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国防军独立第667突击炮兵旅战史

liebe渐 收藏 0 1820
导读:国防军独立第667突击炮兵连是德军在1940年初组建的一支突击炮单位,随着战争的不断发展,当同时期或在其后组建的其他各支突击炮单位因战斗而消亡,或被整编成其他新的部队时,第667连却凭借着出众的战绩历经“突击炮营”“突击炮旅”“突击炮兵旅”等不同时期进行的部队整编和扩充,始终维持着自“突击炮连”时期以来即拥有的“667”部队番号直至战争终结,可以称为是一支带有传奇色彩的部队。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下面正文

国防军独立第667突击炮兵连是德军在1940年初组建的一支突击炮单位,随着战争的不断发展,当同时期或在其后组建的其他各支突击炮单位因战斗而消亡,或被整编成其他新的部队时,第667连却凭借着出众的战绩历经“突击炮营”“突击炮旅”“突击炮兵旅”等不同时期进行的部队整编和扩充,始终维持着自“突击炮连”时期以来即拥有的“667”部队番号直至战争终结,可以称为是一支带有传奇色彩的部队。它的发展历程浓缩了整个二战期间德军突击炮部队的诞生,发展,编制演变,人员和车辆装备的配属更迭等方面情况;其战斗经历则更充分反映了突击炮战术从探索到确立,直至发生根本性转变。与此同时第667突击炮兵旅丰富多彩更具有系统性的车辆涂装,部队章,战术识别标志也为研究“突击炮”这一支存在于二战时期的特殊兵种提供了绝佳素材。

在德国陆军内,由曼斯坦因中将(1936年当时)倡导的‘尽可能在将来的战斗中为步兵部队提供密切及时且行之有效的火力支援’下诞生的独立「突击炮兵」部队,最初的规模均属于连编制,并且在战术运用上带有一定的实验性目的,大多用于论证“突击炮理论”在战场上的实际收效,为以后的突击炮部队的大规模组建和运用提供经验。这些于1940年内组建的早期的突击炮群包括第640,第659,第660,第665,第666,第667,Waffen SS 1St.LASSH,共计7个独立突击炮连。

从德国陆军的部队编制番号序列中,可以看到在以“6”起头的部队,其番号通常都不是连续性的,这也反应了陆军上层建筑中对新式的「突击炮兵」部队的大规模组建,运用在未通过战场评估之前尚持有一丝疑虑。类似的部队还有「第601弹药输送连」等辅助单位。各突击炮群按照组建和投入战场的时间顺序排列,主要集中在为西方战役前后,第640连和第659连在法国战役初期即投入战场,稍后是第660连,第665连于战役的第二阶段投入实战。与此同时作为这些独立突击炮连的上级指挥部,组建了「尤塔堡突击炮兵教导团第6营」:“Artillerie-Abt.Satb z.b.v 600”。

