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天气是越来越热。随着旅游旺季的到来,涨价风似乎也有愈演愈烈之势。云南石林门票从140元调整为175元;山东三孔景区联票由150元涨至185元;山西平遥古城门票由100元上涨到125元。虽然涨价事件引起了有关部门的关注,相继出台新规,今后景区门票价格调整要提前半年向社会公布,为优化旅游消费环境,还将建立以游客评价为主的旅游目的地评价机制。这种不痛不痒的新规究竟有多大作用?目前还不得而知,刮骨疗伤找病源 景区门票涨价谁买单?

对于景区门票涨价事件,各方持不同观点。

乐观

门票经济该转型了

随着“清风明月不用一钱买”的渐行渐远,随着景区门票价格“涨”声一片,“门票经济”业已成为公众对于景区运营模式的最典型记忆。但事实上,旅游业之所以被喻为一块“大蛋糕”,皆因为其由门票、餐饮、住宿等多项收入复合而成,涵盖的是一条龙的“旅游经济”,而绝非“门票经济”。单纯强调“门票经济”的一支独大,势必会吓走游客,从而将整个旅游业带入死胡同。

此情此景下,相关方面及时祭出“景区门票价格调整要提前半年向社会公布”、“建立以游客评价为主的旅游目的地评价机制”等“杀手锏”,引导“门票经济”向“旅游经济”转型的意图跃然纸上。一味热衷于“门票经济”,一味热衷于抬高票价,是目光短视的表现。希望各地景区的管理者,能够真正读懂“景区门票价格调整要提前半年向社会公布”、“建立以游客评价为主的旅游目的地评价机制”等措施的背后深意,拿出“放长线钓大鱼”而不是“杀鸡取卵”的态度,从思想深处摒弃“门票经济”,真正俯下身子助推“旅游经济”发展,方是善莫大焉!

-担心

小步快涨变大步跟进

对于各地景区景点上涨门票价格的限制上,设定出一个半年前公布的制度门槛,有其必要性,但具体操作起来效果却有可能被一些落实政策者中的“歪嘴和尚”所架空。如果说,涨价是一个“必然”结果,从公众的感受角度而言,提前不提前的意义并不大。如果涨价是必然的,提前半年公布也不过是让处于高昂景点门票价格煎熬之中的公众,提前多一些不满和心理纠结而已。像山西平遥那样的陡然涨价像一把“宰”向消费者的“快刀子”,那么,提前半年告知公众“要涨价了云云”,也不过是一把悬在公众头上的“钝刀子”——“用钝刀子割肉”说不定比快刀子割肉更难受。

一项好的政策设计,如果不能随之设定和推出一整套制约和落实机制,在执行过程中难免“变异”。景区管理者完全可以将“半年前告知”当成一种合法的涨价借口,今后只要履行了半年前的告知义务,也就更会“逢听必涨”、“不听也涨”,这恐怕更令人纠结。如果没有一个更严格的制约和涨价幅度机制,一个“提前半年告知”的善良,完全可以演变为个别景区从“小步快跑”变“大步跟进”、“一步顶三步”或“三步并成一步走”,这样的涨价方式未必不会出现。

-建议

不能坐等景区“公布”

监督景区“调价”,不能坐等景区“公布”。坐等景区“公布”,等于给景区涨价留下足够的作案时间,景区就会凭借自己的优势,搜集一切有利于自己的“证据”,游客只有挨宰的份儿。游客要想不挨宰,就要早早出击寻找证据,有备进行干预,不给景区涨价留下可钻的空子。

不坐等景区“公布”涨价,又该靠什么呢?只能靠觉醒、靠主动、靠观察、靠监督、靠制度,就是不能靠景区方提供的“理由”。一方面,政府应该规定,景区“公布”门票涨价,必须列出成本清单,成本清单须具体,不能笼统抽象。一方面,要鼓励游客代表早早调查取证,并为其调查取证提供所需的费用。景区门票涨价听证会需让游客代表有备参加,外地游客代表要占相当的比例。有了这些前提,景区门票价格调整是否提前半年公布,就不是显得非常重要,而如实公布涨价成本,让足量的外地游客代表有备参加,则显得最为重要。


