伦族的语言问题,言语不通,反而容易制造事端,可是遗民中至今没有人能既通汉语又能精通缅语的人才,想到这里,朱友琅倒怀念起那个汉人通事周慕白来,这个家伙既贪财又倨傲,却是个精通两种语言的人才,这样的人若能拿来用上一段时间待培育出了一批人才再一脚把他踢的远远的岂不是痛快?


想归想,朱友琅却没有做这种美梦,人家攀上了缅王那棵大树,如何还会甘心巴巴的跑到自己这边来饱受颠沛流离之苦,望着山寨的后门人影渐渐消失,最后被一片漆黑的浓雾所替代,朱友琅这才转回身,一旁的土伦却是满脸的忧郁,对着朱友琅道:“朱兄弟,这样偷偷的把人送出去,若是被公主知道,定会大发雷霆,公主虽然并没有将你当作仇敌,但仍有戒心,哎!这虽然是我和长者们一起做出的决定,但终究隐瞒了公主,这个罪责恐怕是脱不了干系了。”


他顿了顿又道:“无奈山寨内既没有粮食,年青人又谋不到生路,总不成让他们永远被隔绝在这大山里,浑浑噩噩的就此过一辈子,单这两点,我便愿意将人送到你那里去,只盼你对他们好一些,不要因为一些小过而责罚他们。”


朱友琅叹了口气,在这个人命如草芥的时代,每一个人都在挣扎,每一个人都在抗争,自己如此,克伦人更是如此,土伦为山寨中的年青人找到了一条出路,可是自己呢?将来他所要面对的是一个庞大的帝国和数十万精锐的八旗大军,他们从小便生活在马背上,经历了无数次血与火的洗礼,所过之处,犹如狂风横扫落叶一般,而他只是一片落叶,却如何去和狂风抗争?


“土伦大哥,克伦族人为什么仇恨汉人?这其间的许多事朱某都不太明白,还盼你能够告诉我,或许将来朱某能够化解。”


“我们去寨外走走,边走边谈。”土伦拍了拍朱友琅的肩膀,二人慢慢跺着步子返身往前寨的寨门走去。


缅南多山靠海,所以晨曦时的雾气极重,朱友琅与土伦在寨外漫步,就连一米之外的景色都只瞧得隐隐约约的大概,土伦沉默半晌道:“我们东吁王室曾在三百年年前在缅南建立了东吁国,整整历经了两百五十年之后,被缅族与掸族的联军攻破了王都东吁,王都被毁为废墟,单王都东吁一城便有十七万克伦族人被屠灭,随后,远在土瓦城的东吁二王子阿耶达起兵复仇,被联军杀败,只能带着族人隐入森山。”


朱友琅道:“阿耶达恐怕就是雅安公主的父亲吧?”


“二王子是公主的祖父,二王子兵败之后在这连绵的大山中被七十三座克伦族山寨的长老推举为新一任的东吁王,可是没过几年,他便郁郁而终,接替他的是大王子阿德,阿德在位十一年,其间抵御了九次缅王的围剿,可惜的是他一直想有一个儿子来继承他的王位,偏偏却只生了一个雅安公主。”


朱友琅心中一凛,似乎想到了什么,最后还是将话头咽进了肚里。


“谁曾想到的是,一个自称是商人的汉人出现了,他告诉国王阿德,在中原有一种仙丹能够帮助他生出儿子,阿德轻信了他的话,将它待若上宾,谁知半个月后国王阿德离奇的而亡,据身边的侍卫说国王死时,面容漆黑,七窍也流着黑血,八成是吃了那汉人的仙丹所致。这还不算,当天夜里,又有一伙海盗在那汉人的带领下冲入国王的行在,血战一夜之后,整整屠戮了克伦族人六百余人,就连王后也被海盗们掳走,直到几天之后才在沙滩上发现她的尸体。”土伦说到这里时,朱友琅隐隐的听到土伦牙根的摩擦声,想来早已将此事引为奇耻大辱。


“好在雅安公主并不在国王身边,逃过一劫。从此之后,克伦族王室便一分为二,有二十三个山寨支持雅安公主继承王位,其余山寨则支持从各寨长老中推举。因此,整整吵闹了两年,大家谁也不服气谁,各寨便各行其事,有些山寨更是反目成仇老死不相往来。”土伦惋惜的叹了口气。


朱友琅眉头紧蹙,若真如土伦所说,自己虽然取信了土伦的山寨,但其余的山寨对汉人的忌讳莫深,要想轻易化解可就难了。


土伦见朱友琅不言,找了个干净的石头用袖子胡乱抹了一把,让朱友琅坐下之后,才自顾自的盘腿而坐:“朱兄弟,你是个金贵的人,现下克伦族四分五裂,土伦有几句话不知当说不当说。”


“我们自家兄弟,土伦大哥但讲无妨。”这几天的朝夕相处,朱友琅倒真有些拿土伦当大哥的意思,他来到这个世界举目无亲,属下们一见着他又是跪拜就是胆战心惊,比说兄弟,就连朋友都不可能,倒是这个土伦与自己没有任何利益的冲突,朱友琅虽然有利用他的嫌疑,但多少又对他产生了些亲人般的依赖,这种复杂的心理,朱友琅也不知是怎么回事。


“朱兄弟,大哥知道你想利用克伦族来复国,我虽是克伦族的长老,对当前的形势也有几分认识,当你说到要让山寨中的勇士去组建山地营时,我便看穿了你的想法,但是克伦族内的形势非常复杂,你尝到了这一次的甜头,以后就莫要再涉及克伦族的事务了,否则总有一天会引火烧身。”


朱友琅的面容一窘,仿佛如被偷糖被发现的孩子一般,面色不由得红了红,他原本以为土伦对他利用克伦族的事蒙在鼓里,想不到早已被他看穿。正当无所适从的时候,但见土伦仍然是一副平和的面孔,朱友琅才定下心来,这一次他不再有什么隐瞒了,直截了当的道:“不瞒土伦大哥,朱某确实有利用克伦族之嫌,但我们既然有着共同的仇敌,为什么就不能联起手来呢?至于克伦族的内部事务,小弟并没有参与的兴致,有了两百五十名克伦族的壮士,朱某已心满意足了,土伦大哥,听你的口气似乎克伦族中会遭遇什么大变故吗?”


土伦长叹一声,似有难言之隐,许久才道:“大哥也说不上来,正因为有这种预感,才会选择将族中的青年托付到你的手里,这些你不必再问了,你我能在一起歃血为盟也算是一种缘分,将来若是我遭遇了什么不测,还望你能够帮忙照顾山寨中的族人,大哥感激不尽。”


朱友琅默然不言,知道土伦定是预测到了整个土伦族将会发生一场大变,已是抱了必死的决心,因此才会有跟自己歃血为盟、同意拨出两百五十名青年族人跟随自己的事情,他原本以为自己利用了土伦,想不到反被土伦利用了。


只是土伦这个时候说出来,反倒让朱友琅没有任何厌恶之感,心里倒是对他有些佩服,又有些不舍,说不定待自己离开山寨之后,他和土伦便再也不能相见了。


“朱兄弟,大哥厚颜还有一件事要托付于你。”土伦眼眸直视朱友琅,嗓音中尽是沧桑。


朱友琅知道这次托付几乎可以等于某种意义上的临终遗言,于是正容道:“土伦大哥请说。”


“我想请朱兄弟保护好公主殿下,不管将来如何,都不要让她有什么闪失。”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