第一阶段:陆军独立第667突击炮连时代

第667连于1940年7月1日,在易北河畔的多尔加(1945年因西方盟军和苏联红军胜利会师所在地而闻名)郊外的小镇岑纳组建(此地距离突击炮兵的发祥地,被突击炮兵们亲切称呼为“我们的老巢”的尤塔堡以南50公里)。编成时的战斗力规模根据1939年11月1日制定的K.St.N.445(战斗力定额指数表)共拥有6辆III号突击炮,车辆型号按照突击炮的生产批次来判断,全车均为直接使用III号坦克G型底盘生产的临时改装A型突击炮(有些资料也称为突击炮B极初期型)。 在岑纳结束武器射击,编队行进和协同步兵进攻等诸科目战术训练后,第667连在首任连长吕茨奥中尉的率领下,和同时期组建的几支突击炮部队一样作为即将来临的“海狮”战役的突击先锋调动至法国境内大西洋沿岸地区,为进攻英国本土的计划实施战斗准备。 当突击炮兵们整日间穿着沉重的救生服漂在毗邻大西洋的海湾里,耳旁伴随着先任军士长的严厉呵斥声,在“享受”了几周充满阳光和沙滩的“悠闲生活” 后,这些即将成为游泳健将的官兵们被告知“海狮计划”将被无限期搁置,那时大多数人的心里都是一样的想法:“谢天谢地!那些家伙总不见得要我们拽着身后的这些铁疙瘩游过英吉利海峡吧”。稍后,第667连于1940年圣诞前夕返回德国本土,驻扎在柏林西郊的德伯利茨陆军训练场里继续训练。 1941年3月,第667连移动到位于东普鲁士境内的海依斯堡(地处肯尼斯堡以南)。其后的训练课程使突击炮兵们感到有点异样。射击精度的训练科目被大幅度增加,突击炮被要求使用高爆弹,在1,000米的距离上对静止目标的命中率达到80%以上。这个指标远远超过短身管StuK.37火炮在演习时射击精度的60%。甚至 在配合步兵进攻训练中也需要发射实弹对假想敌阵地进行射击。严格的训练持续了3个月,6月上旬,度过短期休假陆续返回驻地的官兵们,行动范围被严格限制在驻地内。各车配发超过往常数个基数的弹药,突击炮乘员们一边往车内所剩无几的空间内塞炮弹,一边嘀咕:“该不会又是什么劳什子的紧急训练吧。” 6月21日夜晚答案终于公布:所有部署在东部战线的部队于次日凌晨向国境线对面的社会主义苏维埃发动进攻!

1941年6月22日,「巴巴罗萨」战役爆发,独立第667突击炮连配属由冯?杜佩尔斯?基尔希中将指挥的第30步兵师,担任攻击先锋。部队在尤巴尔卡斯附近渡过梅美尔河,攻入立陶宛境内。 第30步兵师和友临的第126步兵师共同隶属北方集团军群的第16集团军属下由汉森上将指挥的第10军。从部队展开来看,位于集团军群的右翼。第667连的几个兄弟突击炮连均配属北方集团军群其他各部队,这样的配属也是对此战区内装甲部队较少的一种补偿。 部队向东北方攻击前进,在通过立陶宛以后,于7月初在拉托维亚的利瓦尼(今利维恩霍夫)渡过杜纳河进入俄罗斯境内。7月8日突击炮协同Waffen SS 3rd Totenkeopf师所属第3步兵团参加了塞伯朱埃攻坚战,突破苏军修建的“斯大林防线”再次回到第30步兵师战斗序列里的的第667连在7月剩下的日子里陆续攻克纳波契卡,诺沃尔鲁季夫。于8月间在伊利默尼湖以南的斯塔拉雅?鲁加地区进行了一系列的阻击战,当时苏军第34军在此战区内突进到德军第10军背后,并伴随以大规模攻势,德军依靠曼斯坦因上将指挥的第56装甲军的支援得以化解危机。 其后第667连的突击炮伴随大部队向西北方向行军,紧跟着霍普纳装甲集群的足迹渡过鲁加河。参与了9月8日起北方集团军群向列宁格勒方向发动的攻势。第667连配属维克德林上将的第28军,突破苏军位于依捷拉河一带防御阵地,于9月16日攻克斯尔茨克。这里距离列宁格勒的直线距离不足25公里。 但在9月29日,希特勒下令停止对列宁格勒的进一步攻势,妄图以长期的围困,并逐渐缩小包围圈后,占领“伟大十月革命的发祥地”。于是列宁格勒环形方向上的德军开始全面构筑防御阵地,第667连的突击炮和其他几支兄弟突击炮部队一样,被机动安排在步兵身后的第二线阵地,在苏军坦克部队不断试图冲破包围圈时,出动驰援步兵与苏军的坦克交战。为了表彰独立第667突击炮连自「巴巴罗萨」战役开始以来的优异表现,有数名突击炮乘员被在集团军内受到表彰,其中连长吕茨奥中尉因其卓越的战场指挥能力,于1941年11月4日被授予骑士十字章。同时调任尤塔堡突击炮教导营担任教官,负责新组建的突击炮单位的训练工作。11月中旬吕茨奥中尉将部队的指挥权转交1排长伦格中尉后回国述职。

