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啸九天1660(第一部) 正文 第三十二章:

ling9527 收藏 0 3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6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62.html[/size][/URL] 山寨外,数百把火光在星光下摇曳,他们身穿着黑色的劲装,背后是半人高的长弓和牛皮箭囊,腰间一柄半月型的长刀,拥簇着一骑雪白色的骏马缓缓的入寨。 白马上的骑士穿着宽大的黑袍,腰间一柄镶金小刀,脸部被一袭黑纱遮挡,只露出一双乌黑的眼眸,犹如黑幕中的辰星一般,在摇曳的火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62.html


山寨外,数百把火光在星光下摇曳,他们身穿着黑色的劲装,背后是半人高的长弓和牛皮箭囊,腰间一柄半月型的长刀,拥簇着一骑雪白色的骏马缓缓的入寨。


白马上的骑士穿着宽大的黑袍,腰间一柄镶金小刀,脸部被一袭黑纱遮挡,只露出一双乌黑的眼眸,犹如黑幕中的辰星一般,在摇曳的火光中闪闪生辉。


“普鲁斯、普鲁斯!”山寨中的黑克伦族人纷纷停止了歌舞汇聚在白马骑士前行着胸礼。


白马骑士伸出晶莹玉透的指尖说了几句,黑克伦族人群涌动起来,让出一条通道。白马骑士扬鞭策马向前,在土伦的吊脚楼勒住马。这时,土伦带着一干长老从吊脚楼下闪了出来,手捂着胸口垂头致礼。


白马骑士昂着头,娇叱一声,并不答话,场面瞬间冷了下来。


“土伦大哥,这是怎么一回事?”朱友琅已出现在门洞,背着手从容的下了竹篾制成的梯子,眼睛打量着白马骑士。


“敢问小姐高姓大名。”朱友琅故作潇洒的拱手致礼,不过瞧他的模样,倒是应付居多,并不见得有多少真诚,他自前世以来便讨厌那些自作高傲的女人,更何况这个女人蒙着纱巾连脸都不敢裸露,显然是长的太丑,不好意思出来见人的了。


“汉狗!”白马骑士又是一声娇叱,手中的马鞭在月光下划了道不规则的圆弧呼啸着向朱友琅扑面而去。


朱友琅连连向后退了一步,只瞧见鞭梢在眼前划过,差一点点就要被长鞭抽中。


“大胆逆贼!”远处的沐剑铭已排众而出,铛的一声拉出了长剑,数百只弓弩火铳亦卡嚓的拉弓上弦、装药瞄准。目标正是那个骑着白马的蒙纱少女。


“呼拉格!”随少女同来的劲装汉子呼啸一声,纷纷拔出腰间的弯刀,只有黑克伦山寨的族人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


“朱兄弟,这是我们克伦族雅安王室的公主,快让你的人全部放下兵器,大家有话好好说。”土伦已吓得面如土色。


朱友琅还未回答,马上的公主漆黑的眼眸已扫向土伦,娇叱道:“土伦,你收留这些汉狗在寨子里做什么?你该当何罪?”


公主的汉话说的标准异常,吐字圆润,就连朱友琅也不由得汗颜。


“公主殿下,你张口汉狗,闭口汉狗,却为什么又要学汉人的语言?更何况我们并没有做出什么对不起公主的事,你不分青红皂白便用马鞭行凶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这就是你们克伦族的待客之道吗?”朱友琅眼见神机营已拉弦上药,只要对方一动,立即便可将他们打成烂泥,心里暗暗放下心,权衡利弊之后,倒是不愿意将事情闹得太僵,要杀这个公主容易,但她受到克伦族人的尊敬,后继而来的烦恼可就多了。


“雅安公主殿下,这位朱兄弟是山寨的救命恩人,他们不但给山寨带来了救命的粮食,还为我们驱逐了寨外的野象,汉人并不是完全是坏人,土伦便敢保证,朱兄弟是个好人。”土伦抬起头,直视着雅安公主的眼眸,巍然不动,一副据理力争的模样。


“因为这些就让你感恩戴德吗?土伦,你还是不是克伦族的长老?”雅安公主不由得楞了楞,眼角的余光瞥了朱友琅一眼,冷哼一声道。


朱友琅哈哈笑了起来:“公主殿下玩笑了,山寨被野象袭击时公主殿下在哪里?山寨里断了粮食许多族人连饭都吃不上的时候公主殿下又在哪里?公主殿下既然能够帮助山寨解决这些问题,又如何能够让朱某钻了这个空子?”


