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告席上的警察(二)

荒原秋 收藏 0 488
导读:  我和张宗鑫以及他父亲张印举等人从交警队出来以后,大家一致认为应该积极地筹备钱为伤者交医疗费,以争取人家的谅解。   张印举态度也很诚恳,第二天就开始往医院伤者的户头上交钱,并且和我一起看望并慰问伤者。因为牵扯张宗鑫与李方颖的关系,牵扯参加我家宴请的事才出了这么一档子事,我认为不管在法律上是不是牵扯到我,我都应该给予张宗鑫和张印举适当的帮助,因为我感觉这种帮助不仅对于张宗鑫、张印举是一种宽慰,也对伤者是一种实际的帮助。于是我也凑了两千元钱让李方颖给张印举送过去,李方颖在送这两千元钱的时候也与他们几个

我和张宗鑫以及他父亲张印举等人从交警队出来以后,大家一致认为应该积极地筹备钱为伤者交医疗费,以争取人家的谅解。


张印举态度也很诚恳,第二天就开始往医院伤者的户头上交钱,并且和我一起看望并慰问伤者。因为牵扯张宗鑫与李方颖的关系,牵扯参加我家宴请的事才出了这么一档子事,我认为不管在法律上是不是牵扯到我,我都应该给予张宗鑫和张印举适当的帮助,因为我感觉这种帮助不仅对于张宗鑫、张印举是一种宽慰,也对伤者是一种实际的帮助。于是我也凑了两千元钱让李方颖给张印举送过去,李方颖在送这两千元钱的时候也与他们几个把兄弟一起凑了两千多元共四千多元一块交给了张印举。我还明确告诉张印举,到最后,所有的费用我也会拿出一部分来。


起初的几天,往医院送钱的过程一直没有间断,等伤者第一阶段的治疗过去之后,暂时就不需要太多的费用了,这时我的同事王克军告诉我,他亲戚这边有这么一个意思,就是把医疗费拿了就算完,没有其他的要求,同时他告诉我,另一个伤者那边也是这个意思。我把王克军的话转告给了张印举,张印举说再问问郭书清吧。因为在两个伤者当中,王克军的亲戚的伤相对轻一些,检察院郭书清的婶子的伤比较重,虽然王克军这样说,我们认为仍然有必要再找郭书清核实一下。于是我给郭书清打电话,打电话时张印举就在我跟前,我的手机音量很大,电话里说什么他能听清楚,结果郭书清的说法非常含糊,听了郭书清的话,张印举的表情发生了变化,他说:既然这样,现在就先别再交钱了,反正救命的钱咱交了,把钱交够了都不能保证孩子不进去(被判刑),以后再说吧。然后从那一天起,就再也没有到医院去交钱。


一个多月之后的11月18日,张宗鑫以交通肇事罪被刑事拘留;11月20日,我和张宗鑫又同时被作为民事责任的被告被告上法庭。同时我的住宅楼被法院查封。


李东华于2010年7月30日


(原创纪实连载,自由转载)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