12月初,第667连被调至中央集团军群战区内东线战线德军到达最远处的沃尔霍夫战线。渡过冰雪覆盖的拉多加湖与在此方向上实力得到不断增强的苏军进行了一系列战斗。在为期四个月的战斗中,乘员们操纵着短身管突击炮与苏军优势的T-34和BT系列坦克在各种距离上交战。其中第1排的一位炮手-基尔希纳下士凭借着精确的射击技术和过人的勇气成为第667连中的佼佼者,下士的姓名和战斗事迹于1942年2月15日和17日接连两次出现在国防军战报中,被喻为“短身管的坦克杀手”,稍后更因击毁30辆苏军坦克而在1942年2月20日被授予骑士十字章。其后,被转调至新组建的独立第341突击炮营的基尔希纳军士长在诺曼底战役临近尾声的1944年7月31日于阿瓦朗什附近地区战死。

第667突击炮连在1942年俄罗斯初春的冰天雪地中和由克拉夫特上尉指挥的独立第185突击炮营共同配属第1步兵师第43步兵团为主力的拉什上校指挥的战斗团。数次大规模防御战斗以后,由德军中央集团军群司令冯?克鲁格于1942年3月14日亲自签发的嘉奖令中赞扬“英勇的独立第667突击炮连在「巴巴罗萨」战役开始以来,于本日达成击毁苏军坦克500辆的优异战绩。特此在全中央集团军群部队中通报嘉奖。”其后部队在3月末向独立第185突击炮营转交了剩余的突击炮和装备以后,返回德国本土。在岑纳进行从突击炮连升格为“突击炮营”的工作。

独立第667突击炮连的车辆涂装和识别标志

第667连的车辆涂装是1941年东部战线装甲战斗车辆的标准涂装色――RAL7021深灰单色涂装。 正如第667连在德军突击炮部队中的昵称是“独角兽连”一样(德语表述为“Einhorn Batterie” ,具体词意为‘Ein’:数字‘一’或单独的, ‘horn’:动物的角, ‘Batterie’:军队编制中的炮兵连),部队章采用的是古代西方传说中的圣兽――独角兽的头部图案。(独角兽在传说中是一种额头上方长角的类马动物,性格脾气暴躁,但在圣处女面前则显得格外温驯善良。独角兽图案自古以来就是欧洲纹章学的热门题材。)第667连时代的公式部队章为白色盾牌中的黑色独角兽头部图案已广为人知。1940年-1941年冬季期间标注为第667突击炮连所属车辆的照片几乎等同于无,因此也无法考证此部队车辆的各项识别标志。如果从已知的1942年以后的照片来看,也只确认到国籍标志为线条较宽,尺寸较小的十字。其余标志推测为:部队章(如果车辆上存在的话)喷涂在车体右侧前后档泥板上,此外车体前部首上装甲左侧喷有部队番号“667”字样的「战术识别标志」。 按照大战初期德军车辆上部队章的喷涂惯例,通常不会将公式的标志直接喷在车辆上,而是采用较为简略的单色线条图案方式。因此在深灰单色车体涂装上推测为白色盾形边框内白色实心的「独角兽头部」简化图案。

第二阶段:陆军第独立抵667突击炮营(1)

当1942年初,原先拥有“600”系列番号的突击炮部队因为改编或是改称而逐渐失去其原有的“部队番号”时,只有第667突击炮连凭借在东部战线的杰出表现而受到陆军上层机构的青睐,被优先扩充为营编制,更允许保留部队的原番号。在以前连指挥部的基础上成立了营部,原先的「第667连」成为第1连,并新组建了第2,第3连。 从俄罗斯前线返回的原部人员获得了为期2个月的长假,6月中旬,所属人员被召集回驻地。

