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琐记--中缅印战区

yingyuanli 收藏 0 548

二 战 琐 记

前中国驻印军美军施贵医院少校翻译 李晓声 撰稿


我--幸存者之一,为我的同学、同事、同乡、为民族而战,壮烈牺牲,埋骨异域的数十万壮士招魂。可以瞑目矣,魂兮归来。

(一)飞越驼峰

60多年前,“驼峰航线”是一个热门话题。那时缅甸被日寇占领,从印度到中国的陆路交通被切断,加尔各答军火仓库内外的军用物资堆积如山,这一批租借物资(Lend Lease)如何运抵国内,成为抗日战争胜败的关键问题之一。陈纳德将军的14航空队,又名飞虎队,担负了开劈穿越世界屋脊喜马拉雅山的航线。陈将军选择在两峰之间(高度可低于8800米)飞行。这就是驼峰航线,它是一条非常危险的航线。从开始飞行至终航的数年间,失事率之高,可说是航空史上之最。当年,本人有幸飞越驼峰,目前垂垂老矣,已无当年雄风。

1943年我应聘为同盟国东南亚盟军中缅印战区(CBI Theater)翻译。同年5月间我与武汉大学同学陈文林君(已故,解放后为南开大学历史系教授)在昆明同机飞赴印度。记得出发前一日的晚上,我们睡在一个店内的茶桌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想起前些日子还是个穷苦学生,几乎连饭都吃不上,忽然间要到印度去任盟军翻译了,怎能不心潮起伏呢?那时,我们被通知出发不需带行装,所以仅带一条薄被子,而且明天就不需要带走了,于是就向店主人用其换了两包骆驼牌香烟。一面谈笑一面抽烟,一直到天蒙蒙亮,烟也完了,时间也差不多了,匆匆忙忙赶到了巫家坝机场。依稀记得我们乘的是C47运输机,在机场上,我们被引到一条长长的队伍后面,那些都是登机的中国军人。一个个向前移动,轮到我到舷梯下的时倏,一个美国兵给我背上一个东西,下面是一个坐垫,背上像是一个背包。他又是比划,又是谈Parachute 降落伞,接着又说One、Two、Three,将手在我胸前垂着的一条绳子上,做着往下拉的手势。我看着看着,就直接用英语与他交流,他好像高兴极了。原来是这么回事,那的确是降落伞,让我们系在身上,万一飞机出了事,就往下跳,待数到1、2、3的时候,就把绳子往下拉,这样伞就张开了。他又要我向其他中国军人解释一下。同机的都是些军官模样的人,都不认识。我和陈文林进入机内,见无一坐位,都是席地而坐,机内大约共有五六十人。那个背包似的东西拖在身上笨重得很,我就把它抛在身旁。我细细地环顾四周,见角落上坐着一个美国兵,手里拿着三根橡皮管,管子连在个机器上,也不知什么东西。飞机起飞了,可是飞了几个钟点后,事情发生了,我们现在乘飞机,飞到10000多米的高空,基本无异样的感觉,那时候却完全不同,当时我渐渐觉得耳朵里发涨,而且痛得厉害,机声听不见了,我试着与陈文林谈话,可是互相都听不见了。又看见那个美国兵忙碌起来了,拿着三个管子,不住的往这个那个的嘴里送,并示意吸气的样子。不好,我看见陈文林的脸发紫,嘴唇也发紫了,眼球也鼓起来了。其实我自己也是一样,可能还厉害些,我感觉到胸闷得快要憋死了,几乎透不过气来了。还好,这时管子已送过来了,我拼命地长长地吸了几口,人突然舒坦了。可管子实在不够用,真是僧多粥少,又被他拔掉送到其他人口中去了,这原来是输氧的氧气管。可是好景不长,才舒坦了一会儿,又渐渐的重复原来的感觉了。于是再吸氧,再发紫,再复苏,也不知来回折腾磨了少遍。这时窗外白皑皑一片,一股冷气向我身下袭来,直使我冷得发抖。飞机也因气流关系,直是发抖。抖了约半小时,窗外出现一片葱绿,喜马拉雅山越过了,一股暖气又袭来了,迎接我们的将是一个温暖的其实是一个非常炎热的大地--印度到了。