观察

还原公益性讨论才更有意义

犹记得今年7月19日,山西平遥举行门票价格调整听证会,票价由100元调整到125元,参加听证的25名代表有24人赞同调整方案。听证会都能开得如此“皆大欢喜”,别说提前半年、即便提前一年,恐怕也挡不住门票涨价的坚忍之心。

回头看看,相关说法其实很“客气”——遏制门票价格相互攀比过快上涨。请注意:遏止的是过快上涨,而不是开水煮青蛙式上涨;遏止的是批发式集体上涨,而不是一家接一家的零售式上涨。经过房地产业宏调的深刻洗礼,景区自然也聪明得很,知道中国文字的博大精深,更能体味出调控信号的虚实真假。事实上,这样一份“遏止”的表态,很有可能被景区误认为是一颗定心丸——可以“合理涨价”,公众也可能沉浸于涨价将被遏制的假想式的狂欢中。从这个逻辑上看,以为“景区门票价格调整要提前半年向社会公布”就类似于扼住了门票疯涨的“七寸”,也就情有可原了。

景区门票疯涨的“七寸”在哪里?这个问题貌似复杂,其实也很简单。国有旅游企业改组改制进展缓慢、而民营和中小旅游企业发展又步履维艰,国有资源垄断化经营自然就会滋生出“高价”的通病——如果景区不幸再成为地方财政的摇钱树,又或者成为安置人员的寻租营,票价不高反而说不过去了。

票价涨到眼下的地步,已经不是遏止过快上涨的问题,而应该正本清源刮骨疗伤,让票价与我们的GDP对应起来,与CPI契合起来,更要与我们的幸福感或尊严感对等起来。不能继续让票价在市场问题上厮混,还原其公益属性,也许一切的讨论才更有意义。


不妨区别对待各景区

规定似乎丝毫没涉及抑制涨价的问题,顶多是给了公众一个足够长时间的知情权。不断上涨的景区门票,很容易让人想起我国另一大特色——公路收费站。我们一直号称地大物博,事实大致也差不多,但老百姓却为了这个一次次多付费。

“地大”路就远,为免民众疲劳驾驶,各类公路上遍布收费站。据公开资料显示,全世界收费公路不过14万公里,就有10万公里在中国。“物博”景点多,却一个个被圈进“保护圈”。据称中国大大小小的景点有几万个,都说为了低碳、保护文物,价格一提再提,一些著名景点的门票价格甚至已进入世界最高水平。

两者的发展模式何其相似。都是政府出面,由企业注资参与,完工后向公众收费,然后双方按照一定比例分账。一旦要涨价,给出的理由都是成本太高和贷款未还清。旅游业发展中的主要获益者,是资本所有者而非旅游从业者,而政府从中获得了无本万利的外部效应。

对这两种赚钱快的行业, 地方政府和企业都不会轻易松手,也很难指望主动降价。如何解决这个困局?首先要把景区做个划分,一类是公益型景区,一类是市场型景区。公益型景区主要是历史景点和自然景点,这都是老祖宗和大自然留下的,属国民共有,投入完全由政府负担,其他资本不能进入,门票应该全免或超低价。至于欢乐谷、海洋世界这样的游乐场所,就是市场型景区,可完全由社会资本投资,票价根据市场制定即可。

至于有人担心的政府钱不够的问题,那完全就是一些地方政府自己提出的伪命题。其实,缺的总是改善民生的钱,如果总抱着向民众要买路钱的思维,那有多少财政收入当然也是不够的。不妨把分给行政成本的钱拿点出来,投入到这些公共产品上,否则,我们该怎么看各地政府在这些行业中的角色定位呢?


提醒

别让票价把人吓走

促进旅游业发展的同时,需要对诸多弊病进行规范治疗,比如门票过高、导游待遇低、强制购物宰客等。而其中最为重要的,就是要摒弃原有的“门票经济模式”,完善旅游产业链条。否则就会造成剃头挑子一头热,政府热心而民众不买账,影响到旅游业的健康发展。

然而近些年门票价格不断走高,无疑抑制了游客的消费热情,不利于旅游产业的发展。而在旅游产业链之中,景区属于关键环节,其他都是在围绕景区旅游项目发展。核心景区提供的就业数量极为有限,但其他环节的就业容量却很大,更值得政府鼓励和政策支持。