1942年6月末,陆军独立第667突击炮营正式成立。这次接收的车辆都是崭新的长身管型突击炮F型。装备了新型的43口径加农炮,装甲贯穿能力和低伸的弹道特性以及远距离射击精度都较之以前B型上24口径短身管火炮有了质的飞跃。如果说2连,3连的菜鸟突击炮手对于这种质的飞跃的或许还未体验到它的意义,那么,惟有在东线苏军T-34有如梦魇般强大的火力下幸存的1连老兵们方能真真切切的感受到。类似基尔希纳中士的老兵们不再需要在76mm炮口下绕着圈转到T-34的侧面或是背后,也不需要死命冲到T-34面前,利用T-34射速慢的弱点一顿痛打,再也不会发生打光所有HEAT弹后仍旧硬着头皮拼命发射对T-34正面装甲丝毫不起作用普通穿甲弹。优秀的武器可以换回多少条有可能会死去的生命啊!当菜鸟们向佩着优秀射手丝绦的老鸟们讨教时,回答只是很简单的:“孩子们,800m,朝着伊万的脸颊打。”(T-34主炮防盾左右两侧的装甲是正面最容易被击穿的部位) 经过一个月反复的训练后,7月底第667突击炮营在新任营长法格德斯上尉的率领下再次登上了东行的军列,经过五天的相对平静旅途后,抵达中央集团军群战区的维亚季马车站。由于德军在莫斯科方面的军事行动基本已属停滞阶段,当年德军的主攻方向是斯大林格勒和高加索的南部地区。为此东线德军的大部分作战兵力都向南方集团军群战区靠拢。面向莫斯科方面的兵力仅用于主攻方向侧翼的掩护和防御。

第667营于8月5日被配属给由哈瑟洛夫上校代行指挥的第5装甲师。此战区驻守部队―第9集团军的司令官素有“消防专家”美称的莫德尔一级上将于同年6月初身患重病,正回国疗养。因此属下各部队的指挥官均上升一级,代为执行上级部队的指挥权。第5装甲师师长费恩中将正代行第46装甲军的指挥。 在渡过一段为期三周,可称为无所事事的平静战线生活后。苏军 为了消除离莫斯科150公里的这个德军突出部,彻底消除首都方向的威胁,于1942年8月底,展开大规模的攻势作战。德军中央集团军群所属各部队在各方向上转入防御。第667突击炮营在耳热夫地区的防御战斗中表现突出,其作战记录也频频出现在国防军战报上。例如,1942年8月31日报道「在耳热夫战区……8月29/30日两天,激烈的战斗后共击毁苏军坦克48辆。其中38辆皆为仅一个营兵力的突击炮单位(第667)的战果」。

根据第667突击炮营的战史记录:在这38辆的战果中,有18辆属于第667营3连连长瓦格纳中尉单车的战绩。瓦格纳于次日又击毁了5辆苏军坦克,听闻此消息的代军长费恩中将当即决定推荐瓦格纳获颁骑士十字章。国防军9月1日的战报:「昨日提级的该(第667)突击炮营至截稿时又击毁了超过30辆的苏联坦克……」。在9月4日,瓦格纳中尉在原定绶勋日身负重伤住院,绶勋因此改在医院的病床前进行。 接替指挥第3连的营副官巴尔曼中尉于其后的战斗中失去僚车的掩护,陷入单车对抗苏军优势坦克兵力进攻的危机,紧急时刻被赶来驰援的由恩斐尔斯中校指挥的独立第202突击炮营解救。巴尔曼于1943年4月被授予德意志金十字章。 在9月9日的战斗中,第3连维特军士长在负伤前的战绩是单车单日击毁13辆。亲眼目睹这一战斗场景的营长法格德斯上尉随即推荐军士长授予骑士十字章。但因混战中记录有关战斗记录的文件遗失,致使授勋未能成功。但维特军士长1944年6月转调独立第394突击炮旅后于1945年终于被授予骑士十字章。

