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对中国”文化掠夺” 愤怒!



对于韩国对中国的“文化掠夺”,有感于韩国对中国的“文化掠夺”愈演愈烈,看看韩国对中国"文化掠夺"的真正原因和中国应对的策略.


我们先来看近年来韩国在文化方面对中国:"文化掠夺"的表现!


韩国将由中国传入的“江陵端午祭”申请为世界文化遗产

韩国准备在2008年前完成了“整体风水地理”项目的申遗准备工作;

韩国学者称汉字是由韩国人发明的,并打算将汉字申请为世界文化遗产

韩国拟将“中医”改为“韩医”申报世界遗产

韩国学者“考证”认为,神农氏和李时珍都是高丽人,针灸、《本草纲目》都属于韩国;

韩国有将汉服与祭孔大典申请为世界文化遗产的打算,孔子甚至被考证为是韩国人;

韩国学者称活字印刷术是韩国发明的,在德国举办“韩国是印刷术的起源国”展览;

韩国历史书称韩民族在迁徒中唤醒了中原的黄河文明和满洲的红山文明;

韩国将中国古代边疆政权的高句丽说成属于韩国历史与中国地位平等的古代政权;

韩国将中国的东北三省说成是韩国民族的历史舞台。

韩国将中国的浑天仪印到了新版的一万元韩币的背面,成了韩国人古代科技的成就;

韩国学者林均泽的《韩国史》,把包括上海在内的中国大部分领土划入古代韩国版图;

韩国历史小说《蚩尤天皇》将中华民族始祖之一的蚩尤追溯为韩国祖先;

韩国学者声称中国典籍《山海经》里的很多神话传说都源自韩国;

韩国企业声称“豆浆的发源地”是韩国;

……

因为涉及之处太多不一一列举,总之对于韩国的表现,可以套用中国的一个成语“馨竹难书”,作为一个中国人,面对自己民族的优秀文化为别的国家如此“掠夺”自然十分气愤,不过我们最佳的态度并不应该只是气愤,在愤怒之余更应该是静下心对韩国的这种表现进行一个理性的分析,据此来制定一个正确的应对态度与应对方法。



认真分析韩国这几年以来对中国的“文化掠夺”表现,呈现如下的几个特点:

第一,掠夺内容呈现全面性。韩国对中国的文化掠夺由由点到面,全面展开,凡是中华文明的优秀杰出之处,必定可以看到韩国人想据为己有的野心与无耻的嘴脸,我真担心照此下去,中国的四大发明都会被韩国“考证”成为韩国的四大发明,中华文明史最终被韩国整成韩国文明史;

第二,参与者呈现全员性。对于中国的“文化掠夺”上韩国是从上到下、全员参与的:在组织方面,有韩国政府机构、媒体、企业、历史研究机构、民间组织的参与;在人员上,有韩国官员、历史学者、作家、演员、普通民众等等。

第三,掠夺方式呈现多样性。只要可以掠夺中国的文化,韩国是不择手段的:申请世界遗产以期获得国际上的承认;发表歪曲史实的历史作品,拍摄并输出歪曲史实的影像作品,以扩大宣传;举办各类主题展览及学术研讨会来壮大声势。

第四,掠夺手段呈现幼稚性。韩国对于中国的“文化掠夺”使用的手段是低劣而经不起推敲的,也就是说这种掠夺的后果并不可能得到国际性的承认,韩国的行为更多只是满足本国民族极端主义的需求,根本不敢也经不起历史与的检验与科学的论证。



分析了韩国对中国的“文化掠夺”的特点,我们再来分析一下韩国不择手段、不遗余力进行掠夺的原因与目的。



原因其实在前面的评论中已经提到过,韩国的整个历史都是韩国人的一场噩梦,韩国在古代史上是中国的附属国,在近代史当中是日本的殖民地,在现代史中则受到美国的控制,整个朝鲜文明无法摆脱中华文明这个母体的影响,当韩国在历史上第一次实现了本国的经济腾飞成为发达国家之后,作为单一民族国家极度缺乏大国风范的韩国必然会想尽一切办法来掩饰本国在历史上备受周边大国控制在文明上完全受到中华文明影响的尴尬事实。

至于韩国对中国进行文华掠夺的目的,除了掩饰韩国国民的自卑之外,我们还要考虑韩国的政治野心及现实战略需要,一方面通过掠夺中华文明赋予本国同中国在文明上的平等地位,同中国争夺东方文明的主导权,从而为韩国的大国雄心提供精神层面的支持,另一方面这种对于历史的歪曲也是为朝鲜半岛统一后获得更多的发展空间提供准备,将高句丽说成是韩国历史上的政权,将东北三省说成是韩国民族的历史舞台折射出的其实正是韩国对这些地区的领土扩张野心,韩国近年来在所谓“间岛”问题上的领土诉求已经对韩国的行为提供了佐证,韩国在中国的苏岩礁上的所作所为更是告诉我们这方面的情况已经到了多么严重的地步。



