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多部门清查黑诊所遭围攻 警察衣服被撕(图)

少鑫 收藏 2 1375


武汉多部门清查黑诊所遭围攻 警察衣服被撕(图)

面对执法人员,黑诊所的主人一脸不在乎



武汉多部门清查黑诊所遭围攻 警察衣服被撕(图)

穿碎花睡衣的女子突然冲上前来,拖住警察


打击黑诊所,执法部门不但没能没收医疗器械或罚款,反遭一群街坊“反攻”,场面险些失控。昨日,由武汉市卫生局牵头发起的打击黑诊所行动遭遇阻挠。


昨日上午十点,监督人员来到汉阳区城乡结合部的巷子口内一家无证诊所。屋内,除了一名正在打吊针的人外,还有一个中年男子。该男子身穿短袖衬衣,敞着四颗扣子,一见监督人员进来,就高声嚷着要对方归还医师证。


原来,这名男子就是黑诊所的“医生”,他名叫毛向荣,仙桃人。就在三天前,汉阳卫生监督所的工作人员刚对这家黑诊所进行了取缔,没收了药物,并扣押了他的乡村医师证件。


卫生监督人员做完现场笔录,毛向荣却拒绝签字。此时很多街坊跑来围观,诊室内颇为混乱,两名公安干警将毛向荣带出诊室,要求他协助调查。不料,一名身穿碎花睡衣的女子突然冲上前来,拖住警察。这时,围观的人群炸开了锅,一位名叫蔡焕鹏的老人叫嚷道:“这里看病很便宜!在别的地方打一针要八九十元,在这里只需要十几元。”对于监督人员的解释,不少人听不进去,还有人扬言称,若执法人员再来取缔该诊所就要发动街坊打人。诊室出租屋的房东老太太也情绪激动地叫嚷着,一些人跟着起哄。


混乱之中,武汉市卫生监督所医疗卫生监督科科长舒泉被打了两拳,汉阳区卫生监督所所长高胜雄的胳膊被抓破,武汉市公安局汉阳分局干警张俊辉的警服被撕破。为避免场面失控,执法人员只得撤退。


随后,执法人员又来到永丰乡龙阳新村。在对一家挂着“仙桃门诊”的无证诊所进行取缔时,执法人员同样受到了阻挠。执法人员刚将药品柜搬上货车,诊室的女主人就追上来,闭着眼睛,死死抓住货车后门。另一名穿着红花睡衣的老妇女,则对着执法人员大声叫骂。


取缔黑诊所,本可保障患者的健康甚至生命安全,谁知竟然遭到街坊的强力阻挠,这让一同前往的记者们始料未及。然而,从事卫生监督工作7年之久的舒泉却称,执法人员被攻击,是取缔黑诊所过程中的家常便饭。


链接


按照新医改精神,鼓励民营资本进入医疗服务业。开办私人门诊部须符合的规定:(1)两证齐全。行医者需持有医师资格证和医师执业证。(2)硬件条件需达到,如:医疗用房面积不得少于60平方,且具有相应的设备。


原因


居民为何“支持”黑诊所


武汉市卫生局监督处处长罗时珍介绍,在武汉,黑诊所主要集中在城乡结合部和大学周边,因为价钱低廉,就诊方便,不少人到黑诊所就医,让其有了生存空间。不容忽视的是,黑诊所内的药品虽然相对便宜,但来路不明,质量不能保证;其行医人员,有些有其他地区的行医执照,有些什么都没有,行医的技术和水平难以保证。一旦出事,其赔付能力极为有限。


现象


黑诊所容易死灰复燃


因为违法成本低,黑诊所容易死灰复燃。不少黑诊所甚至已经有了“经验”,只在行医点放置少量药品和设备。查处过程中,有的哭闹撒泼,有的聚众打人。而卫生监督人员缺乏相应的执法手段,难以形成威慑力。


应对


压缩黑诊所生存空间


被处罚两次后仍非法行医者,将被追究刑事责任。昨日,武汉市卫生监督所书记胡培光呼吁,打击黑诊所需要多部门综合治理。


武汉市汉阳区卫生局局长夏兴桥称,黑诊所的房东与黑诊所是利益共同体,若相关部门对为非法行医者提供出租屋的行为进行处理,则能堵住黑诊所的“出生”;药监部门也应依法查处向非法行医者提供药品的经营企业,给黑诊所“断奶”。


一方面要堵,另一方面还要疏。武汉市卫生局相关负责人说,要进一步加快武汉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和服务站的建设,真正让医疗价格降下来,切实满足老百姓的医疗需求。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