当耳热夫防御战进行到最高潮的9月15日,第667营在那天的突击炮王牌属于雨果?普利莫茨中士。出生于1914年,当时担任第2连2排长。属于刚从炮兵转为突击炮兵的典型菜鸟级人物,作为突击炮兵参加的第一次参加战斗还是仅在两个星期前。但拥有超越常人的敏锐洞察力的雨果?普利莫茨中士于9月15日指挥自己的突击炮创造了单天击毁T-34坦克24辆的惊人记录。截止1942年9月19日被授予骑士十字章时,在短短的3个星期内,共击毁了45辆苏军坦克。 授勋同时越级晋升为军士长的雨果?普利莫茨的战斗能力在其后的日子里更加发挥的淋漓尽至。1942年12月苏军发动的冬季攻势中,在营长法格德斯上尉战死,第2连长齐特勒上尉代行指挥时,普利莫茨的个人战绩达到了60辆。1943年1月25日在已授予的骑士十字章上追加橡叶徽饰。这也是陆军士官级别的低级军官首次获得这种荣誉。由于此级别的勋章在指定时就已规定只准授予尉官以上军衔,为了维持高级军官面子上的荣誉,陆军上层建筑在决定授予普利莫茨橡叶骑士十字章时,即将其军衔晋升为少尉。座车乘员炮手西莫内克中士,驾驶员布朗下士,装填手格特一等兵等三人,也于2月4日一并获颁德意志金十字章。普利莫茨和乘员一行四人于2月4日被召集至总统司令部,普利莫茨由希特勒亲自授予橡叶章。随后赶赴2月1日即已决定调任的「布鲁克突击炮兵学校」担任教官,直至临近战争尾声的1945年2月才再次回归前线。 有关1942年9月15日的战斗场景和被授予「橡叶骑士章」的情形都出于鼓舞士气的和宣传的目的,邀请当时著名的随军画家和摄影家汉斯?利斯卡亲笔绘制后刊登在二战中极为有名的宣传绘画杂志“Signal”1943年第7号(4月1日发行)中,利斯卡以丰富的笔调和粗犷的线条生动再现了那一系列过程。给图画搭配的叙述性语言是:“仅在五个月前还未获得任何勋章的这位战士,现在已经成为代表德国军人英勇斗志典范和最高级荣誉勋章的 ‘橡叶骑士章’的拥有者”。 从利斯卡的版画中还能明确的识别出在9月15日的战斗里普利莫茨指挥的那辆III号突击炮是F型。(这也显示了画家拥有的敏锐的观察力和丰富的武器知识。)有关Signal杂志中刊登的各时期宣传画现在已经有了英文的复刻版本名为《Graphic Action》。汉斯?利斯卡绘制的9月15日的战斗场景刊登在《Graphic Action》第46期。

1943年1月末,接替去年12月中战死的上任营长法格德斯上尉,从德国国内委派新任指挥官。当第667突击炮营全体人员在代理指挥官齐特勒中尉率领下列队引接的时候,那些自突击炮连组建时期开始就一直在第667突击炮营服役的老兵们惊喜的发现新营长赫然是首任连长吕茨奥上尉。自然,从知道即将回归原籍的那一刻起,吕茨奥也深深为再次能指挥这支国防军中战绩最辉煌的突击炮部队而感到骄傲。 当时中央集团军群战区的大致情况如下:当保鲁斯指挥的第6集团军在斯大林格勒铁定了面临即将被全歼的命运以后,中央集团军群经过1942年冬季的苦战依然在距离莫斯科150公里处的耳热夫确保了一块狭小的突出部。正如日后德国著名外交新闻官员保尔?卡雷尔在他的著作中《焦土作战》中将其称之为‘通向克里姆林宫道路上最后的一处壁垒’那般,德军在耳热夫地区构筑了仍然可以威胁莫斯科方向上的突出战线。这在苏联最高统帅部看来也是可能再次促发希特勒重新燃起攻击莫斯科的「希望的灯火」。只不过为了维持这处飘摇欲熄的灯火,德军必须不断向其中灌注充做灯油的部队。在斯大林格勒获得巨大胜利以后,苏军得以调动部队逐渐向耳热夫地区集中,面临东线战场各方向上的兵力都处于捉襟见肘的窘态和苏军优势兵力随时可能发动的攻击,出于现实战略的考虑,这一次元首到没有再固执己见,相反的不再做兵力的无谓浪费。在他本人亲自过问下德军决定实施有限的后撤,缩小战线,并于3月1日起发动了「水牛作战」

