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联红军入疆作战内情?助盛世才成为“新疆王”

世界王牌 收藏 2 1582
导读:从苏俄十月革命胜利到二战结束的20余年间,新疆地方政权更迭频繁,局势风云变幻。其间,苏俄(1917年11月7日俄国十月革命之后到1922年12月30日苏联成立之前,俄国的名称为苏维埃俄罗斯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简称苏俄)红军以及后来的苏联红军多次入疆作战。那么,红军缘何出国入疆作战,他们的到来对新疆局势发挥了怎样的作用呢? 1921,苏俄红军入疆围剿“白俄” 1917年十月革命后,俄国旧军队中的保皇党、军国主义者、自由民主分子和温和社会主义者,组建了一系列军事组织,与当时布尔什维克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从苏俄十月革命胜利到二战结束的20余年间,新疆地方政权更迭频繁,局势风云变幻。其间,苏俄(1917年11月7日俄国十月革命之后到1922年12月30日苏联成立之前,俄国的名称为苏维埃俄罗斯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简称苏俄)红军以及后来的苏联红军多次入疆作战。那么,红军缘何出国入疆作战,他们的到来对新疆局势发挥了怎样的作用呢?


1921,苏俄红军入疆围剿“白俄”


1917年十月革命后,俄国旧军队中的保皇党、军国主义者、自由民主分子和温和社会主义者,组建了一系列军事组织,与当时布尔什维克领导的红军武装对抗,被称为白军、白卫军甚至白匪军。落败后逃到国外的白军及难民,被称为“白俄”。


1918年,十月革命的战火很快燃及与中国新疆接壤的俄国中亚地区,中亚的白俄旧政权在红军打击下迅速覆灭,白俄旧将纷纷率部向俄国与新疆边境溃逃。数目庞大的白俄匪军及苏俄难民涌入新疆,不仅扰乱了新疆各族人民的生产生活秩序,而且成为极其危险的不稳定因素,处理稍有不慎,便可能引发暴动。


民国时期新疆首任省长兼督军是杨增新。从1912年到1928年,新疆在杨增新的控制下,基本保持了稳定。巴奇赤和阿连科夫率残部逃到塔城和伊犁时,杨增新采取灵活政策:一方面坚持收缴其武器,另一方面在指定地点对他们妥善安置,并尽量避免了苏俄红军越境追击。


白俄军人及难民生活困窘,一些白俄军官如巴奇赤、阿连科夫之流蠢蠢欲动,妄图把新疆作为其反共反苏的基地和后方。阿连科夫到迪化(1954年2月1日更名乌鲁木齐)后,与驻伊犁、塔城的白俄官兵相约,共同起事,夺取北疆。1921年1月,阿连科夫派手下华人祁海山到奇台县城侦察,结果被抓获,供出暴动计划。杨增新调兵将阿连科夫部包围,勒令缴械。阿连科夫被送往迪化软禁,1923年遣送内地时为冯玉祥部队扣留,引渡给苏联后被处死。


在苏俄红军和白军的内战中,一开始杨增新持中立态度,但以后形势的发展大大出乎杨的意料,特别是以巴奇赤为首的大批沙俄白匪军逃入塔城后兴风作浪,杨被迫改变了中立立场。但新疆兵力匮乏无法解除白匪军威胁,杨增新决定联合苏俄红军,共同消灭对新疆安全稳定威胁最大的巴奇赤白匪军。


1921年5月17日,新疆省政府同苏俄签订了共同采取军事行动剿灭白匪军的协定。24日,苏俄红军2000余人从巴克图卡进入新疆塔城。红军以部分兵力包围塔城,并在中方军警引导下俘虏白俄官兵950余人,大部分兵力赶赴额敏,进攻巴奇赤、诺维科夫白匪军主力。巴奇赤、诺维科夫战败,率部逃窜。巴奇赤逃到承化,阿山(今阿勒泰)道尹周务学在抵抗失败后自杀殉职,布尔津县知事鲁效祖战败撤走,白匪军趁机占据了承化、布尔津,进入阿山,阿山的形势一下子紧张起来。


