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76.html


“青雨大人,城主大人要召见您去殿堂议事。”一个黄衣使者走进青雨的营帐内说道。

青雨赶忙起了个身,稍稍整理了下自己的衣冠,便跟着黄衣使者去见主公袁术。

虽然不是第一次进那个宝殿了,但是当青雨进去时,还是不免有些晕眩。一看里面,竟然站了好多很大牌的人物,平常都没见到过几个。青雨的眼睛迅速搜索到武安国的身影,便跑到他身边,和他一道站着了。“安国,是啥事啊?”

“听说我们这次似是去对付什么黄巾军什么的。”武安国说道。

“啊,对付他们竟然要我们这么多将领一起来,看样子他们很厉害吧。”青雨不禁砸吧着眼睛说道。

武安国正准备回答青雨,突然感觉原本有些吵闹的大厅突然间安静下来,一个人缓缓走了出来。

“大家不必如此拘束,今次把各位贤臣聚在一起是为了商讨对付汝南黄巾的事。”袁术说道。

“主公,汝南可是您家族的乡里所在啊,那儿的黄巾部队必须得火速解决,否则会危及您家族的命根。”桥蕤(rui)说道。

“繁森(桥蕤的字)说得对。汝南黄巾,吾必讨之。希望诸位能好好尽力,我就在南阳这儿摆着酒宴等着大家凯旋而归。”袁术豪气冲天地说道。“此次行动,桥蕤为西路大元帅,雷簿为先锋官,青雨为副将,去攻朗陵县、阳安县、上蔡县、西平县、召陵县。张勋(xun)为东路大元帅,陈兰为先锋官,武安国为副将,去攻安阳县、新息县、褒信县、原鹿县、汝阴县。乐就为来回救应使,李丰为督粮官。”

“主公,不如再派一名亲信,只身带信去见您家族中的族长大人,请身在汝南的他做外援,这样两相夹击、内外联合,这场仗可能赢得更快。”许攸说道。

“子远,说的有道理。梁刚,待会儿我会把封信给你,你到时候得只身把信亲手交给我们老袁家的族长。”袁术说道,“现粮草已备,兵马已集,就即刻启程吧。”

“臣等遵命。”说完,许多将领领命走了,整个大厅顿时显得空空落落起来。

“子远、大灵,走,一道喝酒去。”袁术拉着纪灵和许攸往堂后走去。

青雨此时跟在桥蕤的身边,开赴朗陵县去了。

半路中,青雨看到流民不断,便向身边的范疆问道,“这些百姓是怎么了,为啥不在家里好好种田,咋老在外边瞎转悠。”

范疆说道,“将军,这个不是他们自身的原因,而是黄巾军每到一处,便携裹百姓加入到他们的行列,壮大势力。而有些百姓不从,或被杀,或逃跑,绝无二路可走。这些应该是躲避汝南黄巾而被迫背井离乡的老百姓。”

青雨听到这,不免激愤起来,“可恶的黄巾军,竟有如此残忍的行为,我定会努力破灭他们的。”

“大帅有令,待会儿靠近朗陵县十里处,便分为两队,一队迅速安营扎寨,一队在旁边守护以防偷袭。”一个传令官骑着马从队伍的后列边跑边说地冲向队伍的前列。

之后,士兵们便按照命令行动起来了,到了那个指定区域,两队分头进行着自己的本职工作。

朗陵县的守将裴元绍看到对方竟然有一支部队专门守卫着安营扎寨的士兵,心中便暗暗一凛,看来对方那边确有能人,可能这场仗不像以前那么好打了。

青雨是被分配到守卫建营兵的部队中,看到城里的黄巾军竟然没有猴急般地冲出来偷袭,便露出诡异般的笑容,呵呵,有意思,有点能耐,看来黄巾军并不像传说中的那么废呢。“都给我直起腰听好了,待会儿若是有黄巾军冲下来偷袭,便向他们迎头痛击。”

“是。”青雨管辖的部队都回应道。

青雨带着人又守卫了一会儿,看到营寨都搭好了,便停止守护,带着部队缓缓退入营寨中。

“雷将军,大帅何时能到。”主帐内,青雨向先锋官雷簿询问道。

“青将军,大帅刚刚派人来说了,他定会在日落之前抵达的。”先锋官雷簿说道。

“那就好。”青雨略微松了口气。

“情况怎么样?”过了一会儿,西路大元帅桥蕤进了主帐,坐在了主位上,说道。

“情况还算顺利,敌方并未出城骚扰。”青雨回答道。

“哦,对方黄巾军竟然会这样,不寻常啊。”主帅桥蕤听到这个消息,反倒皱起了眉头。

“传令下去,今日休息,明日开战。”主帅桥蕤下令道。

一旁的传令官便走了出去,高声宣布道。

听到了今日休息的命令,营内正在忙碌的士兵都略微顿了顿,几乎每个士兵都露出了舒心的笑容。唉,赶了这么多天的路,终于可以好好休息了。

(桥蕤,字繁森,袁术帐下大将,曾历袁术某路大元帅,是袁术帐下少有的将才,也很识人,向袁术推荐过孙策。

张勋,字灵翼,袁术爱称其为大勋,袁术帐下大将、大帅,是袁术帐下少有的将才,也很识人,向袁术推荐过孙策。

雷簿,袁术帐下大将,心性狭隘,看到青雨在汝南黄金征战中大出风头,便开始嫉妒他,一直对他使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