「水牛作战」战役至3月22日基本上以德军的成功撤退而告终,第667突击炮营在这次战役里的表现依然出众,这阶段的活跃人物是第3连的一位排长奥弗洛斯坎普少尉。率领第3连的突击炮在协助由盖拉耶斯中将指挥的第98步兵师的战斗中击毁了众多的苏军坦克。少尉本人凭借40辆的战绩于1943年5月15日获颁骑士十字章。第98步兵师也在每日向军和集团军递交的战斗报告中经常以赞美的语气提到第667突击炮营。德国的前线宣传媒体在3月27日向东线战场各部队宣告了第667突击炮营取得600辆战绩的战报。 3月末。赴任刚满两月的吕茨奥上尉在战斗中身负重伤,从而满怀遗憾的离开了这支他深爱着的部队。其后,吕茨奥少校调任为参谋军官,再也没有返回到第一线部队。继任营长是老资格的德意志金十字章获得者第2连连长齐特勒上尉。前文已经叙述过,齐特勒在法格德斯上尉战死后曾短暂的指挥过第667营。与此同时,第2连的指挥权交由伤势痊愈后刚返回部队的原第3连连长瓦格纳中尉。 当德苏双方围绕着南方的库尔斯克掉调动兵力之时,第667突击炮营则渡过了相对平静的4月-7月。进入8月份以后,中央集团军群战区内战况急转直下。苏军挟库尔斯克胜利之势,于8月初在维亚季马地区发动大规模攻势,8月7日苏军在维亚季马西南方向的纳杜施达地带突破格莱纳中将指挥的第268步兵师防线,突入德军纵深。为了堵住突破口9日,投入了第667营1连的部分兵力。在战斗中一辆突击炮车长的斯蒂尔预备役下士,冒着枪林弹雨下车连接好牵引绳将陷入泥泞的僚车牵引回己方阵线,途中又开炮击毁威胁步兵阵地的苏军坦克,同时解救了数十名掷弹兵。在第268步兵师官兵的联名推荐下,8月13日,斯蒂尔预备役下士获颁骑士十字章。 由斯蒂尔牵引回阵地的那辆受伤突击炮上的车长托里加中士在8月15日受伤前,于斯摩棱斯克周围的战斗中也充分发挥了战斗能力,并在8月23日获颁骑士十字章。

8月28日的国防军战报中公布第667营的战绩达到800辆。 为了表彰第667营在战斗中的杰出表现,第4集团军司令官海因里茨大将于8月15日亲笔提写的嘉奖令中提及‘第667营以2个连的兵力……数次击退了苏军进攻……’,当时第2连暂时配属给第56步兵师指挥。 经过在耶里涅,洛斯拉维利,库里切夫等地的一系列后退阻击战斗后,1943年10月下旬第667连在莫格列夫上车,由铁路运输到斯摩棱斯克。在补充了油料弹药后于10月29日配属特拉乌特中将指挥的第78突击师战斗序列。不久,第667营的战绩上升到对于一个突击炮营而言史无前例的1000辆!,而就在11月14日国防军战报以头版头条宣告:「自1942年8月以来,由齐特勒上尉率领的陆军独立第667突击炮营在斯摩棱斯克以西地区取得了击毁敌军坦克1000辆的战绩。」之后不到一周的时间内,整个第667营的战绩已经上升到1120辆。其后的几天内营指挥部的通信班几乎被兄弟部队发来的众多贺电所淹没。11月18日,为了表彰长期以来在指挥部队方面的杰出表现,齐特勒上尉被授予骑士十字章。这也是第667突击炮营连同以后的第667突击炮旅最后一位此项勋章的获得者。 在此之后,有关第667突击炮营的战斗记录渐渐的不再那么引人注目了,部队依次配属第113步兵师和第252步兵师,转战于维得布斯克,内维利等地,战斗记录中,除了第3连连长维尔费恩中尉于1944年1月获颁德意志金十字章以外,并未遗留太多的篇章。

1943年12月中,第3连的资深突击炮兵们纷纷被抽调出第667营,调任新组建的各突击炮单位,扩充基层部队的战斗力。第1连基尔希纳军士长在1943年5月即转调至第341突击炮营。 整个1943年就在独立第667突击炮营充满辉煌战绩的战斗岁月中度过。