(二)中国兵营(甲)

中国兵营位于印度东北边边境的列多城外,所谓中国兵营,其实是接待来自中国的部队以及其他工作人员的暂住地。营内架有800多个帐篷,篷内设有竹塌,大约可睡10人左右。每几个帐篷外有一个共同使用的厨房,所谓厨房其实除了几个平底铁锅、铲子外一无所有。地上挖了几道平行的沟,平底锅就架在上面,下面用木柴与汽油共同生火。辽阔的营地外,树木葱龙,绿荫蔽天,就是没有江南水乡凉风习习的感觉。只觉得热浪滚滚了,暑气蒸人,好似换了人间。

入营的第一天,我们每人就得到了按章发的各种津贴费,包括出国津贴200元,服装津贴200元,旅费津贴200元,伙食津贴200元,共计800元。是美元还是卢比(印度币)我已记不清了,反正当时算是一笔可观的数字,有点像耗子落到了白米囤,我与陈文林乐得团团转,天呀!这个数目约等于读大学时候10年的伙食贷款呀!怎么化它呢?还没有思考出来的时候,汽车运来了服装。我们该换装了,已不是老百姓而成了盟军军人了。这一批是英军服装。原来中国在国外参战部队所有一切化费,均按照Lend Lease租借法案暂借,将来是要偿还的(据我所知,这笔借款胜利后就不了了之)。所以当时的国防部长陈诚为了节省开支,采用了代价较低的英式服装与英军给养,当然武器弹药还是用美军的。我们换上了英军装后,觉得不自在,心里想着为什么要穿他国的服装呢?这些可以代表我们那一批军人的感觉。

第一天晚上因为累了一天,竟然呼呼大睡。第二天一早,因为待命,暂时无事。我与陈君怀藏着刚发的货币,要紧赶到列多去化掉一些。在那琳琅满目的商品中,我们选购的都是出人意外的。我们首先想到的是大学里的那一批学生朋友,我们买了50套汗衫、汗裤,预备将来带回国送给他们。此外又买了各种牌子的英国香烟数十条。怎样装这些东西呢?于是又买了一些铁皮箱子。这种笨举现在想来实在可笑,行军打仗,那能背个铁箱子。晚上,我们就把箱子放在枕边,打开箱盖,那五颜六色的烟包装实在诱人。于是拆一包,抽一支,再拆一包,再抽一支。抽完一半丢掉,再换另一支。事隔半个多世纪,犹历历在目,实在印象很深。我们的帐篷四周都是卷起的,否则就闷热不堪。我们的头和脚都落在外面的,帐外都丢满了吃剩的罐头食品,这可引来了不速之客。傍晚,不是四面楚歌,而是八方狼嚎。天黑以后,它们为觅食出发了。往往是猴子带路,后面跟着一大群狼。我看见了它们,只知道狼要吃人。我抓紧了毯子蒙住了头,让汗水如雨般的淌。我仍然不放心,想方设法露出一个眼睛偷瞧,只见它们翻遍与吃遍了所有的剩余罐头食品后,还在我们的帐逢四周巡视。我方知它们并不要吃人,而且还很友好的待人。我看见它们走进了帐篷,在竹床前徘徊,我望望身旁的陈文林,像死人一般直挺挺的把毯子浑身上下裹得紧紧的,恐怕已经浸在汗水里了。我把双脚伸出了毯子凉快凉快。这下引来了一只狼,它友好地舔舔我的脚掌,像是向我们道谢告别。然后随着大队人马回去了。狼原来也并不想吃人,除非是饿得荒的时候。

中国兵营(乙)