这时,进入塔城作战的苏俄红军已撤回国内。巴奇赤白匪军进入阿山后,大肆抢劫新疆农牧民,还征调战马、整顿军队,准备进攻新疆其他地区。巴奇赤还鼓动当地蒙哈王公宣布独立,并派人到外蒙古与谢苗诺夫白匪联络,企图长期霸占阿山,使之成为反苏反共基地。倘若巴奇赤一伙阴谋得逞,新疆局势的发展将不堪设想。


面对如此严重的局势,杨增新决定再次联络苏俄红军,共同消灭或驱逐阿山地区的白匪军。苏维埃政权也担心新疆境内的白匪军卷土重来,于是经过谈判,双方很快达成协议:苏俄红军出兵新疆剿灭白匪军后,立即退出中国;新疆当局为入境作战的苏俄红军免费提供所需粮食,而苏俄则免费向新疆军队提供部分弹药。为避免出现不必要的麻烦,杨增新特意指示新疆代表在协议中规定苏俄红军作战范围仅限于阿山一地。


1921年8月28日,苏俄红军将领诺兹克雪洛夫率骑兵、步兵和炮兵4800余人从苏联斋桑出发,分两路进入阿山。经过战斗,9月3日,将巴奇赤白匪军赶出布尔津,6日攻克承化,共毙敌400余人,俘敌2000余人。在两军联合打击下,巴奇赤和诺维科夫带领的白匪军纷纷缴械投降。9月18日,巴奇赤、诺维科夫残部经青格里河、布尔根河一带逃入外蒙古。9月末,苏俄红军全部撤出新疆。


苏俄内战爆发以来,白匪军残部、难民逃入新疆的不下三四万人,骚扰新疆百姓达两三年之久,新疆各族人民因此蒙受了重大损失。杨增新在苏俄红军的支援下,剿灭了白匪军残部,维护了国家的安全,使新疆避免了一场灾难。


制造假象:盛世才申请加入苏共


在民国时期新疆的统治者中,盛世才被称为“新疆王”。在盛世才取得新疆统治权的过程中,苏联红军发挥了决定性的作用。


盛世才,1892年出生于奉天开原,曾在日本东京明治大学攻读政治经济学,后在奉系将领郭松龄推荐下到日本陆军大学深造。1927年回国,1930年底到新疆,并被任命为军官学校战术总教官。两年后,盛世才已是东路剿匪总指挥,屡战屡胜,威望日高。当时新疆省主席是金树仁,自1928年执掌新疆后,金对新疆各族人民的压迫十分残酷,激起了仇恨和反抗,一些地方也趁机纷纷割据独立。1933年4月12日,新疆发生“四一二”政变。金树仁仓皇逃离迪化,教育厅厅长刘文龙被推举为新疆临时省主席,手握相当兵力的盛世才被推举为新疆临时督办。12月,盛世才迫使刘文龙辞职,指定年迈多病的老官僚朱瑞墀为省主席。1934年3月,朱病死,盛世才集军政大权于一身,开始了对新疆的独裁统治。


盛世才上台之初,政权并不巩固,实际控制区域只限于省城一带。当时还有占据北疆的马仲英(马步芳堂弟、陆军新编第36师师长)和张培元(伊犁屯垦使兼新编第8师师长)这两股势力,与盛世才形成三足鼎立的局面。马、张二人兵力皆多于盛世才,两人联合行动,准备随时夺取政权。与此同时,一些地方势力也伺机而动。


起初,盛世才选择争取南京中央政府的支持,但中央政府对他并不信任,并试图借马、张牵制盛世才。盛世才只好把目光转向国外,当时对新疆局势有影响力的只有英国、日本和苏联。英国与新疆距离遥远,而且支持“东突”伪政权与盛世才为敌;日本则支持马仲英,且当时中日矛盾日趋激烈;盛世才只有向苏联求援。盛世才深知近在咫尺的苏联对于新疆的重要性:不仅新疆的日用品基本上来自苏联,而且苏军随时可以开进新疆。盛不断派人与苏联接触并求援,他自己也装出信仰共产主义的样子,讨好苏联。


