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29.html


送走他们之后,四个人又开着车到处逛着玩去了。下午休息一下就好了,毕竟早上才到,早餐要在火车上吃,武儿还是决定给燕青卖上点东西。

燕青是抽烟,这可能是部队里每一个人都会的,毕竟太累的时候烟是他们唯一的寄托了吧,毕竟你不可能..........

在中国可能出于地区保护吧,你在其他地方抽不到其他地方的烟,在山西可能就只能抽到钻石呀什么的,山东的烟像是泰山什么的是不好办的。所以吧武儿就给燕青买上了一些烟,其实吧,武儿也不希望燕青抽太多的咽了,不过毕竟这是他减压的方法呢,不过武儿还是提醒燕青说;“燕青,我给你买烟,可不是让你多抽烟,我只是让你想家时就抽点,少抽一些,毕竟烟不是什么的好东西。”

“知道了。老婆大人!”就这样两个人又买了些许的东西。燕青知道武儿有时胃疼,就又给他买了一些花生什么的,又给武儿买了一些花茶对武儿说:“老婆大人,听好了,你不能减肥,这样就可以了,太瘦了不好,知道吗?”

“知道了,你也多吃些东西,再累也要吃饭。”武儿也提醒燕青说。

“你们两个回房间再说行不,别欺负我们两个人呢”齐阳抗议的说,“不过,老大嫂子说的你一定记得,毕竟你不吃饭就没体力训练,虽然知道你很想睡觉可是该干什么事你就要干什么。”

“好了,我知道了。咱回去吧!休息一下,不然晚上很累呀”燕青说。

回到酒店,四个人把东西都带了上去,毕竟今天燕青就要走了,他也要收拾一下东西。燕青把武儿买的东西全都放在自己不能让人搜刮的包里,毕竟有个人回家回去后之后可是有很多恶狼的。所以呀。燕青可是要留下一首呀。

燕青看着武儿帮他收拾东西,武儿边收拾边说“这是给你战友的东西,一些特产,你说这些够吗,要不叫齐阳再去买点吧,你分不过来怎么找呀?”

燕青看了一下说“老婆呀,应该差不多吧,装一下再说吧,要是还能装下就再去买点。”就这样武儿边收拾,边说,燕青就在一旁应着。可能这就是有些人说的踏实吧。只要有个人迎着,可能他没有用心在听但是你心里就是踏实。燕青就这样用心的笑了,武儿也笑了。

两个人又出去了一趟,买了些特产。毕竟武儿不想让燕青回去没法分,就像自己呀。就这样武儿把燕青的东西收拾好了,叫了齐阳和老二一块出去吃饭,四个人找了个地随便解决一下,燕青说“回去睡会吧,你们两个还要把武儿送回去,还得接着赶回去。别太累了。”

“行,回去就睡觉。”齐阳说。

“行,咱回去吧,”武儿说。

回去之后,几个人就在酒店里休息了一下午,下午五点四个人离开酒店退了房准备送燕青往回赶了。四个人到肯德基吃了点东西,毕竟七点钟就要进站了。

草草的吃过之后,四个人就往火车站去了,毕竟火车站那块的停车位不好找,四个人就步行过去了。再候车厅四个人在说说笑笑的,可是吧,这个跨了好几个省的火车认识超级一个多呀,齐阳和老二就和燕青说“老大,你把东西给我们,你收好嫂子,我终于知道这趟车的厉害了,都快把人挤扁了。”

齐阳说“老大不行咱提前进去吧,他们不是有送的吗?”

“这样不好吧,还是等等吧,老婆,你还能等吧?”燕青问武儿。

“听你老大的吧,咱就在这等会吧,反正还有十几分钟就可以了。”武儿说。

“行,等等吧。天呀。人为什么这么多呀,这可把暖气给省了。”齐阳说。

“老七,你就别叨叨了。你去西安的人就少呀。”老二说着。

“我想还是做汽车好呀,不会遇到这么多人。除非十一呀什么时候。”武儿说。

“嫂子要是回家人太多事就给我们几个打电话,把你送回去也行。”老二说着。“行,要是我有急事我就找你们,到时可别嫌我烦呀。”武儿笑着说。

“那一定不会,你只要叫我们我们绝对不会推辞的,就跟老大在家一样的。”老二认真的说。

“天呀,终于要检票了。老大你就这两个行李吧”齐阳看着行礼问。

“就这两个东西。别急,反正绝对会进去的。”燕青看着人头攒动的人群对齐阳说。

确实在人多的情况下,又是你不用急,因为被人就会主动成为你的推动力,你就后很快进到你想去的地方。真的不一会四个人就进去了,卧铺车厢不想硬座车厢那般拥挤,四个人很快就找到了燕青的地方,燕青和武儿就坐在那互相的看着,谁也不知说什么。其实武儿现在有些想哭了,可是她知道如果她哭了,燕青心里绝对的不好受,武儿就在那忍者,绝对不说话,不然的话。其实燕青也看出来了。“武儿咱要不先下去吧,待会再上来。”

确实是。人很多。他们两个往那一堵,可是很妨碍交通的,毕竟就这么点的空间。所以他两个还在下边,所以两个人就下去了。武儿下去之后对燕青说“回去注意些,你手比我还怂,可别又把钱包丢了,知道了吗?”

“是的,老婆大人。”

嘿嘿,齐阳她们也笑了,就这样毕竟时间是过得很快的,燕青的火车该走了,他们也该离开了。“老二,把你嫂子安全送回去,你两个,回家路上也小心。”

“老大你就放心吧。”老二拍着燕青的肩膀说。武儿也不管人多了,抱着燕青说“你不用担心我,记着到时给我打个电话就行了。我不送你了,你自己上去吧。我走了。”

其实武儿就要哭出来了,她不想让眼晴看着她哭所以她转身走了,燕青也知道让武儿不哭很难,毕竟这样又要好长时间不见得。所以燕青对老二和齐阳说“谢了,兄弟我走了。”

就这样武儿哭了,燕青心里也不好受,半年时间见了一面,两个人在一起呆了两天。其实吧,就是这样这是谁都无法改变的事实,这是他们必须承受的。下一次再见到还不知道什么时候,真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