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奴隶到将军的“蒙古骑兵克星” 马芳——堪比卫青寒微,更兼子卿苏武精忠

汉家悍人 收藏 7 219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有这样一个人,他生活在明蒙战争最“白热化”的时代,一度因这场战争家破人亡,流落异乡,在明王朝日渐腐朽,北部边防废弛,遭遇蒙古“自成吉思汗后最杰出统帅”连年肆虐边陲的艰难困苦下,他却不屈不挠,亲手打造出一支敢于同蒙古铁骑硬碰硬的铁血军队,不但在抗击蒙古入侵的战场上屡建奇功,更打出了一场决定明蒙和平结局的伟大胜利。他的儿子和五个孙子,其后皆血沃沙场,堪比评书里杨家将的“满门忠烈”,天生孤傲的明朝诗人尹耕独为他拜服,挥毫写下“威名万里将军,白发丹心天下闻”的咏叹,在民间戏曲中他更成为一段传奇,京韵大鼓《香莲帕》,川剧《鱼鳞阵》,京剧《困城》,皆以他真实的战争故事为蓝本编写。然而几个世纪以后,当这场战争里的诸多“侵略者”与“民族英雄”们皆耳熟能详,甚至因影视作品而大红大紫时,这位杰出的名将和他的辉煌,却在历史的角落中籍籍无名,为世人所知甚少。这位戎马一生,战功累累,而今却身后之名寂寂的铁血将军,就是大明王朝嘉靖,隆庆,万历三朝时担任宣府总兵的名将-----马芳。


说名将,免不得论出身,历代名将,有戎马世家,将门虎子的,也有“半路出家”,甚至投笔从戎的。轮到马芳,却更格外特殊,且听晚明才子钱谦益的一句评语:“观马公(马芳)出身,堪比仲卿(卫青)之寒微,更兼子卿(苏武)之精忠。

马芳,字德馨,山西蔚州(今山西张家口蔚县)人,明正德十一年(公元1517年)生人,其家为宣化边境农户,明嘉靖四年(公元1525年),蒙古鞑靼可汗巴图蒙克出动骑兵十万人,对明朝宣府,大同边镇展开了大规模侵扰,明朝边军一触即溃,史载“破城十余座,掳掠人口数万”。八岁的马芳也成受害者,其家乡村镇尽成焦土,父母在逃难中被冲散,还是孩童的马芳更惨遭蒙古骑兵掳掠,从此,开始了一段“堪比仲卿之寒微”的生活。小小的马芳流落蒙古草原,沦为一个替人放牧的骑奴,此后十余年,这个离乡背井双亲失散的孩子,过着任人驱使凌辱的奴隶生活,家破人亡颠沛流离的苦难,小小年纪早已尽尝。 虽如此,但马芳确实“更兼子卿(苏武)之精忠”,纵是身为异乡贱奴,却忍辱负重,此后马芳小小年纪开始“曲木为弓”,精练骑射武艺,终练就了“箭无虚发”的本事,在崇尚勇士的蒙古军营里,他的地位也节节攀升,至青年时,一次随部落首领阿勒坦狩猎,忽又一只斑斓猛虎现身,直扑向“核心”阿勒坦可汗。众位“蒙古勇士”们登时惊慌失措,纷纷避之,唯独马芳面不改色,弯弓搭箭,当场击毙猛虎。这是阿勒坦与马芳----这对后来大明北疆老对手的第一次“对话”,而此时的阿勒坦立刻对马芳赞赏不已,赠予他“良弓矢,善马”。此后马芳成为阿勒坦的 “随侍左右”。几年来跟随阿勒坦南征北战,不但渐渐深谙这位后来蒙古最杰出将领的作战之道,更渐对蒙古部落的活动规律和内部弱点了如指掌。阿勒坦不会想到,这个接受他馈赠的汉家男儿,在许多年后竟然会一次次用复仇的利箭击碎他马踏中原的梦想。身怀国恨家仇的马芳,并未因敌人的恩宠而忘却一个期待已经的愿望---回归故土,杀敌报国。

