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西点军校来 第二卷.西点 005.士兵·宿舍内务

laobin521 收藏 3 33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97.html


我占据了201靠左第一个床位,因为这个床头写着我的名字,谷军。

我一个个的看了其它五个床位,渡边一秀,朴明汉,施维塔,巴特,袁中华,请原谅我那瘪足的英语吧,我将他们的名字翻译过来后就成了这样,但这并不影响我与他们的感情,虽然以后我们也打个架,受过伤。

我用了半小时将我的内务搞完,走廊里传来布治的声音,我走了出去就见到他与另外两名女工作人员推着手推车,车上拉着崭新的被子,垫子,枕头以及其它一些物资朝我们走来。

这是西点军校后勤部门给我们配发的物资,简单但足够我们生活在这个异国他乡了。西点军校实行物业管理制度,所以后勤杂物全部移交给物业公司来做,西点军校只需要安插一两名管理人员进驻物业公司既可,比喻说布治就是西点后勤人员兼物业公司顾问。

我与其它队友依次领取完被子等物资后,转身进入房间,我得在其它宿友来到之前将内务整理好,因为我不想让他们看到一个中国军人懒散的样子。

我迅速的整下被子,这是一个相当有难度而且花费时间的事情,新兵连我被子曾经无情的被那个黑脸教官一次次扔到操场上,记得有一次教官将我的被子又一次扔了出去了,外面操场正在化雪,大片的积水让我飞落而下的被子成了一床全水棉被,我抱着湿漉漉被子第一次哭了,因为在东北这寒冷的冬天里,盖一床这样的被子就是等于慢性自杀。但晚上时,我发现我的床上湿被子不见了,上面整整齐齐放着一床干净的被子,我是盖着这床被子入睡的,那晚睡得比谁都香,后来我才知道这床被子是教官的。。。

教官姓刘,是内蒙古人,后来转业回到了地方进了公安局,几年后一次意外因公牺牲,我一直想去教官的坟上看看,但因为各种原因一直没有实现。


抹平四角,再用力的去压被子里的丝棉,之后长面对叠,再叠,被子的轮廓就出来了,之就是理顺几个角,再拉出线条,中国式军被就出现在我的眼前,我小心的将被子放到床头,再将枕头等物品放置好,一切都是按中国军队的样式摆放,谁也没有想到,这半年交流时间里,我们这栋外国军团的各国交流生们竟以我的内务为准则,统一摆放了所有的物资。

整理完被子床位后,我再打开靠窗户边上的一排柜子,那是留给我们放置衣服等物资的柜子,八个柜一人一个,柜高一米五左右,宽五十公分,分两层,上面一层有一米左右,中间横着一根钢筋,挂着十来个衣架,看来这是挂衣服的,特别像礼服,制服,下面一格就可以放一些自己的私人物品,至于鞋子在床旁边都有一格暗箱,完全可以将你的作战靴,皮鞋,拖鞋放进去。

忙完这些事情,我用了半个小时,面对着床上柜内摆放整齐的内务,我安然的笑了,现在我完全可以静下心来,写我的日记了,记载我来西点军校这半天的事情。

当我打开日记本时,外面再一次外来说话的声音,而且是乱哄哄的,我将日记本收起放好后走出去,就见到了一群人,是俄罗斯与印度来的交流生,有十多位吧,最后面是布治,正陪同着几位与罗拉相同的军士说着话,顺便交接一些资料。


布治笑着与我打招呼,小声的说道:“你们中国人真的很礼貌。。。”我知道他想所什么,但我没有听下去,因为两名新伙计直接推开了201宿舍,就是我现在住的房间。

“日本人?”前面那个男子问道,显然是在对我说的。

“不,我是中国人,我叫谷军。。。”我用汉语大声的回道,看他听不懂的样子,我再用英语说了一次,我是中国人,我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人。

他叫巴特,俄罗斯“阿尔法”特种部队的人,中尉,“阿尔法”在世界特种兵的序列里毫无疑问的占据着前面几位,世界军事资料显示,与齐同名的也就美国“三角洲”与“海豹”,英国“陆军SAS”,以色列“野小子”,法国“GIGN”,德国“GSG9”与中国成都军区特种大队等。

巴特听懂了我的话,之后他笑了一下,他的笑容里包含了太多的东西,是在藐视还是在说“哦,我以为你是日本人。。。”。


他身后那个印度伙计显示有点拘束,小心的将行李放下来,默默的去找寻自己的床位,他就是施维塔,印度57山地师一少尉。黝黑的皮肤,深褐色的轻度卷发,一脸胡子应该是今天才刮过,手臂强劲有力,一米八左右的身板与他此时的拘束样显都那么格格不入。

“我来帮你吧。。。”我走过去将施维塔的行李提起来朝他的床铺走去。

“谢谢,我还是自己来吧。。。”施维塔拒绝了我的好意,自己将行李放到他床位下面的桌子上,开始整理他的衣物,同时布治后勤官带着几个工作人员将被子等物送了过来。

“我叫布治,是后勤官,以后有什么需要或者服务可以找我,这是我的名片。。。哦,谷中尉,你的被子真漂亮,是我见过的最漂亮最整齐的被子,你们中国军人都是这样吗?”布治显然被我的被子所吸引,站在床边上不断的打量着我的被子,我心里小小的悸动了一下,我不是一个虚伪的人,但别人的称赞我还是很够接受的。

巴特的目光随着布治后勤官所说转了过来,眼睛里一亮,嘴巴轻轻的动了两下又恢复了沉默。而施维塔则跑了过来说道:“谷中尉,能教我这种吗?”,他指着我的被子说道。

“OK,没问题。。。”我欣然同意了施维塔的请求。

五分钟后,施维塔的新被子在我的操作之后变成了同样的豆腐块,这就是中国军人的标准,虽然这床被子还是新的,但已经有棱有角了。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