在兵营待分配的日子是难熬的,不仅是闲得无聊,而且热得难当,成天都是40℃以上。幸亏营内有一个抽水房。我们围坐在井四周,把出水口堵塞住,由一个人抽水,直把水打到齐腰深。我们就这样成天泡在水里。可总得出来呀!于是我们又动了上城溜溜的心。兵营距城数十里,公路上有的是穿梭似的军车,同盟军中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任何人在公路上看到过往的车辆,只要招招手,就可搭便车。他们叫做Hitch Hike。我们一行五人也如法炮制了。可谁也没有想到过去好几辆英军的车辆,看着我们挥手,竟然熟视无睹,疾驰而过。我们只好在路中间摆人墙,迎面又来了一辆英军车,司机只好刹车,我们欣然前去开门,却迎下来一个凶神恶煞鬼,手拿摇手柄,挥手就朝我们来。说时迟那时快,我们中间一个广东人,冷不防从人群里冲上来,如闪电般一把揽腰抱住了那个英军司机,抢下了摇手柄,然后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对他一顿乱打,直打得他嚎嚎叫。看看差不多了,就把他往路边的沟里一抛,开着他的车子扬长而去。第二天,果然不出所料,兵营里来了一个英国军官,也算礼貌地向我们提出抗议,要求惩罚造事人,并赔礼道歉。我接待了他,我说没有人证很难查询,请他把挨打的人带来当面对证。隔了几天,大概养好了伤,果然跟那个军官来了。我一见面就直截了当地承认我就是当事人之一,我说是你首先手持铁器向我们打来,,我们是徒手,到底谁能打伤谁,这是一,第二,你们是不是瞧不起咱中国人,你们还是把我们当成鸦片战争时代的中国人,上回日本人打到印度伊姆法尔省的时候,是邱吉尔向我们求救,要不是我们出兵打退了日寇,你们还能在这条路上耀武扬威的开车吗?我自信我的相当纯熟的英语把他们说得目瞪口呆,结果他们反而向我们道歉了事。

往后的日子里,又发生了一件类似的事情,大快人心,更激动人心。那时印度的每次列车,在头等车厢外,都刷上Reserved for the officers同盟军官预留包厢,乘车是免费的。我们在兵营里呆腻了,就想到乘火车出来兜兜风。一次我和陈文林乘上这样的包厢。此处到加尔各答是宽轨铁道,因此包厢也相当大。面对面两相连通的两个包厢一边已坐上了两个美国军官,我们进厢时互相打了一个招呼,就在他们对面坐下来了,这样相安无事的过了几站。停靠又一站时,上来了两个英国军官,气宇轩昂,级别是中校,他们俩时走进我们的包厢,劈口就是一句Get out滚开!我们当时弄得莫明其妙,但很快就意识到,一场战斗要开始了。我先张望了一下窗外,见月台上挤满了荷枪实弹的中国士兵,一个个英姿雄发(不像现在有些影片上出现的士兵,头上歪戴着帽子,嘴里叼着香烟),我心中踏实了不少。于是和他们先是唇枪舌战了一番,搬搬历史,谈谈现在。他们哪里管你这一套,一股劲的叫喊 Get out,且有动武之势。我见时机已到,于是推开窗子大喊:弟兄们,英国人要打人了,快帮一下忙。话犹未了,十来个弟兄已冲进了包厢,二话没说,像揪猪一样揪着他们的耳朵就往车下推。这时汽笛长鸣,车轮滚滚,火车离站了。窗外传来了怒吼的四川腔:狗X的,鬼儿子,反正中国士兵不会也不怕担负后果责任的。怪不得对面的美国军官向我们翘起了大拇子,连声说“Din Hao!OK!”

中国兵营(丙)