一个民族就如一个人一样,难免要有一自己的虚荣心,这是无可厚非的,也是应当的,但是如果将本民族的自尊心建立在对其它民族的伤害与掠夺上面,那就是无耻的行径了,最近一段时间,我见过许多篇所谓国内“专家学者”建议要对韩国的行为宽容的文章,无一不要求中国人不要理会韩国的这些举动,当作笑谈即可,但是我认为对于韩国的行径不能付诸笑谈,韩国人的民族性与国民性决定了他们属于那种登鼻子上脸的特性,苏岩礁就这样被他们弄成为韩国的“领土”,韩国的议员与民众还在拿中国的延边甚至长白山说事,如果我们就这样不讲原则一味宽容下去,宽容与冷漠被他们当作是退让与默认,就会越发会助长他们的野心。

所以,面对韩国近乎疯狂的“文化掠夺”行径,中国采取如何的态度与应该对措施就成为值得我们认真思索的问题。

我认为,在对待韩国的“文化掠夺”方面,我们应该有如下的态度:

第一,认识到严峻性,韩国对中国的“文化掠夺”是有组织、有预谋、有行动的,不是“偶尔为之”,不是“一时心血来潮”,如果中国不对此给予足够的重视,就将会在中韩两国的文化交锋中进一步处于被动的地位,虽然韩国的“文化掠夺”短时间内很难获得国际性的承认,但是如果不加以阻止,一方面会慢慢成为既定事实而被国际所接受,另一方面会进一步助长韩国的极端民族义的膨胀,韩国会据此来提出对中国的领土要求,这会极大的损害中国的国家利益。

第二,要有自信,不必妄自菲薄。中华文明几千年传承下来,具有强大的生命力,也获得了国际上的广泛认可,这种文明的中华属性不是韩国人搞一些小动作就可以改变的,韩国受中华文明影响的这一事实也不是韩国通过歪曲历史就可以改变的,因此大可不必像某些韩国那样上窜下跳,中国是大国,应该展示大国国民的风范。

第三,保持理性。要区分个别韩国人与机构的极端观点并不代表的韩国主流观点,我们不能因此将反对的板子落在全体韩国人的身上,我们没有必要像某些韩国学者与民众一样陷入癫狂的状态,没有必要随韩国的不理智行为起舞。我们也要理性看待韩国的“文化掠夺”行为,世界遗产采取的是属地保护原则,就是说自然与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所在国可以申请管理及保护,类似“江陵端午祭”与“韩国祭孔大典”这一类的非特质文化形式虽然由中国传入,但是在韩国有着久远的历史并赋予了新的内容,因此韩国有申请的权利,我们没有必要指责,韩国将这些源自中国的文化形式申请为世界遗产,从侧面的角度说明了中华文明对朝鲜半岛的影响,我们在这里不能容忍的应该是韩国某些学者将孔子考证成韩国人这样的卑劣行径。

第四,我们要进行反思。韩国有没有掠夺中国的文化且不说,韩国对文化的重视是应该引起我们的反思的,我们真正重视过属于自己的历史文化吗?韩国打算将中医改为韩医申遗,韩国打算将源自中国“整体风水地理”申遗,中国又在做什么呢?除了对祖宗留下的遗产进行无原则的批判与与破坏性的开发之外,我们又做过多少建设性的工作?

第五,以实际行动进行还击。对于韩国的“文化掠夺”行为,中国不能停留在静观其变或民间抗议的立场上,而是要采取行动,进行全面而坚决的反击,必须要让韩国明白这种放肆掠夺的后果所要付出的代价,韩国不是德国,更不是美国,中国可以对美国退让,可以对德国宽容,但是不应该对每年从中国获得数百亿美元贸易顺差靠中国市场实现经济腾飞却又不断伤害中国国民的韩国有半点退让之处。事实上,中国对韩国已经在采取了措施,比如执政当局已经给中韩之间的领土“争议”定了调子,那就是“中韩之间没有领土争端”(事实上也是如此),韩国显然没有勇气对此提出异议,简单的一句话已然给韩国加了一个紧箍咒,如果韩国敢将议员与民间的“领土诉求”提交到政府层面,那就是韩国在主动挑起领土争端,恐怕韩国还承担不起侵略中国领土的后果。

有点偏题了,我们再说回来,面对韩国的“文化掠夺”,我们必定是要采取相关措施的.