新疆“四一二”政变后不久,盛世才公开表示承认原金树仁政权与苏联签订的《新苏临时通商协定》,并表示愿在此基础上进一步发展双边关系。同时,盛还试探性地派新疆省外交署长陈德立到苏联驻迪化总领事馆,向总领事孜拉肯表示愿意在《新苏临时通商协定》的基础上进一步增进彼此的友好关系。之后,盛世才又邀请孜拉肯等人到家中做客,向他们展示《资本论》、《共产党宣言》、《列宁主义问题》等书籍,并称这些书都是他密藏的,他在学生时代就相信社会主义,认为中国只有走共产党的道路才有前途,因此希望与苏联合作,在新疆建立苏维埃政权。对苏联来说,一个稳定而亲苏的新疆地方政权与它有着直接的利害关系,可使与新疆接壤达3000多公里的中苏边境平安无事。面对盛世才的亲苏姿态,苏方随后作出了反应。1933年8月3日,苏共中央政治局下达对新疆工作的指示:“必给新疆地方政府以积极的支持,以粉碎马仲英和其他回人的队伍。”


1933年夏秋,盛世才与马仲英在奇台、迪化南部展开激战,盛部损失惨重。11月,张培元和马仲英结成联盟,准备以优势兵力两路夹击盛世才。形势对盛世才非常不利,他派陈德立等赴莫斯科,寻求军事援助。1933年11月底,苏方阿布列索夫出任迪化总领事,全面负责对新疆的援助工作。随后,双方签订了军事援助密约。苏联决定支持军阀盛世才,引起世界革命派的强烈反对。共产国际致函联共(布)中央,陈述了不能支持盛世才的各种理由。但苏联决策者这时考虑的不是意识形态原则,而是现实的国家利益,所以并没有取消支持盛世才的决定。


1933年12月,张培元自伊犁向迪化进军。张部攻占了塔城,截断了盛世才从苏联运入军火的通道。1934年1月,马仲英亲率2万骑兵从吐鲁番出发,于1月12日包围迪化,占领了城东飞机场、无线电台及城西的蜘蛛山。迪化形势岌岌可危,盛世才急电莫斯科出兵相救。为了表达他对共产主义的“忠诚”,盛世才还申请加入苏联共产党,并要求将新疆作为一个自治区或加盟共和国划归苏联。


盛世才是如何成为“新疆王”的?


苏联红军出动前夕,张培元抓获了几个准备在伊犁地区发动武装暴动的青年。这些青年大革命时期在苏联留过学,张培元派人到苏联驻伊宁领事馆问那几个青年是否与苏联有关,领事馆不承认有牵连,张培元处死了这几个青年。张培元据此断定苏联不会出兵干涉,于是率大军倾巢出动,企图先马仲英一步攻入迪化。张培元大军出动后,伊犁后方空虚。1933年12月,两个旅的苏联红军从苇塘子进入塔城,切断了伊犁与前方张培元的联系。同时,苏军一个加强团从霍尔果斯进入伊犁,改换中国军服,自称“塔尔巴哈台军”(意思是盛世才所属的来自塔城的归化军。归化军指民国时期新疆境内的白俄组成的部队,为新疆军阀效命),直捣张培元老巢。留守伊犁的张培元部四散逃亡,苏军迅速占领了伊宁、绥定、惠远三座县城。张培元得知自己的前敌总指挥杨正中在三道河子失利及红军入境的消息后,企图率部越过冰大坂南下。1934年1月6日,张部走到铁板沟时,突遇狂风大雪,饥寒交迫的士兵纷纷逃回伊犁,张培元无力制止,又担心自己为敌人所俘,绝望中开枪自杀。