第三阶段:陆军独立第667突击炮旅/突击炮兵旅

1944年2月25日,根据OKH的发布的命令,陆军各独立突击炮单位开始将编制从「营」升格为「旅」。理由是自1943年后期以来陆军各步兵师所属的一个坦克歼击营中有一个连全部换装突击炮。通常番号是是第1营的这个坦克歼击营,也被称为「突击炮营」,因而从名称上与独立突击炮营发生混淆。在同一种称呼下,一方隶属炮兵总监管辖范围,乘员是突击炮兵;另一方隶属步兵总监指挥,乘员是接受反坦克歼击训练的步兵(或称为反坦克歼击兵),所以从名称尚必须加以区别。自各独立突击炮营升格为「旅」以后,部队的定义逐渐明朗化,「旅」即是指突击炮兵部队,「营」即是指自行坦克歼击部队。尽管这只是名义上的称呼,各突击炮旅仍然同营时代一样为3个连编制,但各排均增加了1辆突击炮,全营共增加了11辆,战斗力提升了近50%。 在此期间,以第667突击炮旅为代表的少数战绩彪炳的部队得到了特殊的优待措施,在1944年初首批从「营」编制升格为「旅」编制时,额外配属了 一个「随同掷弹兵连」和两个「轻型随同坦克连」,全旅的战斗力扩充到6各连编制。这些配属「随同掷弹兵连」后在较大程度上增强了战斗力的受优待部队也在名义上升格为‘突击炮兵旅’「Sturmartillerie-Brigade」,有别于普通的‘突击炮旅’「Sturmgeschutz-Brigade」。

1944年6月22日以后随着苏军发动的旨在一举消灭德国中央集团军群的夏季大攻势后,战况不断恶化。地处白俄罗斯首都明斯克以西战线的第667突击炮兵旅连同德国陆军引以为傲的装备更加精良的独立重坦克营有如「怒涛中挺立的礁石」般拼死奋斗,但中央集团军群的战线最终仍然在以不可阻挡之势攻击向前的苏军钢铁洪流面前慢慢破碎,直到崩溃。包括旅长齐特勒上尉,第3连连长奥弗洛斯坎普中尉在内的大批资深突击炮兵相继战死,第667突击炮兵旅遭受到前所未有的人员伤亡的沉重打击。 1944年8月,所剩无几的第667旅的残余人员好不容易从前线艰难的杀出血路,一路后退到旧波兰境内博兹纳尼(现名博岑),在此地合并了同样在白俄罗斯前线遭受毁灭性打击的第245突击炮旅残部。。由原第245突击炮旅指挥官库纽普林格少校任重建的第667突击炮兵旅旅长。 9月至10月间,第667旅被抽调至西线战场,在德国西部古都亚琛附近地区战斗,在此期间部队于9月下旬接受了19辆III号突击炮和12辆III号突击榴弹炮。11月原先配属的2个随同型伴随坦克连」被解散。战斗力下降为4个连。 其后,1944年12月第667旅参与了德军西线战场发动的最后一次大规模攻势作战。在这场被成为「突出部战役」的战斗中,第667旅几乎没有得到出手的机会,部队现存的战斗记录仅为战役开始前配属老上司莫德尔元帅指挥的B集团军群所属SS第6装甲军,担任预备队,在战役即将结束前才匆匆被推上前线。 在德国本土保卫战中,部队转战德国各地与美军交战,1945年4月10日,部队的战斗力下降到III号突击炮6辆,IV号突击炮4辆,IV号自行高射炮4辆,7.5cm反坦克炮12门(牵引或自行式),可动数量更加少。似乎为了表彰第667突击炮兵旅长期以来的卓越战斗力和取得的优秀战绩,在1945年5月10日德国投降后的第2天,OKH仍旧授予旅长纽普林格少校德意志金十字章,为整个第667突击炮旅的漫长的战斗生涯划上了休止符。

本文内容于 2010-7-30 15:28:36 被liebe渐编辑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