第一,重视本国文化遗产的发掘、保护与工作,不要给韩国以可趁之机。对于遗产的保护不能只是通过申请世界遗产的方式来保护,根据世界遗产委员会关于《凯恩斯决议》修订的决议草案,每个国家每年可申报两项,但其中至少有一项为自然遗产。中国是大国,目前已经列入申请世界遗产准备目录的项目超过一百项,就是说即便现在起不再增加新的项目,要将这些遗产全部申请成功也需要五十年的时间(在这一方面,对于只相当于中国一个省份大小的韩国显然有利的)。因此,对于属于中国的文化遗产要进行全方位保护,比如充分利用现在已经设立的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加强对各种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

第二,加强对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宣传推广工作。要改变那种只为经济利益只为发展旅游业而推动申请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作法,将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与宣传上升到传播中华文明这样的高度来看待。宣传的范围不要限于国内,而要面向全球,比如中国完全可以像建立孔子学院那样设立一笔政府基金专门用于各类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宣传,通过全球巡展或专题学术研讨会的方式加深世界各国对中华文明的了解,邀请各国研究学者前往中国实地研究与考察,增强世界对中国文化与中华文明的了解与认识,避免因为我们的不作为而让韩国有机可趁。

第三,有理有据,对韩国的行为进行有针对性的还击。韩国对中国在高句丽问题、印刷术、中国神话、中医、汉字、史前文明等领域的“文化掠夺”完全缺乏史实依据是经不起推敲的,我们没有必要与韩国人对骂,中国应该组织专家学者列出详尽的史实依据告诉韩国人为什么这些为什么是中国的而非韩国的。中国应该加大中华文明对于朝鲜半岛影响的研究,从根源上斩断韩国对东亚文明的非份之想。比如,韩国与中国就高句丽展开争论,我们一方面继续公布各种高句丽只是中国地方政权与韩国不是传承关系的各种论证,同时我们可以将关注点推到高句丽之前的箕子朝鲜及汉四郡时代,让韩国人明白朝鲜半岛的文明史是如何开启的,朝鲜半岛在历史上之上又是如何完全处于中国的统治与影响之下的。韩国要将中国的说成是韩国的难上加难,只能胡骗滥造胡搅蛮缠,中国要说明韩国的如何来自中国则是有理有据,随手拈来。

第四,联手日本,共同对付韩国。被韩国“文化掠夺”的苦主不只是中国,还有日本,日本是乐于承认中华文明的历史地位及对日本的影响的,因此中国可以推动在各个层面上与日本的文化交流,共同反击韩国的无赖行为,在东亚范围内孤立韩国的无耻掠夺行为。

第五,应该加强对进口韩国影视文学作品的审查,凡是出现歪曲与中国相关历史的内容应该禁止这些作品进入中国,避免在客观上为韩国的“文化掠夺”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充满民族自大与歪曲历史情节的韩国电影、电视剧、书籍等作品就留给韩国自己享用吧。


关于韩国对中国”文化掠夺”真实原因的补充

只要是中国人就不能不对朝鲜半岛的两个国家怀有复杂的心情,一方面,老一代人不能忘怀抗美援朝战争中我们的国家所付出的巨大代价,另一方面,年轻人无法忍受韩国近年来在对华的一些小动作。

无论我们用什么样的态度来面对这个半岛上面的两个国家,喜欢也好,厌恶也好,有一个事实无法改变,在世界上再找不出一个区域可以像朝鲜半岛这样完全由一批大国所环绕,中国、美国、俄罗斯、日本,无一不是有着巨大影响的国家,无论朝鲜与韩国愿意不愿意,它们都要接受的事实是,朝鲜半岛自古以来就是世界大国的角力场,与过去不同的是,现在在这一个区域参加角力的国家不只一两个,而是多个,我们看看六方会谈的参与方就知道了,无论朝鲜人与韩国人愿意不愿意,这个区域的国际事务甚至还有部分国内事务并不能由它们自己决定,过去不能,现在不能,在可以预见的将来还是不能。

韩国人明白这一点,所以,我们应该可以理解韩国在近几年来一些行为,对于中国人而言,近代史是我们的恶梦,而对于韩国而言,整个历史似乎都是它们的恶梦,所以对于整个民族历史的自卑感使得这两个单一民族国家韩国总是试图证明自己,韩国人用拚命发展经济,通过与邻国不断地强化历史纠纷与领土争端、甚至向战乱国家大规模派出传教团这样的方式证明自己,结果,它的行为被邻近的相应大国视为偏激,得到了不愿意承受的结果。历史不是一成不变的,朝鲜半岛处在不断的变化当中,韩国在古代史作为中国的属国,在近代史作为日本的殖民地,在现代史与当代史中同样要依赖美国的支持才得以保持政局的相对稳定的国家.对于中国而言,韩国是一个特殊的国家,这个国家并不与中国有陆路接壤,同样作为美国的盟国,韩国并不像日本那样有许多明显针对中国的军事敌意,这个国家虽然就在中国的边上,但是却是周边国家中与中国建交最晚的一个,从建交至今,韩国从来都没有对华发表过任何强硬的表态,许多中国人一直对于韩国人对日本的强硬表现赞赏有加,中韩之间本来是没有什么明显的纠纷的,但是似乎在一夜之间,这种纠纷就来了,如果说历史问题十分复杂尚有一定争议的话,那么关于领土的问题则纯粹是韩国人自己主动制造与中国的矛盾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