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西点军校来 第二卷.西点 002.士兵·我的兄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97.html


飞机划破长空。。。

我坐在靠通道的位置,我身边前面后面坐着我这们十人,我细细的打量着每一个人,都如同我一样,新鲜而又羞涩。

我得介绍一下我这群赤膊黑皮的兄弟们。

张建,原籍四川广安,12岁跟着父亲上了西藏,17岁入伍到兰州军区某步兵团,19岁考入军校,毕业后分配到兰州军区某特种大队,现在23岁,他和我是同一年兵,他的士兵生涯我不了解,但我知道他的父亲是西藏某师的政委,三代共计出了八位军人,他和我一样是高中毕业,生性顽皮,但人不错而且酒量很大,只可惜在军校的三年里并未与他喝过几次酒,他有个外号叫做“酒王”。

李子谦,广东人梅州人,那里出来过叶剑英那样的老帅,而他家乡距离叶帅故乡也就百来公里。今年24岁,比我早一年当兵,他考入军校之前已经是中士班长了,他讲着一口带着白话的广式普通话,皮肤白皙,爱好口琴与下棋,在学校时我们都叫他“小白脸”,虽然他并不是真正的小白脸,个头很高,差不多一米八五,这与我了解的广东人相比他算高的了。

陆明,山东威海人,和我一样来自某农村,从小就是满地跑的家伙,学生时代就参加过各种运动会,96年考入了山东某体育学院,一年都未读完就跑去参了军,入伍到福建某集团军,不过他是个炮兵,但意外的是他一米九的个头竟然被无情的划拉到炮兵后勤喂猪,任何事情都难不到这条汉子,评着他夜间的加操训练与平时在猪圈旁的努力学习,竟然以团第一名的成绩,集团军第三名的成绩成为了我的同学。陆明没有山东汉子那种肌肉感,苗条得如同女人一样,我甚至认为他那一年多的猪白养了,因为他养的猪白白胖胖,不仅为连队创造了收入,还因为这个荣立了三等功,但他却瘦得只留下个骨架,陆明在学校时是我班的班长兼作战副队长,忘记说了他当年在休育学院时是田径运动员。

另外其它几位简单的说一下。

外号屠夫的中尉元刀,26岁,军校毕业已有三年,一个长满着肌肉感的男人,下巴胡子永远是刮得干干净净,显示着铁青色,他来自山西大同某部队,来之前已经是代理连长了。听说他的连队是团里甚于师里名号都是响当当的连,而在他驻军的那块地方流传着“惹谁都不要去惹那群兵哥”的说法,传闻去年他还是副连时,他连里有一位老兵退伍在外面喝了点酒与旁边桌子上几个小混混发生了点茅盾,结果人家叫了两车人将那老兵揍了一顿,结果老兵走之前的那个晚上被屠夫知道了,硬是拉了两个排在整个县城找人,最后从一个黑网吧里将那群人给拖了出来到大街上一顿狂揍,最后还是当地公安局局长看不下去了出手相救,那群混混才得已活命,最后还是有两人变成了残疾,屠夫走时丢下一句话“惹谁都不要惹我。。。”。至于他的身世背景这个我到现在也不清楚,另外元刀全说俄语,这个让我们很震惊。

吴秋水,贵州凯里人,中尉,来自北京军区卫戍部队,新兵连时呆在农场,第二年时农场改制转到了八达岭附近一个团里,第三年中士文书期间考入军校,一手漂亮的行书和一个优美的歌喉,曾经以《老班长》这首小曾的歌曲响遍全团,每一个听到他歌声的人都说如果你吴秋水早出来几年,就不会有小曾如今的红火了,他也是我们这几个人里唯一一个有女朋友的,听说他的女朋友是位空姐,我甚至在想像他的女朋友是不是像现在我们坐的飞机上这群空姐那样的漂亮温柔呢。不过吴秋水后来告诉过我,别以为打个空姐这辈子就活在温柔乡里,她们在外面受了气没地方撒都是跑回来撒气的,兄弟劝你以后找个打拳的,火气在外面撒了回来温柔多了,这句话也成了我们这些兄弟找女朋友的唯一标准。

另外一个中尉肖凯,中尉,湖北人,家就住在长江边,隔岸就是湖南的岳阳楼,学生时代抱着忧国忧民的想法努力读书,95年以县高考状元进入了某国家重点大学(名字不提了,以免打击现在的学生们),但进了大学后才发现这不是自己想要的,便退学回家,年底报名参军,当接兵干部知道他曾是某重点大学自动退学生后,大为一惊,当场拍板这个兵我要了,就这样他到了济南某师,新兵连后成为团里宣传股一个新兵蛋子,当年就在军事刊物上发表文章若干,第二年更是著有长篇军人写实小说并出版,同年被保送陆指,现为济南军区某团某连指导员,也是我们小队里唯一一个英语过了八级的。

唯一一名上尉温安,河南人,今年29岁,广州军区某特种大队中队长,年青时在少林寺学艺十二年,参军后靠着手里的拳头硬是将自己从新兵打到了军校,之后又打入了特种大队行列里,不要认为他就是一个只会打架的男人,他竟然精通日语,他说是他姐姐教的,因为他姐姐在日本留学。在他面前,我们就如同他的弟弟,而他就像哥哥般关心着我们。

这里不得不说一下我们的领队兼翻译官林欣,这是一个非常知性的女人,知性,就是知识面广而且又性感(这样解释会不会被爆头)。上校军衔与她32岁的年龄极其不符,不过深入了解后才知道,她的军旅生涯比我们早远了,林欣是特招入伍的文艺兵,十三岁加入部队,十五岁荣立一等功,十六岁保送到解放军艺术学院,十九岁毕业时她竟然放弃了回文工团任职的机会去了云南,在云南某师,她从少尉开始就呆在军营里,从代理女兵排排长,排长,副指导员,男兵连副指导员,连长,团宣传处干事,宣传股股长,本以为她应该在这条文艺宣传战线上继续走下去时,再次放弃了这样的机会,进入了云南某师新组建的快速作战大队(后来改为特种作战大队),那时她已经25岁了,这个年龄加入快速作战大队可想而知她在受多少苦。。。从队员到大队的教导员,30岁时才从大队调入团里任副参谋长,参谋长,在她32岁之际被调回北京军区。

一个让男兵都感到可怕的女人如今却像白领一样坐在飞机里优雅的喝着矿泉水,迷人的微笑让我回头霎那间得以定格,她真美。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