机会终于来了,明嘉靖十六年(公元1537年),乘跟随阿勒坦至临近明朝边镇的大同外围狩猎之机,马芳趁夜盗马逃出,连夜投奔至明朝大同军营,此时正是双方森严备战之时,稍有差池,不是会被蒙古兵当逃兵宰掉,就是会被明军当奸细处决。马芳“胜利大逃亡”抵达大同后,先被卫兵逮捕,但总算运气好,此时的大同总兵是周尚文,史载此人“多谋略,精骑射,优将才”,这位爱惜人才的名将见到马芳后立刻“奇之”,任命他为队长。不仅如此,周尚文更助马芳寻到了失散多年的父母,接至大同团圆。感激涕零的马芳立誓道:“愿尽逐鞑掳,求一死以报国恩。”这个沉甸甸的誓言,从此被马家以世代忠烈的实现。 此后就是一连串的屡立战功,马芳从队长开始,每战奋勇冲杀。因他在蒙古生活多年,熟知蒙古骑兵的作战特点,所以每战皆“对症下药”,屡次重创来敌。尤其是嘉靖二十八年,他献计率精骑抄袭蒙古骑兵后路,迫使蒙古大军北撤,周尚文大赞道:“汝他日必为能将。”嘉靖二十九年(公元1550年)更成为马芳的“丰收年”,是年九月,已是千户(团长)的马芳先在怀柔遭遇到了“老主人”阿勒坦,马芳身先士卒,当场阵斩阿勒坦部将。迫使阿勒坦暂退,两个月后,蒙古骑兵入侵山西威远,马芳率部迎敌,他先是瞧穿了对手用孱弱骑兵引诱明军中伏的把戏,接着“以牙还牙”,反将蒙古军引入明军伏击圈,一场激战大败之。得胜后,部将们以为敌人已退,纷纷松一口气,马芳却冷静判断出敌人必然卷土重来,立刻在野马川布防,果见大队蒙古骑兵杀来,敌众我寡下马芳毫无惧色,命部将先撤退,自己亲率精壮勇士断后,一场恶战竟打得优势兵力的蒙古军溃逃,马芳立刻转守为攻,追击至山西泥河再次大破敌人。这一年,马芳先被提拔为宣府游击将军,继而破格提升为正二品都督佥事,至年末又加封为正一品左都督,以其十多年来一刀一剑杀出来的累累战功,走上了飞黄腾达之路。 嘉靖二十九年(公元1550年),是马芳的“丰收年”,却也同时是明王朝对蒙古战争的“灾年”,就是在此年七月,阿勒坦可汗兵犯大同,继任周尚文担任大同总兵的张达以及副总兵林春双双战死,宣大总兵仇鸾更是草包,竟向阿勒坦送贿金以求免遭侵扰,两个月后,阿勒坦绕开明朝宣大防线侵入河北,在古北口大破明朝三万京军,趁势大掠怀柔,顺义一带,虽有马芳暂退阿勒坦的战功,却对整个战局于事无补。随后阿勒坦长驱直入至北京,在北京周边地区大肆烧杀抢掠三天,甚至一度劫掠明陵,掳掠大量人口,牲畜,财物满载而回。而北京周边十几万明军却畏敌不敢战,只是眼睁睁“礼送”蒙古大军离境,这就是明王朝军事史上最为“寒碜丢脸”的一笔---庚戎之变。随后明王朝一度接受阿勒坦的要求,在长城沿线开设马市与蒙古贸易,企图“花钱买太平”,但事与愿违,贪得无厌的阿勒坦毫不知足,马市开设不到一年,立刻撕毁和议恢复南侵,大掠宣府,大同各州县,此后二十年,身为前线的山西北部,一度是蒙古骑兵南下骚扰的“重灾区”。然而就在连战连捷的阿勒坦正沉浸于一场场光辉的“胜利”时,不久的将来,一颗冉冉升起的大明将星,将成为他和他的蒙古铁骑的命定“苦手”--------马芳。

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