在兵营中吃腻了英国给养-每天是胖咸肉、咸鱼、脱水白菜与洋葱,总想换换口味。傍晚,我与文林离开兵营到离此二三里地的镇上去看看有什么吃的东西。我们已经学会了一句印度语Mo Lo ga咖喱。Mo Lo ga是鸡,咖喱也是印度语的发音。这个乡镇离兵营最近,店铺很多,为了迎合中国人的需要,买咖喱鸡的特别多。这种鸡都是现杀现买的,当着你的面宰杀、去毛、洗净,烹调到好,总共不到15分钟。其味鲜嫩,加上咖喱,更具风味。远比现在市场上的肯特鸡、广东的什么鸡、德州的什么鸡好上不少倍。事隔数十年,犹齿颊留香。另外还有一杯牛奶红茶。那是一杯鲜牛奶,置在纱袋下,纱袋内盛着浸好的红茶叶,冲上冰水滤出来的是鲜红的茶,再加上白糖。这样一杯牛奶红茶是印度算是待客的上等品,可是我不喜欢,中国人可能不适应这种带甜味的茶。有时白天闲得乏味,冒着酷暑再度到那镇上去玩。中午时分赤日当空,在那空阔的街道上,看得出从地面上冒出的热浪。道旁的店铺里,空无一人,店伙计们都睡在门板上,或是挥汗,或是酣声大作。这在国内是罕见的。40℃以上的天气,谁会在这当儿出来购物呢?唯一的生物在街上行走的是“圣牛”。一代伟人写的“胜似间庭信步”,倒也是对这些“圣牛”的绝妙写照。为什么称它们为“圣牛”,因为印度人信佛教,得了病,就到寺庙里去许愿--病好以后,买条牛放生。所以牛越来越多。它们走到哪里,吃到哪里,尤其是菜市场是它们所熟悉,经常光顾的地方。就像我们上自助饭店,爱什么吃什么。所不同的是,它们既不要付钱,还得到爱护,还使物主因它们的光临而感到是好兆头,乐于舍施。同盟军中有一项规定:千万不能因车祸而使圣牛丧生。这等于犯了弥天大罪,会大大地伤害了印度群众的感情。镇上的商店里你休想买到卫生纸,我跑了几个店铺,不用文雅的英语,直接用Shit paper大便纸来问他们,他们都摇头去说No。原来乡间印度人大便是不用纸的,他们左手擦便,右手抓饭。抓饭是一种艺术与技术的组合。我曾仔细观察过,先将右指在饭旁的一碗冷水里浸泡一下,然后抓起盛在盘子的饭,在手指中粘成一个饭团,轻轻地用右手的大姆指甲往嘴里一挑,好,进去了,干净利落。记得后来,我在南坎请印度籍的护士吃饭时,本来用的是刀叉。吃了一会儿,她们都停下来用征询的目光向我表达,请允许他们用手吃,因为菜肴太好了,若不用手吃,好像是辜负了一片大好春光似的。印度乡民在田野里大便,必须选择一个近水的地方便毕,就慢慢移步(依然是蹲着的)到水边,用左手在便处洗净就可以了。这倒也比便纸擦得干净。这样湿淋淋的,不湿了内裤吗?他们不分男女都不穿内裤的(或许现在已经不是如此),只是在下身围一条裙子。所以男人小便必须蹲下来。这是后来我才弄懂的。

后来我想理发,找遍了全街没有找到一个理发店,却看见男或女的提着小箱子的理发师。这和我后来下放农村时看到的理发师一样,提着一个小木箱,里面装着理发工具,由雇主在家中供应冷热水。此间不同的是没有一个进屋子的,都选择一个比较阴凉的地方席地面对面的坐着,也谈笑风生。理发开始了,没有什么异样之处。直到用剃刀的时候,我才大吃一惊。只见那理发师将左手掌一摊,从口里吐了足够的唾沫,把剃刀在上面刮来刮去,真有磨刀霍霍的声音,然后再直接把唾沫涂在对方的上下唇及下巴上,嚓嚓地有响声,随着响声,须根都倒下了,刮在手掌上,直至剃者露出黑黄的皮肤本色,才满意的站起来了。我不敢去尝试,如果一定要我试,我宁可选择女理发师。

(三)军人生活(甲)

在兵营里住了一些时候后,一个个往外分配工作去了。有一批人调入大家向往的中国远程突击队,此乃是伞兵的别名,训练基地在新德里,由英国人主办的。陈文林被分配到14师,这是中国的战斗部队,生活是比较艰苦的。我到他的驻地去看过他一次,到处找不到他。原来他像水牛一样泡在塘里,露出头来和我寒喧了一阵,这就是印度的热得难受的情景。我也算幸运,直接进入了美军一个单位,英文叫Clearing Company,中文找不出适当的译名。这是个医务单位,将我分配到这里,也可说是量才录用了。因为我在入武大之前原先在中央大学有过二年学医的经历。此时正在策划下一个大战役,密支那攻坚战正在蕴藏中。

我的老百姓生活从此算告一段落了。由于在美军单位服务,原来英军装束换成了美式配备,而且称呼也改变了。他们叫我Major Li李少校。(按照国民政府规定,大学生当翻译的,一律以少校称呼,所谓“称呼”并没有实际军阶,只是为了工作需要)。谁知这个“衔”竟流传了好几年,直到抗战胜利回武大复学,教授先生也喜欢带着玩笑称我Major Li。更有趣的是,数年后的朝鲜战争时期,