“你算是什么东西?我是堂堂东吁国公主。”雅安公主高傲的挥了挥马鞭。


“这是堂堂大明天子,新始皇帝,你一个下国公主算的了什么?”沐剑铭已踏步而出,趾高气昂的模样比雅安公主更盛一分。


“东吁国?岂不是那个五十年前被缅族人灭国的那个吗?既已亡国,居然还有面皮称自己是公主,当真是无耻之极,哈哈!”有个对东吁国略有耳闻的神机营战士在人群大声道。


“你……你算什么东西?”雅安气的差点要从马背上跳下来,老远就能听到她牙根细齿的摩擦声。


“哈哈………”神机营的战士哈哈大笑起来。


朱友琅的脸却变成了猪肝色,那个混帐嘲笑雅安公主是亡国的公主,那自己岂不也是亡国之君,当着和尚骂秃驴,这家伙也够狠的,也不知他是无意还是另有所指,若不是当着这么多人在场,朱友琅真想将这个碎嘴的家伙拉出来抽几个耳刮子。


“公主殿下。”朱友琅这下子客气了许多,他这才想起,眼前这个东吁国的公主其实和自己的处境相同,都经过着亡国的流亡和苦难,承受着被人嘲讽的白眼,这一点朱友琅深有体会,想必这名公主也是如此:“你是亡国的公主,朕也是亡国的君王,朕的部将们说错了话,还望见谅。”


“假惺惺!”雅安公主别过脸不理朱友琅,声音却缓和了许多。她突然眨了眨眼,又扭回头道:“你就是那个逃跑天子永历帝?听说你是从万里之外的中原跑来缅甸的,现在既然到了缅南,那么下一站准备去哪?”


这一句话可谓是刁钻至极,其中又蕴含着嘲讽,让周围的神机营战士不由得脸色大变。朱友琅却一副从容淡定、风淡云清的模样,雅安公主虽然遮住了面容,但朱友琅看她最多也不过十七、八岁,自己怎能和她这般见识,于是笑道:“公主说笑了,大家都是蒙难之人,又何必要彼此嘲弄呢?”


雅安公主一愣,不再言声了,朱友琅的前明皇帝头衔还是有些作用的,东吁曾是大明属国,虽然永历帝的名声不好,但雅安公主却绝对不会想到朱友琅会有什么阴谋诡计去欺骗一个山寨。


“朱兄弟,你是那个明朝的永历皇帝?”土伦已凑到了朱友琅身边,一脸的疑惑。


朱友琅点头道:“正是,方才朱某不是刻意瞒你,只是你从未提起,朱某自然也就忌讳不答了,不管如何,我还是你的朱兄弟,你也仍是我的土伦大哥。”


永历帝的大哥,土伦不由得两眼放光,虽然这只是个虚名,毫无实利,但这永历好歹也是远在千里之外曾经统治万里江山的皇帝啊,土伦感觉自己很有面子,不留神间瞥见了马上默不作声的雅安公主,土伦的脸又僵了下去,他朝着雅安公主行了个胸礼道:“公主殿下,土伦向您保证,我的兄弟绝对不会伤害任何克伦族人,恰恰相反,他不但帮助了我们的山寨,他还和我们一样,都和缅王有仇恨,我们或许可以联合起来,一起推翻缅王,在缅南重新建立属于克伦人的东吁国。”


雅安迟疑了望了朱友琅一眼,道:“我还要想想,这一次我来,是想来帮助你们驱赶野象的,既然野象已被汉人赶走了,这事也就算了,我和我的部众赶了一天的路已经很困乏了,你去找个地方给我们安歇吧。”


土伦知道雅安不再纠缠于汉狗的事,显然也没有把朱友琅当作敌人,这才喜逐颜开道:“尊贵的公主殿下,您和您的部属都将会被安排在山寨最大的吊脚楼里,我们还准备了最甘甜的甜茶和最好的竹筒饭招待您。”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