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顿豪爵杯征文《永远的记忆 》

肖福祥 收藏 8 145
导读: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10_7_30_45185_11545185.jpg[/img] 永远的记忆 自卫还击撤军后,我又回德保县住了一些日子,办理基地搬迁事务。 一天,我正在营房忙碌,突然,41军的人员闯了进来,跟我说:“不好了,出事了,枪走火了,伤了人,我们的车辆不在家,请你们支持一下”。 我问他们:“要紧么,伤势怎样”? 他们说“子弹从鼻子打进出,从后脑穿出来,伤势很重,有生命危险”。 我说:“走,我送你们”。 我的车子开出后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蓝顿豪爵杯征文《永远的记忆 》

永远的记忆

自卫还击撤军后,我又回德保县住了一些日子,办理基地搬迁事务。

一天,我正在营房忙碌,突然,41军的人员闯了进来,跟我说:“不好了,出事了,枪走火了,伤了人,我们的车辆不在家,请你们支持一下”。

我问他们:“要紧么,伤势怎样”?

他们说“子弹从鼻子打进出,从后脑穿出来,伤势很重,有生命危险”。

我说:“走,我送你们”。

我的车子开出后不久,他们的救护车就来了,半路上他们接走了伤员。

这个伤员是41军一个连队的司号员。他们营4个司号员,那3个没有回来,都牺牲在战场上,只有他一个人回来了。

他们连队的仗打的很好,是全军有名的英雄连,那天解放军报的记者来他们连队采访。

连长在连部接受采访。

他们连队的仗虽然打的好,但是牺牲的同志也多,他们连队的通讯员牺牲了,没有回来。

记者来采访时,他们连队还没有来得及补员,连长还没有通讯员,通讯员的工作暂时由司号员代理。

隔行如隔山,通讯员的工作司号员有许多不熟悉。他看到连长手枪该擦了,他想趁连长接受采访时给连长擦枪。

刚撤军时,部队驻地周围敌情很复杂,我们的子弹都是上了枪膛的,紧急情况下,拿出来就可以打。这件事,司号员应该是清楚的。但是,不知怎么搞的,他擦枪时没有验枪,拿起枪就想看看里面干不干净。哪知道,他的手指不知怎么动了一下,枪响了,子弹从他的鼻子打进出,从后脑穿出来。进出时是一个很小的孔,出来的地方,孔有小酒杯大小。当时,他就只有微量的出气,没有进气了。

晚上,送伤员的人员回来了,他们跟我说:“伤员没有抢救过来,牺牲了”。

他们还跟我说“司号员是一个独子”。

那天晚上,41军的同志很难受,我也很难受。

那天晚上,我们全部泪流满面。

这件事我一直记在心里,一记就是30年,我现在还记得清清楚楚。

期间,我一直在想,有机会,一定回去看看,看看我们的那些战友,祭奠我们的烈士。

去年3月,我的愿望终于实现了,我自费去广西靖西县烈士陵园看望了我们的战友,祭奠了我们的烈士。

烈士们,安息吧!

你们的战友永远记着你们!

祖国人民永远记着你们!!!


2010.07.30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