我这个假美军少校竟在朝鲜战争的美军俘虏营中审问过真美军少校。历史往往会对人开玩笑。但可悲的是,当地的什么“五人小组”在若干年后那个众所周知的运动中以“解放前曾任蒋军少校翻译官”一纸判决书将本人打入20多年的“异类”,当然这是后话。

我们的驻地在一个林中空地。在学校读莎士比亚的剧本,多次叙述到许多大小精灵在林中空地嬉笑玩乐的场面。林中空地到底是什么样的从来未见过。时下真是这样一个地方,四周是葱茏的树林,那中间一块平地却也不小。大小精灵出没的地方,换上了一批大兵。有碧眼黄须的,有黄脸黑珠的,也有黑炭一般的。莎士比亚可没有想到真有人间精灵呢。美国人会安排生活,会享受,从来不讲因陋就简。总是想在“陋”字上下些功夫,把它变成“奢”字。我们有了一个小小的厨房,外面架着三个锯成半截的50加仑的汽油桶。第一个放的肥皂水,第二个清水,第三个也是清水。第一个是用来洗涤油腻的饭盒子Mess kit的,第二第三个当然是用来澄清皂水的了。这个Mess kit设计得非常灵巧,60多年前有这样科学化的东西,确实不容易了,我爱它,曾把它带国内,一直伴随着我。直到文化大革命时,被小将认为“封资修”毁之了事。可惜!那是一个制有长柄的铝制上下的两个盒子,长柄可以折叠,将两个盒子盖在一起。同时拿着长柄伸到炊事员面前,菜与主食他会分别装在你的盒子里。吃完后又可套在一起,拿着长柄将盒子浸在皂水和清水里搅动,冼净后悬空挂着自己晾干,此外我们还有一个露天的淋浴台,旁边就是我们就寝的帐篷,一天洗它多少遍澡也很方便。这种帐篷,地下铺的木板,离地约50公分。若没有先进的科学,你是无法住的。印度丛林里的蚊子,真是蚊子大如鸭,且有毒汁,挨了一口就会打摆子Malaria。白天容易解决,凡是露出的皮肤,都涂满了驱蚊油,但有效时间不长。因此晚上就成了问题。美国人用的是喷雾器。外观像易拉罐,像芒果那么大的一个铝制品。按动一下,就喷出一道弧形的雾,在帐篷内四角各安放一个,四道弧形雾就在空中交叉,功效是12小时,所以一夜到天亮安然无事了。谁注意,这是60多年前的事,与信息时代的今天相比,不算稀奇了。

走出林中空地,外面就是大道。这是列多城外的一条主动脉,往南一直通到加尔各答,往北大概直到边境线。此地既是后方,也是前方,既是兵站也是转运站。来往的军人与军车是不断的。杜甫的“车辚辚、马萧萧,行人马弓箭各在腰”来形容此地方的兵车行,显然是不相称的了。车马所过之处,黄尘蔽天,日色无光。一路黄尘一路水(汗水),一万健儿一条心(杀敌人)。往北去的是一车车头戴钢盔,身着咔吱军服,脚登大头皮靴,肩杠卡宾枪的勇士。他们称得上是勇士,是何等的气壮山河。“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事实多半如此,但他们想的“待从头收拾旧山河”以及“青山何处不埋骨”。还有硕大无比的骡子,拖着炮车,其声隆隆,声干支霄。与哭声直上干云霄,何其相异用乃尔。值得颂扬的还有那在道上值勤的美国MP宪兵。你能想像在40℃以上的高温天气,露天站3小时,还要不停的指挥着过往车辆,还要身着不透风的重磅咔吱装,还要戴钢盔,还要让汗水一滴一滴往下淌,直淌到地上湿了一在片。这是何等的滋味呢?