杨正中得知张培元自杀消息,打算夺回伊犁,但被苏军击败。1月20日,盛世才部进入伊宁,张培元的新编第8师残部被盛世才改编为新疆边防军第7旅。进入伊犁的苏军撤回苏联,撤离前把惠远城内长期积存的火药堆积在一座城门洞里连同城门一起炸毁。在苏军支持下,盛世才在短短20天的时间内就击溃了张培元部,南京的国民党政要目瞪口呆。


张培元老巢被苏联红军摧毁,迪化这边的盛世才却频频告急。1月13日,马仲英率部包围了迪化城。时值隆冬,城内粮草不足,守城军民在饥寒交迫中苦苦抵抗。马仲英不愿损耗过多兵力,在几次攻城未果的情况下,采取了长期围困、坐等盛世才集团困死或自动投降的办法。马仲英派飞机向城内空投传单,号召城内的东北军和地方军起义,同时分兵攻打孚远。盛世才只有再次请求苏联出兵相助。据盛世才当时的副官赵剑锋回忆:在马仲英围攻省城的30多天中,盛世才每隔一两天就在夜晚派车接阿布列索夫到督署商谈苏联政府出兵之事。


1934年1月中旬,苏联红军出动2000余官兵,从巴克图卡潜入新疆塔城。在中苏边界,苏联红军换上了盛世才早已准备好的民族军服,扮作归化军,从塔城外围南下,携带着山炮、野炮和装甲车等重型武器。马仲英部以逸待劳,红军先头部队首战失利,后来凭借重型武器才突破防线,进抵迪化。随后,苏联红军出动了飞机,炸弹倾泻在马仲英的阵地上,马部伤亡惨重。迪化城内守军趁机反攻,马仲英部仓皇逃窜。撤退途中,马仲英曾向南京政府发出电报,控告盛世才借外兵打内战,说自己将不惜一切,誓死保卫国土,同时呼吁南京政府制裁盛世才。蒋介石当时正在对中央苏区红军进行第五次“围剿”,怎能顾及新疆的马仲英?


此后3年,盛世才又平息了马虎山(马仲英的姐夫--编者注)等人的叛乱,在新疆的统治逐渐巩固下来。包尔汉后来说:“如果没有红军来援,盛政权在张、马的联合进攻下是支持不住的。”但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南京政府的势力无法进入新疆,使新疆有10年左右时间在政治上处于半自治状态。


平息马虎山叛乱后,苏联红军大部回国,剩余官兵分别驻守在疏附、和田及中印边境的赛图拉、黑黑孜江干等地。1937年8月21日,国民政府与苏联签订了互不侵犯条约,苏联大力援助中国,中苏关系进入蜜月期。苏联的大批军火物资通过新疆运往抗日前线。同时,新疆又是苏联中亚地区安全的一个天然屏障,地位至关重要。1938年1月,苏联红军的一个机械化加强团--红八团进驻哈密,守护着新疆东部大门,保卫盛世才的割据政权,这就使得国民党军队不敢轻易西进。


1941年苏德战争爆发后,德军兵临莫斯科城下,战局对苏联十分不利,见风使舵的盛世才转而投靠蒋介石。1943年1月,国民党新疆省党部成立,国民党势力进入新疆。国民政府要盛世才向苏联驻迪化领事和军事顾问提出撤退红八团的要求。3月16日,盛世才借新疆省驻迪化部队春季检阅结束的机会,向苏联军事顾问团团长瓦西里也夫建议撤离红八团。1943年3月,苏联政府作出驻新疆部队撤离的决定,但直至11月4日才撤离完毕。


一个国家未经邻国中央政府许可,屡次出兵到邻国境内作战,又长期驻军,从国际法上说,这是严重的军事入侵行为。正因如此,苏联红军出兵消灭伊犁张培元部后,盛世才在给国民政府的报告中说伊犁张培元被仇人击毙,隐瞒了张兵败自杀的真相。1934年苏联红军击溃马仲英部后,盛世才给国民政府的电报中只提自己军队追剿,只字不提苏军参战一事。不仅如此,盛世才也不许新疆官民谈论此事。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