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西点军校来 第二卷.西点 003.士兵·高级军士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97.html


(第二章所有军人的真实资料已经过弱化,请勿对号入座!对于认为本书故意夸大其词者,一句话,信也好不信也好书还得写下去。)


飞机在纽约州落下,我们一行人提着简单的行李快步随大使馆的那名工作人员走出了机场。

西点军校派了人过来接我们,是两位军士长,连一名尉官都没有,不过听完两名军士的自我介绍后,我被他们军龄给震到了,两人都是入伍近二十年的老兵了,也是西点军校里资格最老的几位军士之一,而他们日后也成为我们学习训练生活中的首席顾问,比起来两个尉官或校官,我宁愿这两位军士来接我们。

皮肤黝黑的是来自己加州的塔斯,身体高大的白皮肤的叫罗拉,两位都是西点军校联络处二级军士长

在这里不得不说一下我日后对美军军士制度了解的情况:美军现役士兵分为十个等级,即三等兵(新兵)、二等兵、一等兵、下土、中土、上土、 三级军士长、二级军士长、一级军士长和军种总军士长,是美军各军种士兵中的骨干力量与构成部份。

而塔斯与罗拉两人就是美军千千万万军士之一。

我们跟随着塔斯与罗拉上了停车场的车,这是一辆,是一辆民用的车,类似于我们常见到的小型客车,二十来个位子,车牌号是一个普通的数字英文组合。我们一行人可谓是大吃一惊,最重要的是车身上面还喷着“某某出租汽车公司”,难道西点军校接待我们这种所谓的“国际友人”就是用这车吗?

带着疑问,我们一行人上了车,除了大使馆那位年青的伙计与两位军士谈笑风生外,其它人都安静的找寻座位坐了下来,这时领队林欣笑着说道“军士先生,能给我们介绍一下纽约州的风景吗?”。

哈斯坐在副驾驶位上回头展示着迷人的微笑,他的牙齿确实很白,“哦,完全可以,女士。。。”紧接着就是一大堆我们这群尉官们都听不懂的英语,但林欣则享受着这位黑人军士不断的指着车外的建筑物介有声有笑的说着。

我们所谓的六级英语真的很鳖,除了一些基本的词应该说是单词,例如真美,很不错,传统,三百年前,建筑,尖顶屋,面包,奶油,牛排,意大利粉。。。等等词,还是靠自己注意力集中加自我分析才得来的。

我从那开始就发誓一定要将英语学会,不为别的,只为有朝一日在阵地上我能用英语对着喇叭里吼道“你们已经被包围了,举起手来走出壕沟”,虽然这个动机不纯,但我依旧打算好好学英语,我目的不是为了出国或考某个托福。

林欣领队显示被这个哈斯军士美式幽默给搞笑了,两人在车上不断的用英语交流着,而我们包括那个大使馆的先生全部安然入睡,我相信大使馆那位先生的英语水平比我们或者说比林欣会更高,可能是林欣他们交流的话题引不起这位大使馆先生的关注,他靠着窗户也睡了。

这里我强调并不是我们不尊重这两位军士以及司机先生,但我们真的很累,坐飞机过程中到也无所谓,但在起飞之前,中国是晚上,而美国是白天,所以我们此时享受着阳光的同时也告诉我们一晚上没有睡了,其实一晚上没有睡到也无所谓,谁叫咱们是军人,最郁闷的是走之前我们进行了十来天的训练会操加政治学习加纪律条例以及相关的国际资识了解,英语复习,我们是被这些玩意给弄得晕晕忽忽的。


当我醒来时,我看了一下手表,指针只转动了十五分钟,看着车窗上的时间,我迅速的调整了时间,换了时区,这是一块军区送给我们的防水防暴防尘军用手表,迷彩色很玩具型,但手表上印有的八一两个字让我格外珍惜。

“谷军,你不休息啦。。。”林欣笑着问我,林欣坐在副驾驶位后面,一身军装将她包裹得玲珑可爱,如果不是认识知道她的资料,谁也不会认为林欣已经32岁了。

“习惯了,不到晚上我睡不着,十五分钟足够我休息好了。。。”我淡淡的笑道。罗拉军士坐我前面一个位,我刚说完话就见他弯腰从前面的箱子里拿出两瓶水,递给我一瓶,而此时我看到他的右手上面只有了三个手指头。

“为什么?”我指着他的手指问道,虽然我知道这样并不礼貌,但军人的直觉告诉我罗拉与塔斯两人军旅生涯并不平凡,他们肯定有着精彩的过去。

“枪伤。。。”我听懂了。

“战场吗?”我问道。

“是的。。。90年在伊拉克受的伤,很幸运只是手指被枪击到了。。。AK子弹击中的,我讨厌战争。。。”罗拉显得有点沮丧说道,看来那是一场让他一辈子都无法忘记的战争。

资料记载,1990年8月2日至1991年2月28日期间,以美国为首的由34个国家组成的多国部队和伊拉克之间发生的一场局部战争。1990年8月2日,伊拉克军队入侵科威特,推翻科威特政府并宣布吞并科威特。以美国为首的多国部队在取得联合国授权后,于1991年1月16日开始对科威特和伊拉克境内的伊拉克军队发动军事进攻,主要战斗包括历时42天的空袭、在伊拉克、科威特和沙特阿拉伯边境地带展开的历时100小时的陆战。多国部队以较小的代价取得决定性胜利,重创伊拉克军队。伊拉克最终接受联合国660号决议,并从科威特撤军。

罗拉所说的就是这场战争,他永远的失去了两个手指。

从罗拉断断续续的说话以及林欣上校的翻译下,我们知道塔斯与罗拉两人都在战场上呆过,受了伤返回美国后,被安排到了后勤部门工作,五年前转入西点军校任二级军士长。同时罗拉告诉我们,他和塔斯要升为一级军士长了,我们拍掌为他两庆祝,但我看到他俩没有一点开心的样子。

车子在司机的熟悉掌控下朝着西点大学而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