军人生活(乙)

二战时遍布全球的战场,最以艰苦出名的是印缅战场。那次战役著名的称谓叫做Jungle Warfare丛林战役。我遇到过一些从欧洲战场来的美国兵,他们是为了到“最艰苦的地方去”而特地申请获准到此的。他们都被称为英勇。

美国人不知道什么叫体验生活,只是要我们到丛林里去熟悉环境。既要参加丛林战争,起码要认识一下丛林吧!印度北部的阿萨密省是世界雨量最多的地方,也就是丛林所在地。所谓丛林亦即是莽原,一片原始森林。长白山那么多树木,恐怕不属于原始森林。西双版纳的树林有些相像。40年代看过“人猿泰山”影片的,等于看到了阿萨密的原始林林。这些不过都是想像与比拟,要待以后亲眼目睹才算是真。

大概要在丛林中过夜,出发前被通知要带数天给养与卧具吊床。这个吊床是一大发明,我把它带回国来,直至破四旧的时候,才被扫进了垃圾堆―付之一炬。先进被当成落后,历史被人颠倒。吊床到底怎样先进,它是经过军备专家研制出来解决丛林斗中的住宿问题的。它是用两根绳子系在两棵相距的树干上的。中间有一个长约2米宽约一米的长方形的卧床,顶用的是防雨布,底座是睡人的,用的是帆布。头与足的两端也用的是防雨 布,胸背两面是蚊帐,进出口用拉链。有两点有些难以想象,蚊帐与顶部及底部是成直角的,是怎样粘合起来的,而且得1―200磅重的人睡在里而不脱缝。二是拉练为什么用几十年始终润滑耐用。现在时隔半个多世纪,而现在的拉练用几月甚至几天就发生了故障了,真是奇怪!

同行的六人均是医生。汽车进入丛林边缘后,我们弃车步行入内。那真是别有开地,千树万木锁住了青天,抬头不见天。脚下踩着枯黄的树叶,柔软得像地毯,还不时冒出水来。这些千年老树高难见顶,树上挂满了藤条,象千秋架样,一群群猴子顺着藤条腾欢跳跃。我们头上都滴滴答答洒满了雨水,外界并不在下雨,这显然是树上的积水,或是雾水。这里整天是,睛也茫茫阴也风雨,再深入一些风景依旧。

这里是通往中国的“史迪威公路”的起点,工程的艰苦难以想像。担负这项重任的是美国黑人工兵。说艰苦,首先是住宿在这样一个地方,其次是每前进一公尺,要砍翻几棵大树,还要与豺狼虎豹周旋。晚上我们尝到了这个滋味。架起了吊床后,我们就地生火煮咖啡、吃干粮。说起这个干粮,不象那时国内的窝窝头,过几天就硬得像块铁,可以打死一条狗。也不像我们志愿军抓起炒米和着雪水吞下去的那种干粮,是一种叫K Ration K字给养一个长方形的硬匣子,大小如16开的书本。内中装有一块Cheese-乳酪(最不合我胃口的东西),一条fruit bar水果冻,一罐肉食,五支香烟及几根火柴,还有少许饼干及维他命丸。吃一顿还可以,若是连吃几顿或数天,那就要命了。咱们的胃被饭撑大了的,吃那么一点东西可真能把胃饿到背上去了。还有其他一些不算主食品的给养,如C-Ration-C字给养。那是一罐罐的洋芋烧牛肉或其他。难以下咽的也有,如玉米、碗豆、菠菜等罐头。我认为最好的是Chocolate-bar巧克力条块。这一条块是由六个小方块组成,足有3、4两重,是在行军途中解饥解渴用的。四川兵见了它就头痛,咬了一口后,一面摔一面骂道“鬼儿子,观音土”,确实它和观音土的颜色一般。我们吃完了干粮也就无精打采的钻进了吊床。晚上可热闹了,四面八方奏起了合唱曲,由猴、狼、豹等演员合奏的,如果不来打扰我们,听习惯以后会成为催眠曲的。但不这么简单,狼走近了,不知名的动物走近了,在黑暗中闪起了绿光,走近了,撕咬着我们的吊床,要把我们充饥了。对不起,我们不得不拉开帐门,端起冲锋枪放它个一梭子。算是吓跑了。也许它们想想无所恐惧又重振旗鼓跑来了。这下我们就不客气了,一梭子过去,血肉横飞,怪谁呢?也有许多传说是掺了水的,说是一辆吉普会直接开到蟒蛇的口里,还有专门吃人的野人等。第二天我们端平了枪像搜索兵似的一步步向深处走去,依旧是雾茫茫一片,不见天日。不时还传来各种凄厉的叫声,也踩到了大花蛇的身上,也看到见我们就跑的、挂了腰刀的那些原始的印度人,这恐怕说是传说中吃人的野人吧!总的一句我们体会了前人通过这里向日寇进军的艰苦。

(四)美军印象

美国人是豪爽的,不像英国人那样装模作样,但又不如法国兵那样温文尔雅、和蔼可亲。 美国人很讲平等,部队里没有大、中、小灶的分别,吃的都一样。(不过也有例外,有一次我错领到史迪威将军吃的奶油,那是白的,原装货。我们吃的是代用品)。我所属单位的头头是上校,吃饭时也得排在队伍中,还和前后的军士有说有笑哩。在经济方面人与人的关系上,你尽可批评他们有些斤斤计较,然而他们却很坦然的,一个上尉对军曹说:“你还欠我两角钱哩”。抽香烟是件小事。他们从来不互想递烟,部队里的香烟是无偿供应的,每人每月三条,好坏搭配。可有的人就喜欢吃比较差的牌子,他认为哪种合他们的口味就抽哪种。上馆子吃,吃完后各付各的,Dutch-treat就是这个意思。

美国人的宴会也很简单。有一次美军一个上校要晋级请客吃饭。我也在被邀之列。按照中国人习惯必有一次大“牙祭”。我在中午就缩食,留足空地。原来也只有三五道菜,而且每盘必有炸土豆伴随,我是外行不知道此乃主食,我怕它挤占肚子,弃而不吃,结果席散时我仍觉腹中空空。美国军营中也盛行打牙祭。和旧社会店老板对待伙计,初一、十五要当荤。每逢星期日伙房门口就挂了一块牌子,上书Chicken Day鸡日。那一天从早餐到晚餐都是吃鸡。星期六晚上都是Barbecue全烤餐。其实也很简单,尽吃烤肉而已。餐桌上放着洋芋泥、白糖、牛奶算是主食。由人托着平底盘将炸得香喷喷的猪排之类送到你面前,各取所需。隔几分钟又托来一盘,要一直吃到猪肉齐到喉咙口才止。

美国黑人是有趣的人,一直说白人对黑人种族歧视,早期是有的,到二战时也不那么明显了。黑人和白人的待遇一样。说他们有趣就是憨得可爱。他们见到黄皮肤和白皮肤的女人,简直认为天仙,馋得流口水。他们自身有缺点,不争气,惹人瞧不起。他们嗜酒如命,吃酒要化钱的,酒来之不易,价钱也就大得惊人,60―70美元的月工资是远远不够化的,于是身上有什么就拿来换,譬如衣服。没有军装怎么行,就到仓库里去偷,咖啡馆的门口有时站满了黑人,专门拦截中国人,向你说上一箩筐的好话,目的是请他们吃杯咖啡。美国白人老对我说:不要理睬他们,他们是吃白食的。我何尝不知道,我却乐意化几个小钱邀请他们一同吃,我一面吃一面听他讲奉承话,赏心乐事,多么惬意的享受呀!

美国人的嘴上很少有停止动作的时候,老看到他们嘴里嚼着什么,嚼的东西叫Chewing-gum直译来嘴嚼的橡皮,我们译成口香糖,非常好听。现在市场上的口香糖,其包装和口味和当时我嚼的一模一样,这东西不会进口的,仿造得相当好。高露洁Colgate是美国的名牌产品,军营中发的是Colgate,其口味与今天不相同了。另外一种就是Lux力士是香皂,Lux是40年代在军营中就用上了,那是后来好莱坞明星的专用品,异香扑鼻,经久不散。

对待美国女士不能套用们的传统习惯,你要说她美,你要吻她们的手甚至她们的面颊。有一次我在美军医院打针,护士说我和她一样瘦。我说,你才不瘦哩,你是我看到过的女人中最漂亮的,她乐得手舞足蹈,大有和我亲吻之意。(待续)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现代战争即时战略:有坦克 有航母 有战机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